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56.金针

寒月夜 胖虎22爷 2473 2017-09-26 10:58:56

  明月夜突然闻听此言,不由自主挺直了后背,脖颈后仰,高傲而清冷的身体态度。

  “汪帅,您伤的可是手臂,怎么胡言乱语起来。”她言语冷硬,不吝讥讽。

  “月夜,你或可易了容,倒了嗓。但你的……眼神,改不了。”汪忠嗣站起身来,一步一步逼近:“还有你的金针。”

  “眼神。”明月夜并未转头,带着几分冷嘲道:“玄而又玄,莫非汪帅也有断袖之癖!紧紧盯着一个男人的眼睛作甚?至于金针,这针朴素无华,哪个江湖术士没几套,用来唬人呢?”

  “可就你这一套,却独一无二。”汪忠嗣已经走到明月夜身后,不过一尺距离,他沉而痛道:“因为,这是我送给妤婳的。”

  “月夜,你怎么会在土库堡,老东西呢?”汪忠嗣用未受伤另一只手,扳过明月夜的肩膀,她虽未执拗,但歪着头,盯着他,神情纠结与矛盾。

  “明月夜,我就说吧,你何必骗他?你怎么可能骗的过他。”流千树从明月夜的药箱里钻了出来,跳上她肩头,对着汪忠嗣挠头道:“她不想见你,我有什么办法?还有,别叫我老东西。我有名字……流千树。拜托。”

  汪忠嗣又吃了一惊:“你亦能人语了?”

  “对,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最重要的,小爷能说话了。也要幻化人形了。”流千树抱着肩膀,金色眼睛熠熠闪亮。

  “你们,此时不该在暗夜山庄吗?”汪忠嗣迟疑道:“连夜斩汐,也欺瞒于我,你们遇到了什么变故?”

  “应该的事情很多,但大多结局不会尽如人意。汪帅。既然骨毒已除,军医十七,就此告退。”明月夜本百感交集,神情却又寒凉如水。

  当那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前,内心之感却如此遥远而陌生,不过分开两个月,似乎已经三生三世。

  她后退一步,恭敬鞠礼。

  “你去哪里?”汪忠嗣蹙眉,他拉住明月夜的手臂,薄怒道:“你这孩子,总是任性。”

  “哪里来,便回哪里去。我回,哥舒暗军军营。”

  “哥舒寒,难道是他胁迫你来土库堡?”汪忠嗣凤目微凉,流露杀机:“过分,本帅势必杀了他。”

  “并非如你所想,他救了我。”明月夜嘲讽冷笑:“当我差点被您夫人,派来的杀手围攻毙命之时,他和暗军救了我。偏巧我也无路可去,暗军又缺军医,我就跟着他一起来此。我是有军饷的,能养活自己。”

  “月夜,你在怪我,没有去找你?”汪忠嗣嗫嚅道:“为父是有苦衷的。苏全没有照顾好你吗?本帅还安排好暗夜山庄来保护你。只是,你怎么没有在长安呢?如果本帅早些知道,你并没有在暗夜山庄……”

  “你会放下铁魂军,来找我吗?”明月夜苦笑着打断汪忠嗣,他沉默愣住。

  她轻轻拨开他拽住自己的手,哂笑自嘲:“当然不会,我哪有那么重要?其实,该说的话,那日早已说尽。我等你,你没来,这世间就再没有明月夜此人。我是十七,军医十七。如此而已。”

  “我是一个战士,十五万铁魂军就站在我身后,等着我带着他们,去荡平蛮夷,收复家园。在土库堡,亦有众多挣扎在水深火热中的平民百姓,等着我们去救命。如果让我在你一个人的安危。和这么多人的性命之中,必须做出抉择,你会怎么选?月夜,诚然,为父不是称职的父亲,我知道。但本帅……别无选择……”

  “月夜明白,汪帅是大常的战神。”明月夜冷漠道:“对您而言,我无足轻重。无妨,我自己亦可独活。没有您这位威名赫赫的父亲,我一样可以活得很好。您放心。我也会收复明堂,终归为母亲得报血海深仇。”

  “月夜……”汪忠嗣挣扎道:“有很多事,你还不明白。你太年轻了,并不懂人间的苦痛。时光终会冲淡一切,而你好好活着,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不懂的是您,父亲。”明月夜一字一顿道:“不懂人情世故的,从来也只是您一个而已。我母亲怎么会落得那般下场?我比您更明白。压根儿我也不是,您心目中那个弱不禁风的乖乖女儿。或者,只有我做军医十七的日子里,我才活得最尽兴最快活。因为终可以肆无忌惮,痛痛快快,活成我本来的样子。开心或忧愁,欢喜或愤怒,都好,都是真实的存在。”

  “月夜,那就给我一些时间,去了解你。”汪忠嗣迟疑地伸出手指,抚摸了一下明月夜的发顶,毛茸茸的黑发,毛茸茸的触感,像极了一只不安分的幼猫,蠢蠢欲动,张牙舞爪。

  “来不及了。”明月夜闪躲掉,依旧倔强道。

  “五年前,我就一直在夜舒楼跳舞,那个能在沉香屑上舞蹈的新晋花魁就是我。我靠跳舞骗那些有钱人的银子,为了我和流千树能在您的将军府里,不被您刻薄的夫人给暗中饿死。我会让流千树去偷各种珍贵药材,然后我用其制成各种,隐秘的蛊毒或回阳之药,再高价卖给那些贵族官宦,甚至换取前朝后宫的重要情报。黑市交易,尔虞我诈,我比您在行得多。这些年,我就是这样蛮横的活下来的。”

  明月夜敏感的察觉到汪忠嗣的震惊与岌岌可危的愤怒,但她并未住口,反而越挫越勇。

  “您不信吗?那日在哥舒暗军大营,与您窃窃私语,好心提醒的舞姬就是我。那个您口中不值一提的卑贱妖女。”

  “胡说,她已被哥舒寒祭旗。”汪忠嗣本能的不愿相信自己所闻所听。

  “军有内鬼,速速归营。”明月夜冷酷笑着,她盯着对面男人冷白的脸和青紫的唇,又刻意模仿着那日他的语气道:“我女月夜,冰清玉洁,温良淑德,怎能与舞姬之类共侍一夫?你杀不杀她,都得退婚。”

  话音未落,明月夜已被汪忠嗣单臂拥入怀中,那温暖的心跳,熟悉的薄荷清冽,让她揪紧的心不由自主柔软下来,几乎要放弃所有的武装与抵抗。

  “夜儿,你受苦了。”他轻轻叹息着,只想拥得很紧,沉沉道:“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这一切都归罪于我。怪我,没有保护好你……”

  他没有再用父亲或者将军的称谓,此刻他就是他,一个普通的,心痛了的男人。

  她情不自禁用手环住他,强忍住自己的眼泪,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的话。

  他太容易就妥协了,完全出乎她意料。或者他,根本就是很辛苦的在思念,在等待,不愿坚持就弃械投降。因为心痛,因为在乎,因为不想放弃。

  她以为自己会毅然决然,她以为自己会拂袖而去,但当他抱住她的瞬间,她只好放弃了执拗和坚持。只是,只是她为何并没有多少惊喜与感动,只是内心更安静,似乎放下了纠缠已久的心锚,这与她想象之中,相差甚远。

  “小心你的手。”明月夜尽量避开汪忠嗣的伤臂,只余下这样的话。

  恰在此时,被打晕的温亭羽傻乎乎的爬起来,他揉着疼痛的太阳穴,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汪忠嗣正抱着明月夜,这画面实在有点儿刺激,他指着他们,结结巴巴道:“有人能给我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