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18.忠仆

寒月夜 胖虎22爷 2592 2017-08-21 12:56:18

  “这耗子倒是真忠心。可惜,修炼了一千年后,却要成了毛手套。”哥舒寒赞赏地看着雪貂兽流血的脑袋,他也感觉到正有温热的血滴落在他的手臂上,满意微笑,意料之中她定会彻底妥协。

  “明月夜,愿听郎君,吩咐。”明月夜绷住身体,用尽力量才挤出这几个字。非但没有半分恭敬,仇恨恶毒更溢于言表。

  但哥舒寒显然很受用:“既为忠仆,我要赐名于你。如此牙尖舌利,不亚于柳贵妃的宠兽,那欺霸后宫的菊花狮子猫常十七,既然如此,就叫你十七吧。”

  “十七??”她咬牙切齿地冷哼,在心里足足用尽十七种方式狠狠杀死了眼前这败类十七次后,终于认命。

  哥舒寒往身后斜了一眼,左军带领仆从从门外有序走进,迅速把雪貂兽的金笼放了下来,又抬了出去。

  “空口无凭,去写了契约来。”他努努嘴,示意桌几上的笔墨纸砚。

  “那你倒是放开我啊……”明月夜的小脸涨得通红,她十分不习惯和这妖孽如此贴近。

  哥舒寒微微一笑,他环住明月夜的细腰,扼住她的脖颈,轻轻推着她走到书几前,只见文房四宝都是奢侈之物,宣城诸葛笔、徽州李廷圭墨、澄心堂洒金笺,婺源龙尾砚,样样昂贵却也雅致不俗。

  “我说,你写。”他坐在桌前,顺势把她也摁坐自己身前。把自己的下颌抵在她柔顺的黑发上,声音低磁道:“研磨,执笔。”

  “为什么我写?我又不认字。”她翻了个白眼,语气不妙道。

  哥舒寒略一勒紧自己怀中女子的细腰,感觉到她身体紧绷,显然吃痛不轻,他冷嘲道:“不长记性,是吧?”

  “你要勒死我吗?那就直接收尸吧,还写……什么契约。”明月夜艰难地呼吸着,窒息的感觉痛不欲生。

  他垂下身子,她感觉到他微微气息,裹着侵略性的黑沉香,她的耳朵微热,不禁打起来了冷颤,吞着口水道:“你在,干什么?”

  话音未落,她只觉耳垂锐痛,不禁失声惊呼道:“干嘛?”

  “研磨。敢再多说半句,就吃掉你的耳朵。”他不紧不慢道,唇边留有她余香。

  明月夜究竟害怕,额上也渗出一层薄薄的汗,也只好点点头,不敢多言,乖乖听话。

  “明家有女,名月夜,年十七……举止乖张、容貌丑陋,性情暴虐、胸无点墨,为报搭救之恩,情愿将己归于哥舒寒为奴,十年为期。不可违命、令行禁止,如有忤逆,任凭处罚。……恐后无凭,永无返回,立字存照。立字人:明月夜。加上日期就好。”哥舒寒戏谑道,隐隐听见小人儿咬牙切齿声。

  “你不喜欢?”

  “我……饿了。”她扔下笔,几乎崩溃道。

  “以后,要称呼自己奴婢或属下。”他又作势靠近。

  她战栗层起,不假思索立刻答道:“属下,遵命。”

  话音未落,另一侧耳垂又厉痛一下,不禁挣扎怒道:“你,怎么说话不算数?”

  “我喜欢。”哥舒寒哈哈大笑,遂而伸手拍掌,门外有一队婢女,分别提着绕金水盆、玫瑰香巾,以及若干描金餐盒,鱼贯而入,一一摆放利落,又悄无声息鱼贯而出。眼见这一顿夜宵的架势快赶上将军府的夜宴了。

  明月夜禁不住多少,有些瞠目结舌。看来,这哥舒寒一定是贪官。

  夜宵也不过两碗清汤面,四个小菜。但颜色看上去娇艳喜人,味道由远而近,深深浅浅各种美味综合在一起的香气,让人不禁食指大动,她的肚子不争气的蜂鸣一阵,算是配合。

  “赏你。”他微笑,终于松了双手,她大大舒了口气。

  她小心翼翼试探地从他腿上跳下来,犹豫地走到餐几前,又偷偷打量背对自己的男人,再回过头来再看看几上的食物。

  细如银丝的面丝卧在乳白的汤汁中,浮着两颗翠绿的小嫩菜。小菜是菊香烤乳鸽,金盘脍鲤鱼、单笼红乳酥和银夹花平截,色香味尽到精绝之至。饿了整天的明月夜真真儿难以抵御美食的诱惑。

  “没毒。再说,你也不怕毒。”哥舒寒也站起身来,走到绕金水盆前,张开颀长的手指,戏谑道:“十七,洗手。”

  她犹豫片刻,待他嘴角旋起一抹浅笑时,她决定还是乖乖走到他身边,胡乱往他手上撩了撩水。

  他微微蹙眉,叹了口气,捉住她的双手,按在温热的玫瑰花瓣水中,认真为她洗起来手心。

  他们的十指交缠,暖香的水从指间流过,他的动作出奇地温柔。

  从来没有人为她这样洗手,一时间,她愣住了,甚至忘记了挣扎,只傻傻地看着他。

  哥舒寒用香巾轻轻拭干手掌,看见愣愣的明月夜,摇摇头又擦干了她的小手儿,揶揄道:“真不知道,到底谁是主子,谁来伺候谁。”

  他坐下身来,又拍拍身边的石凳,坦然道:“坐下吃饭。”

  他用银匙舀了勺汤,轻轻吹了吹,自顾自地喝着,喝了几口见她举着手,还傻傻站在水盆前,魅惑一笑:“十七,要我喂你?”

  明月夜不可思议地打量着哥舒寒,又看看桌上的美味佳肴,终于向自己频频抗议的五脏府投降,她坐到他对面,忍不住大口大口地吃起面来。

  “汪忠嗣都不给你饱吃吗?”他这回是真被她的吃相惊愣住了。

  “你那么有钱,还怕我吃穷你不成。”她咽下最后一口面条,狠狠道:“不够,再要一碗。”

  哥舒寒微笑一拍掌,外面的婢女又鱼贯而入,一碗一碗的清汤面摆上桌来,足足有二十碗。

  他温柔地看着惊愣住的女孩,揶揄道:“十七,你吃不穷我的。”

  明月夜顾不上惊诧,翻了个白眼,端起碗,一点儿没客气。待到酒足饭饱,她用手绢包好了几个小点心,藏好道:“契约也立了,我总能看看小铃铛了吧?”

  话音未落,他鬼魅般的欺身而来,飞快地点住了她的睡穴,于是她抱着点心包柔软地再次倒入他怀抱,这一次他们面对面。

  他的重瞳笑靥,泛着蛊惑般的宠溺,如甜蜜的毒药,织成一张无形的网,擒获她的叛逆与抗拒。她就像他手中的傀儡娃娃,无可奈何地追随着他。

  “睡吧,明日一早要赶路。”

  “你?”明月夜只觉昏沉袭来,意识开始涣散,黑暗中如有甜蜜的兽在轻舔着她。

  她感觉他拥抱着她,天衣无缝。最后他把脸颊扎进,她细白脖颈与长长的黑发中。

  他们蜷在一起,像一对双生子,密不可分。然后,他满意地嗅着她温暖的樱草气息。

  “喜欢,你的味道……”他的声音轻慢而嘤咛,像个孩子般的满足:“十七,记住啊,我不喜欢烟火味,和光亮。”

  然后,床帏上厚重的黑色羽幔垂落下来,一片黑暗,黑得看不见彼此的眼眸,只留浅浅的呼吸。

  这一夜,明月夜再无梦,睡得很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