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62.微妙

寒月夜 胖虎22爷 3129 2017-10-03 16:01:05

  哥舒寒暗军大营。

  军医营的小帐篷里,明月夜正费力的,伸长了手,够着自己后背处理伤口。

  窄小的帐篷里堆满了各种药材,她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旮旯,趁着没人想赶紧包扎好伤口。

  忽然之间,明月夜被头上一片阴影笼罩住,乌沉沉的,悄然无声。

  她回身一看,哥舒寒正举着一枚细白的玉瓶,站在她身前,微微蹙眉,略带不满。

  “原来躲在这里。”他揶揄道。

  她慌张地拢紧自己的医服,脸颊微红,略带鄙夷道:“你是猫妖变的吗?走路一点儿声儿都没有,很吓人的。”

  “哎呦,还不好意思了。”哥舒寒不禁一笑,他走到明月夜身后,俯身稍稍把她的衣服领子拉开,露出肩上再度爆裂流血的伤口,紧蹙的眉心更加紧凑,责备道:“笨手笨脚的,又让伤口豁开了。”

  他十分自然的,拿起桌上沾了清水的手巾,轻轻擦拭着伤口周围。

  因为疼痛,也因为羞涩,明月夜本能的挣扎着,却被他稳稳按住肩膀的另一侧。

  他在她耳畔轻柔道:“别动,放松……”

  他清理好她的伤口,然后从细白的玉瓶里,倒出几滴碧绿的药汁,轻轻均匀涂抹在伤口上。她深深抽气,还好疼痛过后,伤口开始有清凉而舒缓感觉。

  “每日换药,不会留疤。”他的黑沉香盈盈绕绕纠缠着她整个人,他的声音低缓如羽毛,在肌肤表面轻飘飘划过,让人心生微暖。

  “十七,你何时,真的怕过我……”哥舒寒不吝奚落,他一边用药巾敷好伤口,又用绷带完全包扎好伤口,动作利落而轻柔,依旧不忘嘲讽道:“再说,军医也并非寻常女子,不过换药,而已。何必紧张?”

  “我怕……怕你又要吃人。”明月夜脸色泛白,心有余悸。

  “好,若你不愿,我就不吃。”他伸出纤长手指,耐心的把她耳畔一丝乱发挽好。

  “早晚有一日,你会改变主意。”他宠溺道,隐匿着几分暧昧。

  “哼哼,才怪……”明月夜暗自嘟囔着。

  恰时,她眼前的桌几上,从天而落一套月白色的男子袍服,有罗衫亦有外袍,柔软的质地,和精致的样式,看上去小巧玲珑却恰好是她的尺寸。

  “换上,脏衣服会让伤口感染。”哥舒寒用水盆里的水净手,背对着明月夜。

  “喂,那你不打算回避一下?男女授受不亲,可懂!”明月夜脸色绯红,长眉微挑。

  “哦,我并不介意亲力亲为。”他抓起手机擦手,又微微侧头,阴森森道:“趁着我还有耐心,赶紧换。”

  “那不许偷看,把头转过去。”她抓起衣服,孩子气的挡在胸前,瞪圆眼睛赌气道。

  哥舒寒扔掉手巾,转过身:“军医啊,你这身材可有半点看头儿?奇怪了,平日里暗军不曾给你饱饭吃?怎么总瘦成这个德行。”他不吝嘲讽。

  明月夜利落换衣,却不小心牵动了伤口,不禁边吸气呲牙,边挑衅道:“若能吃饱,属下又怎会身薄体弱?属下不过自己去找点儿吃的,而且还给将军打包回来那么多,不也差点儿被您掐死?还好意思说……”

  “好,那今日起,不许你离开我半步,我倒要看看,能不能把你喂胖。”他唇角旋起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还有,你再磨蹭时间,你那亭羽兄长恐怕就要吊死在我的大帐里了?”

  明月夜刚刚换好衣衫,还顾不上整理,气急败坏道:“你把温亭羽怎么了?”

  哥舒寒转身,他皱着眉,忍不住伸手整理起她略有凌乱的衣服领口,和束得歪歪扭扭的发髻。

  他轻描淡写道:“谁让你那义结金兰的呆子兄长,竟然想带着几十个镖师就硬闯我暗军呢?以卵击石,自讨苦吃。”

  “将军,您怎么能跟一个小孩子置气呢?”她推开他为她整理发髻的胳膊,情急之下拉住他的手,径直往账外走去。

  他似乎很喜欢,她拉着他手的触感,温暖而柔软的小手,紫樱和白芍药混杂在一起的馨香,毫无设防的紧握,他手中微微调整手指,两人便变成指间交缠的状态。

  她微愣,却挣不过他的掌控。因为着急要拉着他到营帐,搭救那倒霉悲催的温亭羽,便不再顾忌他们此时的指指交缠,仿佛亲昵的情侣一般。

  大约,除了左军,但凡看到主帅拉着军医,走进大帐的暗军守卫,都有即时咬舌自尽的冲动吧。

  诚然,画面虽好看,一黑一白两个家伙,都是容貌艳丽的人中翘楚,他们手拉手却也丝毫没有违和感。

  但一想到这彪悍霸道的主帅,不知何时竟然有了龙阳之好,实在令人匪夷所思。他喜欢男人,这实在太可怕了。

  被暗军守卫吊在大帐之中,正晃晃悠悠、狼狈不堪的温亭羽,见到哥舒寒和明月夜手拉手走进营帐,心情十分不美妙。

  “你放开她……我说,你快放开她!”他不顾自己的尴尬与仓惶,眼眸充满血丝,大声呵斥道。

  明月夜本想甩开哥舒寒,好上前去松开被吊住的温亭羽,但手被他紧紧握住,又怎能挣开半分,只好用另一只手拉住他的衣袖,拽了几拽,旁人看起来竟然带着撒娇的意味,众人都暗自倒吸冷气,纷纷侧目。

  哥舒寒拉着明月夜走到大营主位坐下,她被他拉着也坐在了他身畔,一双璧人,光彩照人,煞为好看。

  “将军,放了温公子吧,他心急鲁莽,才会闯营。”明月夜诚恳道。

  话音未落,一枚金扣子飞过,打断了捆绑着温亭羽的麻绳,他闷哼一声,重重落在地上,手腕还被一段麻绳捆绑着,他顾不得解开,已经踉踉跄跄地急急向明月夜奔来。

  哥舒寒微微蹙眉,手臂一扬,又一道金扣子的疾风闪过,温亭羽被击中穴位,应声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左军,把温亭歌放进来,领人。”他轻描淡写。

  左军脆声应诺。

  不多时,温亭歌和两个随从冲营帐门口冲进来,随从们赶忙把温亭羽扶了起来,温亭歌心疼弟弟,却一时无法解开穴道,他看了看坐在主座上的哥舒寒,和身边的明月夜,机灵如他,大约心知肚明,不慌不忙朝着座上黑衣冥王鞠礼。

  “哥舒将军,亭羽年轻,冒犯了将军,还请您多多担待。”他略一沉吟,望向明月夜道:“汪帅遭妄臣陷害,柳辰青和高远在他的营帐搜出了与突波的通敌书信、抓到了突波信使,还找到了所谓突波敬献给汪帅的黄金。所谓人赃俱在。救人要紧。”

  “竟然,是高远。”明月夜紧紧蹙眉,望向哥舒寒,他重瞳清澈,不波不澜。

  “对,内鬼就是高远。汪帅耿直,柳辰青以铁魂军及营内万余灾民的性命相威逼,汪帅被俘,现在被高远关在大牢,严刑拷打……”

  明月夜脸色泛白,正欲起身,被哥舒寒拉住,他低低道:“他并无性命之忧。”

  他转向温亭歌,眼神犀利,语调沉稳:“柳辰青的人在账外候着,来宣旨。铁魂军不会有闪失,破城也会在三日之内。不过,温公子,我军医正要进城揭榜,为紫戎大王的夫人治病。想借光熙商会密道一用,可否?”

  温亭羽紧紧盯住哥舒寒,后者剑眉微挑,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微嘲。他眼眸一抬,恍然明白,微笑道:“看来,哥舒将军早有应对,一切尽在掌握,若将军愿对汪帅施以援手,光熙商会义不容辞。”

  “十七,你带着耗子,还有那呆子,一起进城。”哥舒寒松开明月夜的手腕,笑望着她:“我不在,你可怕?”

  明月夜愣了片刻,摇摇头,迟疑道:“将军,竟放心,亭羽和流千树,和属下一起进城?”

  “三个傻子,总得有些运气吧?”他似笑非笑:“血雕和阿九,会暗中保护你们,倒也无忧。”

  他不吝鄙视地扫了一眼她:“我要什么,你都明白。若你还能找到为汪忠嗣脱罪证据,说明你也算有用。若怕,也不必勉为其难。”

  明月夜微眯了眼睛,牙齿也咬得微酸,傲慢而清冷道:“十七,明白。”

  她带着几分无奈的,看看被随从们扶住的温亭羽,小声提醒道:“将军,敲山震虎,见好就收吧。”

  哥舒寒明朗一笑,潇洒起身,他缓缓走近温亭羽,微微俯身,他黝黑深邃的重瞳盯住后者黑白分明的双眸,深不见底,寒气迫人,他用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道:“温亭羽,十七不容觊觎。你若不想她死得太惨,就好好当她的兄长。若有一天,你强大到能杀了我,再来试试,和我抢她。”

  话音未落,温亭羽闷哼一声,穴位在不知不觉中已被哥舒寒解开,不等他恢复行动,后者已经扬长而去,漆黑的衣裾洋洋洒洒,飘然无声。

  温亭歌暗自心惊,这年轻的将领,高深的内功与威慑的气势,恐在汪帅之上,只曾经内敛实力,而已。自己的弟弟和他简直无法匹敌,想救明月夜恐怕没那么容易。

  而且,他怎么觉得,汪帅的女儿,那是心甘情愿做这暗军的军医啊。

  这眼前,分明一双比翼双飞,日月生辉,相得益彰,天衣无缝。可怜的弟弟啊,怕是一厢情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