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41.肉包

寒月夜 胖虎22爷 2554 2017-09-11 10:59:34

  土库堡,城内,民巷。

  长长的民巷,似乎被分成两个东西不同的世界。一边是地狱,一边是天堂。

  东面,是平民的住处,一排又一排拥挤而矮小的土石房子。拥挤的院落,大多房门紧闭,偶尔可以从破败的窗棱里,看到孩子棕黄色的,饥饿而充满恐惧的眼睛。

  偶尔也可以看见衣衫褴褛的大人,抱着乘了小半满筐子的野菜和树根,从街道深处疲惫地走着,往自己居住的破屋蹒跚而去。

  这里基本可以称得上寸草不生,不但没有草,连零落的树木也没有树皮或是叶子。也没有牲畜,哪怕看家的狗,或者能下蛋的鸡,大约能吃的东西早都被人们果腹了。

  在昏暗的街角,隐约有裹着破草席的卷子,露出了一角已经开始变得污秽的尸体,有的露出一条腿,有的扬散着脏乱不堪的发。

  这里的人,对此情此景,似乎早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

  这里,已经成为人间地狱,活着的人大多也只剩了半口气,命不久矣。

  西面,是商铺、茶楼和酒馆。多是两层以上的砖瓦房,时有衣着光鲜的人,乘着小轿出入,有突波贵族,也有汉人商贾。

  围城一月有余的战事,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威胁与改变。他们依旧有胡姬跳舞可以嬉玩,有美食酒肉可以享受。打仗,那是士兵和奴隶的事情,他们依旧只要负责花天酒地,把自己养胖,开心就好。

  当然,贵族老爷们也有烦心事,比如围在酒馆前的一群面黄肌瘦的乞丐,伸着肮脏的手掌,发出虚弱而痛苦的恳求,一而在,再而三的重复着乞讨:“大爷,赏口饭吃吧,大爷,赏口饭吃吧。”

  似乎他们除了会讨饭,就不会再说多一点有趣的话。看上去,与这盛世繁华实在太不搭调。穷人就像华丽绸缎上的跳蚤,肮脏、龌龊、永远除不尽,永远太煞风景。

  对突波的贵族老爷们来说,唯一有趣的,大概就是把吃剩下的馒头、包子之类扔到门口躺得乱七八糟的饿鬼中,看他们弱肉强食,为争夺一口食物甚至打破对方的头,鲜血淋淋。

  看他们啃着沾满泥土或者自己血污的吃食,贵族老爷们会开怀大笑。也有时,不懂事的小乞丐,会因为抢不到吃的,去向贵族夫人乞讨,希望那些满头珠翠的女人,能发发善心再赏赐些残羹冷炙吧。一不下心扯脏了夫人绣着金线的绣花鞋,惹得夫人们花枝乱颤、惊声尖叫,这绝对是件大事,必须郑重对待。

  于是,黑暗里会窜出势利的恶仆,放出成群豢养的猎犬,把那不识好歹的孩子咬得哭天喊地,有的甚至当场殒命。但场面越血腥,越让酒足饭饱的老爷和夫人们异常兴奋,就像看围栏里的猛兽撕食鸡鸭之类,有趣得紧。

  这里是富人的天堂,用华丽的锦绣大被盖住了龌龊血污,却遮不住已经发臭的欲望与贪婪。

  这一日,又有一群小乞们围着一盆剩包子,冒着被猎犬撕碎的危险,拼了命的抢着一口饭食。

  为了活下去,为了能睁眼看见明晨的太阳,他们麻木而绝望。怎么死不是死,还不如做个饱死鬼,至少还能快乐一时。于是,人比犬,更凶猛。

  二层的酒楼里,坐着肥头大耳的土波贵族,一边往下扔剩饭馒头,一边呵斥着狗仗人势的猎犬们,鼓舞这些畜生们的嚣张气焰。

  带着锯齿项圈的大狗们,叫得口水四流,有的獠牙之上,还有血肉淋漓。红眼睛和血盆大口,像极了地狱来的恶犬。

  一时间,笑得笑,笑得开心,哭得哭,哭得几乎断了气,天地间就扬起一片黄土飞扬、鸡飞狗跳,岂止惨不忍睹这么简单。

  匿身在酒楼角落里的明月夜,冷着脸,咬着牙,手里捏了一把火油飞蝗石,找准机会就要投掷到恶奴与猎犬身上。藏在篓子里的流千树探出脑袋,提醒道:“明月夜,双瞳鬼让咱们在客栈等他,还不准你乱管闲事,你就不担心他正躲在角落里,等着咱们上钩吗?”

  “我看见他骑马走了,一时半刻怕也回不了客栈。我们还不如趁此时间,出来打探下城内消息。再说,我带着这东西,怕什么?”明月夜耸耸鼻子,脸上的人皮面具服帖而又生动,显然价值不菲。

  “那你老老实实吃饭就好,管什么闲事。”流千树抱着一个芝麻胡饼,一边啃着,一边嘟囔着:“我们自己都还受制于人,不知前路。你还有心情,打抱不平?就不担心,小爷真的被那家伙,做成大黑马的围脖子吗,太没良心了?”

  “我见过穷人,知道他们日子艰辛。但像这般情景,实在令人心酸。这些孩子,大约也没有爹娘了,还这么小,就要用命来讨生活。”明月夜看着一个,抱着半个脏包子狼吞虎咽的小乞丐,他头上流着血,一边哭泣一边疯狂往嘴里塞着剩饭,心痛不已。

  “你能帮几个?这一个,还是这一帮?有战争的地方,这样的孩子比比皆是,你全能帮吗?”流千树正色道。

  “我知道,我们自身难保……”明月夜苦笑:“但尚且,我们还有温饱。”

  恰在此时,一个清凉的男声横空出世:“不要抢,我给你们买新鲜的包子。老板,给我来一百个肉包子。”

  众人望去,只见门口站了一个俊美少年,二十岁样貌。他衣帽华贵,面若冠玉,唇红齿白,一双黑眸更灿若星辰,举手投足之间,俨然氏族世家公子的儒家风雅,华贵大方。

  他身后围着十几个身形彪悍的随从,低调而严谨,正严阵以待护着自己主子。

  那如玉公子不是旁人,正是光熙商会会长温熙的三子,温亭羽。

  温亭羽示意身旁的随从,那人赶忙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直接扔给了酒馆掌柜的,闷声道:“我们少主子让你拿,你就赶紧拿,要热乎的,新鲜的,一百个,少一个也不行。”

  掌柜愣了一下,毕竟送上门来的买卖不能不做,他指挥着七八个伙计,用大盆抬出来小山一样的热包子,放在乞丐群中。

  所有的乞丐都愣住了,抓着一把剩饭的,最小的孩子直直地看着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的肉包子,口水从张开的嘴巴里一串一串掉下来。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取一个包子。白日做的梦,会不会是噩梦?

  温亭羽略一思忖,明朗一笑,他走过去,拿起一个热包子,俯下身来,把包子放在小乞丐的手里,温朗如阳道:“小弟弟,大哥哥请你吃包子。不要拍,想吃多少就有多少。”

  小乞丐迟疑地看着手中的热包子,愣了半天,小心翼翼咬了一口包子、从包子口里流出来香喷喷的羊肉,混着羊油流淌在他脏脏的手心上。他流着眼泪开始大口大口啃咬着包子,几乎没有咀嚼就干掉了一整只,吃完舔着手傻傻看着温亭羽。

  温亭羽心中一酸,径直走过去,拿起来四五只包子,都放在孩子手里,他拍拍小童的头:“小弟弟,慢慢吃。”

  乞丐们嗡的一声炸开来,他们几乎同时扑向装着包子的大盆,转眼间风扫残云。没有人说话,只有咀嚼声和被噎住的咳嗽声,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四五个包子,顾不得滚烫,吃得涕泪交流。

  明月夜眼窝微酸,她仔细看着那立于乞丐之中的风华少年,他正轻轻拍打着被噎住的乞丐后背。

  他虽瘦弱,却光熙如朝阳,笑容纯粹,眼神干净,不由得对他顿生好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