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50.姑娘

寒月夜 胖虎22爷 3209 2017-09-20 15:38:14

  明月夜看见温亭羽,和身后驮着礼物的驼队,笑意漾然,有个义结金兰的好兄弟,确实不错啊。

  “亭羽哥哥,你为何不进大营去找我?”明月夜有些纳闷。

  “他们不让我进去啊。”温亭羽委屈地指指门口守卫。

  守卫瞥了一眼温亭羽,没好气道:“主帅有令,温亭羽不得入暗军大营。不但温亭羽不能进,凡是姓温的,都不行。”

  明月夜忽闪忽闪眼睛,赶忙拉住正要和守卫理论的温亭羽:“兄长,我们去那边说话吧,这里毕竟是军营重地,有诸多不便。”

  温亭羽露出好看的笑容,他顺其自然地拉起明月夜的手,走到一匹雪白的母骆驼面前,体贴道:“在这种地方,马远不如骆驼好用,我特意给你带来一匹。你试试,可合用?它叫千里梦,和我的雁南飞是一对罕见的白骆驼。”

  明月夜欣喜地摸了摸雪白的、毛茸茸的骆驼脑袋,她望着阳光下玉身而立的少年,心情顿时灿烂明朗起来:“既是一对,何必要拆散他们?兄长的心意小弟心领了,就让千里梦和雁南飞不要分离可好?今天天气如此晴朗无云,不如我们边走边聊吧。”

  温亭羽依旧拉着明月夜的手,他只觉得这少年的手娇小而滑腻,握起来十分舒服。他明朗一笑:“好啊。听十七的。”

  明月夜知道这呆子依旧以为自己是男子,并无轻薄之心,若过于紧张也怕他心生疑窦,便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

  况且他的手指暖和而柔软,握起来十分踏实。这天下男子总不能都言语刻薄,霸道阴郁的重瞳妖孽一般,若自己有兄长,也该如此温熙明朗,万般呵护自己吧?她心下竟生小小酸楚。

  今天,温亭羽内穿了雪蓝罗衫,外搭着靛蓝的蜀锦长袍,领口和袖口都绣了精致的羽毛状花纹。他在外袍外面,又罩了一件雪白厚实的狐皮披风,更映出了一张如玉俊脸,唇红齿白。

  他似乎一直都是那么无忧无虑,至纯率性的翩翩少年,看到他展颜微笑,似乎这世间。就根本没有什么令他苦恼之事。这是一个相处起来,令人舒服而快乐的人,虽然,有点儿傻。

  温亭羽伸手拉拉明月夜的面纱:“十七,你的脸怎么了?为何罩着面纱。”

  “被晒伤了呗。”面纱之下的明月夜眨眨眼睛。

  他闻听此言,赶忙站到她另一侧,又展起了自己的狐裘,为她遮住迎面而来的阳光,体贴道:“没事儿,明日我让人给你,送来些专治晒伤的紫草玉肌膏。”

  “不妨事,大男人又何必太在乎自己的容貌呢?”她调皮道:“兄长,你的羌笛之策果然厉害。未和你商议,小弟就悄悄用了,兄长勿怪。”

  “上次相见,我并未有机会把此计说明,聪明如十七,就已经猜透缘由。可惜汪帅,并无哥舒将军,那么快就着手准备。我说土库堡的古番琴师怎么一个都找不到了?原来都被哥舒将军先下手为强了。无妨,反正都是大常的军队,此计策能管用就好。”

  温亭羽若有所思道:“不过,我却纳闷,汪帅似乎对这个哥舒将军,并无好感。我到铁魂军营那日,哥舒将军遣人送去了一万担粮食,你知道汪帅,如今收留城里逃出来的难民已经过万,粮饷早难以为继,哥舒将军此举必能解铁魂军燃眉之急,但汪帅断然拒绝了,全部都退回了暗军。”

  “原来,他给你们送了粮食。”明月夜心下一愣:“哥舒将军,并没有提起。”

  “听说,这位异族将军,向来狼首蒙面,从未有过败绩,更被突波鞑虏称为冥域杀神,对其十分惧怕。这两日又闻听,哥舒将军夜袭突波援军大获全胜,智勇双全。亭羽一直很好奇,他长得很丑吗?是否如其狼面一样狰狞恐怖?”

  “他长得,很好看……就是脾气不太好。”明月夜微微一笑,有点儿不自然地转移了话题:“亭羽哥哥,铁魂军现在状况如何呢?可有奇怪的事情发生。汪帅……他可好?”

  “铁魂军接收了太多的难民,汪帅已竭尽全力想要护他们周全,但……”温亭羽明显情绪低落下来:“我二哥亭歌昨天送来了第二批粮食与药材,但家父筹措的这些,不过杯水车薪,难解燃眉之急。”

  “亭羽哥哥,不要再送十七礼物了,把这些东西都给难民吧,能帮一点是一点儿。”明月夜真诚道。

  “十七,这些并不是从救助灾民之物中拿来的。是我用的私房银子,给你选的礼物,不打紧。我从未有过像你一般,投缘的朋友。”温亭羽慌忙解释道。

  “请你全部带回去,分给灾民们,就当十七对他们的一点儿心意吧。”明月夜微微一笑:“兄长待十七好,我心里知道。”

  温亭羽思忖了下,重重点点头,清亮的眸子闪现出熠熠光彩:“好,就听你的,十七,待土库堡破城之后,我带你去承都,可好?让兄长以尽地主之谊。”

  明月夜回头望去,距离暗军军营已有很远的距离。温亭羽的随从们见他们说着体己话,也只是远远跟着,十分识趣。她突然把自己的手从他手握中抽开,重重反握住他的手臂,在他耳畔小声道:“兄长,小弟有一事相告,事关汪帅性命攸关。铁魂军有内鬼。”

  温亭羽身体一颤,本能站住步伐,他朝身后随从一伸手,他们停在一段距离之后。

  温亭羽与明月夜径直又往前走去。

  “十七,此话从何说起?”他谨慎而冷静,与刚才的明朗判若两人,他们都知道,这事关重大。

  “兄长可信十七?”明月夜正色道。

  “你说,我就信。”温亭羽压低声音:“但此事,你又如何得知?”

  “我是恰好撞上的,那日兄长遣人来送礼物,那人就混在兵士当中。他与柳辰青密会,被流千树偷听,可惜也只知道柳贵妃已设下圈套,要陷害汪帅,细节尚未可知。你务必要提醒汪帅,多加小心。”

  “那我把那队士兵全都拘禁起来,一一审问就是。”

  “不可。”明月夜摇头道:“没有那么简单。这内鬼绝对不会是一般的士兵,他如此谨慎,可能易了容,或者已杀人灭口。兄长明目张胆去查,他在暗处,势必会打草惊蛇。我想,这人一定是身居要职的将领,兄长可暗自查问,你遣人到暗军的事,哪位将领安排的兵士,或者刚巧在那段时间,哪位将领不在营中。你可暗暗观察,有异常就迅速告之汪帅。”

  “十七,你真聪明。”温亭羽佩服道:“比我聪明多了,几乎和我二哥一样,他是我们温家最善谋略之人。”

  “兄长一向锦衣玉食,小弟却要靠自己筹谋,以换一时果腹,这算不上谋略,不过为了活命而已。此事艰险,请兄长务必注意自己的安全。”明月夜站住脚步,回身望去:“时间不早了,小弟得回去了。对了,不要对汪帅和你二哥,提起十七。小弟自有苦衷,他日必向兄长详告其情。亭羽哥哥,万万保重。”

  “为什么?”温亭羽疑惑道:“那我又如何得知内鬼之事呢?”

  “随便编个理由,难道暗军里就不能有你温家恩济过的门客?”明月夜轻轻推了下温亭羽:“兄长,你真的很笨。”

  推搡之间,她一不下心勾住了自己的面纱,正巧一阵微风吹过,面纱怅然飘落,飞到了树枝上。

  两人惊诧之后,相视一刻,温亭羽蓦然愣住了。

  这哪里还是土库堡里见到的平凡少年,他明眸皓齿,肌肤胜雪,分明是标致灵秀的翩翩美少年,只有那一双邃黒如水的眼眸,几分神采相似。

  “喂,你不是不知道人皮面具吧?在江湖上行走,没点儿手段怎么能行?”明月夜见温亭羽愣愣地死盯着自己,有点儿不好意思,尴尬道:“没见过长得好看的男人吗?”

  他蹙蹙眉,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那今天这个,是真的吧?”他直觉触手肌肤细腻清香,不禁赶紧松手,不由自主涨红了一张俊脸。

  明月夜呲呲牙,揉了揉脸,痛斥道:“很痛的,大哥。这次当然是真的。你不是看我比你长得好看,心生嫉妒吧?还不赶紧回去报信。知道贻误战机是什么罪过吗?呆子。”

  “我先送你回去。”温亭羽执拗道。

  “好了,过几日我会悄悄去铁魂军营找你的,走了啊。呆子。”明月夜使劲锤了一下温亭羽的胸口,璀璨一笑,转身飞奔而去。留下傻傻的温家公子,站在夕阳下,看翩翩少年,悄然而去。心尖上油然升起一阵暖暖的温柔。

  “少爷,您的结拜兄弟,怎么是个女的啊?”随行的镖师孙老三走过来,带着十足的诧异道。

  “胡说,十七是长得好看了些,但怎么是女子?”温亭羽有些不悦:“不许你们折辱我的结拜兄弟。”

  孙老三忍不住露出一点儿鄙视道:“少爷,你看见过哪个男人,有耳洞的?”

  “十七,他有耳洞?”温亭羽愣愣道,简直犹如醍醐灌顶:“我兄弟,是个姑娘?”

  他吞了吞口水,遂而又旋起油然而生的惊喜笑容:“太好了,她个姑娘。不然,我以为,我也要有断袖之癖呢。”

  孙老三及其一众随从,都被自己家这个呆鹅一般的少主子,惊得五雷轰顶。看来,这温家三少爷的傻病,只能靠这位女扮男装的姑娘,来治一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