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58.谁敢

寒月夜 胖虎22爷 2383 2017-09-28 16:23:13

  嚣张的笑声未落,账外一片惊呼和跌倒之声此起彼伏。随之,一道黑色闪电霸道的,径直劈进大帐来。

  一身寒铁铠甲,头戴狼首面具的哥舒寒,已持重剑挡在明月夜、雪狼王和汪忠嗣之间。

  未及思考,他挥动黝黑的重剑,狠狠就与汪忠嗣的银白长剑重重交锋,一时火花四冒。他的力道之猛,让汪忠嗣不得不退后几步,方才稳住脚步。

  汪忠嗣暗自心惊,心下已然已明白,这双瞳妖孽此前竟然隐藏实力,他的内力造诣与剑术,恐都不在自己之下,这果然是劲敌,不容小觑。

  只见哥舒寒铠甲染血,长发飘扬,发丝狠狠纠缠着冷酷的面具边缘。面具之下,他露出阴冷的重瞳邃黒,泛现着啮人的冷绿,益发的邪魅狂狷,霸气不羁。

  “汪忠嗣,你伤我军医,这账……怎么算?”哥舒寒尾音冰冷余长,不吝挑衅。

  他微微俯身,用未持剑的手一把抱起雪狼王身边的明月夜,见她牵扯伤口紧紧蹙眉,温柔宠溺道:“十七,撑得住?”

  明月夜微微点点头,但只这轻微动作,已让汪忠嗣心胆俱裂,对哥舒寒更心生杀意,什么时候他们已经如此亲密。

  他沉声道:“想我铁魂军,岂容你等蔑视。今日,你这妖孽将,有进无出!”

  “哦?我闯将进来,便会闯将出去。”哥舒寒笑得饶有趣味。

  他眸光微寒,不吝调侃道:“汪帅,你的铁魂军已被我暗军团团包围。还有你那万余手无寸铁的,难民。你确定,要试我灵兽营锋芒?”

  “你这是,要反?”汪忠嗣剑眉微挑,杀意凛然道:“不怕本帅,先斩后奏?”

  “大敌当前,汪帅出言谨慎,免得给铁魂军带来杀身之祸。”哥舒寒笑得邪魅妖异:“我要十七和阿九,耗子若你喜欢,留下便是。”

  站在雪狼王头顶上的流千树,被气得跳起脚来,气愤道:“凭什么啊,又留下我?”

  “护主不利,留你何用?”哥舒寒呲牙,冷冷瞪了一样流千树,后者缩缩脖子,吞了吞口水,安慰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

  “月夜,本帅最后问你,若还自认汪忠嗣的女儿,便留下。若你坚持自己是暗军的军医十七,就休怪为父无情,自此你我恩断义绝,不再相认。”汪忠嗣紧紧盯住明月夜,声音暗哑:“难道七年,还不及两个月吗?”

  “月夜妹妹。你莫要意气用事,你和汪帅都在气头上,待冷静下来,再说不迟。”温亭羽试图往前一步,想要拉住明月夜的衣袖。但手指未及,哥舒寒重剑与他肌肤只差分毫。

  “将军,别伤我兄长。”明月夜手疾眼快,抱住他胳膊。

  “温亭羽,滚开。”哥舒寒冷冷蔑视着温亭羽,他比这青涩少年,足足高了半个头,也更魁伟凶猛更多。他微微颔首,重剑挑衅,锋芒毕露,气势已稳稳压住了对方。

  冥神与少年,实力实在悬殊太多。

  温亭羽被剑锋威逼退后了几步,却执拗道:“月夜,不要忤逆你父亲,再惹他生气。汪帅他,一直很惦念你,我带了的酸橙渍饼,他说你喜欢吃,一点儿没有打开。那些饼,都被他放在自己营帐的床几上,他每日都会默默凝望……”

  闻听此言,明月夜身体微微颤抖,她深深吸气,深深地望向汪忠嗣那边,只见他的眼神里沉痛一片,猩红如火。

  同时,她亦然感觉到哥舒寒身体也绷直了几分,却放松了抱着她的手臂。

  随之一道金光,一枚金扣子直接击中温亭羽胸口,他闷哼一声倒在地上,他的镖师随从们蜂拥而上,却一时难以解开被点的穴位。

  “十七,若你自认明月夜,你便可留在铁魂军,回到长安后,我自会面圣请旨,解除哥舒寒与明月夜御赐婚约。”哥舒寒声音如水,清冷而平和,不见喜怒。

  “将军,你之前承诺,可当真?”明月夜望了望汪忠嗣,神情极为复杂纠结,她低语问道。

  “自然。”哥舒寒笃定而清晰。

  明月夜微笑,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淌下来,似笑非笑道:“汪帅,十七就此拜别,从今往后,各自安好!”

  “好,好一个各自安好。”汪忠嗣大声狂笑道,眼眸赤如火焰暴烈,备受打击,手臂颤抖,几乎要握不住自己的长剑。

  他寒声道:“好一个——军医十七。账外铁魂军听令,明月夜已死。暗军叛逆,创营者,格杀勿论!”

  明月夜眼眸微闭,一扭头,就把脸藏在哥舒寒怀抱中。不见也罢,或许更好。

  汪忠嗣与哥舒寒同时瞳孔紧缩,严阵以待,眼看就要掀起惊天动地的对决厮杀,恰在此时,账外传来柳辰青气喘吁吁的声音:“圣旨到,汪忠嗣接旨。”

  账外一阵嘈杂的声音,人声,兵戎交接声,野兽嘶叫声,终究一片混乱。

  不多时,高远掀开营帐的风帘,满头大汗的柳辰青气冲冲走进来,眼见哥舒寒与汪忠嗣各自严阵以待,稍有惊诧,但很快横立眉目,径直走向营中主位,特意扬了扬手中圣旨。

  他阴森森道:“汪忠嗣,你刚才说,谁要反?依老夫之见,要谋反的人是你?莫非,你还要谋害钦差不成,取我尚方宝剑来,见此物如见君面,汪忠嗣,你想好了,可愿接旨?”

  账外的铁魂军、暗军以及羽卫都有一部分人,各自冲进大帐,站在各自阵营,手握兵器,只待交锋。

  哥舒寒略有惊诧,笑望着柳辰青:“柳大人,你怎么来了?”

  “老夫还得感谢哥舒将军呢,若不是乘着您和暗军的东风,这铁魂军营就凭我五千羽卫,可太难闯进了。原来,哥舒将军一怒为红颜,却是为了军医。殊不知这军医真容,和那日被祭旗的舞姬还有几分相似,难怪得将军如此厚爱。”柳辰青笑得阴险而暧昧。

  哥舒寒邃黑重瞳闪现寒冷杀意:“柳大人,你也来铁魂军找汪帅?巧了,在下与汪帅有事待决,不知是你先,我先?”

  “还是老夫先来,毕竟身负皇命。不过若哥舒将军愿助老夫一臂之力,待回长安面圣,老夫也会在皇上面前为您,多多美言。您看……”柳辰青油腔滑调。

  “没兴趣,十七受伤需诊治。汪忠嗣,哥舒寒向来睚眦必报。今日我就要带走军医,你可以试试拦不拦得住我。”哥舒寒轻描淡写,不吝威胁:“伤我十七这笔账,必让你和铁魂军,百倍奉还。”

  汪忠嗣见柳辰青阴阳怪气,又见明月夜脸色异常苍白,冷冷道:“狼王伤我士兵,本帅也伤了你……军医,这笔账日后总会算清。他们你可以带走!”

  “好,后会有期。”哥舒寒稳稳抱住明月夜,穿过人群,信步走向账外。

  “哥舒寒,你若薄待她,或胁迫她,我会杀了你。”汪忠嗣在他们身后,深深说了一句话。

  哥舒寒停了一下,他回头看了看汪忠嗣,双瞳眸光深邃,清凉淡漠,他并未回答,而是更稳地抱住怀中女子,终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