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24.自尽

寒月夜 胖虎22爷 2337 2017-08-26 13:46:47

  明月夜愣住,遂倔强地抬头,她目光深邃坚决:“一个时辰已过半。若将军通情达理,请自重。”

  哥舒寒猛地推开明月夜,声音冷寒诡异:“许了。十七,即刻伺候我沐浴。若你不周,我就砍他双手。若你取悦我,就允你为其疗伤。但若你敢此刻迈出大帐半步,今晚就用厨师人头掌灯吧。”

  他停顿片刻,冷酷道:“暗军,令行禁止,违者杖毙!”

  “你?简直……”明月夜不可思议地鄙视道:“禽兽不如!冒犯你的人是我,不爽快尽可朝我一人来,何必要牵扯不相干的人。难怪长安盛传哥舒寒乃千年妖孽,啮噬人心!”

  她眼冒火花,只觉得眼前这异类分明就是更狠毒的翻版柳江云。

  若那老女人乃尖嘴老狐狸转世,这个双瞳鬼定是眼镜蛇王化身,不仅牙尖舌利,言语恶毒,性情凉薄,更完美诠释着丧心病狂,吃人不吐骨头的妖孽状态。若论毒辣与刻薄,柳江云定难比肩。

  “激怒我,于你无益。”哥舒寒露出冷白牙齿:“为何你总落下风?战场之上,你若不够强大,又不够聪明,不妨死到不碍事的地方,免得拖累旁人。别怪对手狠毒,分明自己羸弱。将军府的千金小姐,你的妇人之仁,终会害人害己。”

  他哂笑道:“这点,你倒与那汪忠嗣极像。听细作报,他的副将骗他家中老母病重需银钱医治,他便拿出自己的祖传玉佩相赠,那厮却带着兵士用这钱去吃花酒玩女人。此刻,这群乌合之众,正因粮草兵饷未到心生忿恨,向柳林赋密报弹劾汪忠嗣有通敌之嫌。自古胜者王败者寇,当你同情所谓弱者时,他也正忙着为埋你挖个大点儿的坑。”

  “大常的不败战神通敌突波,这才是天大的笑话吧,皇帝再昏庸也断不可信。既是密报,汪忠嗣被弹劾你又如何得知?即便你想从中渔利,皇帝到底更信任谁呢?终归还是汪忠嗣吧,不然此次出征何必指他为主帅,你却为副职?”

  明月夜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眸,刻薄道:“你还不像个小丑一般,要跟在他身后,听其号令,受其辖制。想必因此心生妒恨,便挑拨他身边小人,力欲颠倒黑白,你居心叵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哥舒寒哈哈大笑,营帐中回荡着他狂妄的笑声,淋漓尽致:“十七,直率。”

  他仿佛逗弄孩童般,蛊惑道:“居心叵测,并非是我。你以为,我的出现会激怒他吗?他有那么看重你?私奔,亏你敢想得出?不怪汪忠嗣无情,是你太天真。你可懂圣命难违四个字?若无意外,不论生死,你嫁我已成定局,想必你比我清楚,汪忠嗣不会忤逆皇命,他根本不敢!”

  “他并非贪恋功名之辈。他是大常的英雄,心怀宽广,体恤百姓,和卑鄙小人自然不会同流合污。”

  明月夜眼神冷冽道:“况且,我信他真心待我,就足矣。我并不在乎,不相干的人,如何看到我和他。明月夜愿为汪之训,赴汤蹈火,至死不悔。”

  “好一个不悔!”哥舒寒冷笑,双瞳中的幽绿闪烁着危险的冷冽。

  他戏谑道:“不妨事,我们便看,这大常战神的收稍。或者,我们再赌上一局,他为了你,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忤逆圣命?还是,他亦会如那日一般弃你不顾,丢下你一走了之?”

  他不怀好意地打量着面前女人,不吝恶毒道:“要知道天下之大,女人何其多?英雄向来不缺投怀送抱的女人?而且,对于男人来说,猫在夜里都是黑色的。你这般身无几两肉的柴禾女。可有利好价值让战神义无反顾呢?”

  明月夜恼羞成怒,反手狠狠劈向哥舒寒,却被意料之中的他轻松躲过,又顺势被他径直扑倒在厚重的毡子上动弹不得。他用自己半边身体轻松压制住想扇他耳光的女人,更擒她双手在头上按捺,这姿势实在暧昧,足令她杀心悚然。

  哥舒寒用鼻翼轻轻摩挲着明月夜的鼻尖,语气峰回路转般温柔:“没有我,你一样得不到他,因为你不懂男人。你和汪忠嗣,都没想到皇上会赐婚吧?你忍辱负重留在我身边,心里却时刻存了杀我而后快的念头。你以为这般,婚约自解,麻烦全无?可惜……”

  哥舒寒垂散落的长发滑落在明月夜的脸上,肩上,酥痒触感让她寒战不已,她慌张地闭上眼睛,不敢直视对面妖异双瞳,却依然感到他温热的气息近在她唇边纠缠,带来羽毛划过的颤栗。

  她听到他残忍低语道:“这世间,谁都杀不了我,十七!此次出征,若忤逆我,汪忠嗣必死。你尽可不信。归于我,才有生机。”

  明月夜只觉一颗心都在辗转,但她清楚,这妖孽说得笃定,恐怕就早有盘算。何况在他军营月余,对这支庞大的黑衣军团,尽可用深不可测来描述。一时间,她只觉心寒至髓,徒生忌惮。

  哥舒寒欣赏着明月夜因震惊而睁开的黑眸,写满了惊骇与恐惧,遂满意道:“与其谋害我,倒不如来讨我欢心。更实际一些。”

  在光线阴沉的大帐中,挣扎不得的明月夜直直盯着桎梏住她的哥舒寒,翻江倒海,心如刀割。

  这双瞳妖孽便淬不及防撞进她生活,自此把一切搅得昏天黑地,他究竟想要什么?她实在猜不透。但她更了解汪忠嗣的性子,知道他不喜结党营私,所以树敌颇多,前朝便有多少人正等着他一败涂地吧。

  此次出征,汪忠嗣顶着前所未有的压力,甚至在君前立下军令状,实不可出半分差池。他会因面前这个男人而落败,甚至丧命吗?

  电闪雷掣间,明月夜心中恶寒,虽然至今,依然怨他无情抛下自己,但心里到底装着他,若因自己拖累了他,她宁死不愿。

  “当初,又何必救我!”明月夜咬牙,或同归于尽,或自绝性命,便绝不负他,她心意决绝。

  “打算咬舌自尽?”哥舒寒猛的捏住明月夜下颌,力道透骨,她不禁蹙眉惊痛,却已咬破了丁香小舌,嘴角溢出一丝艳丽朱红,顺着雪白肌肤蜿蜒而下。

  他眼波烁烁,轻叹道:“可惜了那雪貂兽,千年修行,即将成人,却被你任性连累。十七,你敢自绝,不仅那耗子、汪忠嗣,殃及整个铁魂军,必为你陪葬。你的心上人还将背负千古骂名,被后人挫骨扬灰。”

  “娶你,因为有趣。救你,因为你是我名义上的女人。你顺着我就好,这很难吗?只要,把你的尖牙利齿收起来,听话就好。”他冷冷揶揄道,手中力道陡增。

  她只觉下颌将被他捏碎,强忍着逼住眼泪,神情也异常凄凉绝决。

  “宁死也不从。纵做鬼,也不放过你。”明月夜终恼羞成怒,她拼尽力气,奋力拳打脚踢,口齿不清地挣扎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