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52.胡虎

寒月夜 胖虎22爷 2174 2017-09-22 10:45:43

  “主帅,宋离这个人,头脑虽简单,又爱喝酒,喝多了就容易胡言乱语,但也就限于耍耍酒疯,发发牢骚而已。若说他有叛主之心,那绝对不会,他哪有那个胆子呢。我和他都跟了您十五年,宋离一向骁勇善战,誓死杀敌,如今也官居副将统领了,若要叛主何必选在今日呢?”高远一脸不可思议道。

  “高副将,亭羽的意思,并不是已经坐定,宋副将就是内鬼。”温亭歌毕竟老成,他微微一笑,言语犀利却又谨慎无疏道:“但此事毕竟因我三弟而起,亭歌不想授人话柄,此事还需细细盘查一番才好。毕竟,大敌当前,高副将也不想汪帅腹背受敌吧?内鬼之事,并非空穴来风。铁魂军近来军心动摇,传闻纷纷,不知是否有人故意蛊惑,心怀不轨呢?光熙商会虽做的商铺买卖,但家父与汪帅有过命之交,铁魂军的事,亦是光熙商会的事。我们,不会袖手旁观。”

  “温二公子说得是。”高远一向做人圆滑,八面玲珑,赶忙附和道:“末将会尽快彻查此事。主帅放心。”

  “高远,不必声张。惊动太多人”汪忠嗣若有所思。

  “末将明白。”高远推后一步,鞠礼道。

  高远走出营帐,汪忠嗣沉吟片刻,语重心长道:“亭羽,你是个简单而纯粹的孩子,以后哥舒暗军大营,少去为妙。那军医十七,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哥舒寒更为了他,夜闯大雪山。他救你,与你义结金兰,或许有他人授命。你若在铁魂军营,出了什么问题,我如何与温老爷子交代呢?”

  “汪帅,十七是个好人。我送给她的礼物,她让我全部带回来交给灾民。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她是真心为铁魂军着想。她也敬重您是大常的英雄。”温亭羽执拗道。

  “汪帅见笑,我三弟过于执拗。是温家,管教不严。失礼了。”温亭歌瞪了一眼自己的弟弟。

  “亭歌,我很喜欢亭羽的直率。这孩子的心就像初晴之雪一般,干净剔透。容不得半点杂质。很好。”汪忠嗣温和一笑,心里浮现出一个同样心思晶莹,皎洁如月的女子。

  或许,他们能在一起,真的是天作之合。

  这边,宋离的营帐中,高远喝着一杯茶,长长叹了口气道:“我说老宋,你就不能安生点儿,没事总偷溜出去喝个花酒,找个姑娘吗?这下好了,连主帅都知道了,让我彻查那日你到底去干了什么?”

  “老高,别人不了解我,你还不知道?主帅平日里最反感咱们喝花酒,我能明着告诉他老人家,老子偷偷去找姑娘了?”宋离沮丧道:“老子就纳闷了,我用自己的银子喝酒找姑娘,碍着那光熙商会什么事了。干嘛非要揪着我不放?”

  “那天,你派了十六个士兵去帮温亭羽给哥舒暗军的军医,送东西吧?”

  “对啊,怎么了?”宋离挠挠头,心虚道:“我是从中渔利了几盒果品和点心,我也给你留了呢,老高。难道那承都巨贾还在乎少了的那几盒礼物?太小气了吧。”

  “去了十六个,怎么现在剩下十五个了?”高远漫不经心地问。

  宋离警觉地盯住高远:“老高,你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吧?有个胡虎,好像染上了瘟疫,我让人把他送到医局隔离了。你也知道,万一真像传言那般,这次是鬼疫,我怕他会传染给其他兵士们。”

  “老宋,这个胡虎可并没有在医局啊……”高远吹了吹茶杯里浮着的茶叶,缓慢道:“温家的两个少爷,正找他呢。”

  “找他干什么?”宋离益发心虚,黝黑的额头微微冒汗。

  “他可能是内鬼。”高远站起身来,拍拍宋离的肩膀:“老宋,喝喝花酒也就罢了,但咱们跟着主帅,一路征战,荣辱与共,已经十五年了。可以说,咱们现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可不要想不明白,私下做什么对不起主帅的事情,那我高远第一个不会饶过你。”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是内鬼?”宋离哂笑道。

  “不瞒你说,主帅也让我找他呢……”

  “主帅怎么会对一个小兵卒子,如此上心。”

  “事已至此,哥哥也无需瞒你。哥舒寒的军医,告发胡虎是内奸。”

  “军医?哥舒寒那混蛋小子,敢来谋害老子?老子带兵打仗的时候,他还穿开裆裤呢,仗着有夜斩汐撑腰,就这么挤兑老子和老子的兵吗?哪个军医,老子去打折他的腿,让他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你小声点儿,老宋。我这是悄悄给你提个醒。你非要嚷嚷到整个大营,都知道你这点儿破事儿?军医你惹不起,不但哥舒寒宠着他,连温家那三公子都痴迷于他,那日送礼就是送给他的。你先找到胡虎再说吧。”

  “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撞见这么个妖孽。”宋离悻悻道:“我去找就是了。”

  适夜,铁魂军营的一个不起眼的帐篷里。

  一个浑身上下罩得严严实实的黑衣人,只露出一双毒蛇般的阴霾眼眸,他背对着一个战战兢兢的普通士兵,缓缓道。

  “胡虎,这个事情,你做得实在不尽人意。”黑衣人暗哑的嗓音透着阴毒。

  “大人,胡虎可是完全按照您的意思行事的。”胡虎心惊胆战地盯着黑衣人的靴子,他不敢看那双阴冷的眼睛。

  “高副将在找你,铁魂军大营你是待不下了了,拿着这个,走得越远越好。”黑衣人从怀里拿出一包碎银子,扔在胡虎脚边上。

  胡虎跪下磕了几个头,慌慌张张拿起钱袋,胡乱塞进怀里:“谢大人救命之恩,胡虎来生当牛做马,结草衔环报答大人。”

  “还多说什么,不怕夜长梦多,赶紧走。”黑衣人不耐烦地。

  胡虎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就往风帘跑去,显然惶恐得不行。眼见就要掀开帘子,他的喉咙猛的被一根软绳勒住,绳索越收越紧,他竭尽全力挣扎着,双手拼命想要抓开绳索,但又哪能挣脱半分,不一会他眼珠突出,脸色青紫,大小便齐流,暴毙在黑衣人手中。

  “胡虎,你怪不得我狠心,要恨就恨温亭羽多管闲事。黄泉路上,你尽可找他索命。”黑衣人嫌弃地踹了一脚瘫软的尸体,又小心翼翼把没了气息的胡虎吊在帐篷正中的梁架上。

  他掀开风帘,见左右无人,一闪身,消失在融融夜色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