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27.千树

寒月夜 胖虎22爷 2388 2017-08-29 13:33:11

  土库堡城东三十里,哥舒暗军营。

  “喂,你凭啥相信哥舒寒能守信?”流千树端坐在雪狼王的后背,这老狼的皮毛厚实,甚为温暖。

  明月夜整理着各种药材,她用一只铸铁药锅煮着一锅黑色药汁,颜色和其中材料令人不敢恭维。

  雪狼王则像极一匹独眼龙的大狗,蹲坐在她身畔,吐着舌头,哈着热气。虽然脑袋、身上、四肢仍绑着绷带,但眼伤似乎恢复了一半视力,一张狼脸露出谄媚微笑。因为有美女在侧,它也忽略了身上趴着的流千树。

  “不信又能怎样?”明月夜叹气道:“我可还有旁的选择?先想办法除了你脚上的锁仙绳吧。也不知这厮哪儿来这么多难搞的东西!”她舀起一碗煮沸的药汁倒在金色细绳上,绳遇药冒出了白色浓烟,伴着夸张的嗤嗤声,但烟雾过后绳子依旧不损半毫。

  “此处距汪忠嗣的大营不过半日路程,你先逃,去见他吧。那双瞳鬼一时还不敢把小爷怎样?”流千树硬着头皮逞强道,此话甚为心虚。

  “你还真想给那狗脸大黑马做围脖?”明月夜瞥了一眼流千树,又捡了几条蜈蚣干扔进药锅,原本污浊的药水更加厚黑油腻,不断冒出腐蚀臭味的水泡。她小心地搅动着药水,淡淡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再见他了。”

  流千树见勾起了明月夜的伤心事,一时不知怎么安慰她,抓抓脑袋道:“你不要怪汪忠嗣,他也是没办法。”

  “那日,他终究没来,就是最终的选择了,一条没有我陪伴的路。我不可能,有我娘在他心里的位置。我高估了自己。我们离开长安已月余,他若有心寻找,怎么会没有半点消息?逼宫,逼宫,差点儿逼死我自己。太可笑了吧。”

  明月夜神情恍惚:“哥舒寒说得没错。他不愿为我,忤逆圣命。关于那件事,他早知情,或者他知道比我还多,却隐忍多年,他大约太明白所谓真相,将会掀起滔天的血雨腥风。他并不知道这些年我和你,在外面做的事情。我也没有机会再告诉他了。想必,在他心里啊,极不想再见的人就是我,一个麻烦和负累,消失殆尽最好。谁让我自作多情呢?”

  “明月夜,你是极好的女子,甚至胜过你的母亲妤婳。”流千树真诚道,他沉吟片刻又说:“其实汪忠嗣在乎你,他若知道你深陷暗军,定会来救你。但论筹谋,他不及双瞳鬼。汪忠嗣重信义,他答应过妤婳,会护你一世平安,那他豁了命也会信守誓言的。”

  “你不懂,我不要他信守承诺。”明月夜自嘲道:“我要他真情待我,像待我娘那般。我想我们长相厮守,天涯海角,海枯石烂,让我都跟着他就好。可是。是他不要我!他嫌弃我阻碍了他的宏图伟业。我知道,此次出征对他而言,极尽毕生心血。我却不想他为了不值得信任的君主去征战、流血甚至牺牲。我们,只该为了自己而活,不对吗?”

  “他是男人,他是大常的战神,他心怀百姓安危,你不该怪他自私。”

  “我怎么会,怪他?我爱他是我的事,与他无关。我只是不想看到他受伤,或者失望。不然,为什么我从来不愿他知道我们悄悄做的事情?为了他,我在将军府整整隐忍七年,扮演着一个谁都可以欺负的孤女。流千树,你应该知道,我真有那么弱?”明月夜长眉微蹙,咬牙道。

  “他喜欢一个乖女儿,你就投其所好呗。不过,明月夜,你可是睚眦必报的人啊。那府里明里暗里欺负过你的人,有哪个又落了好?大管家至今不能尽人事,还不是被你下的毒?他自己都不知道呢。”流千树翻了翻白眼:“还有谁,没遭过你的毒手?”

  “你也有份,好吗?“明月夜鄙视道,遂而泄了气:“也罢。若不是为了逞强,也不会落到双瞳鬼的手里。如今我只想尽快找到蓝色曼陀罗和血线莲。它们都生在极寒之地,若得了或许还能和他做个不亏的交易。”

  “你跟他谋算?我看连你自己都得赔进去。反正现在小爷也打不过他。只等小爷幻化人形,我一定要弄死他。”流千树恨恨道,不禁摸摸头上若干伤口,都是被金扣子打中的。

  “终归,我不会再回将军府,明堂目前四分五裂,我根本就没有能力去归拢。如今落魄至此,除了暗军军营,我哪还有去处?至于将来,能归隐山林或干脆留在番外,平静医人就好。但小铃铛,你和汪家氏族有极深渊源。汪忠嗣根本他不懂人情世故,在前朝树敌太多,若有你照顾他,我也放心了。”

  “喂,你别说傻话了,小爷我想跟着谁,就跟着谁。作为灵兽王子,我有选择和哪个凡人在一起的权力。我又不是宠兽。”流千树一鼓作气跳到明月夜肩头,认真道:“明月夜,天下之大,你眼里却只看到一个汪忠嗣。当初,他不是明妤婳的良人、如今,他更不是你的良人。英雄用来瞻仰,而非长相厮守。小爷已快一千岁了,看过太多男女缠绵爱恋。凡人啊,最容易为情所困,寻死觅活的,那根本就是死心眼一根筋。你知道,这世上可有多少美好的风景,和好吃的果子呢,我愿陪你尽情享受,可好?”

  明月夜不禁失笑,奚落道:“好像你懂感情一般。何时你有了心爱之人,再来给我讲道理不迟。”

  流千树微愣,本想说什么,却突然被一只厚重的大狼爪子狠狠踏住,一时翻身不得。身后狼王发出恶作剧的恫吓,偷袭成功让一张毛脸皱得歪七扭八,乐到不行。

  “老狗,你当小爷没牙是吧?弄死你信不?”流千树被踩得龇牙咧嘴,挣扎不得,嘴上却不肯示弱半分。

  “好了,你们别闹了。”明月夜把流千树从狼王的爪子下拽出来,细心地掸掉他头顶的灰尘,然后从自己的锦囊里掏出一颗赤红色丸药,诚恳道:“流千树大人,拜托你想个办法,让那大雕吃了这个,或可能让它不那么疯狂。昨天我刚兑的。不妨试一试?”

  “就没有让那钩子嘴吃了,立刻毙命的东西?”流千树接过丸药,郁闷道:“小爷真是流年不利啊。喂,军医,小爷该怎么让那钩子嘴,心甘情愿吃掉这颗药呢?”

  明月夜遗憾地摇摇头,流千树倒吸冷气道:“那,那你肯定这药有效?”

  她继续遗憾地摇摇头,他干笑道:“恩,小爷益发觉得,咱们之间的感情,一定会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不试,可就一点儿机会全无。”明月夜十分真诚递给流千树一顶用大饭勺改成的小铁帽子。他叹了口气道:“英雄断腕,亦不过如此!明月夜,我信你。”他坚决地抱着帽子和丸药,任重而道远地往帐外走去,背影悲怆。

  雪狼王阿九看见这一幕,终于笑翻在地,它甩着大舌头,流出成串的口水,那样子着实不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