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26.蜂毒

寒月夜 胖虎22爷 2287 2017-08-28 11:32:23

  大营之中,明月夜正为雪狼王悉心诊治。

  早有识趣的兵士,把军医的药箱抬来。她从里面找了几味药草,在玉石药钵中捣碎。又摘下颈上明珠,用小巧的银刀刮下一点儿粉末,然后一并放在自己口中咀嚼。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她轻轻翻开巨狼受伤的眼睑,用舌头轻轻舔舐着它受伤的眼珠,然后把口中污血吐掉。几次反复,直至雪狼眼中流出浅红色的液体。

  她拿起扔在地上的酒瓮,用最后的残酒漱漱口,取出金疮药和白布带,为狼王其余伤口敷药包扎,动作麻利,一气呵成。

  “每日换药,三月之内,定可痊愈。”她用衣袖擦擦额上的汗:“其实,它的眼睛,是被一种涂着花尾虎头蜂蜂毒的芒刺所伤。那芒刺的伤口细如牛毛,所以人眼很难查勘。无论人或灵兽,眼睛都最敏感和脆弱,所以只能用人舌舔舐,顺茬退针,再入药。”

  “你开方子,命他们熬药。”哥舒寒披上左车递过来黑色的豹皮大氅,神色平静:“左军,水凉了。”

  一会儿工夫,众人散去,木桶中的水也换好了。

  营帐之中,又一次剩下哥舒寒和明月夜,还有受伤疲惫的雪狼王,趴在熊皮上昏睡着。她轻轻抚摸着它的背毛,呢喃着含糊不清的小曲儿,似乎是民间哄睡的儿歌。

  “狼九伤愈之前,你需片刻不离。若失手。耗子自此你便见不到了。”

  他盯着她,后者正小心翼翼为雪狼王披上毯子。此情此景,似乎在梦中曾有这般温馨。他的心,微微的暖。唇畔不自觉的,旋起一抹柔和笑容。

  待雪狼王睡深了,她缓缓起身,却差点儿撞翻,迎面一碗热气腾腾的药汁。

  “用酒漱口,尚有余毒,喝了。”哥舒寒语气平静,不起波澜:“水也赏你了。”

  “属下知道如何解毒,这水就更不必了,怕无耻之徒偷看。”明月夜不信任的打量他,嘀咕道。

  不知为何,她自己不自知的脸红了。

  她暮然发现,他真的很高大,站在她面前,她也只及他的胸口。

  黑压压如一片乌云般的家伙,正端着一碗药汁,颔首看着她,语气十分不善:“自己喝,我喂你?”

  她撇撇嘴角,接过药碗,皱着眉看着黑漆漆的液体。

  他微微蹙眉,她眼瞅着他就要抬手,想想他刚才差点儿捏碎自己的下巴,赶忙道:“你别过来啊。”

  遂而一狠心,她赶忙往嘴里大口大口灌下药汁。

  他满意的冷哼一声,接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掉松垮的中衣,瞬间跳入盈满热水的木桶,水花四溅。

  正喝药的少女,暮然瞥见一个精壮的男人背影,宽厚而线条分明的背部,以及……剩下的尚未看清,刚瞥到水光中流离着琥珀色的温润,她一口就喷出了才喝到一半的药汁。

  几乎呛死自己的明月夜,本能的转过身去,脸红心跳,不知所措,咬牙切齿道:“果然,无耻至极。”

  “拿酒来。”身后传来哥舒寒戏谑的威胁:“十七,你过来,或者我过去?”

  她舔舔嘴边的药汁,思忖片刻,一狠心,拿着酒瓮,别着脸,送过去。

  “你要拿酒瓮砸死我吗?”酒瓮被劈手夺去,她被他揶揄道。

  “身为医士,你还怕看男人的身体不成?”他不客气鄙视。

  明月夜涨红了脸,踌躇半天,她鼓足勇气转过身子,却看见木桶中的哥舒寒面对着她,仅露出锁骨的部分。看来,他在桶里的姿势舒服至极。

  她暗自舒了口气,嘴上却不肯认输道:“水,不是赏我了吗?”

  “那你,要不要来?”他将她。

  “都被你弄脏了,我才不要。”她紧紧蹙眉,一副不齿。

  这次她并未动怒,只舒舒服服的靠在桶边上,喝上一口酒。他笑望着她,金冠也被摘掉扔到一边,黑发散乱着流入水面,他的脸似乎年轻了好多。只额头中间,有个婴儿嘴唇般的疤痕,像狡黠的第三只眼睛,神秘略带忧郁。

  那伤口应该来自剑伤,不过已经愈后很久了。除此之外,他的肌肤光滑,更没半点伤疤,这对于一个征战多年的将军来说,实属诡异。

  妖孽就是妖孽,哥舒寒的血不同寻常,想必自愈能力也极为强大。若能入药,必成调制出效果惊人的疗伤圣品。作为医者,她自然开始暗自算计,找机会,得弄点儿他的鲜血才好。

  “又在算计我?”哥舒寒见明月夜沉默不语,却眼光灼灼的盯着自己,嘴角微旋一抹玩味笑意。

  明月夜楞了一下,抖抖衣袖道:“将军,何必总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两者皆占。”他挑眉。

  “我怎么小人了?”她不甘其辱。

  “确实,很小。”他刻意瞟了一眼她衣襟,一点不客气道。

  明月夜银牙咬紧,压抑住自己想问候对方祖宗先人的冲动,转移了话题:“你,很厌恶汪忠嗣吗?”

  哥舒寒歪了头,笑道:“我为何要厌恶岳丈大人呢?再说,他光明磊落,是大常少有的忠良之将。”

  “柳氏想要算计他,你可参与?”她鼓足勇气问:“你也并非不辨黑白之人,若你们并无嫌隙,你自然不会和越王同流合污。你说的,铁魂军有内鬼的事,可当真?”

  她心有不甘,见他心情挺好,终忍不住问。若能拉拢,总比处处防备要好。

  若哥舒寒果真阴狠至此,又如何会为救一头老狼大动干戈?终归,他没有伤她,只不过嘴巴太恶毒。他也是带兵征战之人,想必不会对自己阵营痛下杀手吧?她静下心来思忖,竟然又有几分想信了他,语气自然诚恳许多。

  “你猜?”他唇角旋起一抹讥哨。

  “不敢猜。”她迟疑片刻,冷硬道:“但若你想害他,我定会杀了你。”

  “凭你?”他露出冷白牙齿,一针见血:“你明明,想求我救他。”

  “我爹从来不需要别人救。我信他,终归会赢。”她笃定,握紧了拳。

  他微笑未答,却闭上眼眸,舒服的把自己的身体放得更低。

  两人之间,闪现前所未有的片刻宁静,这让他们都暗自有些不适应。

  明月夜有些不知所措。不说话时,那家伙确实不怎么讨人厌,而且,身材挺耐看。氤氲的水汽,映衬出闭目养神的哥舒寒,曲线优美的侧脸。这传闻中的铁面阎罗,此时此刻,也不过一个年轻俊美的男人,而已。

  “狼九,对你很重要吗?”她轻轻抚摸着,在昏睡中也不由自主趴上她膝头的雪狼王,低声问。

  但他半晌未语,她想,或许他睡着了。她放松的靠在熊皮上,脱掉自己的靴子,正舒服的打算舒口气。这时,穿过微微水雾,隐约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

  “他,是我唯一还活着的亲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