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49.冷战

寒月夜 胖虎22爷 2337 2017-09-19 13:44:43

  这两日,军医营里上下忙成一团,明月夜也跟着军医们一起,不分昼夜、马不停蹄地将大量的咕咕草炙干,切段,制粉。

  因为太忙,她就没回哥舒寒的营帐休息,他也并没有遣人来召唤她回去。

  这就样,他们陷入了冷战。

  听说,咕咕草被暗军投入城内水源,已经开始卓有成效,不断的有人病倒,城里的医生却束手无策。

  有人开始传言这是一场鬼疫,因为有的贵族看了医生,吃了药草却越发严重起来,甚至开始出现高热、呓语、幻觉的症状。

  这几日的夜晚时分,土库堡城下会隐隐约约响起古番的羌笛,勾得守城奴隶中的古番族人思乡情切,人心浮动,偷偷逃跑者络绎不绝,令守城首领紫戎大王糟心不已。

  又有人说这就是一场鬼疫,是冤魂滚滚而来的征兆。多年前,那被突波人灭族屠杀的十万古番冤魂,正蠢蠢欲动,欲阴兵借道,将裹夹血雨腥风,一举屠尽土库堡所有生灵。

  一传十,十传百。从城里逃出来的百姓中,开始有叛逃的古番奴隶。这些可怜的人,都被汪忠嗣的铁魂军营接纳了。

  为解燃眉之急,温熙的二公子温亭歌带着一众医士、棉衣和药材,从承都匆匆赶来。但对于汪忠嗣收容的近万难民来说,这些物资依旧是杯水车薪。

  紧接着,城内细作飞鸽传书,守城大王紫戎最宠爱的夫人得了怪病,七窍流血,奄奄一息,急得紫戎大王恨不得跳脚起来,正满城抓寻良医,为怀孕七个月的夫人治病保胎,守城的事都交给了南苑大王。

  汪忠嗣的铁魂军,已经强攻土库堡两次,双方各有损伤。依旧陷入胶着僵局。

  这边,哥舒暗军似乎还按兵不动。只是在城外援军驻营南上风口,悄悄挖下壕沟战道。

  适夜,哥舒寒带兵夜袭城南突波援军,乘西风点了一把滔天大火,烧了援军粮草若干。兽营的赤熊王出其不意,率灵兽咬杀援军将领三名,兵士不计其数,突波援军大乱。

  第二天一早,本为突波联盟的涂谷、源司两部先后撤兵,不告而别,仓皇而去,联盟瓦解。城外突波援军,如今只剩下三万有余。

  兽营的灵兽赤熊王,受了轻伤,因为有雪狼王的成功榜样,军医统领特地请明月夜一同诊治。还好赤熊王只是皮肉伤,敷药包扎就好,恢复都很快,并无大碍。

  这两日,明月夜也就在兽营见到了哥舒寒这一面。见他脸色苍白,想必又度血与赤熊王,便悄悄为他煮了补血的汤药。

  哥舒寒见赤熊王无大碍,但先行离去。留下那碗热气腾腾的汤药,一点点变凉。明月夜为了怕他觉得苦,她还在药旁准备了一小碟秘渍的梅子干。然后,他似乎并没有看到那药与梅子,如疾风般掠过她身边,熟视无睹的漠然与沉稳。

  药凉透了,她心里开始,莫名其妙地忐忑。什么时候起,开始在乎他的感受?

  明月夜回到军医营,熬药的营帐,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她和雪貂兽。

  “你为什么不走?”流千树郁闷的问:“铁魂军里有内鬼,我们得去告诉汪忠嗣。既然双瞳鬼放了我们,我们还等什么?”

  “哥舒寒,没有骗我。”明月夜一边捣药,一边淡淡道:“我不出现,对他来说,最好不过。再说,我又如何能出现在他面前呢?有的事,一旦误会了,就很难再解释清楚了。”

  “明月夜,你对哥舒寒,和以前,不一样了。”流千树沉吟片刻,有些失落道:“你什么时候,也敢相信他的话了。”

  “不信又能怎样?”明月夜反问:“仅凭你我之力,能找出铁魂军的内鬼吗?找到之后又如何?流千树,哥舒寒救过我,两次。他还要,帮我夺取明堂。我承认,我动心了。或者,汪忠嗣不敢的,他敢……你知道,我必须为母亲报仇。为此,我可以不顾一切。”她的黑眸认真而笃定,不容置疑。

  “你算计不过他的。”流千树用貂爪狠狠地挠着头,叹气道:“他是半妖,他根本没有心,你若信了他,早晚会被他食心啮骨。”

  “我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但若能用我自己,换得他平安,换得母仇得报,纵然粉身碎骨,我认了。这是我的命。”

  “对不起,月夜,都怪我没用,不能帮你,想我千年修炼,又有何用?”流千树深深吸气,十分悲伤与郁闷。

  “傻话,从我出生,就是你守护我。没有你,我早饿死了,病死了,或者干脆被那些恶人打死了。”明月夜蹲下身子,认真地瞪着流千树,微笑道:“你最懂我了,流千树,我所有的心事,我的快乐,我的悲伤,我的喜欢,我的痛恨,我所有的情绪,你都第一个知道。如果没有你的陪伴,明月夜会活不下去的。”

  “我的唯一使命,就是守护你。”流千树金色的眼眸熠熠发光,认真道:“明月夜,我发誓,我一定会幻化成人,成为一个厉害的大人物,我会一直一直保护你,帮你得偿心愿,除非我死了。”

  “灵兽是不会死的。”明月夜吐吐舌头:“但我会老,我会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没有牙,就没法跟你一起,吃好吃的果子了。”

  “那你不用担心,长生不老又有何难?”流千树神采奕奕,话音未落,他突然感到浑身上下湿哒哒的,臭乎乎的,抬头一看,雪狼王正张着大嘴,吐着舌头站在他身后,它淋漓极致的口水一点没糟蹋,全部都落在他身上。

  “军医,有人找你呢,就在营外等着。”一个兵士随着雪狼王钻进帐篷来,眉开眼笑道:“我找了你半天了,还是狼王鼻子厉害。你快去吧。那人又带了许多礼物来呢。”

  明月夜和流千树对视一眼,露出了神秘的微笑,他们微微点头,已经一致猜出那人的来历。这还真是好兆头。

  挑开营帐的一角,遥遥望去,果然是温亭羽和他的那一队随从,被暗军兵士拦在营外。正翘首以盼,朝她招手。

  明月夜整整面纱,望了望浑身湿哒哒的流千树,安慰道:“放心,我会把果子给你带回来,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先洗洗脸吧,这个味道实在……”

  流千树斜了一眼笑眯眯的雪狼王,后者毫不客气的用爪子推了推他,明显表达了自己对他身上味道的嫌弃与鄙视。

  “这位大哥,那你帮我照看一会药炉,我去去就回。”明月夜把几枚金扣子塞到兵士手里:“这个事情你暂且不要告诉旁人,我拿回来的东西分你一些可好,人多了就不够分了。”

  “军医,放心吧。”年轻的兵士接过明月夜手中的小蒲扇,笑呵呵道:“你妥妥去。这里交给我。”

  明月夜拍拍雪狼王阿九的大脑袋:“阿九,你也在这儿等我啊,回来我得给你换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