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51.十七

寒月夜 胖虎22爷 2389 2017-09-21 10:54:55

  铁魂军大营。

  温亭歌坐在桌几前,用骨节秀美的手指敲着桌上的一本诗集。他二十几岁,他身量比温亭羽高瘦些,容貌虽没有弟弟精致,却也眉清目秀,儒生文雅。

  温亭羽坐在二哥对面,神情焦灼,语速很快道:“二哥,就是这样的。我已悄悄查过,那日遣去哥舒暗军送东西的士兵一共十六人,都是副将宋离安排的。目前我只对上了十五个在册兵士,只剩下一个胡虎,据说染了瘟疫,被送到医局去了,就暂无音信了。宋离为人贪财狡诈,最近却突然有了银子,带着手下们偷偷溜出去鬼混,这些都是蹊跷。”

  “亭羽,你说的这些可非同小可,你要明白。虽然你不愿说明消息的确切来源,但大哥那边已经禀告过父亲。如今前朝弹劾汪帅的奏章堆积如山,恐怕柳氏设局一事并非空穴来风。我先即刻修书给父亲吧,他老人家已动身从承都前往长安,准备联络前朝忠将良臣,帮助汪帅周旋。如今,这柳辰青竟敢扣押了铁魂军的军饷粮草,不知哥舒寒是否他身后撑腰之人。你生性天真,听二哥的话,不要和暗军那边,走得太近。”温亭歌低声道。

  他迟疑了片刻,眼尾扫了一眼自己的兄弟,温和试探道:“还有,昨日与汪帅叙旧,他有意将女儿明月夜许配给你。”

  “我才不要,二哥都还没成亲,亭羽为何要娶妻呢?”温亭羽涨红了脸,断然拒绝,他结结巴巴道:“再说,那明月夜,不是已经被皇上赐婚给哥舒将军了吗?”

  “汪帅不喜哥舒寒,回到长安会奏请皇上,请哥舒家退婚。父亲那边倒是愿意的。我告诉你也是想你有个心理准备。”温亭歌拍拍弟弟的肩膀,安慰道:“明月夜是明堂的继任堂主,明堂的总坛又在承都,明堂与光熙商会的联姻,对双方都会有所增益。何况还是与汪帅结亲。多少年轻才俊,求之不得。”

  “我才不要呢,要娶二哥娶了就是。为什么偏偏是我?”温亭羽不悦地挣脱兄长,涨红的脸开始泛白:“我知道,二哥喜欢谢家的大小姐,断不会答应这门婚事,但亭羽,亭羽也有喜欢的姑娘,为何强人所难?若父亲与兄长们非要亭羽答应这门婚事,我……我就到松山寺当和尚去。”

  “谁要当和尚?”

  恰时,汪忠嗣挑开帐篷的风帘,信步而来。

  温亭歌一时没拉住急脾气的弟弟,温亭羽已经站前一步,跪拜在汪忠嗣面前,抬起头,俊秀少年语气决绝而笃定:“亭羽感激汪帅厚爱,但娶令嫒为妻之事,恕难从命,宁死不愿。”

  干脆直白的少年之语,噎得汪忠嗣哭笑不得,他赶忙拉起面前赌气的孩子,调侃道:“亭歌,这是什么话?那日我只与你闲聊,并不作数,此事还需得两个孩子相互欢喜才成,我又不是那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迂腐之人。若温老爷子和亭羽都愿意,也得从长计议。我那女儿,性格倒和亭羽十分相像,自己不愿意的事情,也是“宁死不屈”的。哈哈,起来吧,亭羽。”

  温亭歌多少有些尴尬,他不轻不重的,抬脚踹了一下温亭羽的腿,斥责道:“亭羽,都已行了弱冠之礼,做事还这么孩子气。我看你是皮痒了吧?”

  “就不愿意,有本事你来娶啊。”温亭羽倔强地梗着脖子,不依不饶。

  汪忠嗣哈哈大笑,把赌气的少年拉到自己这边来,他很喜欢这率性的孩子,直截了当的性格,不由自主想要多亲近些。

  “汪帅,您权且不要操心亭羽的终身大事了。铁魂军里有内鬼,就是你的副将宋离。”温亭羽无视正蹙眉瞪他的二哥,心直口快的已将胸中憋闷的话,竹筒倒豆子,一并说了出来。

  “亭羽,不得胡说。”温亭歌谨慎,厉声打断自己的兄弟。

  “不妨事。”汪忠嗣坐下来,他看着温亭羽,棕黑色的凤目狭长微眯,目光却温朗而光熙,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而笃定,他温和道:“都坐下来,慢慢说。”

  温亭羽微愣,看一眼二哥,见温亭歌微微颔首,便也坐在两人身边,平缓了自己的情绪,娓娓道来。

  “汪帅容禀。昨日亭羽得见温家门客,他在哥舒暗军当值,碰巧见得柳辰青与一黑衣人密会,听到他们正在密谋做局,要陷害汪帅。那黑衣人就隐匿在,帮亭羽往哥舒暗军送东西的十六个士兵中,如今,十五个士兵在册,只剩下一个叫胡虎的,昨天说患了瘟疫,被送到药局了。亭羽去药局看过了,并无此人。那日,遣兵的就是副将宋离。”

  见汪忠嗣静静地听,并未评断,温亭羽便继续道:“您的副将宋离,那日也确实不在军营。我还听到有的兵士说。宋离对汪帅接纳万余灾民之举,十分不满,他私下喝醉了,乱放狂言说,打仗的人都吃不饱了,还养那些无用之人作甚?若老子和老子的兵再拿不到军饷,就联名去告汪帅。大不了,大家都回家再耕田去,也总比在这鬼地方,吃不饱饭强。”

  “酒醉之言,何必当真。”汪忠嗣淡淡笑道:“不知温三公子,所言温家门客,在哥舒暗军当值的是何人?他又如何凑巧,听得此言呢?还有,公子为何要遣人到哥舒暗军营?”

  “亭羽,不要吞吞吐吐,还不直说。若再有隐瞒,贻误战机,这个罪名你我可担不起。”温亭歌知道自己的弟弟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略施压力,便会口出真言。

  “我看,你莫是被哥舒寒的细作给骗了。他现在正与汪帅打赌,拼力破城,要夺得头筹,自然会使出各种手段。”

  温亭羽微微蹙眉,不快地:“十七才不是细作。她和我一样敬仰汪帅,是实心实意帮汪帅追查内鬼。”

  “十七?”汪忠嗣和温亭歌同时诧异道:“什么人?”

  温亭羽犹豫片刻,终于忍不住道:“十七是哥舒将军的军医。那日我偷入土库堡遇险,就是十七救的我,我与她已义结金兰。那日,我遣人去哥舒暗军,就是为她送点心,她那么瘦瘦小小的,也没什么银子,吃起东西的样子让人看着好心酸。所以,我就给她送去些果品零食。就这样。”

  “军医?”汪忠嗣剑眉微蹙,不动神色道:“又是军医。想不到这小小军医,能搅得哥舒暗军和铁魂军,人仰马翻啊。究竟是什么人物,如此了不得?”

  “十七是……”温亭羽还未说完,已被兄长拉住,温亭歌沉吟片刻,谨慎道:“汪帅,虽然我三弟年少不懂轻重,但军中若有内鬼却是大事。想必并非空穴来风,听父亲说,前朝弹劾您攻城不利的奏章,皇上恐怕还是往心里,进去了几分。若柳氏无能将您一举拿下的后手,怕不会如此肆无忌惮。汪帅行事,小心为妙。这宋离,还是悄悄查一查才好。”

  汪忠嗣略一思忖,起身掀开营帐风帘:“叫高远,过来。我有事问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