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33.施针

寒月夜 胖虎22爷 2612 2017-09-03 19:48:24

  沉浸在温暖的黑暗中,哥舒寒觉得身心释然。耳畔有那熟悉的歌谣,似乎还是襁褓里的记忆。那小小的姑娘,抱着婴儿的自己,轻轻地摇晃着怀抱。她的身上,总有紫樱草和白芍药的幽幽香气,她伸出温柔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婴儿稚嫩的脸颊。

  温柔呢喃轻一声浅一声,声声入耳:“月光光,渡池塘。骑竹马,过洪塘。洪塘水深不得渡,小妹撑船来前路。问郎长,问郎短,问郎一去何时返。”人和曲,都有微甜的温暖,让人心生宁静。

  刚刚万箭穿心的痛渐渐在消退,哥舒寒舒展着身体,暗自调息养气,待有了力气,他勉力睁开疲惫的双眼。

  原来是个梦,短暂但甜蜜的美梦,醒来的自己还在那个山洞里,不过已舒舒服服躺在厚厚的稻草上,身上也穿着干爽的衣服,还盖着自己厚重的豹皮大氅。他被她,照顾得很周到,他唇角旋起不自知的轻笑。

  洞外溜达着那匹恢复元气的大黑马。只是,明月夜和雪狼王阿九不见了。

  哥舒寒微微蹙眉,突然觉察自己的头皮一阵阵的麻痛微痒,不由自主抓了抓,定睛一看竟抓下了几枚金针。他心生悚然,不太自信地换了手,小心谨慎地又摸索着自己的头顶,不多时竟然拔下了一把密密麻麻的金针。

  他只觉得心脏麻痒,口中苦涩,重瞳微冷,他赶忙用手扶住石壁站在洞口,大口呼吸着冰冷而新鲜的空气,认真调息运气,但心里却忍不住诅骂,这下针无法的江湖庸医。

  白兔站在不远处的小树旁,用蹄子刨着土地上的雪片,时不时打个响鼻。昨天这一夜,真心把这匹见多识广的战马折腾苦了。它充满了怨气的回头瞟了几眼,尚有几分虚弱的主人,漂亮的马眼睛里不吝鄙视。

  哥舒寒无奈地耸耸肩,走过去轻轻拂去白兔身上残余的雪片。

  “我是不是该把她的手捆了,你我才有安宁之日?”他自嘲,白兔肯定的点点马头。

  “您,醒了?”

  他们身后传来一个女子带着点儿别扭的声音。哥舒寒并未转身,握紧手里的一把金针,衣袖轻轻一扬,金针整整齐齐没入不远的石块上,他似笑非笑道:“十七,再不许为我施针,记住。”

  明月夜鄙夷地蹲下身子,心疼地费力拔着针,又小心翼翼收到自己的荷包里,忍不住嘟囔道:“没见过这么小气的将军,若不是属下急中生智,以金针暂时压制月魄魂降,您许就发狂死了,如今没疯没傻,却无一点感恩之心。果然不该救。”

  她站起身来,手里不忘抱起了,刚刚摘下的一大捧银色的花朵,却猝不及防地整个人被哥舒寒扑倒在石壁上。她顾不得惊异他的迅速与力道,惊吓之中早把手中花束掉落,却被他及时接住。

  明月夜恼怒地想推开哥舒寒,又被钢铁双臂禁锢住逃路,挣扎几次不得不放弃了。不顺着他,总没好果子吃,她懂。

  他颔首看着她,两个人都没有束发,因为靠得太近,他的发和她的发,被微凉的风吹得纠缠在一起,暧昧不清。她的心又一次狂跳不止,但又不得不直视他的邃黑双瞳,只能带着点儿讨好的,把腰上别着的酒袋解下来,恭敬地递给他:“将军乏了吧,请喝水。”

  哥舒寒微笑,审视着她细微的表情变化,看得她鼻尖上沁出了几滴冷汗:“为何没杀我?”

  “属下并不是将军的对手。又怎么会不自量力呢?”明月夜吞了吞口水,自觉语气诚挚。

  “为何与我施针?”

  “将军若有意外,属下也难逃罪责。”

  哥舒寒冷笑道:“怕我死了,便没人告诉你那离奇身世了?”

  “属下……”

  “想好,再说……”哥舒寒逼近明月夜,他的黑眸中游弋着妖异一抹碧色,她知道清醒后的他可并不好骗。

  明月夜把自己的后背紧紧贴住冰冷的石壁,却觉得自己的脸颊在他的逼视下,仍有炙热的火焰掠过,微痛而麻痒。她垂下眼眸,坦白道:“你本可克制体内魂降,却因度血救我扰乱真气,才会令魂降失控危及性命,我不是恩将仇报的人。还有,我记得,你说过,你不喜欢烟火,连狼王都极怕火,不敢靠近,我……明白……”

  “好了……”哥舒寒的唇角旋起一抹近似温柔的笑,他用食指按住了明月夜的双唇。遂而又将她额前一缕乱发梳理到耳后,再将一枚半开的银色花朵别在她的鬓发旁,一气呵成,顺其自然。

  他微微躬身,在她耳畔轻语道:“知道吗?这是雪线莲。”

  “血线莲?不该是红色的吗?”明月夜一时惊愣,竟忘记了尴尬和紧张。她抢过哥舒寒手中那一捧银色花束,看着这貌不惊人的如莲花一般的植物,惊讶万分。

  “若你能找到红色的那一朵,就有了。”哥舒寒一把拉住就要往外冲的性急女子:“这里并没有,你找不到的。”

  “为什么?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明月夜依旧充满期望,眼神灼灼。

  “你比我,更紧张找到这种药草?”哥舒寒戏谑地打量着明月夜:“就这么心急,要和我分道扬镳?这实在伤人。”

  明月夜略一思忖,又认真地盯住他:“将军忘了吗,咱们说好的,治好狼王,将军就会自行解除婚约,属下想帮您尽快找到蓝色曼陀罗和血线莲,是想跟您再做一笔交易。”

  “说来听听。”哥舒寒微笑,露出齿间冷白。

  “请您,保汪忠嗣,全身而退。”明月夜一字一顿道。她黑白分明的眼眸里绽放出惊人的异彩,那是一种认真的热烈情感,至纯至极。

  “你不是不信我吗?”哥舒寒只觉得微暖的心情,瞬间狂风暴雨,虽不动声色,但怒气暗暗滋生,呲牙道:“这买卖,不划算。”

  “那您要什么……”明月夜话音未落,细长的颈子已被他扼住。

  “要你一世忠顺于我,我便保汪忠嗣不死。”哥舒寒微敛狭长凤目,那寒凉的碧绿在双瞳中愈演愈烈,他凝视着因窒息本能挣扎的女子,冷笑道:“不必着急回答,咱们有的是时间。你,总归想好。”

  “我又怎知,将军并非背信弃义之人?”明月夜气急败坏。

  “你有选择吗?想来你也猜到了,这次突波之役,不过是一个局,众人皆知,独你那伟岸至极的父亲大人,尚蒙在鼓中。你救不了他,但我能。”

  哥舒寒打了个呼哨,不远处歇息的雪狼王和白兔几乎同时兴高采烈地奔向他。他松开她,看她精疲力竭地蹲在雪地上,不断的咳嗽与喘气,鬓边的银色花朵也凋零落败。

  哥舒寒面无表情地飞身跃上白兔,瞬间绝尘而去,只留下一片飞扬的雪沫,以及踩烂了那一捧曾经娇艳无比的银色花束。

  雪狼王讶异地看着自己莫名其妙震怒的主子,当他冰冷的背影消失殆尽,安慰地走过来用舌头舔舔明月夜的手腕,仿佛在说,别担心,还有我。我能带你回去。

  “妖孽,早晚杀了你。”明月夜揉着自己指痕交错的颈子,负气把那一大把残花,扔向他离去的方向。

  顷刻之间,随着一阵雪雾又一次飞扬,尚未看清来者,她又被巨大的力量带离了地面,呼救的声音只甩出半个余音。她就发现,自己正以一个狼狈不堪的姿势,摔在他怀抱中。

  他们正策马而行,往着哥舒大营的方向,远远的还能看见,气急败坏的雪狼王在奋力狂追,一路不忘骂娘诅咒着不靠谱的主子。

  “十七,归于我,才有出路。”被颠簸得七荤八素的明月夜,隐约听到耳畔,那重瞳妖孽寒冷之音,意味深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