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47.愤怒

寒月夜 胖虎22爷 2174 2017-09-17 18:48:42

  哥舒暗军营,柳辰青营帐。

  遣散了所有随从,柳辰青愁眉不展,坐在帐中,他身后是一堆箱笼和礼匣。

  “出来吧,没人了。”他低声道

  转瞬之间,柳辰青对面站出一个蒙面黑衣人。

  “你怎么今日才来?我之前给你的飞鸽传书,又怎么都没回信?贵妃娘娘对我们在土库堡做的事,十分不满。你若不想再要自己项上人头,可不要连累老夫。你知道这几天老夫有多着急,你就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柳辰青皱着眉,胖脸上满是不耐烦和恼怒情绪。

  “根本就没有收到传书,怕是被暗军细作营截取了吧?但愿你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哥舒暗军的细作实在厉害,最近盯得我很紧,若不是趁着今日,那温家孩子遣人来送礼,我都没有机会混进来见你。”黑衣人声音暗哑,显然是食用了倒嗓的药丸。他不但蒙了面,还罩了一顶大大的风帽,貌似很忌讳旁人看到他的真容半分。

  “我在飞书中说的都是暗语,这还用你教?哥舒暗营你更不用担心,娘娘千岁与夜庄主多少还有些渊源,只要你提防着铁魂军那边就好。若汪忠嗣知道了你的底细,你还想活命吗?”柳辰青阴笑,一点儿不客气。

  “若老子翻船,一定拉你下水,放心吧。”黑衣人恶狠狠道:“那时候,我一定不会忘了你和贵妃娘娘的。对,还有咱们的国舅爷。”

  “废话少说,你那边的事,办得如何?”柳辰青不耐烦的。

  “依计行事,丝毫不差。事成之后,我那十万两银票,你得立时给我。别打什么想杀人灭口的阴损主意。你那主子毒辣,我是知道的,但我早做好万全打算,若我出事,你们那些勾当会被人呈给太子和当今圣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不用我再跟你们讲吧。”黑衣人的冷笑阴毒如蛇蝎。

  “你还是多想想,怎么解决汪忠嗣的女儿吧。若她知道你害了大常战神,这明堂的未来继承人也不是个怂主儿。”

  “我担心什么,别管谁要我的命,只要老子有事,你们就无人幸免,你还是奉劝贵妃娘娘求神拜佛,保佑我多活几年才好。再说,那明月夜根本不成气候,待她成为明堂堂主,老子早就更名改姓,不知何处逍遥快活去了。”

  “明月夜是莫无涯的女儿,火油飞蝗,暴雨棠花还有六弩连心箭,你躲得过哪个?”柳辰青鄙视道:“依老夫之见,不如先下手为强,明月夜一死,你我方能安稳。”

  黑衣人思忖片刻:“莫无涯?那想要这孩子命的,恐怕是贵妃娘娘吧?若我出手,再加二十万白银。”

  柳辰青脸色阴沉,他眼角抽了抽,斩钉截铁道:“好,就依你。不过,明月夜现在暗夜山庄,夜斩汐处,你可有良计诱她出庄?暗夜山庄不放人,就凭你和你的人,毛都进不去。”

  “我手里把握着汪忠嗣的生死,她会想见我的。”黑衣人不耐烦地一伸手:“别废话了,东西呢?我时间不多。”

  柳辰青转身打开随身袖袋,掏出一个油纸包,递给黑衣人:“刚刚到手,这可让老夫费劲了心思。你千万不能失手。”

  “管好你自己吧,少灌点儿哥舒寒给你迷魂药,他可不像汪忠嗣那么好算计。你跟他做买卖,一定会不剩渣滓。”黑衣人劈手夺过油纸包,放入怀中,不吝嘲讽道。

  “一个断袖之癖的混混儿而已,何况他只顾得上和军医厮混,哪儿有心思顾得上其他?再说,此次破城之约,他得多多感谢老夫故意偏袒,助力他夺得国公之位。他感谢我还来不及。你看,这些都是他赠与老夫的。什么狼面先锋、冥域杀神,都是无稽之谈。哥舒寒对老夫,那是客气得很。”柳辰青双手一摊,甚为得意,他身后摆满了各种古玩玉器,箱笼礼盒。

  “那柳大人好自为之,告辞。”黑衣人转身跃出帐篷,眼尾瞥见柳辰青低头抚摸着一对玉瓶,不禁嗤之以鼻:“愚蠢至极的家伙,早晚死在哥舒寒手里,你才知道他的厉害。倒省了老子的事。”

  黑衣人转身隐入一个帐篷,不多时,一队身着铁魂军战服的士兵从里面整队出来。他们就是温亭羽遣来送礼物的那队士兵。

  远远的,隐匿在黑暗之中的明月夜和流千树,眼神灼灼地盯着远去的士兵。

  “流千树,你确定他就在这些人中。”明月夜星眸闪亮,柳眉微蹙,若有所思道:“果然,铁魂军中,有奸细。”

  “那人轻功不弱,所以我不敢追得太近,他进了柳辰青的帐篷,似乎拿走了什么东西。他们的话我也听得影影绰绰。总之,汪忠嗣肯定要有麻烦了。还有,你的命很值钱呢,足足要二十万两白银。”流千树跳上明月夜肩头,金色的眼眸流露出困惑,迟疑道:“但我无法确定,那人是他们中的哪一个?”

  “能做得如此不留痕迹,一定不是寻常人。能在铁魂军兴风作浪的,也不是一般人。或者,我们应该去拜访下温亭羽,不知今天此时,他托付的哪位铁魂军将领,遣人来送礼。”

  “明月夜,我还大约听到,说什么你在暗夜山庄。看来,汪忠嗣之所以没有找你,也是以为你在暗夜山庄呢。你可别再心里埋怨他,怪他薄情寡义了。看来夜斩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和汪忠嗣还算有交情呢,为何要骗他呢?”流千树不明就里。

  “因为哥舒寒。”明月夜银牙暗咬,黑白分明的眸子恨意昭然:“还说他没有参与控局。这个骗子。”

  流千树只见面前女子脸色阴沉,眸露寒气,转眼间已消失在自己面前。他左右环顾,心虚道:“我怎么觉得,好像自己说错话了呢?明月夜,你去哪儿?你可不要去招惹那个双瞳鬼啊……你打不过他,我……目前也打不过他。”

  晚了,一路狂奔,也只见明月夜已冲进哥舒寒的寝帐的一抹身影。

  流千树刚刚掀开营帐一角,想偷窥下里面情况,眼见一枚金扣子径直飞来,躲闪不及哐当一声,雪貂兽抱着脑袋躺在寝帐之外,痛不欲生骂道:“大爷的,又来。敢不敢换一招啊。”

  话音未落,直听账内清冷的声音,淡淡道:“左车,唤血雕!”

  机敏的流千树,条件反射地一个飞身,窜向最近的士兵营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