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39.亭羽

寒月夜 胖虎22爷 2319 2017-09-09 15:45:42

  “光熙商会温亭羽,拜见汪帅。”

  耳听一声清脆好听的男声,汪忠嗣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玉立于面前,正大方鞠礼,身后跟着若干随从,毕恭毕敬,声势浩大。

  汪忠嗣赶忙拉温亭羽起身,两人双目相对,都不禁眼前一亮,尤其是汪忠嗣,心中暗暗称赞,好一个俊朗的少年。

  温亭羽中等身高,略显文弱,身穿雪青锦缎圆领袍服,腰围玉白环带,带上系着璀蓝的流苏璎珞与晶莹剔透的玉珏,外罩了一件雪狐裘皮斗篷,脚蹬乌云织金软底靴。乌黑的发整整齐齐用网冠束住,映出了一张俊脸的美玉肌肤,剑眉入鬓,星眸邃黒,唇红齿白,赫然一副公子若玉的清秀爽目。

  “你就是亭羽,都长这么大了。光熙商会的温熙温老爷子,他老人家可好?自从承都一别,我和温老,也有三年未见了。”汪忠嗣很喜欢这个俊朗少年,语气也比平日里温和许多。

  温亭羽咧嘴一笑:“多谢汪帅挂念。家父对汪帅也甚为想念。也时常和我们说起,当年和您承都的旧事。若不是正召集光熙商会各分会的掌柜们,继续筹集新的军粮物资,家父会亲自送粮前来。这让我送来的是首批。陆续还会有棉衣、药品等,由马队镖局分批护送送过来。家父身子还算硬朗,就是很是惦念汪帅,托我为您带来承都的蜀酸橙渍饼,说您最爱吃这个。每次去承都,您都要带回长安许多盒,还指定要何记的,我也喜欢他家的,更酸口,一般人还真不习惯。”

  温亭羽微微侧头,身后随从赶忙托出一提包装精致的糕饼匣子,恭敬奉上。

  汪忠嗣看了看匣子上的红色封纸,苦涩一笑:“其实也不是我爱吃,是我女儿小时候最喜欢承都的糕饼,特别是这个酸橙子。”想起明月夜儿时吃酸饼的憨态,他微微愣神,略有怅然,自嘲道:“不过,她长大了,就没那么喜欢了。”

  “亭羽还依稀记得,十岁那年曾和父亲去长安,见过您的女儿,倒不记得她喜欢酸橙渍饼。她好像……更喜欢和下人做一些奇怪的游戏。”温亭羽想起那个长得很好看,但脾气过分刁蛮的小丫头,拿着特制的小皮鞭抽打侍女的双手,忍不住撇撇嘴,心里实在不敢恭维。

  “你说的那个是暮雪,我的大女儿。她的脾气确实有些刁蛮任性。”汪忠嗣略有尴尬:“我还有个女儿,叫明月夜。你并没有见过。”

  “玉楼明月长相忆。明月夜,好名字。”温亭羽不禁称赞:“汪帅好文采。”

  “我不懂这些,她母亲起的名字,她……喜欢看书。”汪忠嗣微笑把温亭羽拉着坐到营帐桌几前,这少年天性明朗,一点儿不认生,两人交谈甚是融洽。

  “你是三公子亭羽,那你大哥亭岚,二哥亭歌,他们也还好?”

   “大哥还在高先奇将军麾下镇守边关,已经升了副将。二哥跟着家父学习管理光熙商会的各方事务。明年初就会接替父亲,担任商会的新任掌门人。温家就我最不成器,既不会武功,也不擅经商。平日只爱读书写诗,家父经常说一无是处是书生,这次遣我来送粮,就是为了多多历练。”

  温亭羽甚是直爽,见汪忠嗣虽威仪英挺,但待人温和,感觉很投缘,便没了顾忌,竹筒倒豆子一般滔滔不绝。

  “亭羽,你舟车劳顿,辛苦了。”汪忠嗣把一碗白开水端到温亭羽面前,抱歉道:“本该好好为你接风洗尘。但大敌当前,我们又围城月余,物资十分困乏,没有茶叶只有白水,你暂且将就。”

  温亭羽接过白水,一饮而尽,畅快道:“汪帅,您也别太小看我,虽然我不会打仗,但也是男儿热血,家父让我过来看看,或许我还能帮上您呢?光熙商会有商铺上千家,遍布五国各地,就是土库堡里也有我们的分铺。从分铺到城外,温家开拓了一条密道,若想大军挺进肯定行不通,但若让细作进城打探,应该不成问题。”

   “太好了,高远,你把探营统领叫来,待温三公子稍作休息,看看可有熟悉密道之人让探子潜进城去。”汪忠嗣眼前一亮,脸色明朗许多。

  “不用休息,现在即可。孙老三,你和土库堡的大掌柜最熟,来过分铺多次,密道你肯定熟悉,你带我们即可前往就是。”

  汪忠嗣挥手拦住温亭羽,耐心道:“亭羽,现在城里很乱,你就不要去了。留在大营歇息,权且把这位孙老师傅借我一用,即可。”

  “汪帅,您放心,家父给我带了随行镖师一路陪护,我能保证自己安全,不用您再特意保护我。亭羽没那么脆弱。而且,我还想到城里去找些羌笛和古番人的乐师。”

  “羌笛和乐师,为何?”汪忠嗣诧异道。

  “在承都时,听兄长们聊天,听说土库堡的守城叛军并非完全是突波士兵。因为突波是个游牧民族,他们通过烧杀抢掠来征服周围的各部少数氏族。有很多氏族被灭族或是整族都被编为奴隶。守城的突波士兵中有过半就是被突波灭国的古番人,他们的家乡最喜欢吹奏一种羌笛。若在城下吹奏番曲,人心都是肉长的,难免军心大动。势必对攻城多有助力。”

  看着温亭羽亮晶晶的眼睛,汪忠嗣不由心中一动,唐突问道:“亭羽,你少年聪慧,贵庚几许?”

  “刚刚过完二十岁生辰。”温亭羽有点儿不好意思,挠挠头。

  “我女月夜比你小几岁,但和你一般,最喜欢读书,也有很多稀奇的想法。”汪忠嗣伸手扶住少年单薄的肩膀,温和道:“待收复土库堡,汪伯伯希望您能跟我同回长安,若有空闲小住最好。我想让你见见我的女儿月夜,在这些古怪精灵的念头上,你们或许很谈得来。”

  “好啊,汪帅,我在长安也有些诗友,好久未聚。”温亭羽灿然一笑,朗若晨阳。

  汪忠嗣也舒心至极,仿佛多日阴霾,被这如玉公子的到来,一扫而光。他是有福之人,很好。

  “不过,亭羽,现在,我更需要你乖乖待在铁魂军营。战场和你想象的,完全不同。我不想你在此,有任何意外,温老爷子那边我就对不住了。”

  温亭羽眨眨眼睛,灿烂道:“好吧,汪帅,亭羽一定不会大战之前,给您添麻烦。孙老三,你带人跟汪帅的探军统领一同从密道进城。我在营地歇息,等待各位的好消息。”

  汪忠嗣拍拍温亭羽单薄的肩膀,忽然想起什么,似乎随口问道:“亭羽,你在承都,家里可为你许下婚配了?”

  “未曾,二哥尚未娶妻,我着什么急。”温亭羽心无城府。

  汪忠嗣不由一笑:“好好休息,等细作回来,我们再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