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19.人语

寒月夜 胖虎22爷 2146 2017-08-22 17:26:31

  哥舒寒的暗军铁骑在大路上规整前行。迎风飘展的军旗,赫然招摇着一头狰狞的三眼狼图腾,大旗之下,清一色黑色战马与骑兵,又是清一色的黑色铠甲,甚至连人与马的表情都清一色的暗黑严肃,慑人寒气扑面而来。

  哥舒寒骑着的那匹黑色战马比一般的马还要高出一头,虽名唤白兔,却是黑得连眼睛都看不到的禽兽样,更没名字半点儿可爱。

  他着一身暗黑玄铁铠甲,重甲上铸着诡异的三眼狼图腾,狼眼由绿、蓝及黄色宝石镶嵌。

  他用一枚玄铁面具遮住面孔,狰狞的面具上怒目圆嗔,獠牙差互,令人胆寒至极。

  在肃穆的黑衣铁骑中,突兀地出现了一头黑驴,屁颠屁颠驮着一个瘦弱的少年,这情景登时为威风凛凛的骑兵队伍增添几分荒诞与怪异。

  黑驴是头老驴,走路蹒跚,皮毛脏乱。它背上的少年一身杂役打扮,衣服明显有些宽大不合身。背上背着一只硕大的藤制药箱,苍白的脸庞被白色绸巾遮住一半,只露出一双邃黑眼眸,灿若星辰。

  少年虽沉默不语,但眉目之间的灵秀之气,超凡脱俗。

  仔细看处,这少年正是明月夜。

  明月夜盯着高高在上的哥舒寒,若有所思。只见他身后跟着小厮左车,那精壮少年,灵活而凌厉,为他扛着一杆长枪,黝黑枪身散发幽幽寒光。

  据说,每次战场争锋,哥舒寒会突然用长枪抵住敌人肩膀,当对方心惊胆跳回头之时,尚未看清他怎样挑落自己人头,首级已被挑高五尺,尸身哐当闷响跌落马下。

  旁人只见长枪划过,枪尖上一点红色幽光如闪电般划过美好弧线,其实那是猝然的伤口把一腔子的热血喷涌而出。突波人敬畏汪忠嗣,但对哥舒寒,那真是铁打的心惊胆寒,简直怕得要死。

  他们说,哥舒寒是地狱之王,那冰冷的死亡之光是他点燃的红莲之火,被杀的灵魂将坠入阿鼻地狱,永无超生。没一个活人能逃过他的长枪,也没一个鬼魂能逃过他的毁灭。

  他吃活人他亦啮鬼魂。无论生死,最大的幸运就是一辈子别撞见哥舒寒的三眼狼暗军军旗。

  明月夜不禁暗中叹气,她实在没有想出更好的对策,来摆脱这心胸狭窄且奸诈狡猾的双瞳鬼。想起昨夜他们相拥而眠,她多少有些不自在。

  突然,她身后背着的药箱盖子微微耸动,一只银色大鼠从里面爬出来,雪貂兽显然还有点儿晕眩,他的脑袋被纱布裹了几圈活像个小白馒头,只露出一双金灿灿的小眼睛,流露出眩晕、痛苦与无奈。

  “真没想到,小爷能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好痛!”雪貂兽抱着自己的馒头脑袋,像个小人儿一样蹲坐在药箱上,长长地叹了口气:“太没面儿了。小爷以为咱要有个多么璀璨的出场呢?这该死的哥舒寒,这该死的钩嘴鸟儿。”

  “你没事儿就好。”明月夜扭头看了看雪貂兽,眸子里流露出真诚笑意:“我记得,你尚未修满千年,怎么会提早说话了呢?

  雪貂兽摸摸自己的脑袋,带着几分恨意道:“那厮并非常人体魄,上次喝了他的血,误打误打误撞竟助力修行。早知道就该多喝些。小爷就能早些幻化人形,施出幻化法术,定能把他揍出屎来,还能容得下他对你我如此折辱?”

  “小铃铛。”

  “喂,明月夜。你要知道,小爷年长你九百多年,说什么你也该尊称小爷一声流千树大人才是。”虽然流千树的语气傲慢,但声音却奶声奶气如四岁孩童般,益发有趣。

  “哦,原来你叫流千树。”明月夜忍住笑,好奇道:“为何你音量像孩子?若你幻化成人,是小男孩还是小女孩?”

  摸着自己的伤口,流千树疼得龇牙咧嘴:“雪貂灵兽幻化成人,都是俊美皮相,比之你们凡人,不知要好看多少倍。何况小爷乃灵兽王子,你简直不识货。小爷才不跟小女子做口舌之争。当务之急,我们先逃命。这是啥玩意儿?”

  流千树突然发现,自己的脚踝拴着一条细细的金链,蜿蜒而上,似乎被天上的什么物件所牵制,他用貂爪尝试着往下扯了扯,发现金链虽细但有坚韧有弹性,难以挣脱。

  出于好奇,他控制不住地往下扯着金链,说话间,竟然扯下来一堆,璀璨金光,堆了一地。

  “小爷很有种不祥的预感啊……”他后背开始冒汗。

  “反正,一时半会,也难有逃路。那就等到了土库堡,再想办法吧。现在。暂且忍下。”明月夜淡淡道,眼睛却仔细观察着来往的暗军,心中暗暗计算着人数、战马数、兵器数以及守卫营的位置。

  “明月夜,你不会真想跟着这双瞳鬼到土库堡去找汪忠嗣吧?和那半妖人朝夕相处,咱们可捞不着什么便宜。何况,前往军营何需用他?我自然找得到。”

  流千树不耐烦的,继续往下拽着空中的金链子,狠狠道:“依我之见,不如偷袭那双瞳鬼,胁持他逃出暗军如何?小爷有一百种折磨他的方法,让他敢打破小爷的脑袋?让他想用小爷做帽子!”

  说话间,他已经拉下了不少金链子,但空中似乎有着无形的牵制,力量也越来越强劲,他不由得杠上了劲儿。

  “耗子,你脑袋痒痒?”突然身后传来哥舒寒慵懒声音,带着几分轻佻与嘲讽。

  明月夜和流千树都吃了一惊,他们同时回头,不知何时,哥舒寒蛰伏在在他们身后,骑着白兔,居高临下正挑衅地看着他们,玄铁面具下的重瞳黑眸晶莹闪亮,似笑非笑。

  快如闪电,流千树犹如一道白光,向哥舒寒猛扑过去,雪貂兽金色眼眸露出暗喜,眼瞅着就要成功偷袭。

  “流千树,小心。”明月夜阻拦不及,惊呼出声。

  话音未落,流千树已然被强大的力量带飞上了天空,一只貂足挂在金链上,脑袋朝下被晃荡着七荤八素,奋力挣扎的流千树顺着金链往上一看,差点儿魂飞魄散。

  原来金链的另一端是一只犹如金色云朵般巨大的雕鸟,它正在空中翱翔,它垂下血红的眼睛,盯着他一副不怀好意的德行。

  “死鸟,死鸟!小爷要拔光你的毛。”流千树无可奈何地嘶叫声,由近而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