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42.恶犬

寒月夜 胖虎22爷 2434 2017-09-12 11:10:03

  看饥饿的乞丐们抢食着热包子,那边看热闹的突波贵族不太愿意了。这不是搅局吗?

  其中一个矮胖身材,留着山羊胡子,把自己吃得大腹便便的家伙站了起来,恶声恶语道:“我说,那汉人小子,你在老子面前,也敢充什么大尾巴鹰吗,老子是南苑大王的千夫长。你这么滚出来,又来这么一出,要给谁好看啊。你的银子多得花不了是吧。老子怎么看你,都像铁魂军的细作,来人,给老子把这小白脸绑了起来,喂狗。”

  温亭羽身边的随从镖师们纷纷皱眉,手里摸了家伙挡在少主面前,但被少年制止。他昂首迎向二层楼阁,腰背的曲线十分英挺,虽然身材消瘦,但浑然天成的大家风范,令人刮目相看。

  “在下光熙商会温亭羽,花温家银子,请朋友吃包子,可碍着这位官爷什么事?”温亭羽语调不紧不慢,却丝毫不让。

  原来是大常第一巨贾温熙家的公子。明月夜微微发愣。

  及时雨温熙的光明磊落及江湖义气都皆有口碑,又想起温老爷子和汪忠嗣多年的莫逆交情。她暗暗对这拔刀相处的少年又添几分好感。

  但这家伙不在承都好好待着,跑来正在打仗的土库堡干什么,总不能来发国难财吧?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哥舒寒做得出吧。

  明月夜手中抓了一把火油飞蝗石,只待这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少年,遇到危险能及时出手相救。

  千夫长深深蹙眉,暗自思忖。光熙商会虽然是大常商贾,但其分会遍布五国西域,势力相当强悍霸道。他们有自己的镖行护卫不计其数,其中更不乏江湖高手林立。

  如今,土库堡城内的突波贵族还能享受锦衣玉食,大多新鲜货物的来源,必须通过光熙商会强大的运输网络。别说南苑大王这个守城副手,就是城内掌权的紫戎大王,也不会轻易去惹这个麻烦。

  温亭羽这个人,他可惹不起。但那群乞丐,哼哼,总是给出气扎筏子的好目标。

  于是,千夫长脸上的横肉耸了一耸,嚣张指住围抢包子的乞丐们,恶声恶气斥责道:“老子看你们就是铁魂军派来的奸细,来人啊,给老子放狗,咬死他们!”

  随着一声令下,十几条猎犬被恶仆松手放了出来。

  刹那间,呼救声、惨叫声、狗吠声乱成一片,伴着扬起的漫天尘土,乞丐们惊慌失措四散逃难。

  装包子的大盆早已被踢翻,包子被人和狗踩得稀烂。已有行动稍慢的乞丐被恶犬咬住了手脚,撕扯声与呻吟声令人毛骨悚然。

  温亭羽被突然而来的变故惊愣住,当他看见坐在地上的小乞丐,吓傻了般的瞪大眼睛,嘴里的包子与口水掉落在胸前。接着有一头眼冒凶光的虎头大狗就朝小乞丐扑去,眼见这孩子就要命丧当场。

  温亭羽未及思考,大力推开正保护着他的随行镖师,飞身扑去只想护住那孩子。

  尘土飞扬中,眼见少主已消失不见,镖师们也急了眼,却又束手无策,只能纷纷抄起家伙打狗,以期控制局势。

  站在二楼的千夫长很高兴,心想反正是你自己以身犯险,怪不得大爷我。这样说来,咬死也白搭。

  可惜,戏未高潮,他的猎犬们顷刻间被莫名其妙袭击了。只听嗖嗖的异响过后,众多恶犬就倒在地上哀叫不已,身上遍布蓝色的火焰,越烧越猛。

  无论用衣服或黄土都无法熄灭火焰,甚至越扑反而火势越大,有的狗当场被烧到白骨毕露,奄奄一息。更多的恶狗惊心动魄地没命嚎叫着,被吓得四散逃命去了。

  千夫长被意外吓呆了,蓝色的火焰难不成是鬼火?在随从的左右簇拥下,他们连滚带爬逃命。

  逃避的人群混乱不堪。紧紧抱住小乞丐的温亭羽,耳闻身外哀嚎渐渐声小,就抬起头来擦擦额上冷汗,再看自己四肢健在,并没有被狗撕咬的伤口。

  他正在诧异间,眼前又出现一只好看的小手,手掌细白纤长,手心向上。

  “喂,呆子,愣什么?还不快跑。”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尘土中响起,他还没看清对方的长相,已被手的主人抓住了袖子。对方的力气很大,几乎把他拉了个趔趄。烟雾缭绕之中,他看见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正闪着狡黠的光芒。

  这是温亭羽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眼睛。弯而长的月牙眼,眼神剔透,灿若星空,眸子里隐匿着奇异的光,干净、纯粹,还带着点儿清冷的倨傲。

  他的心咯噔的,像被什么击中般,七上八下的就狂跳起来。他不由自主地就顺从了这人,由着他拉着跑,丢下他忠心的随从们,义无反顾的,仿佛就要一起逃到地老天荒。

  跑了半日,他们来到一家僻静的茶肆前。两个人气喘吁吁停下来。温亭羽这才看清楚对面之人的面貌。稍微有些失望,那是一个身穿医服的消瘦青年,样貌十分普通,只那一双眸子,清亮有神,烁烁风采。

  “看什么,呆子,被狗吓傻了吗?”明月夜见温亭羽愣愣地看着自己,松开拉着他衣袖的手,又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这人的声音也很好听,清脆如铃。

  温亭羽见对方意外地看着自己,知道自己失态了,遂而明朗一笑:“谢谢兄台搭救。亭羽谢过。”

  “好了,别说这么多虚头巴脑的东西,刚才差点儿累死我。你真的很笨啊,呆子。捅了这么大的乱子,还要自报家门?还要等在那地方,等仇家叫人回来好好收拾你吗?还好碰到姑……碰到老子。算你命大,我为你放了把火,你就请我们……吃点心吧?”明月夜回头指了指茶肆的招牌,眨眨眼睛:“反正,你那么有钱。”

  温亭羽咧嘴一笑,如玉般脸颊浮现两个可爱的酒窝,带着点儿崇拜道:“原来是你放的火,真厉害!你这朋友,亭羽交定了。说吧,想吃什么随便点。”他又想起来什么,有些疑问道:“我们?还有谁?”

  “当然还有,小爷我。”流千树从明月夜身后的篓子里蹦出来,抖落抖落浑身银毛,玉树临风道:“想闷死我吗,跑那么快干什么,想颠死小爷省一份点心不成?”

  温亭羽大惊失色,本能退后一步,他颤抖着指着银色的雪貂兽,不可思议道:“老鼠?一只大老鼠?一只会说人话的大老鼠。我没做梦吧。”

  “你大爷,你才是老鼠,你们一家子都是老鼠!”流千树被温亭羽的话气到眼蓝跳脚,蹦起来窜上他的脖梗子,两只貂爪分别抓住他的耳朵,一顿大力拉扯。

  只听哐当一声,温亭羽已被吓晕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不会吧,这样就吓死了?”流千树跳到温亭羽胸前,摸了摸他的鼻息:“这绣花枕头,也太不中用了吧。”

  “流千树,你过分了。”明月夜蹙眉,蹲下身子用手拍拍温亭羽的脸颊:“难道你有银子可以付点心钱?”

  “你不是有金扣子吗?”流千树被明月夜杀人般的凝视盯得后背发凉,他赶忙钻进温亭羽怀里转了一圈,托出一个缀着美玉的淡青色钱袋,得意道:“他有银子,不就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