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35.争锋

寒月夜 胖虎22爷 2924 2017-09-05 12:19:43

  营帐之中,剑拔弩张。

  主位坐着目光凛凛的汪忠嗣,他不苟言笑。

  左面副位,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官员,他捻着胡须,不吝鄙视地藐视着汪忠嗣。他正是常皇钦差柳辰青。因为仗着是贵妃家眷,气焰自然嚣张跋扈。何况今日受到汪忠嗣冷落,心里着实不痛快。

  “汪帅,你围城月余,战况可有捷报?”柳辰青冷笑道,忍不住率先发难。汪忠嗣凭什么坐在主位?自己才是御赐钦差,却被如此轻视,这不合时宜的东西就是在,找死。

  “钦差也知围城有一个月了,那铁魂军粮草不济,本帅连下几道金牌告急,不知钦差大人,为何迟迟不肯调放粮草与军饷?”汪忠嗣暗棕色狭长凤眼猛盯住柳辰青,后者受不了冷冽眼神,勉强怒目回视。

  “汪帅,您的铁魂军号称大常的不败圣军,却拿一个小小的突波城束手无策,不知是何道理?被誉为战神的您,情何以堪!老夫更听闻,铁魂军安置了几千逃难的刁民。这人养马喂的,多少粮草也禁不住这么折腾。老夫又不是财神爷,手中的粮草辎重,圣上心里可是有数的。”柳辰青胖脸抖动,眼神阴险。

  “荒唐!本帅收留的,是从土库堡逃出来的大常百姓,他们惨遭战火荼毒,流离失所,难道大常还可置身事外?”汪忠嗣眉头微蹙,脸色阴沉。

  “呵呵,汪帅的意思,在责难老夫尚无慈悲之心了?这是战场,妇人之仁,祸国殃民。”柳辰青气得胡须颤抖,一双胖手情不自禁插在腰间,颇有几分泼妇骂街的气势。

  他倨傲道:“老夫临行之际,圣上可是有口谕的,还赐了尚方宝剑……”

  “柳大人,汪帅,稍安勿躁。”恰时,哥舒寒从营帐门口悄无声息踱步进来。

  他并未着战袍也未披铠甲,而是换了一袭艳紫底织银色云纹的圆领袍服。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着,额上依旧束着三眼狼的金冠,狼眼熠熠生辉,衬着他更加幽深邃黑的狭长凤目,重瞳魅惑,深邃妖异。

  哥舒寒和汪忠嗣官阶同品,这紫袍加身的荣耀,也乃圣上亲赐,不知是否故意暗示。汪忠嗣心有不悦。

  恰在此时,一道闪电划过,一个巨大火球从天空径直落过了,直接劈断了营帐不远的瘦树,兵士们慌忙提着雪水去救火。

  “天有异象,社稷不安啊,难道有人,对圣上生了二心?”柳钦差瞪着汪忠嗣,又情不自禁搓着手,跃跃欲试。

  一时营帐氛围剑拔弩张,何尝不是天雷勾地火?左车嘬着牙花子,瞪着主子和汪帅。眼见两尊大神,近在咫尺,旗鼓相当,各自咄咄逼人。

  这两人虽身量相当,汪忠嗣豪迈英挺犹如金甲战神,哥舒寒阴柔不羁却似冥王在世。谁占上风,谁落下时,难以预测。

  左车心下不得暗暗叫苦。这向来玩世不恭的郎君,难得会对什么事儿,什么人较个真儿。但今天这架势,他要跟自己未来的岳丈,硬生生杠上了。

  别看着郎君笑得风淡云轻,但见他邃黑重瞳边缘,正弥漫起浓烈的冷绿色,他禁不住后脊梁发凉。这位以阴险著称的主子,有野狼一样的性子。眼冒绿光,那就是要啮人的前奏,此刻,他定在盘算什么阴损的招儿,要大开杀戒了吧。

  要论玩心斗术,权谋策略,夜斩汐敢成天下第一,那第二把交椅一定是郎君的。汪忠嗣怕是要倒霉了。

  “我有办法,十日可破城。”哥舒寒微微一笑,骨节秀美的手指一挥。

  心领神会的左军赶紧指挥着一群士兵,鱼贯着高高举起描金托盘,盘上盛着精致小菜、水果和葡萄酒,一一端放在各人面前的桌几上,训练有素地斟酒与伺候。

  哥舒寒举起夜光杯,呈向柳辰青,调侃道:“柳大人,难道你不信?”

  柳辰青一张胖脸笑得局促,谄媚道:“哥舒将军言重了,老夫不信谁,也得信您的啊。”

  哥舒寒微笑道:“那就坐下喝酒吧。汪帅亦是我的岳丈,难为他,我这为人子婿的,总不能视而不见。”

  “明白,明白……”柳辰青殷勤地用酒杯回敬哥舒寒,开开心心坐到了座位上。

  “你和夜儿的婚事,稍后再议。先说说你的破城之法。”汪忠嗣脸色阴沉,语气冷淡。

  “简单。断粮、断水、投毒。”哥舒寒斩钉截铁,重瞳晶亮,阴冷而犀利。

  “不可,城内尚有万余无辜百姓,你这般莽撞必伤及无辜,生灵涂炭。”汪忠嗣脸色铁青,剑眉紧蹙,揶揄道:“原来哥舒将军,最擅长的,竟是如此下作的小人之术。”

  “汪帅磊落,铁魂军英明。那这几件小事,暗军可为汪帅尽数做好。您和铁魂军,只等着城门大开,走进去便是。破城之功,仍为岳父大人头筹。”哥舒寒毕恭毕敬向汪忠嗣鞠躬敬酒,只是唇角隐含着几分莫名讥哨。

  汪忠嗣终于隐忍不住心中怒火,他劈手砍掉哥舒寒的酒杯,后者敏捷闪躲,琥珀色的酒液撒了一地。

  汪忠嗣蹙眉,速度更快的近身而上,扣住哥舒寒的衣领,这次他并未闪躲,而是任由其拽着。两个魁梧的男人,几乎碰到对方的脸颊,暗暗较劲,势均力敌。

  哥舒寒邃黑重瞳泛现幽绿色寒火,知情者明白他或怒或喜,情绪波动时瞳孔才会变色。

  汪忠嗣趁机在哥舒寒耳畔低语,一字一顿道:“哥舒寒,你威逼夜儿的事情,我尽数知道。大敌当前,暂不计较。这笔账我们回去,好好算。但阴损的手段,不要用到我的战场之上。如此卑劣手段,与蛮夷有何区别?”

  柳辰青已按耐不住,他跳着脚怒道:“汪忠嗣,我看你是反了,你还把老夫这个钦差,放在眼里吗?放肆,放肆至极,来人啊,取御赐尚方宝剑,老夫要宣旨,宣圣上密诏。”

  “明月夜嫁我,是心甘情愿,您说了可不算。”哥舒寒微微后退,衣袖一挥,力道狂猛,一下就挣脱开汪忠嗣的禁锢。他笑吟吟道:“枉我一片苦心,为铁魂军着想。汪帅,莫要误会于我。”

  “哦?哥舒将军既然光明磊落,不如暗军与铁魂军,并肩杀敌攻城吧。”汪忠嗣冷冷道,眼神犀利如冰,步步紧逼。

  “城内守备精兵三万,城南驻扎援军十万,您的十五万铁魂军,在数量上已经完胜突波,却踌躇难进,不知为何?”

  “土库堡占据天险,易守难攻,蛮夷彪悍,以城内无辜百姓为肉盾。强攻必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道理,哥舒将军不会不懂吧?”

  “死三万平民,总比死三万铁魂军,要划算的多。这买卖。您不亏。”哥舒寒呲牙一笑,眼神阴狠、冷酷。

  “征战土库堡,本为给大常百姓一个太平生活。本帅不是来屠城的。更不为以攻城谋取加官进爵。这草菅人命的事,铁魂军不为。”汪忠嗣凤目火冒,强压雷霆之怒。

  柳辰青哆嗦着脸上肥肉,狠狠踢了几脚双手奉旨而来的随从:“反了,反了。圣旨在此,汪忠嗣、哥舒寒接旨。”

  汪忠嗣眯着眼睛,目若薄冰,他盯了片刻清傲而立的哥舒寒,哼了一声,勉强单膝跪地,准备接旨。

  哥舒寒一挥宽大的衣袖,姿势漂亮,同样单膝跪在他身畔。

  他们谁都不再看对方,但两人之间,一触即发的火药味,让营帐中的两边随从,都头发发麻,手摁佩剑,严阵以待。

  柳辰青轻轻喉咙,刻意威严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令汪忠嗣、哥舒寒兵临城下,并无主副之分,限十五日内,率先破城者拜国公之位,封印统领三军。钦此。两位大将军,可听明白了皇上的圣意?”

  话音未落,汪忠嗣的随从哗然一片,有人甚至抽出了佩剑,厉声道:“皇上怎能偏信佞臣,这分明就是要,夺铁魂军军权。”

  圣意显然也在汪忠嗣意料之外,但他制止了暴怒的手下。他眉头深蹙,沉默片刻,瓮声道:“吾皇万岁,汪忠嗣,接旨。”

  遂而,他又豁然起身,吓得柳辰青后退一步:“怎么,你心有不满?”

  汪忠嗣整理铠甲,冷冷道:“忠嗣不敢!本帅既已接旨,便会全力以赴。他日破城再见。告辞。”

  哥舒寒缓缓起身:“汪帅,既然来了,不如坐下喝杯酒吧……毕竟,不知何日再见了。而且,小婿特意为您,准备了礼物。”

  他拍拍手掌,不容汪忠嗣拒绝,大帐之外一行曼妙身姿的舞姬,鱼贯而入,绚烂至极。

  汪忠嗣本欲拂袖而去,但被迎面而来的女子硬生生堵住了去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