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40.鬼市

寒月夜 胖虎22爷 2533 2017-09-10 19:48:13

  鬼市。

  连接着土库堡的城内和城外,几乎不可能存在的一个事实。

  这个被称为鬼市的地方,实在算不上一个城市,最多也就是一个集市,一个又脏、又乱、又黑的鱼龙混珠之地。

  各种千奇百怪的摊位,一个挨着一个。摊主更长得奇形怪状,有猥琐的脏老头儿,长着胡子的高大胖女人,有穿着裙子的连体侏儒,也有长满白翳在整个眼窝的黑瘦老太太。

  他们出售的东西更加诡异,除了各种龌龊的迷药或者蛊虫,长着无数腿子的金色大蛇,一罐一罐密密麻麻的血红蜘蛛,不知道来自什么怪兽的惨白头骨,以及锁着镣铐的伤痕累累的各种灵兽。

  “这鬼地方,大概只有这双瞳鬼能找得到。”流千树从明月夜背后的篓子里钻出半个头,叹为惊止道:“居然还有卖灵兽的,这实在太恐怖了。”

  游医打扮的明月夜,几乎有些贪婪地,看着各种珍稀的药材与毒物,吞了吞口水道:“这地方实在神奇,连灵犀都有那么大一块的,可惜我们没有那么多银子,不然我想都买下来,带回长安去,这能配置多少救命良药。哎呦……”

  话音未落,明月夜直觉后脑勺被人拍了一下,不禁痛呼。

  流千树看见他们身后浮现笑眯眯的邃黒双瞳,正精光闪现,赶忙把身子老老实实缩回篓子。

  “我把耗子暂时放出来,是有用的。若我不在,他多少还能护着你。但若你们这般肆无忌惮,当心他被人掠了去制药。要知道,修炼千年能人语的雪貂兽,据说能做成回春灵药,帮助去势之人枯木逢春。”

  哥舒寒拍拍药篓子,局促道:“知道怎么用你吗?把你扔进和眼镜蛇、虎鞭等物的陈年女儿红中,埋在不见阳光的极寒之地地下一丈,泡制三年时间,即可。”

  明月夜听见流千树在篓子里低声诅咒,却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可见这对冤家路窄的对头胜负已分,那重瞳妖孽确实要魔高一丈。

  “将军……我们要入土库堡,为何要从此借道?”

  “你敢再大声点儿吗,就怕旁人不知道,我们从军营里来的?你想让人直接绑了我们,送去紫戎大王那儿,咱们就都省事了。”哥舒寒压低声音,一双重瞳谨慎地观察着四周情况,戏谑道:“别叫将军,叫郎君。家生奴才都这么叫,听着顺耳。”

  “见鬼的家生奴才,郎君,大爷的。”明月夜冷眼斜了斜身边的哥舒寒,在心里嘀咕着。

  “人有人道,商有商道,鬼有鬼道。这鬼市通着城内城外,不但有许多珍奇的制毒药材,还会有我想见的人,想要的情报。比如,土库堡的紫戎大王和南苑大王最近因为一个卖酒的胡姬,闹翻了。”哥舒寒徐徐道来:“破城有很多种方法,我比较喜欢省力的。”

  “两个蛮夷头子打架,跟破城有什么关系?”

  “机会。”哥舒寒挑眉笑道:“敌人的敌人,有可能成为同盟。人心,是可以收买的,不在于你能给多少,而是你是否给他想要的酬劳。”

  “所以,您就只身带着属下和流千树,我们两个人,潜进土库堡?去离间那两个见鬼的什么大王?”明月夜点点头,鄙夷道:“您还真是,有见地,有胆略。”

  “耗子不算人。你这么无用,只能算半个人。怎么,怕了?”

  明月夜叹了口气:“属下,有选择吗?”

  “十七,你只要怕我就够了。其他的,不必放在心上。”哥舒寒宠溺地握住明月的手腕,拉着她在拥挤而黑暗的集市中穿行,良久前面渐渐有了光亮。

  她发现他早已脱了铠甲,换了一身黑色修身的胡服,长发束起用网冠罩住,恰好也遮住了额上的伤疤。但这嚣张的家伙又在胡服之外罩了件朱红的孔雀羽大氅,益发的耀眼妖娆。

  他的鼻梁本就比汉人高挺,眼窝也更深,侧影就有着更清晰的魅惑曲线。最好看的还是他的唇,不仅形状优美,竟比一般的女子更加红润。

  听闻长安贵族巨贾,亦有龙阳之好者,这厮长得如此妖娆,有机会麻翻了就卖到倚翠楼,必定能卖个好价钱。明月夜暗自思忖着发财梦。不过,他确实长得极为耐看,只要不说话,倒是赏心悦目的。

  “十七,盯着我干吗?”哥舒寒侧头,直接迎住明月夜的偷瞄。

  “郎君,您风姿绰约,气度不凡,令人不敢直视。”明月夜故意充满崇拜地说。

  “这还真是你说的第一句,我听着顺耳的话呢。”哥舒寒顺势拦住明月夜的细腰,附在她耳畔低语:“我比汪忠嗣,谁更好看?”

  “当然是您了,您比那夜舒楼的花魁莲弱尘,都好看呢。”

  “弱尘是斩汐的女人,你这话若是被夜斩汐听到,他得划花了我的脸。”哥舒寒轻叹道:“我看你,真能无时不刻地,给我找麻烦。”

  “郎君,不如您放了我和流千树,就不会有人给您找麻烦了。”明月夜皮笑肉不笑地。

  “还有,您的爪子,不对,烦请您高抬金贵的手,不明就里的人看上去,会觉得郎君的口味有些重呢。我现在可是个爷们儿。”明月夜灿然一笑,手指自己脸上贴的假胡子。

  “谁敢多言,他以后就用不上眼睛和舌头了。”哥舒寒微笑,露出冷白的牙尖。

  但他还是松开了明月夜的腰身,重重叹气道:“还是先买几张人皮面具吧。不然你这脸,我看着,都要吃不下饭了。这个赏你。”

  哥舒寒展了展朱红的披风,越过明月夜走在前面。随手把一包精致的点心包扔向后面,正落入她的手中。

  微热香甜的饼香从纸包里徐徐而出,她忍不住打开,只见一块块金黄色的小圆饼甚是喜人,拿起来轻轻舔了舔,更是香脆美味,便拿了几块放进身后的藤篓里给流千树。

  明月夜吃了几块,徒然觉得口中有得咯牙的东西,吐在手心上一看顿觉惊悚,只见饼子之中,裹着好几只硕大的黑蚂蚁。

  她惊叫一声慌忙掰开剩下的饼子,发现都裹着黑色的虫尸,手里一抖全都扔在了地上,一边呸呸地,吐着口中剩余的饼渣,一边提醒流千树:“流千树,小心饼中有蚂蚁。”

  “十七,这药蚁麦饼一小包,就花了我二十两银子呢,你太不识货了。”哥舒寒回头看着蹲在地上呕吐状的明月夜,以及她身后的篓子里也传来阵阵呕吐声,登时觉得心情愉悦起来。

  “前面就是民巷了,我们去找家客栈。”哥舒寒掉头走过来,搀扶起吐得涕泪交流的明月夜,笑得甚是开心:“十七,早说过不许腹诽,这是小惩大诫。”

  他小心翼翼把她脸上粘着的,只剩下一半的假胡子扯了下来:“本来就丑,现在,更丑!”

  明月夜狠狠瞪着喜笑颜开的哥舒寒,咬牙切齿拽过他的胳膊,狠狠地把鼻涕眼泪和口水全部都擦在他的衣袖上,看着他愕然以及恶心的神情,遂而故意把脸伸到他手掌前,不吝挑衅:“想动手吗?试试看。信不信属下嚷起来,让突波巡逻的士兵现在就把您抓起来,送到您心心相念的,什么见鬼的大王面前去!”

  哥舒寒嗤笑,他伸出手,她本能的后退一步严阵以待,他却用颀长手指擦拭掉,她脸上的最后一丝饼渣和口水,低声宠溺道:“淘气。”

  他的手指冰凉,触到她的脸颊清冷划过,她的心却柔软了,那么一瞬间。

胖虎22爷

迷人的,并非你我痴缠爱恋,或许,更在那一刻不自知的,情动与怦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