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65.花蛊

寒月夜 胖虎22爷 2556 2017-10-07 00:01:07

  拉着玲珑夫人的手,明月夜百感交集。

  这位玲珑夫人并不是旁人,而是明堂的广陵分坛坛主明红柚之女明胧。

  五年前,明月夜被柳江云偷偷绑了卖到长安倚翠楼遇险,正是恰逢明胧和其表哥卿朗,来长安采买药材,偶然出手相救。后因见到她身上有赤魂,才知她竟是明堂,下落不明的继任堂主明妤婳之女,也是名正言顺的明堂未来之主。

  明胧和卿朗带明月夜回到广陵分坛,见到了明红柚。她在广陵分坛足足待了两个月。

  三个少年相处融洽,每日在红柚的教导下,互相切磋医术,然后就一起出门,去市集玩耍,很快就成了莫逆之交。

  两个月后,明红柚把明月夜和流千树送回将军府,自此也经常托人帮衬她。这段经历汪忠嗣一点儿不知道。

  当年明胧十五,卿朗十八,两人青梅竹马已定下婚事,感情一直是极好的。只卿朗擅长医术,明胧却对制毒并无好感,更喜欢做些美味佳肴,糕点甜食之类。所以卿朗指导明月夜诊疗之术,明胧更喜欢为他们制作江南美食,说起来明月夜喜爱美食的嗜好,也是被这个小姐姐一手拐带的。

  也难怪明月夜觉得这玲珑水榭如此熟悉,因为分明仿照当年胧胧水榭的格局与布置。那梨树与锦鲤都是卿朗亲手栽种与喂养,是送给明胧的及笄之礼。

  三年前,据说他们已经成亲,她虽然未到广陵观礼,却送了一对罕见的七彩金翅鸳鸯鸟,作为贺礼,明胧也回信说自己极喜欢的。

  后来突然就与明堂广陵分坛断了联系,至今未有音信。明月夜生怕明红柚出了什么变故,多次托人打探,但广陵分坛就此消失殆尽,而明红柚、明胧与卿朗也人间蒸发了。

  竟在今日歪打正着,在土库堡见到了,成为紫戎大王宠妾玲珑夫人的明胧,明月夜倍感神奇与叵测。

  “阿胧姐姐,你今日喜食蜜瓜?”明月夜握着明胧的手腕,暗中再次搭上脉,不由得心中一惊,也证实了刚刚的猜想。

  “随着月份越来越大,总想吃些清口爽快的瓜果,这几日吃了一种新鲜的蜜瓜,很喜欢。”

  “停食蜜瓜,再喝一些我配置的汤药,流血的症状就会改善。”明月夜抿抿嘴唇,欲言又止道:“只是,姐姐可知道,你的流血之症虽无大碍,但身体里的另一种蛊毒,近日发作十分厉害,是念情花蛊。每每情动,就会有啮骨噬脑之痛。”

  “月夜,我一个无依无靠的汉女,能在突波后宫之中活到现在,这本身就是异数。不止念情花蛊,旁的龌龊手段,我都尽数领教过了。一切只为了这个孩子,我可以苟延残喘。生下他,我便心愿已了。你比我更精通医术,不知道,我儿可顺利捱到生产之期呢?”明胧凄惨一笑,抚住高高隆起的腹部。

  明月夜心情复杂地望着明胧,后者凄凉一笑:“他是卿朗的孩子,若不为了他,我亦不会做了阿颜达的玲珑夫人。可是孩子的亲爹,卿朗没了。大约还是一年半前,明堂在广陵的分坛遭到仇家暗算,一夜之间,分坛被一把大火烧了干净。我娘和卿朗护着我,冒险逃出分坛,却被仇家一路追杀。我们逃了半年多,甚至远到土库堡,终于还是被他们追上了。”

  明月夜浑身冰冷,她紧紧拥住颤抖不已的明胧,安慰道:“姐姐,你受苦了。”

  “娘亲为了救我们终被仇家所害。而卿朗,卿朗也死在我的眼前啊。他为了护着我,中了二十几刀,浑身是血。就那样死在我怀里了。那时,他还不知道我已经有了这孩子。我也不知道,只想就随他一起去了,就好。就机缘巧合,我被阿颜达救了。”明胧美丽的脸颊上突然绽放出一种异彩。

  “你看见了,他很宠爱我。是他帮我杀了,害死卿朗和娘亲的仇人,把他们示众凌迟之刑,暴尸荒野让野狼和秃鹫吃了干净。我好开心。除了自己,我什么都没有了,月夜。为了给娘亲和卿朗报仇,我愿不惜一切。然后,我发现已经有了他,卿朗的儿子。我舍不得死。卿朗的儿子,一定会有如他一般好看的眼睛。为了生下他的孩子,我亦会不顾一切。在紫戎大王的后宫,我被人害,但我也会害人,就为了我的孩子,我必须活下去。”

  明胧突然双手握住明月夜的手,她的手充满了狂热的温度和力气,她紧张道:“月夜,我可能平安生下卿朗的孩子吗?你医术高超,这王府的人都不知道我的孩子即将足月,你可能帮我祛毒,保他平安降生?至于我,受什么苦都能捱得住。”

  “阿胧姐姐,念情花蛊已深入骨髓,我并无把握对孩子会不会有影响,但我会尽力缓解。我会想尽办法救你们离开。目前看来,这紫戎大王待你,倒是极好……”明月夜打量着屋内摆设,精致而奢华,可见是用足了心思。

  “他虽为突波人,心地却不坏……”明胧低低道。

  “姐姐,毕竟他为守城突波首领,我们却是汉人。城中还有万余无辜百姓,被他硬生生当成了肉盾,被迫挡在突波守卫的铁蹄之前。这土库堡以前叫做石城,它一直为大常疆土,我们汉人百姓并非生来被他们奴役的。不瞒姐姐,此次月夜前来,就是为了助力暗军破城。那蜜瓜之毒,也本是我的计谋,不想却由此见到了姐姐。一切皆是天意。”

  “月夜,你是未来明堂之主,我身为明堂之人,必会竭尽所能,助你一臂之力。你需要我做什么?”明胧打量着明月夜。

  “铁魂军有内鬼高远,与柳氏联手,陷害汪帅通敌,这内鬼握有盖着紫戎大王印章的手书,我就是为查清此事前来。”

  “阿颜达心高气傲,他虽为突波人,却最不屑设局陷害,他应该不会和大常贵族有任何的沟通和联系。但我会尽我之力,帮你找到设局内鬼,帮汪帅洗脱罪名。但是月夜,若阿颜达助你找到证据,你可说服暗军破城之日,放他一马呢?”

  明月夜抽出被明胧紧握的手掌,诧异道:“阿胧,别忘了,你是汉人,怎么会为突波蛮夷求情呢?莫非……”她审视着面前娇弱的女子,迟疑道:“你想跟他回突波,继续做你的玲珑夫人?”

  “他救了我。”明胧凄然一笑:“若没有他的照顾与保护,我一个弱小汉女,如何活到今日?他……也知道这孩子,并不是自己的,却依旧爱若性命,甚至要让他成为自己的王位的继承人。”

  “明胧,其实你并不想跟我走,对吗?”明月夜沉默片刻,眼神凉薄。

  “卿朗的孩子,不会成为突波人。”明胧笃定道:“阿颜达对我的好,我会记在心里。只是,我怕自己根本撑不到孩子平安生产。若能侥幸平安产下卿朗的儿子,月夜,姐姐拜托你要抚养他长大。但我欠阿颜达的太多,总得还给他一些才好。去找卿朗之前,我断然不会再欠他什么。”

  “我不懂你的意思。”明月夜困惑道。

  “我宁愿你,永远不懂。”明胧苦笑道:“感情的事,只有经历过,才明白其中苦痛与……相守的代价。我会尽力帮你找到内鬼和佐证。但破城之日,请放我们一条生路……我发誓,待生下孩子,我自然会回来找你,卿朗的孩子,我要以你明堂之名佑护他,平安长大。至于我,亦会给卿朗,一个最后的交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