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53.咳疾

寒月夜 胖虎22爷 2988 2017-09-23 19:56:44

  听左军说,那夜奇袭突波援军之后,哥舒寒竟罕见地沾染了风寒,整夜的咳嗽,军医统领奉药也被冷漠拒绝。

  “少夫人,您怎么一点儿也不关心郎君的身体啊?”左军语气不太善良。

  “谁是你家少夫人?”明月夜没好气道。

  “月夜姑娘……”左军极有眼色,赶忙讨好改口道:“您多少去看看呢?郎君就这么整夜整夜的咳,您就不心疼啊。”

  “在这里,我是军医十七,你就不怕你那无情无义主子,一个不开心割了你的舌头?”明月夜冷冷地斜了一眼左车。后者咕嘟一下咽了口口水。心说,这少夫人的脾气,跟郎君还真是般配得狠呢,翻脸真比翻书还快。

  “军医大人,就劳烦您为郎君诊治一下,可好?”左车毕恭毕敬给明月夜鞠了个躬。

  “是他让你来找我的?”明月夜整理着自己的药箱,不经意道。算上今天,已经有三日没有见到他了。

  “当然不是,如果军医想让左车以后断子绝孙,那您妥妥的禀告郎君,是奴才请来的军医就好。若您体谅左车跟着郎君不容易,就勉强撒个谎,说您得知郎君染病,亲自前来诊治。奴才的八十岁老娘,和奴才将来的娘子,儿子,闺女,子子孙孙,都将感谢您的大恩大德。”左车结结实实给明月夜磕了几个头,口中却依然带着几分油腔滑调。

  “起来吧,我收拾收拾就过去。”明月夜向来也不讨厌这个口齿伶俐的年轻少年,她扔给他一个硕大的新鲜苹果,他接住,遂而嬉皮笑脸地感激道:“就知道您是疼奴才的。”

  “滚,你再敢油腔滑调,我就不去了。”明月夜斜了一眼左车:“将军现在何处?”

  “自然在营帐啊……”左车爬起来,眼睛轱辘轱辘转了几圈:“不过,在喝闷酒呢。”

  “沾染风寒,还敢饮酒,是怕自己死不了吗?”明月夜一蹙眉,怒道,一手抱着药箱,急冲冲跑出了营帐。

  左车嘿嘿一笑,看来这没过门的少夫人也并非一点儿不在乎郎君呢。

  不过,他忘记告诉她,郎君不但在喝酒,而且还有舞姬陪着,正喝着极为香艳的花酒。反正,能有胆子找郎君麻烦的,也就这军医十七了。

  不然,这主子一天到晚阴沉个野狼脸,真比阿九的狼脸还臭还冷硬。这两天暗军的各个统领们都暗暗叫苦连天,不知道谁惹了这个阴晴不定的主帅,格外苛刻冷薄,至少有一半的统领挨了责罚。

  这日子怎么过下去呢?解铃还须系铃人,妖孽还要妖孽来降伏。反正谁拿下谁,奴才们不在乎,只要火气不再冲着自己来,一切都好说。左车别有深意地微笑着,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钦佩得五体投地。

  大帐里,夜明珠珠光熠熠,有三个容貌甚是美丽的歌姬与乐师,在不远处弹奏着胡琴,歌唱着胡曲。另有三个美貌舞姬在哥舒寒身边伺候。一人捧着装着烈酒的夜光杯,殷勤喂酒,一人拿着玉色手帕拭汗,还有一人轻轻为他捶着肩膀,解乏。

  哥舒寒穿着一袭孔雀蓝的纯色织锦长袍,露出淡蓝色的罗衫衣领,腰间系着银色的玉环腰带。今天他束了发,戴了一顶黑色织银线的网冠,他的脸颊确实清减了几分,颌骨上泛现微微的潮红,因为酒气,也因为还发着热。

  他靠在软塌里,一手用手撑着太阳穴,微阖着双目,一边咳嗽着,一边轻轻啜饮旁边的舞姬玉手奉上的葡萄酒。他长而厚的睫毛,投射在蜜色肌肤上,形成两片浅浅的阴影,几乎遮住了眼睛下面的淤青,看来这几日,他睡得并不好。

  他微微抬头,却并没有在意料之中,喝到嘴边的葡萄酒,他阴冷的神情泛现一层浅浅的寒霜,蹙着眉,有些费力地睁开双眸。重瞳里的幽冷之绿比平日里渲染了许多,几乎盈溢了双瞳的邃黑,夹裹着暴怒之前的异常清冷与威慑。

  然后,他看见面前的舞姬,正满脸惊怒的,和一个穿着医服的女子夺着他的夜光杯。

  明月夜今日出来匆忙,竟然忘记带上面纱。她咬牙切齿地正从高大丰腴的舞姬手中夺着酒杯,酒水撒了两个人一头一脸。

  另外两个舞姬已经完全看呆了,捶肩的忘记捶肩,拭汗的掉了帕子。她们都不可思议地瞪着面前这瘦削的军医,原来大名鼎鼎的军医十七,竟是个美貌如花的月亮般的明艳少女。

  斟酒的舞姬眼见夜光杯就要被明月夜抢下,又蓦然发现哥舒寒正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她们,心下徒生畏惧,不由得手中一松,她赶忙跪了下来,不知所措状。

  明月夜却因用力过猛,一下子坐到了地上,摔了个结结实实的跟头。她只觉身上奇痛,特别是先着地的部位,简直痛不欲生,她忍不住一手扔掉夜光杯,厉声道:“你们给我听着,谁敢再给他喝酒,我就毒瞎她双眼。”

  舞姬和乐师都惊愣住了,特别是端酒那个,眼泪汪汪地望着自己软塌上,纹丝未动,艳若冥王的主子。只见他微眯着双眸,唇边旋起一个魅惑的微笑,甚至还有几分赞赏。

  这女人,越来越毒……越来越……像自己。

  话未出口,哥舒寒还是忍不住又咳了一阵。明月夜蹙眉,不由分说抓过他的手臂,强势拉过来,细心诊脉,他心觉好笑,也并未拒绝。

  “滚出去。”他暗哑的声音低而沉,重瞳之中却只有那紧抿着嘴唇,认真把着他手腕的小人儿。她手指的温暖,以及樱草的馨香,让他本来微燥的心,悄悄宁静下来。

  舞姬与乐师们微愣,心知肚明这滚字是说给谁听的,于是及其有颜色的收拾乐器,匆匆忙忙逃出了营帐。这样翻脸无情的主子,实在太难伺候。

  “知道,回来了?”哥舒寒拉长了尾音,带着一点儿威慑与不满。

  “郎君,您沾染风寒,为何不传十七前来诊脉?”明月夜白了一眼哥舒寒。

  “难道你不该一直在账内伺候吗?”

  “您不是把我撵出去了吗?”明月夜不吝鄙视:“没想到,威名赫赫的哥舒将军,居然也会生病?”

  “气的。”他从牙缝里撕出两个字。

  她语噎,从流苏背包中取出金针。

  哥舒寒眉心微蹙,心中微寒,生硬道:“收起来。”

  “针灸会比较快。将军内火攻心,又沾染了风寒,若不及时诊治,会落下肺疾。每至春秋,都会咳嗽发作。”

  “不用。”哥舒寒斩钉截铁,他坐直身体,有点儿任性地:“我饿了。”

  “喝药的疗效比较慢。”明月夜拿出纸笔,就要开方,她小声道:“属下已经让左车,给您准备了百合银耳羹汤,对咳疾最好。他在门外候着呢。”

  听罢,他不由自主的在唇边浮起一抹微笑,阴沉的神情不由晴朗几分。不由分说,霸气地拉过她的手腕,硬生生拉近自己,低声威胁道:“回来最好,十七,我都……等累了。”

  明月夜微微泛红了脸,她摇摇欲坠地想要站起来,挣扎道:“将军,属下要去熬药了。”

  “不许走,在这儿熬。”哥舒寒霸道至极,拉着她的手腕并未放松半刻,反而稍稍用力,终得花香满抱。他在她耳畔宠溺道:“还好,你回来了。不然,温家的小崽子,难免会受些苦。”

  她柳眉微蹙,还想辩解,却被他用手指按住了唇瓣,只听他似笑非笑道:“我知道,别瞒我。今日你若不归,明日便会见到他的右掌,他……用那只手,拉过你的手。”

  明月夜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了,这家伙真的什么都了然吗?岂止是神通广大这么简单,他有千里眼顺风耳不成?思前想后,还好自己没有说什么他的坏话。

  “既然将军早有……耳闻。那内鬼是谁,想必您早有判断。”

  “你们太急于求成,时机一到,那人自己就会跳出来。温家的崽子,一定会打草惊蛇。你自己惹的麻烦,自己去解决。或者,你求我……”

  左车悄悄的把放着一枚瓷白盖碗,和放着银汤匙的托盘送了进来,又极有眼色的悄悄下去,眼见主子的脸色已经晴朗许多,他决定赶紧跟各位统领去报喜,雨过天晴,大家可各自安好,今夜太平。

  明月夜把瓷白盖碗打开,百合银耳羹微微流淌出清甜温热的香气。

  “将军,用膳吧。”

  哥舒寒看看瓷碗,又看看明月夜,她只觉得后背上有小虫爬过般冷飕飕的,迟疑片刻她托起瓷碗,用银匙舀了半勺,在自己嘴畔轻轻吹了吹,然后小心翼翼递到他嘴边。他终于露出了一个极为满意的笑容,还有几分孩子气的得意。

  “此次攻城,只有我先得头筹,汪忠嗣才能活。”他啜饮了半勺药羹,露出一个芳华绝代的魅惑之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