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34.归营

寒月夜 胖虎22爷 2334 2017-09-04 12:33:20

  哥舒暗军的大营遥遥在望,迎风招展的三眼狼军旗,让白兔放松了步伐。毕竟,没理由再紧张了。长腿大马终于不慌不忙地小跑起来,一路颠簸得想把自己肠子都吐出来的明月夜,终于舒了口气。心道,这白兔,心肠果然跟毛色一样黑暗,真是有其主必有其马。将来,可以考虑用马肉,制药。

  “属下,实在不行了,若吐了将军一身,您可别嫌弃。”明月夜情不自禁在哥舒寒怀里扭来扭去,她只觉得自己的腰,怕要断掉了。或者,她更觉得难受的是他的怀抱,他的呼吸比常人更冷,他的体温以常人更低,冻得她只觉得,比死了都难受。紧张、恐惧以及不知名的情绪,让她潜意识地想要夺路而逃。

  “见鬼,将军修炼了什么邪术?体温怎么比以前还冷,难道是月魅魂降发作的后遗症?回营之后,让属下好好为您把脉,有病一定得治。您可不能讳疾忌医,莫非还有什么隐疾?十七虽然医术泛泛,但口风是极严谨的。”明月夜语气恭敬,但话语却是极为刻薄阴毒。这一路上她说得自己,都要口干舌燥了,一心想要好好恶心这双瞳妖孽。

  打不过,斗个嘴,方也让憋屈的情绪,稍微舒展呢。

  哥舒寒终于不耐烦把揽住明月夜胸肋的手一紧,直接把她的咒骂勒回了胸腔。

  “希望我热起来,你行吗?”他不紧不慢冷笑道,笑容比呼吸更寒一筹:“十七,他来了。”

  明月夜一愣,她抬头望去,心里也不由得咯噔,一下漏了几拍。她一眼便望见大营门口溜达着的乌羽,那脾气执拗暴烈的白马。这从来不服束缚与管教的家伙,除了汪忠嗣便没人能管得住。所以,它在,那他一定是在附近。

  他为何而来?为自己,怎么可能,她自嘲道。她对他来说,分明就无足轻重,离府月余他若想找她,又怎么会找不到?凭他和夜斩汐的关系,如今长安有什么人,哪怕是上天入地了,也难逃夜庄主法眼。

  那他为何而来?她的心波澜激荡,七上八下,又惶恐又期待,既惊痛又失落,百感交集之下,不由自主抓紧了哥舒寒的手臂,满心纠结在自己不知所措的情绪中。

  “想他?”哥舒寒眉峰微挑,不经意地戏谑道:“要跟他走,我成全你。不过,阿九毒伤未愈,耗子不能放。”他的态度轻描淡写的冷冽,也并未让白兔放慢步伐。

  “我会信守承诺,治好阿九的伤。”明月夜涨红了脸,对于他的不信任多少有点儿抗拒。她努力让自己挺直腰背,正色道:“堂堂大将军,怎么总以小人之心,度君之腹。”

  哥舒寒不吝嘲讽:“想光明正大,自己就别畏畏缩缩。既然来了,终归要见,我会安排。不过,不要背着我起什么歪念头。有时间,考虑下我们的交易。这个,更实际。”他长臂一挥,黑豹皮的大氅满天黑地般扬起,又一下子覆盖住了明月夜。

  她惊呼未定,只觉得他抱起裹在皮毛中的她跃下马来,又信步走着,她的分量在他怀中似乎轻如鸿毛,在乌黑如夜的温暖中,隐约听到他低柔的声音霸道入耳:“别怕,有我。”

  明月夜的心竟然,莫名其妙安稳下来。

  “郎君,您可回来了。”等在营口的左军远远迎过来:“可吓着我们了,这一天一夜的,派出去的暗军细鬼都没找着您和……军医。您不知道,这一大早上,汪帅就带了人过来,等您有几个时辰了。此时正在您的营帐里,憋着火要雷霆震怒呢。”

  “哦?”哥舒寒漫不经心地:“那又如何?”

  “听说,汪帅率军围城已有半月,却徒劳无功,近日得知您在此驻扎三日,却不肯前去谒见,援军也半点儿踪影,说震怒怕是轻的吧。这次来者不善,恐只为问罪而来,要拿您军法处置。而且,他老人叫要是知道,军医……少夫人在您这儿呢。这大闺女还没拜堂,就被您抱在自己怀里了,您那岳丈一定自觉脸上无光,必然得找个理由,来兴师问罪的。无论哪样,就算给您来个五十杀威棒,那也是妥妥的。不如安排酒宴款待,请他老人家消消气才好。”左军谄媚道。

  “滚。”哥舒寒言简意赅,略一思忖,又问道:“柳辰青呢,让他也滚出来,见客。”

  “遵令。”左车不怀好意道:“养了那老肥厮小一个月了,总得派上用场啊。”

  “哥舒将军,姗姗来迟。”一个严厉的声音,暴雷般径直劈了过来。哥舒寒站住脚步,他感觉到自己怀中的小人儿紧张地握紧了他的手臂。

  话音未落,汪忠嗣从营帐里铿锵而出,步伐缓慢而有力。他的铠甲染血,面容疲惫,但脸部线条与脊背曲线,依旧刚硬而英挺,清傲而威慑。

  他瞪着面前的哥舒寒,那人穿着松垮的黑色外袍,更不着调的披散着长发,却用自己的豹皮大氅小心裹着一个人,紧紧抱在怀中,即便是见着自己也不温不火,似乎都在他意料之中。莫名其妙,汪忠嗣只觉自己一股子无名火顶着脑仁儿砰砰的痛。

  “大敌当前,哥舒将军倒有雅兴去泡温泉?我等你足有三个时辰。”汪忠嗣握紧佩剑,压抑怒气,冷冷道:“你可知,贻误战机,非同小罪!”

  “不知岳丈大人亲临,小婿不便行礼,还请见谅。”哥舒寒故意把怀中的人儿抱得更紧凑,语气出奇地温柔道:“此人是小婿这边不成器的军医,因为司务长寻解毒草药误入黑沼泽。汪帅向来爱兵如子,必能体会我这一番,恨铁不成钢的搭救之心吧?”

  “原来哥舒将军口才,也甚好。”汪忠嗣嘴角微挑:“小小军医,竟让哥舒将军如此重视?”他出手神速,一把想要撩开大氅,却被哥舒寒灵敏躲过,把怀中人儿也抱得更稳妥。

  他不紧不慢道:“军医体弱,再沾不得半点风寒,何况他一身臭泥龌龊,不想顶撞岳丈大人,还请见谅。不如您先到大帐歇息,容我换件衣服,稍候就到。”不及汪忠嗣回应,哥舒寒已径直走向营帐后面的寝帐。

  “汪帅,柳钦差在营帐等您,请移驾。”机灵的左车挡住汪忠嗣去路,恭敬鞠请这温怒的主帅移驾营帐。

  汪忠嗣瞄着哥舒寒颀长俊秀的离去身影,心尖涌上一股酸涩。他越来越不喜欢这家伙,因为他可以明目张胆,可以冠冕堂皇地,喜欢自己的女儿明月夜。这个离经叛道的妖孽,无所顾忌的情感表露,不登大雅之堂的举动,让他觉得一无是处。

  或者,内心深处,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嫉妒,甚至,还有微微羡慕。

  汪忠嗣不由自主想起来了他的女儿,那明月一般清傲微凉的女子,心脏的位置刺痛着,终于蹙着眉转身走进大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