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28.温泉

寒月夜 胖虎22爷 2604 2017-08-30 12:14:51

  “拜托,阿九,狼王怎能如此不注意形象?”明月夜无奈地擦着手背上的狼口水,喃喃自语:“真想洗个热水澡啊,哪怕擦擦脸也好。这儿的冬天,比长安的又干又冷。想必,没冻死自己也先要被自己臭死了。真不该,放弃那桶浴水。”

  雪狼王愣了片刻,硕大的狼脸上突然露出神秘笑容,它一口叼住她衣服,硬拽着让她跟随自己,往营外走去。

  “喂,你干什么呢?”明月夜几乎被雪狼王拽了个趔趄,它力量巨大,她不得不跌跌撞撞跟着它快步前行。

  雪狼王显然十分不满意明月夜步行的速度,它哼一声,在她身畔蹲下,示意她攀上自己宽阔的后背。

  明月夜一时觉得好玩,便轻轻爬上雪狼王的背,她抱住它强壮的狼颈,轻声在它耳畔调侃道:“阿九,莫非你要带我出去玩?可你的伤还没好呢……”她话音未落,雪狼王一个狼跃,犹如一道苍白色闪电,驮着她腾挪之间便飞过一队守卫兵士的头顶,穿过营门向远山方向疾驰而去。仅留下目瞪口呆的守卫,和树杈上正与金羽血雕斗智斗勇的流千树。

  “喂,你傻了啊?那豁牙老狗子劫持了军医,你还愣着等死啊?”流千树一边躲避着猛禽的攻击,一遍狼狈地朝着守卫翻着白眼,斥责道:“还不去追啊?都没影了。钩嘴子鸟,你有完没完啊!”

  守卫队长最先醒悟,他推了推身边的两个兵士,大喝:“你们都傻了啊,还不快追,狼王若有闪失,我们全得被将军活埋了。赶紧追,我去禀告将军。”

  兵士们望着连狼毛都已不见一根的远山方向,面面相觑,实在不知所措。追?追个屁。

  那边,雪狼王驮着明月夜,一路疾驰半个时辰。他们途径两侧有巨大的枯木与山石,都以流星般的速度在狼王身畔一闪而过,它的速度实在太快,呼啸而寒冷的空气几乎冻僵了她的肌肤,令她根本无法睁开眼睛。

  只待雪狼王速度平稳下来,明月夜才敢缓缓睁眼,一时也竟为眼前景色惊艳不已。

  他们身在一座积雪的山坳中,那里遍地长满了银色枫叶般的植物,纤细的枝蔓顶着薄薄的清雪,映着远方漫山遍野的玉树银花,让人犹如身在一个素白晶莹的人间仙境。

  山坳之中,有一处小小的水洼,旁边有棵孤零零的干枯瘦树,最奇的还是那泊水,薄薄的浅蓝,冒着袅袅热气,散发着一股温热微甜的味道。

  “温泉?”明月夜惊喜的声音带着激动颤音:“阿九,你为我找到了一个温泉?”她狠狠抱住雪狼王的脖子,亲昵地用脸摩挲着它的狼脸。那巨大的野兽露出腼腆的温柔,它认真地用鼻子一个劲儿把她往水泊那边顶着,然后又踱到不远处蹲卧下来,背着脸打起瞌睡来。

  这是一匹正人君子的大野狼。真比它主子强上何止千万倍。明月夜暗赞。

  自从离开长安,明月夜从未如此开心。她展开澄净而舒心的笑,眸子里暗暗泛起温热的酸涩,为这受伤的巨兽竟有着细腻的温柔。

  褪去军医的医服,仅留月白绣银线的诃子和亵裤。当明月夜把自己轻轻侵入温暖的水面下,让柔和的水波抚摸着她的肌肤,万千个毛孔都在热气氤氲下尽情舒展开来,她满足的叹息着。

  明月夜用手指梳理着浸湿的长发,仰望着湛蓝的天空映着遥远的皑皑雪山。此时此刻,除了她和瞌睡的雪狼王,那孤独的小树,那遍地的银叶,都无欲无求的如水墨画般,静谧着陪伴着她。此时此刻,天地间只剩这泊纯净之水,一切纷争、纠结与挣扎暂时融化在片刻安然之中。

  “便这般死了,也好。”明月夜苦笑着,她让自己整个人都潜游在温泉之中。她缓缓游动着,不多时手指和足尖都温暖柔韧起来,唯有心尖一隅,依旧酸麻苦涩,寒气迫人。

  原来,暖不过来的,始终一颗被失望刺痛的心。

  这时,一只雪白的小猴子跳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只更大的母猴,它略带一些迟疑,却也紧跟着小猴子。

  明月夜仔细一看,原来竟是自己从胖厨子手中救下来的那个小家伙。她给它治疗了伤口,把自己的干粮分给它吃,最后又把它悄悄从后山放走了。想来它找到了回家的路,也找到了自己的母亲。

  小猴子跳到明月夜身前,她摩挲着毛茸茸的猴头,它欢喜地又跳又叫。

  母猴本来还有几分害怕,但见明月夜温和亲切,遂而也大了胆子靠近过来,把藏在身后的用大树叶裹的包裹,捧到她面前,她轻轻打开,竟是几枚晶莹剔透浅粉色的果实。

  “给我的吗?”明月夜惊喜地问,这果子看起来娇艳欲滴,闻着有淡淡的清甜。

  母猴子显然听懂人语,它点点头,把包裹往明月夜面前又推了推。小猴子则干脆拿起一枚野果,直接放在了她手中。她迟疑地品尝,果然酸甜可口,便大胆地直接吃掉整个。她亲昵地捏捏小猴子的毛脸:“谢谢你,好吃。”

  小猴子高兴地在她身边蹦了几蹦,被呲牙的母猴拍了拍脑袋,然后又抓进自己怀里。母猴退后了几步,看看远远的天际,又看了看明月夜,它用爪子指指天空。

  明月夜以为母猴是在跟自己告别,遂而友好地向白猴母子挥挥手,叮嘱道:“以后出来玩要当心,不要再迷路哦。”

  母猴放心地驼住小猴子,灵巧轻快地在雪地上飞奔而去。

  “阿九,原来雪山的动物都这么聪明呢。”明月夜一边吃着野果,一边对雪狼王说,它不屑地呲呲牙,显然对猴子的智商并不认可。没有吃掉它们,完全是因为她喜欢这东西。而且,猴子太柴,没啥嚼头儿。

  不知不觉,天空又开始飘雪。大片大片的六角雪花从苍穹尽头散落,犹如天女撒下的玉白花瓣。于是遍地银叶,更披上了透明的冰莹外衣,折射出神奇的七色幻彩。

  当第一片雪花落在雪狼王鼻子上,它警惕的睁开眼睛,望了望阴沉起来的天空,果断地跳了起来,却看见明月夜正在温泉中漂洗着自己的医服,稍露温润莹白的肩膀,脸颊因为热气渲染着微醺的红,它发出呜呜的担心声。它站起身徘徊着,低声狼嚎提醒着她潜在的危险。

  下雪,这么大的雪,在雪山意味着很大的麻烦。

  “你帮我把医服挂在树枝上……”明月夜把干净的医服团成一卷,丢给岸上的雪狼王:“很快,衣服干了我们便回去……”话语未了,她只觉一阵眩晕,她勉强想抓住岸上垂落在水面上的树枝,但身子却软绵绵半伏在岸上,一时间竟然晕了过去。

  雪狼王快若闪电,及时叼住了明月夜一缕长发,但费力半日,却根本无力将水中的女子往岸上拖动半分。她的衣服沾满了水,加上它受伤未愈,体力远远不如之前。一时间,遇到强大阻力的狼王郁闷得直哼哼。

  僵持片刻,风雪渐渐大了起来,天色渐渐阴暗,雪狼王不安的从齿间发出呜咽的低吼。

  恰在此时,一匹高头黑马疾驰而来,由远而近。当雪狼王看到那披着黑色豹皮大氅男子,从风帽里露出一张气急败坏的俊脸,总算舒了口气。

  白兔在岸边扬起前蹄,踏起一片风雪,不客气糊了雪狼王一头一脸的树枝杂草和雪片,它心里诅骂道。吃雪吧,让你这混蛋老狼没事找事,带着这混蛋主子的女人到处乱窜,害得老子还得在这种鬼天气出门来。

  雪狼王几乎气炸了肺,呲着牙低吼着威胁着大黑马,嘴里却不敢松半分劲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