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25.狼王

寒月夜 胖虎22爷 2390 2017-08-27 16:56:26

  哥舒寒掣肘着暴怒的小女人,用鼻翼轻轻划过她炽热的脸颊,低语:“我警告过你,惹我的后果,任你上天入地,让你生死不能。”

  他薄而软的唇几乎就要贴上她的,她冷汗涔涔瞪着眼前那遂黑的重叠双瞳,鬼魂般的幽绿纠缠着深邃的黑,烁烁如妖,摄人心魄,洞穿灵魂。终于,她不敢再看,恐惧地闭上眼眸。

  “怎么就我惹你?分明是你闯进我的生活,我真倒霉,遇到你什么都变得一团糟。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从来没见过你!我对天发誓。”明月夜委屈气结如孩童道。

  哥舒寒几欲失笑。这性子暴烈的小猫儿,那么容易信人,又那么容易恼人,着实有趣。此念一生竟让他忍不住心生宠溺。呲了半日牙,想必猫儿也倦了,今日便放她去吧。他手中的力道渐渐松懈。

  “郎君,狼王回营。”恰在此时,左车慌慌张张闯进营帐,见到两人如此暧昧的姿势,不由自主把后半段话硬生生吞了回去,低眉顺眼道:“奴才唐突,出去候着。您……先忙!”

  听到狼王的消息,哥舒寒眼神一凛,他停住动作,几近粗鲁地推开怀中女子,明月夜猝不及防地跌倒在熊皮毡子上,只见他已神情如常,淡然道:“狼九呢?”

  左车犹豫道:“狼王身受重伤,军医暂无法疗毒,甚至连靠近都不能,都在营帐外候着。”

  “抬进来。”哥舒寒顺手钳制住正奋力偷袭他的明月夜,眼神威慑,他带着威胁的宠溺道:“十七,别惹我,乖。”

  言语间,一只巨大的铁笼被八个兵士抬进了营帐,铁笼内用手腕粗的铁链缚绑着一只灰白皮毛,高大如马的受伤巨兽。它微闭着眼睛,痛苦地嘶吼着拼命用头撞击着笼壁,眼睛下流淌着两行腥臭的黑色血迹,身上更是遍布千疮百孔的伤口。

  “大胆!谁敢锁他?”哥舒寒再顾不得明月夜,他徒然声色俱厉,瞬间将笼门边的两个兵士一脚扫出营帐。左车见主子暴怒,赶忙夺过军医手中钥匙。

  “阿九。”哥舒寒已等不得左车开锁,转身携了剑,火光电闪间,早已劈开笼门。他心痛地抱住巨狼的脖子,小心翼翼查看着它的伤口。巨狼颤抖着虽没挣扎,却依旧痛苦嘶吼,浑身筛糠般颤抖着,伤口惨不忍睹。

  “启禀将军,狼王中剧毒后神志不清,异常暴躁,我们无法靠近为他查验伤口。”脸色苍白军医统领抱着药箱,他的医服被挣扎中的巨狼已撕得褴褛不堪。他抖着胆子,又上前一步,巨狼嗅到陌生气味异常激动,一猛子挣开哥舒寒,又疯狂地嘶吼暴躁起来,粗大的锁链被它拖着撞击笼壁巨响瘆人,吓得军医统领一屁股退坐在地上。

  松开巨狼,哥舒寒一把拽过筛糠般的军医脖领子,声音冷硬道:“一个时辰治好它。不然,去后面埋了自己。”

  “劳驾,帮我取药箱。”一个冷静而柔弱的声音从笼中传来。军医一干众人差点儿努掉自己的眼珠子,连哥舒寒都不可思议地看着笼中一人一兽,制止已晚。

  不知何时,明月夜已悄悄走进笼中,她跪在巨狼身边,用手指轻轻抚摸着检视巨狼的眼睛,奇地是那狼并未疯狂袭人,甚至连挣扎都不曾,而是迟疑地仔细而小心地嗅着那双细白纤长的手。

  片刻迟疑之后,那巨兽竟露出欣喜神情,它呜咽了一声,伸出大舌头舔舐着那温暖的手指,身体也一下子瘫软下来,摊成一团。

  受伤的狼目中隐隐浮现出水光,连哥舒寒都猝不及防,惊诧地微张唇角,这凶悍残忍的大狼,竟然流泪了,它的血和泪混杂在一起,弄得明月夜本就破旧的医服就更加污秽不堪。

  她并不嫌弃,寻到钥匙解开大狼脖子上的锁链扔到一旁,随后从荷包里取出一副镶翠的金针,一边抚摸着巨狼的耳朵,一边在它耳畔轻语:“一会儿,我要先用金针封住你的穴位,然后再给你解毒,敷药时会有一点痛,但很快就会好的。信我,我会医好你。”

  巨狼似乎懂得人语,灵性非凡,它微微点头后,遂而力气耗尽般把脑袋瘫软在明月夜的怀抱中,喉咙里发出孩童般撒娇声,此时此景连哥舒寒都要惊愣到吐血。

  平日见惯了这狼和哥舒寒一般的冷血残忍与目中无人,如今竟也如同宠兽般听话乖顺?一定是被毒晕了头吧,那十之八九是治不活了,军医统领暗自摸摸自己的脑袋,觉得颈子上益发凉飕飕的。

  哥舒寒眼见明月夜轻巧地施针,如蜻蜓点水,封住几大要穴后,顷刻间巨狼的眼睛就不再流淌黑血。

  “将军,属下有把握治愈您的雪狼王。那么,您打算用什么来交换?”明月夜目光炯炯,抬头望向哥舒寒,语气竟与刚才的他同出一辙。

  “你想要什么?”哥舒寒微笑,目光深邃。

  “狼王的眼睛若不及时医治,不但会失明,更有性命之忧。”明月夜一点儿没吝啬自己的倨傲与得意:“将军若不信,及早寻得名医为狼王疗伤,时间真是耽搁不起呢。”

  这猫儿竟然也能撞上死耗子,着实运气不错。哥舒寒自觉好笑。但她竟能得狼王好感,却又令人出乎意料,便看她怎么浑水摸鱼吧。

  “说,想要什么?”哥舒寒一转身,端坐到营帐主位上,似笑非笑。

  “猴子和军医,随我处置,还有,你知道我想要的。”明月夜斩钉截铁道:“届时,请将军赐还属下及雪貂兽自由之身。自此我们互不相欠,恩仇两清如何?”眼见峰回路转,她的心情登时美妙起来,神情之间已有灿烂笑意。

  “好!”哥舒寒不假思索道:“狼九痊愈,即刻兑现。”

  “那就烦请在场各位作证,以备无信之人抵赖。谁若失信就自认自己,是天下最大的乌龟王八蛋!”明月夜微笑,遂黑眼眸透着清冷骄傲,月光般皎洁的脸颊散发着柔和光彩,哥舒寒想,他还真得对这小猫儿刮目相看了。

  除了左车,其他人别说搭茬,多看几眼哥舒寒那意味深长的冷笑都有尿裤子的冲动,要知道他们这位主子可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翻脸无情。得罪这尊瘟神岂不是怎么死都不知道?作证,那是要死成沫沫的节奏啊。

  只有左车,眼瞅着主子阴晴不定的神情,着实佩服起自己未来的女主子。敢用乌龟王八蛋和主子明目张胆讨价还价的女人,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或者,他们真真一对天生绝配的混蛋妖孽。

  “好,你们就作证。”哥舒寒阴险地巡视众人,露出一个意味深长也可以被解释为杀人灭口的满意微笑。恰时,帐外传来几声寒鸦叫声。眼瞅着军医们的脸一个一个青的青,白的白,黑的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