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63.揭榜

寒月夜 胖虎22爷 2347 2017-10-04 23:16:53

  土库堡,紫戎大王王府。

  这座府邸,可能是这座城里,最豪华而巍峨的建筑。这紫戎大王是突波贵族中颇有名望的氏族首领,土库堡是突波皇帝赏给他的封地之一,这座巨大的、联通着四通八达商业脉络的城市,为他带了惊人的财富。

  这座王府中最精致的院落,当属玲珑水榭。虽然地处沙漠之中,这紫戎大王居然在此,命能工巧匠修建出了南方园林风范的亭台楼阁、假山水池,其中花草树木,郁郁葱葱,奇珍异兽,琳琅满目。殊不知造就这般美景如画,不知曾有多少奴隶丧命于此,尸骨无存。

  建造这玲珑水榭,只为了讨得一人喜欢,这个女人,就是传奇中的玲珑夫人。

  早进府之际,眼见这里的布置与景色,明月夜总觉得有几分似曾相识,却一时想不起。看到院中竟然种植了大量的梨树,不由暗自心惊。据说,这院落里在地下埋了暖龙,所以不管府外什么天气,玲珑水榭一年四季如春,梨花盛开。

  只是这几日,自从玲珑夫人患病,这院中梨树尽数枯萎,满地落叶残花,只剩枯枝蹉跎。在那最高的老梨树上,蹲坐了大群的黑羽碧眼乌鸦,还有几枚只剩下白骨的骷髅,甚为恐怖。

  明月夜和温亭羽都穿着医服,后面跟着几个随从装扮的药童,小心翼翼背着背篓。他们被管家指引进了诺大的客厅,眼见乌压压一群人,各自忙碌,他们便找了个角落里,暂时安坐。

  两个人都带了人皮面具,就像一对容貌相似的中年兄弟般,都有微黄的面皮,半长不短的胡须,也提前吃了倒嗓的药丸,所以两个人的声音,也是中年男人的嘶哑与低沉。

  他们和一群愁眉苦脸的医师们,都坐在紫戎大王王府的大厅里。这群医师里除了他们是自愿揭榜而来的,其余绝大多数是被府兵,从四处抓来的医馆师傅来凑数,甚至还有兽医,药铺老板,都没有被放过。

  据说,紫戎大王最宠爱的就是玲珑夫人,自从得了这位美人,一直盛宠至今,前几日怀胎七月有余的玲珑夫人,突然罹患疫病,莫名其妙就七窍流血不止,眼瞅着就要一尸两命,可吓坏了紫戎大王,他搜遍全城,把所有的医师都绑来看病,甚至悬赏千两黄金,只为心爱之人缓解病痛。

  他四处找来名医诊疗,多数都说夫人身中奇毒,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不如舍子救母。结果被暴怒的紫戎大王直接砍了脑袋。于是,再没什么医师敢说实话,只好用各种方法拖延着时日。

  紫戎大王甚为紧张玲珑夫人,守城之事也暂交给异母同父的弟弟南苑大王。这几天,他守在玲珑身边,寸步不离,眼睁睁盯着医师们用尽偏方诊治,稍有不慎不周轻则军棍伺候,重则直接被他的圆月弯刀砍掉了脑袋。

  医师的首级被挂在院中的梨树上,鲜血染红了满树枯枝,更引得成群的乌鸦,飞落树梢啄食腐肉,情景甚为恐怖。

  一时间,王府整日缭绕着药石之气与血腥味道,医师们惴惴不安,暗自在心里祈福,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吧。大家私下暗暗形成联盟,一起尽力拖延时日。待到铁魂军破城,或还能有活路一条吧。殊不知今日,竟然还有一对呆鹅术士,自愿揭榜前来,真真儿是要钱不要命的家伙。那么,就让他们,抵挡一时吧。

  大厅之中,医师们一言不发,或低头看着药书,或用药杵捣药,时不时偷瞄一下把大厅包围得铁桶一般,凶神恶煞的佩刀兵士,暗自咽咽口水,忐忑不已。想必片刻之后,那对倒霉的术士铁定凶多吉少,恐怕最高兴的,就是树上翘首以盼的乌鸦了,因为很快又要有新鲜的首级被挂到树梢上,美味大餐将至。

  温亭羽被这诡异气氛弄得脊背发凉,脑门直发麻,他舔舔嘴唇,抓住明月夜的小手,用食指在她掌心滑动,写下文字若干,两人都是灵秀之人,用此举沟通十分舒畅。

  他写道:“揭榜,你有十足把握?”

  明月夜瞥了一眼他,回到:“兄长怕了?”

  “我不怕死,但怕不能护你周全。弟医术虽高妙,但此番危险重重,刀剑无情,难有活路。你不该来。”

  温亭羽停顿片刻,又艰难写道:“知你担忧汪帅,欲速洗刷罪名,我力争独自前来,你不该坚持己见,以身犯险。”

  “既知危险,你还要来?说起逃命本事,兄长远不及小弟。”明月夜故意逗趣温亭羽,在他手心轻轻挠了一下,又写道:“不必担心,此毒弟有解药!”

  虽然带着人皮面具,温亭羽依旧惊愣地盯住明月夜,唇角抽了几抽,不禁低语:“真有你的。”

  “弟有很多手段,兄长还不知晓呢。”她狡黠地眨眨眼睛,用唇语道。

  她黑白分明的星眸,熠熠闪亮,看得他心猿意马,微微愣神。

  她轻轻推了下脸色绯红的他,继续在他手心写道:“将军设局,万无一失。”

  温亭羽长眉微蹙,手腕微滞,犹豫片刻,迟滞着写道:“你信他?哥舒寒已接管铁魂军,若他和柳氏联手……”

  明月夜微笑,她写道:“他会保全汪帅,三日内城必破。我们,只需再制造些混乱,里应外合!”

  这一路而来的行程,仓促而紧凑,又有雪狼王阿九贴身相送,温亭羽根本没有机会和明月夜说上半句话。纵然心中百感交集,万般疑问,终于没有说出口,但心里却像豢养一头幼兽,正用初生的牙狠狠啮咬着自己的心尖,是嫉妒还是困惑,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自从知道十七是女子,他的情愫便生出了,自己不能控制的期待与欢喜。原来她就是汪帅的女儿明月夜,是汪帅想许配给自己的女儿呢,每每思及,他心微甜,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父亲和兄长都是及支持的,那或许……就是天意。

  但那日闯营被缚,看她拉着那哥舒寒,两人从大帐之外,翩然而来,不知为何脑海里竟蹦出“神仙眷侣”这四个字来,自己的心一下子被锤击重伤,鲜血淋漓。他知道,她是皇上御赐哥舒寒的诰命夫人,虽然汪帅说明月夜被迫的。但第一次看到他们如此相得益彰,璧人一对,他的心暗自滋生了叛逆与反抗。

  若明月夜是自己的妻,那该多好?汪帅已默许,光熙商会也会举全力支持此次联姻。自己或者,还有机会?只要她愿意?只要她愿意!他不断的胡思乱想着。

  温亭羽还在内心纠结不清,他神情恍惚之际,一个貌似大总管的突波人从门外径直走进来,冲着他和明月夜用并不熟练的汉语,大声道:“你们就是揭榜的名医吗?紫戎大王有请。”

  明月夜赶忙拽了一下温亭羽的衣袖,拉着他站起身来:“对,我们就是揭榜的医师,请带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