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55.揭穿

寒月夜 胖虎22爷 2719 2017-09-25 18:13:11

  汪忠嗣的营帐之中,此时灯火通明。

  几个军医围着他,小心清洗着他小臂上的伤口。箭头已经取下,但伤口已经赫然青紫色,尸臭味道越更加浓烈。

  温亭羽护送着头戴面纱的明月夜,一路畅通进入营帐。高远见着他们,赶忙过来迎接。

  “劳烦军医,连夜赶来。只是主帅的伤,已经愈加厉害。军医统领换了几种药材外敷,几乎无用。”高远焦灼道。

  “无妨,让十七来看。”温亭羽背着明月夜的药箱,拽开了正围着汪忠嗣忙碌着的军医。

  明月夜远远瞥了一瞥伤口,又抬眸透面纱,看了看汪忠嗣表情。

  几日不见,他的脸色疲惫而晦暗,眼睛下面有浅浅的淤青。虽然束着发,但凌乱而毛躁,有的乱发被汗水浸湿贴在了两颊。他没有披甲,一袭暗紫色外袍有撕破的口子和血渍,显然多日未曾换洗。这般狼狈而凌乱,她第一次见到,心痛如蚁啮。

  “程统领,碍事,让开。”明月夜声音暗哑。

  汪忠嗣微微一愣,凤目如炬,他盯住明月夜的面纱,语气不善:“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军医十七?为何要蒙面而来,莫非,可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

  明月夜闻听此言,揭下面纱,露出一张平淡无奇的少年脸颊。这次她准备充分,不但使用了倒嗓的药丸,还换上了人皮面具。

  容貌若如此平淡无华,那必然有过人本领,不然为何能令哥舒寒刮目相看?连温亭羽都对其赞不绝口,汪忠嗣本稍有好奇,以为会见到如何惊艳的一张脸,他不动声色打量着军医。对于男人来说,他实在过于瘦弱。那硕大的药箱若不是被亭羽帮忙提携着,估计随时能压倒这个少年吧。

  或许,唯一吸引人的,就是少年一双邃黑星眸,黑白分明,清冷傲慢,似曾相识。

  明月夜见汪忠嗣愣神,微微蹙眉,她斜身走过军医统领,直接来到汪忠嗣面前,盯住他继续恶化的伤口。

  “十七,你可能解毒?”温亭羽在一边小心翼翼问,多少有些担心。

  “高将军,请您在账内立一铜柱,上缚皮带与铜环,一定要结实。这营帐烛火不够,多加几盏。程统领,这是我配好的麻沸散,请派人煎好呈上。我还需要温水,净手。其他不相干的人,就散了吧。”明月夜干净利落,打开药箱。

  “军医,你想如何医治本帅?铜柱铜环何用?”汪忠嗣冷笑,研究般审视着明月夜。

  “汪帅,您中是尸香蚀骨之毒,西域巫医取千年之上的古尸尸油,配置五毒毒虫制成。毒已侵骨,必须将腐肉清除,并在骨头的伤口之上再敲开一个小口子,敷上化腐生肌的伤药,方可根治。我配置的麻沸散可令汪帅在几个时辰内没有痛觉,将您伤臂穿过铜环,缚于铜柱,是固定伤口便于处理,更避免疗伤后期您无意识的肌体反应。”明月夜迎着汪忠嗣审视,淡淡道,波澜不惊。

  “你这阵仗,分明华佗给关老爷刮骨疗毒的架势啊。”汪忠嗣揶揄。

  “麻沸散已失传多年,后人们找到的只有药材组成,却无具体份量,十七所用的也是自己调配,并不敢肯定药效能持续多久?多了必然会伤害大脑,所以也只敢用比较轻的,万一剧痛难忍,铜环可固定伤口,不易误伤。”

  “不用铜环铜柱,亦不用麻沸散,更不用找人来陪我下棋。”汪忠嗣冷笑,带点儿嘲讽道:“你留下清毒,其他人退下。”

  高远屏退众人,明月夜拉住温亭羽,恳求道:“兄长,你留下来。”

  独自一人面对汪忠嗣,明月夜多少有些纠结与尴尬。

  “汪帅,十七是我义结金兰的兄弟,我留下来陪他。”温亭羽见汪忠嗣微微点头,明朗一笑,接过来随从端进来的水盆,小心翼翼放在明月夜旁边,看她整理着剔骨的匕首,在特制的烛火上炙烤消毒。

  明月夜净了手,一手拿着精巧的剔骨刀,一手拿着沾了药液的手巾,走到汪忠嗣面前,认真道:“汪帅,不肯喝麻沸散,那不如用些烈酒,来止痛。”

  “不必。”汪忠嗣冷哼一声,把伤臂放在桌几上,用另一只手打开一本线装《孙子兵法》看起来,他沉声道:“来。”

  明月夜咬咬嘴唇,附身观察着伤口,她犹豫片刻,终于下刀,缓缓切开伤口。她抬头看了一眼汪忠嗣,见他神情冷淡,并无异常,便放心清理起伤口来。

  她用小刀小心翼翼的把伤口周围腐肉剔除,用手巾擦拭着紫黑色的污血。因为手巾上有止血药,所以血流得并不厉害,一会便隐约见到臂骨。

  她换了一条新鲜的消毒手巾止血,眼尖地发现汪忠嗣虽纹丝未动,但苍白的额上已有涔涔细汗,不是他不痛,而是他在用坚强的意志力抵挡疼痛。

  明月夜心中酸痛,她朝着身边紧张的抱着止血药巾的温亭羽,小声道:“擦汗。”

  温亭羽一愣,蓦然惊醒,赶紧手忙脚乱的用药巾去擦明月夜额上亮晶晶的汗珠,她惊吓的一躲,忍不住呵斥道:“呆子,不是给我。”一时间,小女儿神态毕露,汪忠嗣眸光微聚,眼神一凛。

  温亭羽恍然,赶忙拿手巾给汪忠嗣擦拭了额头上的暴汗。

  听着明月夜用锋利的小刀,在骨上擦擦作响的挖凿声,温亭羽根本不敢看那污血淋漓的伤口,随着血腥气与尸香蚀骨特有的尸臭味,他强忍住自己想要呕吐与眩晕的感觉。

  他怯生生问道:“汪帅,您还挺得住?”

  “军医,你叫十七?这名字很特别。”汪忠嗣似乎没有听见温亭羽的担心,而是耐心而审视的盯着明月夜。

  “名字,不过代号而已。”明月夜聚精会神的只注意着处理伤口。

  “你在暗军担任军医,多久?”

  “不到两个月。”

  “你家里,还有何人?”

  “原来汪帅,也是如此琐碎之人。”明月夜并未停止工作,只是略带冷嘲热讽道。

  “和病人聊天可以止痛,比下棋更管用。”汪忠嗣淡淡道。

  “就我一个,其他的,都没了。”

  “十七?你师承何人,听说雪狼王受伤,暗军军医统领都束手无策,你却另有解毒良策。”

  “我母亲,曾是个很好的医师。”她心中微痛,眼波微敛。

  “最好的医师,都来自莫家……你师傅可也姓莫?”

  明月夜手下不觉一沉,用力过猛,汪忠嗣闷哼一声,止住了自己的询问。

  “军医,为何本帅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汪忠嗣沉吟。

  “我与汪帅,不曾谋面。我们是陌生人。”明月夜冷冷道:“莫非,汪帅也觉得铁魂军的军医统领,比暗军的小小军医,差得太远。想挖哥舒将军的墙角不成?”

  汪忠嗣声音微冷:“若本帅有此想法,军医可愿?”

  “十七……不愿叛主。”明月夜从药箱里取出药盒,用银匙挖出一些辛辣之味的黄色药粉,仔细小心的撒在处理好的伤口上。

  汪忠嗣倒吸一口冷气,手臂微抖,脸色异常苍白起来,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冒出来。他硬挺着身体扛住疼痛,但他的汗一层一层淌下,温亭羽不觉换了几条干净的手巾。

  明月夜手疾眼快,赶忙用干净的绷带缠紧汪忠嗣的伤口,鲜红的血一层一层透湿了绷带,竟有喷涌而出的态势,她心下一凛,顾不得许多赶忙从背包里拿出金针包裹,抽取了几枚,下针在汪忠嗣伤臂的穴位上,不多时,血渐渐止住了。

  汪忠嗣盯着那几枚朴素无华的金针,默默出神。

  明月夜手脚利落的将剩余绷带包扎好汪忠嗣的伤口。终于舒了口气。

  “兄长,快端汤药过来。”

  明月夜却听到扑通一声,回头看去,温亭羽已经直直倒在地上,昏了过去,难道他晕血?

  她大惊失色,赶忙跑过去察看,她从他身畔捡起一支毛笔,原来他被点了穴,还是一支毛笔?

  明月夜站起身来,她听身后汪忠嗣幽幽叹气,冷冷道:“月夜,你还要瞒我多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