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14.恐惧

寒月夜 胖虎22爷 2016 2017-08-16 11:25:33

  三更,天要亮了。

  披好金盔战甲的汪忠嗣,独自一人矗立在营帐中的灯火通明中,他眉头深锁,犹如纠结的心魔,纠结辗转,挣扎不休。

  天一亮,他和他的铁魂军就要出征,作为军人,他此刻自当斗志昂扬,但他从未有过的忐忑不安,心里如何也放不下明月夜。他已暗中安排老仆苏全,在征战之期好好照顾她。苏全,他信得过。

  但离别之际,那孩子的绝望与悲伤让他莫名心忧。有生之年便不再见?这话真狠。他怕她的话,她的泪,更怕她真敢毅然决然消失殆尽,但他始终冷硬着心不肯妥协。

  或者,他更怕自己也会义无反顾吧,感情终会冲破理性的镇压,疯狂而至。那么,一场天地浩劫,所有人都会沦陷混沌,罪孽深重,永无超度。

  三更,已经三更了,汪忠嗣焦躁地在大帐里踱来踱去。明月夜会去吗,她会在树下等他,如果他不来她会听话吗?苏全能顺利地带她回府?但柳江云会不会难为她?而他归来,他们又该如何自处?一个接着一个的断想在汪忠嗣脑海里层出不穷,折磨不休。

  所有的事,接踵而来,让他始料未及,她为什么是妤婳的女儿?对,当年妤婳离世他便知道明月夜并非自己骨血,但并不妨碍他疼爱这个孩子,也许在父爱之中还掺杂着某种复杂的愧疚情感。

  汪忠嗣内心渴望着,能把明月夜永远留在自己身边,让自己可肆无忌惮地呵护她,宠爱她。他想或许这对妤婳亦为赎罪。

  但曾几何时,在这正大光明的父爱中,莫名生长出一种贪恋。正如同苏醒幼蚕在他心底蠢蠢欲动,渐渐无法克制与压抑,她终究不再是能扛在肩头的小孩子了,她那么快的就长大了,红颜一笑倾城倾国。

  如果,她不曾长大,多好?

  汪忠嗣绝望而决绝,他知道,那是妄想。明月夜不会一辈子守在自己身边,她是妤婳的女儿,是明堂的唯一继承人,她还是……

  偶尔,不甘与挣扎,犹如燎原之火跃跃欲试,但总会被他凶猛镇压,他在冰河中一次又一次长时间地潜游,直至几近冻僵前的窒息,他想尽无数的道德、伦理与纲常来鞭挞着自己叛逆和逃离的念头。

  每每至此,他就狂躁地想斩下自己头颅,你怎么对得起妤婳呢,你此生最爱的女人。

  记得,痛,忘记,更痛!生离死别的记忆即便时间推移也难忘半分。只要撩起,便会狠狠灼痛早已千疮百孔的心,重复一次体无完肤的折磨。他知道,这日以继夜的凌迟之刑终会至死方休,因为他负了她。

  也许,他不曾辜负君王的热望,将士的崇拜,以及大常百姓对他的敬若神明,但他唯独对不起妤婳,用整个生命爱着他的女人。

  那时,他血气方刚,一心建功立业,想完成君王赐予他的神圣使命,将突波逆贼逐出大常圣域,为黎民百姓带来一个从未有过的太平盛世。

  年少轻狂如他,放下一句“等我”便匆匆跨上战马。倥偬岁月,戎马半生,等他回来再找自己的女人,她香消玉殒。

  等了半生,苦了半生,终归阴阳两隔,于是所有爱恨情仇,所有痴缠恩怨,都随风化土成灰烬,随风而去,了无痕迹。

  自此,心空了,人还在,但灵魂中的那点儿灵动就此缺失,他是行尸走肉。他认,这是命。

  多少次,他问自己,如果时光倒流,重新回到原点,那他会不会带妤婳一起走?他也不敢作答。他是军人,骨子里沸腾的热血注定了他一生征战的勇气。

  也许,他终成就不了勇敢的爱人,他所有担当、责任与承诺都献给国家社稷与君王,给了他精诚热爱的君王,他的义父,大常历史上最负盛名的皇帝。

  唯自私与残忍,留给了深爱自己的女人。

  三代忠良,将门之后,自从父亲汪海滨战死疆场,常皇将年仅九岁的汪之训收为义子,赐名忠嗣起,他的命运已不容更改。常皇给他荣耀、权力以及无人能及的信任。他便如同儿子一般笃信着这个伟大的君王。

  但在他内心最黑暗部分,却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一个勇猛如他也不敢正视的真相。

  原以为,可以在自己堆砌的信任中,一点一点将这真相碾碎了咽到肚子里,就当它不曾发生,今日之前他坚信自己做得到。

  但如今,被掩埋在秘密之中的冤魂破土重来,蠢蠢欲动。明月夜知道了,她知道自己也知道的。他恐惧她的冷笑、不屑与惊痛。

  他才明白,实在高估了自己,他根本不可能承受住夹裹在这肮脏秘密中的罪孽与痛苦。

  在黑暗的漩涡中,他如陀螺般,被迫地没命般旋转,根本无力回天,他分明已嗅到迎面而来的屠杀气息,腥臭无边,血雨腥风,铺天盖地的绝望与不可救赎,无人将会幸免。

  那场浩劫,已经肆虐了他心爱的女人,如今他可还有余力,能摒弃住那些人的仇恨与恶毒,护她女儿一世安稳吗?他自问。

  当现实逼迫他做出决断之时,英雄也是会背叛的动物,会恐惧,会忌惮,会犹豫不决,甚至想要逃亡。

  明月夜的性子,那么烈那么真。她不甘,她会报仇雪恨,她会掀起轩然大波。

  那么,秘密的主人,又怎么容得下她苟活片刻?汪忠嗣望着自己一双苍劲有力的手掌,青筋峥嵘。

  仿佛听见遥远的乌云密布中,阴森森的声音问,凡人,你可扼住命运的转折。

  或者,战士也是自私的男人,不仅怕失去心爱的女人,也怕自己终究壮志难酬。

  对不起,妤婳……对不起,月夜……

  正胡思乱想之际,汪府老护院苏全慌慌张张闯进大帐,咕咚一声跪在汪忠嗣面前,泣然道:“老奴对不起将军,二小姐……被恶人掳走了。”

胖虎22爷

没错,小明的身世十分可怕,她的亲生老爹其实是……亲们一定猜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