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23.猴脑

寒月夜 胖虎22爷 2365 2017-08-25 13:49:16

  哥舒军营,深夜。

  大营内外戒备森严,暗军兵士及战马被安排得井井有条。

  哥舒寒的大帐,位于军营的正中。除了他的营帐,大多帐篷外都点燃一堆篝火,供兵士取暖。只有他的大帐,彻夜仅用夜明珠照明,没半点儿烟火。为了御寒,整个营帐被铺满皮毛密实的黑熊皮,大帐之内黑漆漆更如岩洞一般。

  即便在帐内,哥舒寒依旧披着铠甲,仅将面具卸下,和佩剑一起挂在触手可及之处,他依着夜明珠席地而坐。面前矮几上,摊着一张羊皮地图,摞着厚厚的兵书与军情奏报。

  哥舒寒貌似安睡,他坐在那边沉静无语,用手肘撑住桌面,让长长的黑发静谧地垂在身侧,隐约闪现清俊的脸庞线条。他垂着眼眸,便藏匿了寒冰般的讥哨与冷酷。于是,这年轻的妖孽在柔和的光线中,散发着透明而嚣张的蛊惑。

  军帐角落里,隐匿着另一张苍白、秀美的脸。她正悄悄打量着他,亦不动声色,时又神情复杂,心事重重。

  “你说,他到底睡着没?”流千树溜进营帐爬上明月夜肩头,悄声问道。

  “你说,如果小爷现在偷袭他,咬断他的脖子怎么样?还真留恋,他鲜血的味道。”他呲牙,露出的牙齿比平日又细长犀利了许多。

  明月夜挑眉,话未出口,瞥见那人唇角微翘,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嘲笑。

  “十七,和耗子又谋算我?”哥舒寒唇角未动,声音里透着讥笑与恶毒道:“耗子着实烦人,不如毒哑他,干脆扔进马槽。若他再敢擅进营帐半步,我活扒了他的皮。”

  “你才耗子!爷是灵兽!”话音未落,一道白光已蹿出营帐。

  对于这铁面恶魔的话,流千树心知肚明这绝非威胁,几次被他用暗器打中差点儿没直接翘了辫子,所以可不想与这双瞳鬼有正面冲突,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这不是逃,而乃识时务者为俊杰。

  和兵士们挤在火堆旁,流千树流着泪安慰自己,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十七,军医统领奏报,你给我的厨子下了毒?让他双手长满疥疮。而我那统领,却又无法解毒。你医术虽糟,下毒却精妙。究竟师承何处?”哥舒寒戏谑道。

  “我师父是兽医,所以我对救治牲畜更擅长。至于下毒,我也从不无缘无故去害人。”

  明月夜垂下眼眸,尽力隐忍道:“你的胖厨子,捉了一只小猴子,竟要活生生地撬开它的头盖骨,取脑子给你吃。他不听劝阻,我迫不得已。”

  哥舒寒缓缓睁开眼眸,双瞳遂黑,寒气迫人。

  他微笑道:“左车没讲过?在哥舒营,自作主张的奴才,就离断气不远了。至于猴脑,乃金羽血雕饲食。没耗子,就只能吃猴子。你若喜欢猴子,可用你的耗子换。还有,没用敬语,二十军棍,权且记在耗子头上吧。”

  “你!”明月夜气结道:“将军果然天赋异禀,难怪连突波蛮夷赞您心肠毒辣手段恶毒,果然惊天地泣鬼神,对此属下十分敬仰。”

  “嗯,给你一个时辰治好我的厨子,否则我就砍他双手,反正也无用了。”

  明月夜咬牙切齿道:“将军大可放心。属下即刻为厨师解毒。一个时辰,足矣。”

  “左车!”哥舒寒伸了个懒腰:“沐浴。”

  在明月夜的惊愣中,左车率领一群训练有素的兵士鱼贯而入,他们迅速抬进硕大的木桶,又旁若无人地传进一桶桶热水,注入大木桶

  不一会儿,整桶干净的散发出微微药草气的澡水便大功告成。盯着那徐徐而上的温热水蒸汽,明月夜不禁背上发痒,她本能地抑制住对热水的渴望,毕竟,随军同行月余,她一直没有沐浴,偶尔只用冰冷的河水勉强拭脸。

  对于哥舒寒这种奢侈的沐浴,明月夜真心充满了艳慕地鄙夷。

  左车很有眼色地帮哥舒寒卸下铠甲。只着孔雀蓝软缎中衣的哥舒寒舒展着身体,接过左车递过的黑玉酒瓮,径直将酒液狂倒入口中,动作娴熟而慵懒。

  看着这艳丽而好看的家伙,明月夜面色微红,颔首敛目趁机往帐外悄悄退去。

  “十七,谁让你退下。”哥舒寒不怀好意地盯住明月夜道:“伺候。”

  明月夜愣住,身子却本能地往营帐门口蹭着,语气倒是诚恳了许多:“将军,属下真的只擅长伺候牲畜什么的,着实怕怠慢了您。况且,您也只给我一个时辰解毒呢?”

  “既然你毒术了得,想必一个时辰绰绰有余,那就先侍候我沐浴更衣吧。”哥舒寒笑容暧昧。

  他缓缓走近明月夜,左车示意其他仆从很有眼色地,眨眼间便退出了营帐,此时此刻仅留下他们两人。

  哥舒寒逼近,明月夜便只好后退,两人距离不知不觉地缩短、靠近,她终被他逼到了大木桶旁,无路可退。

  氤氲的热汽撩拨着明月夜脆弱的神经,她吞了吞口水,十分担心自己会在下一刻奋不顾身跳入木桶。

  但她更畏惧,与那面前之人如此亲近的距离,他身上纠结着微热的酒气与黑沉香的冷郁,如羽毛般撩拨着她的肌肤,让她从头发根儿都瑟瑟发凉。

  哥舒寒的艳蓝中衣领子微敞,露着线条优美的胸膛,隐约着蜜色的柔滑,不羁而狂妄。他是爱洁净的男人,即便出征,也要每日更衣,纤尘不染。

  哥舒寒微微颔首,啜了口酒,戏谑地打量着面前不自在的女人,唇边浮现挑衅的弧度,长长的睫毛闪烁着,在双瞳下投射下厚重的阴影,隐约中眸子里妖异的幽绿正一圈一圈渲染开来。

  他的气息,绵长而细密,蛊惑般缠绕住她的忐忑,她不知自己恐惧什么,但这感觉异常折磨人,令她更加怀念汪忠嗣暖若春熙般的柔和与宽厚。

  同为男子,他们,竟然如此不同。可是,又从何时起,她不由自主拿两人比较呢?

  “再有两日,我们就到土库堡了,你就会见到朝思暮想的人。”哥舒寒伸出颀长手指,将明月夜的一丝乱发拨到耳后,动作轻柔充满宠溺。

  他轻吟道:“就这样去见他?这水可以赏你。不过……”他打量着她涨红的脸庞,益发觉得有趣,边啜酒边戏谑道:“看你,可有什么来交换。”

  哥舒寒随手扔掉喝掉大半儿的酒瓮,任余下的酒水流淌在熊皮上,和他精瘦的脚踝,酒气与热气弥漫着。

  明月夜齿间酥痒,心里不绝诅咒着对面的家伙,她别过脸去,涩声道:“属下,属下不敢与将军讨价还价,还愿即刻去为厨师解毒,望将军成全。”

  哥舒寒轻擒明月夜双肩,看似轻柔的动作,力道之猛令她无法挣脱,他弯下腰,贴近她耳畔低语,两人的脸颊若有若无地碰触着,她为自己紊乱的心跳而绝望。

  他笑意渐浓道:“一个厨子而已。或者,你把那猴子脑挖出来,喂我的金羽血雕,这桶水和他的手就归你,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