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37.发誓

寒月夜 胖虎22爷 3091 2017-09-07 10:52:23

  哥舒寒营帐。

  夜色已深,哥舒寒斜靠在松软的靠枕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着羊皮地图,貌似心情还不错。

  明月夜已经换好了军医的衣服,正蹲在角落里,拿着小药杵正大力捣药。雪狼王卧在她身旁,已经睡得呼噜四起。

  她偷眼瞄了瞄他,忍不住翻个鄙视的白眼,并心中默默扎了个诅咒小人儿,念念有词。

  “哎呦。”明月夜摸着脑袋痛呼一声,抬手一看,不出意料又接到一枚金扣子。反正见怪不怪,也麻利地放进自己的流苏荷包里,那里鼓鼓囊囊的似乎已存了不少货。

  “十七,又腹谤。”哥舒寒把地图扔到一边,揶揄道:“今日可开心?”

  “莫名其妙被祭了旗,可开心呢。”明月夜冷笑。

  “被祭旗的是舞姬,又不是你十七。”哥舒寒饶有意味道:“你,还不是好好地,歇息在我帐中?再说,弃你于不顾的是汪忠嗣。哎,说来确实颜面扫地,你第二次被他拒绝了吧?”

  “将军若无吩咐,属下要去为狼王熬药了。”明月夜小脸苍白,按捺住即将脱口而出的诅咒。还不是被你算计了,她心道。

  “看来,他并不知道,你在夜舒楼跳舞的事儿。若你那正直的父亲大人知晓,自己的乖女儿竟是夜舒楼的新晋花魁,大约要被你气到吐血了。难怪,你有这么多秘密,不敢让他知道。”哥舒寒乘胜追击,不吝冷嘲热讽。

  “去夜舒楼跳舞又如何?我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靠舞艺吃饭又并非偷盗抢掠。穷人难道可以喝风就活下去吗,我需要银子怎么了?当然,这对于您这般用金扣子做暗器的大人来说,生活艰辛这种事自然难以理解。您无法想象,您的一枚金扣子,大约能让一家五口的小老百姓们,滋润地活上月余。”

  “这世间本就弱肉强食,你不能更彪悍,就活该卑贱死去。或许你挨过饿,受过伤,但你没试过,差半口气就死了,更没被慢慢折磨致死,又抽筋拔骨的救活,如此反复。时光,总会磨平你的骄傲与相信。慢慢你就懂了。为刀俎,还是鱼肉,哪个更开心。”哥舒寒缓缓啜酒,心平气和道:“你幸运遇到我,世俗伦理对我而言,没什么意义,离经叛道随你喜欢。只要,不叛主,就好。”

  “十七,你不懂,你的迷人之处,就在于你的真实。你却不敢让汪忠嗣看到纯粹的你,因为怕吓到他。这便是,你得不到他的原因。你们并非同类,你也永远无法让自己,成为他喜欢的那类女人。就像狼和狗,即便再貌似,也难有地久天长的相容之道。”

  “谁是狗,谁是狼?”明月夜不甘心反驳道:“将军分明是拐弯抹角在骂人啊。”

  “若不怕他知道你真实的德行,悄悄向他告密之时,何必又吃了倒嗓药丸?”哥舒寒冷笑道:“别跟我说,你是想留在我身边,不想跟他走”。

  “我没有……”明月夜挑眉,不假思索辩解道:“你诬陷……”

  “军有内鬼,速速归营。”哥舒寒打断明月夜,讥讽道:“可一字不差?我还没老到,眼花耳聋的地步。还真大胆呢,十七,当着我的面,明目张胆做了细作,拿你祭旗可有差?”

  “我……”明月夜面红耳赤,心想这双瞳鬼的耳力实在太好,简直异于常人,如此刻意细弱蚊声他都能听到,怪自己低估了他。被他识破伎俩,确实担心他打击报复,她严阵以待,最好扔金扣子,其他的就不要了。

  “可惜,他不信。”哥舒寒扔下酒杯,盯住明月夜,似笑非笑道:“大常的战神,是不会盲信一个舞姬,他骨子里根本看不起这样的女人。”

  明月夜颓然,但她无法反驳,沉默片刻道:“此次征战突波,从开始就是个局吧?柳氏应该已在铁魂军安插内鬼。不知,将军可是涉局之人?”

  “哦?”哥舒寒微笑:“你倒比汪忠嗣聪明,些许。”

  “属下以为,将军应不会与柳氏,同流合污。”

  “为何?”

  “将军桀骜,对于做局的庄家来说,难以控制。”明月夜侧了头,艰难道:“何况,虽将军不留口德,行径也不够光明磊落,但毕竟危难之中相救十七,属下直觉,您应该还算,良知尚存吧。”

  “你是我的人,忠于我一天,我就护你一日。普天之下,独我能欺负你,其他的人神鬼怪,一律不可。”哥舒寒眨眨眼睛,竟有几分孩子气的狡黠:“舞姬叛主,所以祭旗。十七,你可存了忤逆我的心思。”

  “属下并不明白,您和夜庄主,想要谋取什么?但你们明里暗中,也保护了一些被越王柳氏陷害的忠臣良将,可算朝野里的清流一股,中流砥柱。所以,将军,请您帮汪忠嗣脱困。”明月夜不顾一切豁然起身,疾步至哥舒寒身边,遂款款深跪,抬头一字一顿恳求道:“属下有生之年愿归于将军,请您保汪忠嗣……平安。”

  哥舒寒沉吟片刻,食指轻轻摩挲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道:“为了他,你愿以终身自由,相博?”

  “娘临死前,要我好好照顾他,让他……活下去。”明月夜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眸子迎上哥舒寒的审视,一字一顿道:“他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哥舒寒轻轻捏住明月夜的下颌,邃黑重瞳里游弋着一隅妖绿,熠熠生辉:“永不叛主,你能做到?”

  “若十七叛主,愿天诛地灭。”明月夜认真地举起右手的三根手指:“属下对天……”她斜眼看看乌戚戚的帐顶,改口道:“属下对……珠发誓。嗯……是夜明珠的珠,不是野猪的……猪。将军别误会。”

  哥舒寒唇角微挑,松开明月夜,旋起一抹嘲笑:“好。我保他。记住你的话,一切听我安排。不然,他被你害死了可别怪我。”他继续拿起羊皮地图,在珠光下仔细凝视,淡淡道:“起来吧,明日我们要潜进土库堡去,见个人。”

  “潜入,怎么潜?”明月夜惊诧道:“土遁吗?土库堡被围得铁桶一块,外面的人攻不进去,里面的人跑不出来,别说人,就是鸟,恐怕也飞不进去一只。”

  “这个不用你管,你的任务是制毒,无色无味,容易配置,立竿见影,可从水流和风向下手。”

  “城里还有很多平民百姓,下毒会伤及无辜。”

  “我要你投毒突波士兵,又没让你去毒死老百姓。”

  明月夜翻了翻白眼:“难道,让我把毒药喂到突波士兵嘴里去?我就说,拜托大爷,这是吃了毙命的毒药,请您妥妥服用,这样就不会误伤百姓了?”

  哥舒寒叹气:“十七,莫非你的脑袋长到猪身上了?精妙之毒一定不引人注意,而又顺其自然。你可观察过水流与风向?你们呼吸同样的空气,但风向和水流决定,你们可能会在无形中接触到不同的东西。又比如食物,有什么是士兵会食用,但百姓不会食用的?”

  他眸光泛起微微涟漪,犀利而又充满智慧:“天下万物,相生相克。硫黄原是火中精,朴硝一见便相争。水银莫与砒霜见,狼毒最怕密陀僧。巴豆性烈最为上,偏与牵牛不顺情。丁香莫与郁金见,牙硝难合京三棱。川乌草乌不顺犀,人参最怕五灵脂。官桂善能调冷气,若逢石脂便相欺。大凡修合看顺逆,炮爁炙煿莫相依。又有什么看上去,很稀松平常的东西,你们吃了都没问题,但有人又食用了别人吃不到的东西,万一两物相克……”

  明月夜恍然大悟,赞叹不已:“我懂了,利用药性的多重交替,用特殊的引子,在特殊的时机,制造特殊人群体内的毒物相克。”她一双邃黑眸子熠熠闪亮,脱口而出:“您真是制毒的天才,何等的奸诈狡猾,简直惊天地泣鬼神……”

  明月夜惊觉哥舒寒的重瞳里幽绿火焰正蠢蠢欲动,慌忙改口道:“将军如此圣明智慧,属下五体投地。”

  “算了,要你守规矩,大约比让猪人语更难,以后,你我独处不必拘礼。”哥舒寒出其不意,拉住明月夜受伤的胳膊,不容她反抗,已撸起衣袖。

  只见,白天受的伤,伤口所幸不大,且明月夜已自行敷了药,已经结了痂。他一松手,她几乎跌倒,刚要出口讥讽,却见他从身边的药炉里,倒出半碗热腾腾的药,有辛辣之气,似乎是驱寒之药。

  他淡淡道:“喝吧。”

  明月夜有过一丝难得的感动,他竟然如此细心,悄悄煮了治疗伤寒的汤药。她听话地拿起药碗,默默喝掉。

  然后,猝不及防的,他捏住她的下巴,往她嘴巴里赛了一枚蜜渍杏干,微酸清甜,余味悠长。

  他不再理她,开始仔细研究着地图上的细枝末节。

  看着他清俊的侧影,高挺的鼻梁,羽翼般的睫毛,以及微抿的薄唇,她的心有一些慌乱。

  这个匪夷所思的妖孽,真的很好看。

  他的吻,她也并没有,那么讨厌。

  或者他们并不自知,他与她之间,正有细微的奇妙,正一点一点,长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