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36.精灵

寒月夜 胖虎22爷 3208 2017-09-06 12:22:52

  拦住汪忠嗣去路的,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异域舞姬,她们高鼻深目,容貌艳丽。披着各色飘逸的纱织,衬得身材玲珑美丽。

  所有舞姬眼睛下面,都遮了长而薄的同色面纱。露出光洁手腕和脚踝,套着一簇一簇装饰着银铃铛的手镯、臂环以及脚链。

  随着她们踏着有节奏的小碎步,叮叮当当的铃铛声。这些仿佛来自,海市蜃楼里的精灵们,就一点一点吸引住了眼前的男子。一个精灵虏获一个将士,猝不及防,也根本让人不愿反抗。

  舞姬扶住面前人的肩膀或手臂,探着身子让艳丽的面庞忽远忽近,曼妙舞姿足够惊心动魄。

  一时间,适才大帐内一触即发紧张氛围,悄悄迤逦生动起来。剑拔弩张的将军们,都稍稍放松了自己。

  当最后一个女子舞出,她径直朝着汪忠嗣的方向款款而来。他微微蹙眉,心脏开始莫名狂跳,甚至还漏拍了几下。

  这应该是精灵们中的女王了吧?她身量最苗条,在一群高大的舞姬中,甚至显得格外娇小。但毫无疑问的,她的舞姿凌波曼妙,却是最出色的。

  她着了一袭湖绿色的纱衣配着同色的面纱,遮住了大半面容,只露出水翦双眸,淡淡一抹孔雀蓝色在眼尾处晕染微挑,魅惑入鬓,却纠缠着化不开的哀愁与幽怨。

  她露出了纤细的手踝,以及一截雪白腰肢。黑而长的发在头顶束了根大辫子,一路碎辫编织下来,发梢里藏着细碎的银铃铛。于是,整个人就像一阵璀璨的妖绿旋风,闪烁着星光点点,踏着细碎叮当声,扶摇而来。

  几乎有那么一瞬间,汪忠嗣把面前的女子看成了明月夜。当他潜意识的,伸手想拉着她纤细手指的瞬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猝然间让手掌改变了方向,换做按住佩剑上的蓝色玉石。

  他暗自嘲笑自己:“汪之训啊,你有多么想念那女子呢?”

  夜斩汐在飞鸽传书上讲得很明白,暗夜山庄已经寻到了明月夜。他的小女儿此时此刻,正安安稳稳在暗夜山庄歇息,待他凯旋归来。这哥舒暗军中的妖艳舞姬,怎么可能是纤尘不染的明月夜?

  那平日里白衣素雪的小姑娘,从来也不会跳舞,至少在他面前,她总是那么安静,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色茉莉花。

  汪忠嗣眸色微沉。天知道,他有多么想念着那人。在他离开她,征战突波的一个月里,他几乎夜不能寐,即便睡下片刻也是噩梦连连,他梦见她,就死在了自己的怀中。他肝胆俱裂的惊醒,冷汗浸湿衣衫,颓废了勇士的信心。

  他只好在寒冷的星夜雪地之上,穿着单衣一遍一遍练剑,精疲力竭之后,再没力气用来牵挂与心痛。颓唐了,半残的灵魂和疲惫的期待。至此,他并不肯承认,自己后悔了,为何当日没有去赴约。。

  汪忠嗣心事重重的,盯着那绿衣精灵,朝他游离而来。她很主动而热情地拉起他的手,款款走向哥舒寒旁边的空位上来。

  鬼使神差的,他并没有拒绝,甚至还有一些恍惚,也贪恋着女子手指似曾相识的温度。

  汪忠嗣的随从们,暗自惊诧主帅的反常。但碍于大帐之中,众将之前,他们也不再刻意坚持,依次挨近他,警惕着握剑入席。或许,主帅另有深意,他们一心跟随。

  伊始之初,铁魂军的将领们,还紧张着手扶剑柄。但随着妖娆的舞姬们,并不吝啬甜蜜的簇拥,让他们绷紧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酒也就半推半喝了,不得不承认,这暗军的伙食,可比铁魂军好得不是一星半点儿。

  柳辰青自然最喜欢这样的温柔乡,他一双胖手紧紧握住面前红衣舞姬的柔荑小手,恨不能立刻就把美人抱入怀中,暂时就忘记了恼人的汪忠嗣。

  哥舒寒潇洒一甩衣袖,擎住夜光杯,悠然啜饮琥珀色的葡萄酒。众多男人面前,唯独只他,并没有让任何一个舞姬片刻停留。他只是饶有兴趣地,凝视着汪忠嗣和他的绿色精灵,眸光似水。

  只见,那绿衣舞姬在突然转折高昂起来的琴乐中,纵身翩翩一跃,径直跳上汪忠嗣的桌几。她轻轻旋转身姿,那璀然的绿色裹裙犹如盛开的花朵绽放。

  她更仿佛一只蝴蝶精灵,下一刻就会振翅消逝在碧空之中,不留痕迹。

  绿衣女一边旋转着舞蹈,一边举起装满葡萄酒的银酒壶,随着手臂微扬,一道金色的酒线稳稳落入汪忠嗣面前的夜光杯之中。

  汪忠嗣看着酒杯里液体渐渐满盈,目光微凉,他擎起杯子,凝视着那舞姬的邃黑星眸。她正痴痴回望着他,他们四目相对,仿佛却有一朵巨大的悲伤之花,在两人间弥漫盛开,花蕊上沾满了泪珠般的绝望。

  他看得很清楚,她眸中微微泛起清泪,他的心按捺不住闷闷的钝痛,终忍不住低哑道:“你,是谁?”

  舞姬放下酒壶,用双手扶住他的肩膀,把自己的脸颊贴住他隐现胡茬的下巴。

  她眼眸低垂,唇瓣上的面纱微微扇动,她仿佛在他耳畔悄悄耳语了一句。这细微的动作,被眼神犀利的哥舒寒,瞬间察觉,他不由蹙眉,狭长凤目寒冰一般就笼罩住绿衣女子。

  哥舒寒声音低缓,却掷地有声,不容反抗道:“十七,回来。”

  闻声,绿衣舞姬眼眸流露出一丝留恋,遂而伸出一只手,刚想轻轻拭掉汪忠嗣嘴角残留的酒液。但他动作更快,本能地躲闪开来。她有些受伤,眼神恢复了寒冷,转身毅然跳下桌几,绿色妖风般逃离殆尽。

  哥舒寒唇瓣微挑,似笑非笑间隐含威胁与不悦,他向绿衣舞姬展开手掌,沉郁的双瞳笼罩着山雨欲来的冰冷与危险。

  她略一犹豫,只得伸出细白手指握住他的。借力足尖一点,便轻跃到他的腿上,继续姗姗起舞。她轻扶着他肩,每个舞步在他不过半尺的距离,并非心甘情愿,而是无法逃离。

  在众人惊艳赞叹中,琴曲结束,舞姬完美跳完最后的一拍旋律。

  哥舒寒突然掌风暗袭,她跌落在他的满满怀抱之中。他不顾身畔的男人目光如刺,揽臂拥住美人,姿势熟练潇洒,顺其自然般抱得佳人归来。

  那边的柳辰青一边嚼着羊腿肉,一边含糊不清的称赞,嘴角残存着贪婪的口涎道:“哥舒将军,您竟然金屋藏娇,有这般如花美眷藏在军营。老夫听说夜舒楼的新晋花魁,可在铺满沉香粉的案几上翩翩起舞,沉香屑上不留半分痕迹,想来她与将军的妙人儿比起来,也无法媲美。如此轻盈精妙,老夫今日算是大开眼界,大开眼界了。不知哥舒将军,能否割爱……哈哈……”

  哥舒寒顿感怀中小人儿,正恶心地绷紧身体,也不动神色按住她摸银针的手,微笑道:“我的女人从不易主,死了都不行。再说,怜香惜玉的柳大人,可舍得这美人儿,红颜薄命呢?”

  柳辰青有点儿尴尬:“既然是哥舒将军所爱,老夫断不能夺人所好。将军艳福不浅,令人羡慕。”

  “哈哈,余下这些舞姬,便尽数送入柳大人帐中吧,您可与她们,慢慢切磋胡旋舞技的精妙所在。”

  “好,好,老夫笑纳,哈哈。”柳辰青笑得十分猥琐,红衣美女在怀,一时间都忘记了刚才与汪忠嗣的争执。

  看到这般堂而皇之的奉承与溜须,向来刚直的汪忠嗣冷哼一声,豁然起身来,嘲讽道:“原来,哥舒将军倒是风花雪月的一把好手。既然你倾心这位姑娘,回京之后速与小女退婚。皆大欢喜。”

  “汪帅,明月夜是圣上赐婚,怎能轻易反悔?何况大常男子三妻四妾向来平常,岳丈若以此来威逼退婚,恐难服众。不过为了月夜,我宁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这舞姬,斩了便是。左车,拉下去。”哥舒寒冷冷一笑,豁然推开怀中绿衣舞姬。

  她猝不及防地跌倒在地上,几乎是摔倒在汪忠嗣战靴之前。她回身瞪视着哥舒寒,目露寒光。但他比她更冷酷,微笑间,牙尖白冷无情道:“别怪我心狠,若汪帅怜香惜玉,你或可不死,求他……”

  “与我何干?随你!”汪忠嗣侧过身去,他不忍看摔在地面上那无辜的女孩,寒凉的神情以及嘲讽冷笑。她手肘蹭破了皮,地面上隐隐有血迹。她看他的眼神中,多少有那么点儿期待,但转瞬即逝。

  汪忠嗣见随行副将都正灼灼注视于他,不得不硬着心肠,再没半分迟疑,厉声喝道:“我女月夜,冰清玉洁,温良淑德,怎能与舞姬之类共侍一夫?你杀不杀她,都得退婚。这酒也喝了,舞也看了,告辞。”

  “汪帅,十五日之内,若你先破城,我便退婚,若我先破城,班师回朝,立刻成婚!”哥舒寒微敛重瞳,寒光四射。

  汪忠嗣冷哼一声,眼神如炬,丝毫不畏道:“一言为定!”

  柳辰青的小眼睛贼光乱转,不吝火上浇油,赶忙盖棺定论道:“好,老夫就来当这个佐证之人,看两位将军谁先破城。两位都是言出必行的大英雄,莫要食言才好。”

  哥舒寒瞟着依旧趴在地上的绿衣舞姬,她垂下头,手指正紧紧抓住地毯边缘,可见气急,终于忍不住意味深长地笑了:“左车,拉出去斩了,祭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