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61.内鬼

寒月夜 胖虎22爷 2235 2017-10-02 22:32:27

  铁魂军军营。

  汪忠嗣和柳辰青各自成阵营,对峙而立,他们身后的兵士,也都目光炯炯瞪视着对方,仿佛下一刻就要兵戎相见,决一死战。

  他们都在等,耐心以及充满信心的等待,等马上浮上水面的真相,可以用来打击对手的狂妄。他们都认真而笃定,志在必得。

  恰时,两个兵士抬着一个巨大的铜壶走进营帐,其中一个慢悠悠说:“汪帅,高副将说我军中已无茶叶多日,所以只好让我们抬上一壶白开水,给各位将军们将就将就解渴吧。总不能到了咱们铁魂军连口水都不给喝啊。”

  那兵士本欲用铜壶给羽卫的将领们布水,却被对方谨慎拦住。

  “老夫和老夫的人都不用,怕妄逆小人趁机下毒。”柳辰青冷笑道,一拂袖,不吝鄙视与嘲笑。

  “呵呵,没想到羽卫都是些胆小怕死的人。”铁魂军的将领们哈哈大笑,几乎动作整齐的把面前倒好的白水一饮而尽,汪忠嗣是最后一个,他用未受伤的手,缓缓举起面前瓷碗,喝了几口,沉稳而威慑。

  他目光犀利,但却并没有望向柳辰青。刚刚,他有点儿出神了,在心里算计下时间,明月夜他们应该回营了。不知温亭羽可见到了她?

  恰在此时,搜营的人马回来了。

  汪忠嗣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高远,后者则看了看铁魂军将领面前的空水碗,不觉微微一笑,眼神错开。接着他大力把身后一个身穿铁魂军军服,却有胡人面孔的兵士推跪在地面上。

  汪忠嗣微微蹙眉,不明就里,但敏锐如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羽卫副将王景东,双手紧握一个细长的卷轴,恭恭敬敬向柳辰青呈上。接着又小心翼翼地在他耳畔轻语几句,只见自己的上司胖脸严肃,微微颔首,便恭敬退下,疾行出账。

  “汪忠嗣,你该当何罪?”柳辰青阴森森盯住汪忠嗣,一字一顿道。

  “本帅何罪之有?”汪忠嗣冷笑。

  “好,看来你仍无悔改之心。”柳辰青把手中卷轴打开,向着众人展示:“这就是汪忠嗣通敌铁证,他与紫戎大王早有密谋,他日铁魂军与突波携手攻城,待拿下大常首都长安,他就是突波的北境大王。拥有突波逆贼许下的十座城池。这是他给突波皇帝耶律启的亲笔书信,你们是他的副将,不会连他的笔迹都不认识了吧。搜营同去的的,可是你们铁魂军的副将高远。老夫可没机会做什么手脚。”

  汪忠嗣冷寒目光直直掷向高远,裹挟着几分震惊与激怒。铁魂军的将领们一时愣住,他们沉默地望向汪忠嗣,这变故实在太惊人。

  汪忠嗣冷哼道:“高远,原来内鬼,并非宋离,而是你。”

  高远并未躲避他的鹰隼般注视,只是踹了踹跪在地上五花大绑的胡人兵士,缓缓道:“这里还有人证,他是耶律启的信使,本已换上了铁魂军军服,想趁乱出营,被我们撞了个正着。书信就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而且,在主帅的营帐,我们还搜到了黄金十箱,明珠百斗,这信使也承认是他伪装灾民带进军营,敬献给我们的主帅。铁证如山啊,主帅。”

  高远扫视着铁魂军的将领们,阴森森道:“本来在下也不信,但在铁证面前,罪证如山,同僚们都清清楚楚看看便是。我们的主帅,究竟是什么人,我们,一直被他蒙骗了。”

  铁魂军的将领们群情激奋,纷纷指责:“高远,你这是吃里扒外吗?主帅待你我不薄,你怎能见利忘义?陷害忠良之将。”

  羽卫们纷纷刀剑出鞘,剑拔弩张。铁魂军见此敏锐回应,但刚刚想抽剑,却都觉得心口憋闷绞痛,有人甚至闷哼一声,吐出了大口鲜血,体力不支倒在地上,众人诧异、紧张而慌乱。

  有人锐声嘶喊:“水中有毒。”

  汪忠嗣心中惊诧,暗自运息,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顺利挥放内力,眼见是真的中毒了,加之本来自己手臂流血过多,一时间眼前发黑,要用手撑住桌角才能站稳,他震怒斥责:“高远,你在水中下毒?”

  高远手疾眼快,他一挺身,已将自己长剑抵在汪忠嗣脖颈之上,其他羽卫见状,各自挟持住了最近的铁魂军将领。

  一时间,账内形势突变,铁魂军过半的将领已被羽卫擒获。

  “汪帅和铁魂军,若不在羽卫面前逞强,高远这毒,确实难以得手。”高远阴毒道:“主帅傲慢,这激将法果然奏效。”

  柳辰青哈哈大笑,背着手走向帐中主位,一拂衣袖,狂妄坐下,居高临下道:“汪忠嗣,没想到,霸道如你,可也有今天,落在老夫手中?”

  “汪帅,莫要怪属下无情无义。一切不过大势所趋,你我都无法逆转的命定之数。”高远阴冷继续道:“从你出征之时,就已注定,不会活着回到长安了。但属下会感念您多年提携照拂,会把您的尸身带回将军府,交付给夫人,好生掩埋。”

  “宋离呢?”汪忠嗣急火攻心,吐了一口黑血在帅袍衣襟上,他额头青筋几乎爆裂,豆大的汗珠从俊美的脸颊上,噗嗤掉落。

  “他到死都护着你,可惜还是做了替死鬼。”高远不屑道:“主帅,您认罪吧。不然接下来枉死的,就是你的其他副将们。”

  “主帅,绝不可认罪。”铁魂军的一个将领迎着羽卫的剑锋,吃力喊道:“不可认罪,您是清白的,回到长安,皇上会相信您的辩驳。”

  柳辰青蹙眉,微微点下下颌,那副将身边的羽卫毫不留情将其刎颈而亡,淋淋漓漓的人血洒满了当堂。

  “住手!”汪忠嗣暴喝。

  “主帅,不可认罪,铁魂军英名,我们宁死不容玷污。”其余的副将们激动的和羽卫近身纠缠,紧接着又有几个副将被洞穿心肺,颓然倒下。一时间,几具染血的尸体横列于大帐之中,血腥味弥漫在整个营帐之中。

  “汪忠嗣,这里不过几十个副将而已,账外还有万余难民,莫非您想让他们,统统与你陪葬?”柳辰青阴毒笑道:“柳贵妃给我下了死令。若不能带回你的人头,就要奉上老夫自己人头,换做你,也必然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价吧。”

  “哈哈哈……”汪忠嗣仰天长笑:“看来,天要亡我,汪忠嗣。也罢,也罢。”

  怅然笑过,他便安静下来,不喜不怒地瞪着高远道:“放了他们,给他们解药,待明日哥舒寒交接兵权,本帅认罪。若你们再伤一人性命,汪忠嗣与铁魂军今日便与羽卫,同归于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