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60.演戏

寒月夜 胖虎22爷 2266 2017-10-01 19:27:06

  明月夜只觉得一切恍惚,恍然如梦。她被哥舒寒拥在怀中,心里却空落落的,犹如寒潭无底。

  哥舒寒骑着白兔,一马当先,这黑马的脚力非比寻常,把其余暗军拉出了很远的距离。这一路,他沉默不语。

  据说,今夜将有暴风雪,所以风很冷,吹在脸上犹如刀割。

  两边的远山在风声中,遥遥而过。头顶之上,夜色深邃,浩瀚星空,寥寥闪烁。

  一匹黑马,两个黑衣的人,在如墨的夜色中,疾驰而行,透着一种苍凉的深重。

  明月夜发现他们前往的却不是回营之路,眼前路的尽头是一处断崖,白兔的速度也并未减低。它直直就冲到了断崖尽头,眼瞅着就要冲下断崖。她紧紧抓住哥舒寒的手腕,自己不禁紧闭双眸,然后她感觉他小臂猛然用力一提,缰绳紧绷,白兔硬生生停住,高高扬起前蹄,对着星空长声嘶鸣,口与鼻喷出一大团的白色热雾。

  明月夜的心因惊惧而狂跳不止,她发现,其实自己并非不惧死亡。

  耳闻哥舒寒狂狷邪魅的轻笑声,见他抓住自己的面具,手臂随意扬起一挥,玄铁面具被抛出了漂亮的一道弧线,落入山谷,他深深地舒着气,似乎放松了许多。

  “怕了?怕和我一起死。”

  “我可不想死。”明月夜整整衣衫,不小心牵动了背上伤口,血虽已凝固但依旧痛,她微微蹙眉,嫌弃道:“当然,更不想和你一起死。黄泉路上,太聒噪。”

  “我陪你演了这出戏,如此卖力,你却不领情?”

  “分明是属下,陪将军演了这出戏,领情的也应该是将军吧?何况,挨刀的人可是属下!”明月夜嗤之以鼻,提示道。

  “你想知道内鬼是谁?不来一出苦肉计,怎么行?”哥舒寒跳下马,伸出自己手臂,轻柔地把明月夜抱下,又脱下自己的黑色披风,围在她身上,兜上风帽,只露出她苍白而娇嫩的一张巴掌脸。

  “老奸巨猾如将军,肯定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她裹紧了身上的斗篷,胆怯地望了望,距离他们几步之遥的悬崖,情不自禁往里靠近几步,颤抖道:“我们不回暗军大营,来这鬼地方干嘛?你不是生了杀人灭口之心吧?”

  “你还有用,不必死那么早。”他从马上解下牛皮酒袋,自己灌了几口,然后递给她,淡淡道:“这个晚上不好过,喝些酒,心里舒服。”

  明月夜哆哆嗦嗦接过酒袋,听话地喝了几口,从喉咙到肚腹像燃烧起一道火焰,她还想再喝,却被他劈手抢过:“你背上有伤,不可多喝。”

   他凤目微眯,不吝挑衅道:“看来,军医要成酒鬼了。”

  明月夜白了一眼哥舒寒,继续裹紧身上披风,不屑道:“就算酒鬼,也是您那暗军里最能干的军医。今夜暴风雪之后,突波军营的鬼疫之症就要登峰造极了,将军怕用不了三日,必定破城。紫戎大王,正为自己的夫人张榜求医,您不希望您的军医,在此刻凭借过人医术,帮您从土库堡谋取些什么方便吗?”

  “嗯……”哥舒寒遥望山谷远方:“越来越上路。你在铁魂军营,可有发现?”

  “果然,将军肯让属下前往铁魂军,为汪帅疗伤,确实别有用心。”她奚落道。

  “他手臂上的毒,看起来貌似西域巫医特制的尸香蚀骨,却缺了一味不起眼的花腹蜂毒,想必还是内应栽赃嫁祸,他营中内鬼想以我为饵,诱你用暗军为柳辰青开路。有人必然通过什么不露声色的方式,给您也恰好送了信吧?”

  “细鬼营统领截获飞鸽传书。”他继续喝酒,微笑道:“我的军医,在铁魂军有危险。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那您也不用这么大阵仗,连灵兽营都号令出来。”她微微摇头:“这戏实在过了。”

  “万一,他不放人,我就好抢人。”哥舒寒微微弯下腰,让自己的脸颊直视明月夜的。他的双瞳洞察一切,他仔仔细细凝视着她的,戏谑道:“偏巧,就让我听到了,那么感人的一段话。十七,你算准了阿九出现,我必然会现身,所以恰时讨好下主子吗?好一个聪明伶俐、花言巧语的奴才。”

  “您还真是,厚颜无耻,脸大如箩的主子呢……”明月夜脸颊微红,仍不吝鄙视道:“讨好你,难道你会给我银子吗?”

  “十七,你可真视财如命,句句都不离开银子。”哥舒寒哂笑:“说吧,你偷偷攒了多少我的金扣子?回长安都够你买处大宅子了吧?”

  明月夜捂住自己的流苏背包,紧张道:“这是你打伤我和流千树的补偿。休想再拿回去,有本事就别拿这么奢侈的暗器打人啊。”

  “无妨,你说的话无关真假,但甚得我心。这些金豆子都赏你就是。跟着我混,总比跟着汪忠嗣,日子会阔绰许多。”他似笑非笑道:“其实,若你愿留在铁魂军,我并不会难为你和耗子。”

  “将军说过,只要十七真心归顺,您也会一诺千金。”

  “说到底,还是为保汪忠嗣平安。”他长长叹气,揶揄道:“多么感人肺腑的父女情深啊。”

  “公平交易!”她眼神清冷,凝视对面邪魅重瞳,若有所思道:“将军如此耐心,蛰伏在局中,却又不知为谋取什么?您可别说,就为了收服一个末等军医的忠心,而已。”

  “听闻,紫戎大王曾有一西域巫医,神秘至极,他擅长制蛊,能帮助失去记忆的疯癫之人回复清明头脑。只是近年隐匿在土库堡,销声匿迹了。”哥舒寒沉吟:“所以,我要这座城,我要找到这个巫医,为我所用。”

  “我还以为您为了夜斩汐,要得破城头筹。毕竟十五万铁魂军的辖制权,若在加上暗军,您将是大常无可匹敌的控局之人。”

  “那我的死期也快到了。汪忠嗣为何落得如此掣肘,还不是被手中兵权所累。”哥舒寒冷笑道:“差不多可以回营了,铁魂军那边,该跳出来的人,想必已经得手。”

  明月夜浑身一颤,深深吸气:“他,可有性命之忧?”

  “兽营未撤,不必担心。”他终究不易察觉的,微微蹙眉道:“还是担心自己的伤吧,可能会留疤。本来就丑。”

  她强笑:“您忘了,属下是军医,可能还是,大常最出色的军医。”

  哥舒寒哂笑:“十七,你医不了这里。”

  他指指自己的心脏,不待她反驳,而是一把拥住她整个人入怀。他的怀抱充满黑沉香的冷郁,却不再陌生而冰冷。

  他用自己的下颌抵住她的发,低低道:“想哭就哭吧,这次,我不会嫌弃你,会弄脏我的衣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