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29.私逃

寒月夜 胖虎22爷 2464 2017-08-31 11:31:36

  雪狼王十分不满意地,怒视着哥舒寒从马上潇洒跃下,慵懒而来。

  见这家伙分明看见它正费力地拉住他的女人,却并不着急施以援手,它更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现时抽他几爪子泄愤。要知道它还受着伤呢,就算他女人看起来苗条,可这分量在温泉里一点儿也不轻。已经一个时辰了,这没良心的东西。

  让雪狼王更不可思议地,刚刚分明还臭着一张脸的哥舒寒,为何此刻,要直愣愣凝视着温泉中的女子,露出不可思议的惊艳与欣赏。

  翻着白眼的大野狼忍不住想大声嘶吼,大爷的,赶紧救人。不承想那女子的发辫,终于从自己口中滑落,眼见她沉浮于温泉之中,它赶忙伸爪扑腾,几乎要满目流泪。

  哥舒寒深深嘘气,又缓缓吐纳,他确实为眼前的美人图所震撼,漂亮的女人他见多了,却从未见得美得如此晶莹剔透,仿若仙子,纤尘不染。

  溺水的猫儿安安静静的,如同沉睡在水中的精灵,长长的黑发散落在温泉水中,在水波中舒展流动。

  她的脸颊在温泉的滋润下,有着近乎透明的蕊白色,娇嫩而剔透。

  弯眉入鬓,睫羽轻颤,似乎在白玉兰上描画出惊心动魄的墨黑,楚楚动人。

  小巧的鼻尖下粉润的唇瓣,有着娇嫩的桃花绯色,甚至比雪花更晶莹,唇瓣上沾惹着融化的雪滴,盈盈欲坠,待人啜饮。这爱炸毛的猫儿,其实也深藏着无双的惊艳与风华。

  望着这似乎已沉睡千年的冰雪精灵,他只觉此情此景似曾相识,不曾拥有过温柔情愫,正一点一点儿让冷硬的心,轻波荡漾,清漪微涟。

  雪狼王不擅游水,眼见哥舒寒依旧两眼放光地自娱自乐,忍不住扬起狼爪,扑腾起无数雪片,径直飞向那边的人和马。

  “阿九,我还以为,你拐了我女人,私逃了。”哥舒寒哈哈大笑,他轻而易举躲过雪狼王的袭击,于是雪片子便一点儿没漏的,全给大黑马白兔独自享受了,白兔咬牙切齿,嘶吼着打算过来踢死受伤的老狼王。

  他利落地抖落黑色豹皮的大氅,甩掉铠甲、内袍和中衣。

  在两头正热烈骂战的大兽惊愣中,他一个鱼跃跃入温泉,激荡些许温热水花,水面回复片刻宁静,两人便都消失不见。

  雪狼王不可思议地呲牙瞪眼,半晌不见动静,终于忍不住扬起脖子,对着一弯明月,引颈狼啸。

  不多时,远近雪坡,开始隐约闪烁着狼群的盈盈绿眼,随之此起彼伏的狼嚎,回应这头暴怒的狼中之王。狼群也尚在奇怪,销声匿迹多日的雪狼王怎么突然至此,又在这大雪地里被气到崩溃骂娘。

  黑马白兔纵然神勇,但一时间狼群一声紧似一声的凄厉嚎叫着实瘆人,它扬起前蹄,不安的打着响鼻。这老狼一定是被毒昏了头,招惹来这么一群饿狼窥视,不踢死它实在难解心头之恨。

  白兔跃跃欲试。

  恰在此时,温泉水声沸腾,在四处迸溅的水花中哥舒寒华丽上岸。

  他抱着依旧在昏迷中的明月夜,信步而来,蜜色肌肤裹着微微的温热白雾。

  雪狼王和黑马白兔都鄙夷地抖落身上水珠,终于目标一致地怒视着不着调的主子。

  “你们以为,我和她一般笨?这种天气,穿着衣服来温泉游泳,还不知道要给自己留一件干松的?就是存心找死。笨!”

  哥舒寒把明月夜放在树下,不慌不忙用中衣擦干自己身上水渍,又不紧不慢披上内袍,他呲牙一笑道:“阿九,你的眼神,不太善良。”

  雪狼王不吝鄙夷地吐落嘴中几根长发,翻个白眼,怒哼一声,便屁颠颠把哥舒寒的豹皮大氅叼过去盖住明月月,并温柔地用舌头舔舐着她脸上的水渍。

  “阿九,你喜欢她?”他歪着头,调侃道:“她又不是头母狼,不能给你生一群狼崽子,虽然她比母狼还凶。但你们没结果的。”

  雪狼王并不在意主子恶毒的奚落,它紧张地嗅着明月夜的额头,发出不安低吼。

  “今天回不去了。”他轻叹道:“放心吧,死不了。这笨女人,温泉泡得太久,又着了凉,再呛了几口水。一时寒火攻心晕过去了。我们先找个落脚的地方,把衣服给她烤干换上。阿九,谢谢你,照顾我的女人。”

  他似笑非笑道,转瞬间牙齿森白又威胁道:“但若你敢,再背着我带她逃出我的视线所及,我一样会打断你的腿。”

  雪狼王登时愣住,为这冷面主子难得的感谢,更为他要为她烤衣服笼火的提议。

  要知道跟了这家伙二十多年,就没见过他玩火,他们狼族都最耐不得烟火味,说白了最怕火。这是真疯了。

  待听完后半句,他为了这个女人,还要打断自己的腿,它差点气炸了肺。

  实在太没良心不义气了。没有自己,他女人早就沉底喂鱼了,谁说温泉里就没鱼呢?谁说温泉里的鱼没牙不咬人呢?

  再说,他那么刻薄自己媳妇,连桶热水都舍不得,自己好心带她出来洗个干干净净的温水澡,这是为了谁?

  气急败坏的雪狼王呲着牙,一嘴咬到在旁边正看热闹的大黑马屁股上。心想,你不是想打断我的腿吗,那我先咬死你的马再说。敢威胁你狼爷爷,此仇不报非大王。

  猝然被偷袭的白兔一时悲愤长嘶,它一边撂着蹶子挣扎,一边用马国黑话问候了老狼的祖宗十八代。两个高头大兽一时间又掐得水深火热。

  哥舒寒略整衣冠,用大氅包裹住昏睡中的明月夜,他抱着她,让她的脸靠住他肩,她的长发垂垂散散滑过,带来微微的刺痒与震颤,像他心底破蛹而出的情愫,蠢蠢欲动。

  嗅着她绵长而温暖的呼吸,那樱草气息让他心生柔软,不由自主地,他把怀中的女子抱得更紧,他似乎感觉到她有节奏的心跳,正锤击着他的心脏位置。那本千年寒冰的地方竟氤氲起团团暖意,不再那么寒冷与执拗了。

  哥舒寒心生得意。庆幸汪忠嗣确实不机灵,让自己得了个大便宜。至于狼王伤好痊愈,他可不想就这么轻而易举放了可爱的小东西。反正,信用这东西,他压根也没放在心上过。

  “你们两个消停点儿,赶紧找落脚的地方。不然,我只能扒了你们其中一个的皮搭帐子。”他笑眯眯的。

  雪狼王和白兔一时间停止争斗,同时望向眉开眼笑的主子,各自鄙夷地为自己这见色忘义的家伙嗤之以鼻,又同时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但白兔没走几步,遥遥望见不远处埋伏着一片绿莹莹的饿狼眼睛,到底心下忐忑,只能硬着头皮,回身小步跟上狼王的步伐。

  不多时,雪越下越大,几乎看不清前路,皑皑冰雪间,马和狼,还有人都披上了一层雪花薄衣,白兔多少有些焦灼,不时打着响鼻。

  终于,雪狼王低声呜咽一声,似乎舒了口气。哥舒寒也看见那山崖下,显露出来个黑漆漆的小洞口,旁边还长着几棵幼弱的松树。嗯,这下各自的皮子算是保住了。雪狼王和白兔对视一眼,终于达到了默契的一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