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67.情深

寒月夜 胖虎22爷 2604 2017-10-09 12:44:29

  紫戎大王王府。

  阿颜达观察着明月夜,用金针为明胧施针解毒,又见她开好了药方,从药箱里取出一枚瓷白玉瓶,倒出了赤红的两颗药丸,放在温水中化开,亲自喂与明胧。

  不多时,眼见明胧原本苍白的脸色,竟开始有了几分红晕,这位异域王爷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你倒不是个江湖骗子。”阿颜达环抱着自己臂膀,汉话说得并不是很流畅。

  他居高临下看着这位瘦小的汉人医师,她动作利落的把金针一一放回锦囊,不卑不亢。不知为何,他觉得这医师虽年轻,却有着强大的自信和气场。

  “现在,王爷可将那些医师,尽数放回家了吧?玲珑夫人有在下一人疗毒即可。人多眼杂反而不利夫人休息。不过,在下的兄长,以及药童,请完璧归赵,为夫人配药用得上。”明月夜微微一笑。

  她笃定道:“我们还需在内院安排一个安静的房间,方便为玲珑夫人熬制解药。想必王爷也知道,夫人体内纠结着几种毒物,但以念情花蛊最毒,此蛊毒并非无药可解,却需要十五日,逐渐解毒。同时,在下还需要一些罕见药材,比如天山雪莲、峨眉松针、西域红花等等,现已经列出清单,不知……”

  阿颜达不待明月夜说完,从自己腰带上解下一块虎头金牌,径直扔到明月夜手中,倨傲道:“有这块令牌,在土库堡可畅通无阻。至于药材,你亦可凭借此牌,遣总管带你去后花园的库房里寻,想要什么,尽数拿来。若我王府没有,本王遣人到鬼市上去买。务必,保我夫人周全。”

  “阿颜达,我已经好多了。你不必担心。就让这位师傅,去见见他的兄长吧。我也想和你单独待一会,说说话可好?”明胧深深地看了一眼明月夜,示意她拿着令牌先行离开。

  “好,本王陪你。”阿颜达温柔道,这魁伟英俊的异族王爷眼中,似乎只有自己心爱的女人。

  明夜月识趣的将金牌收入袖筒,抱着自己的药箱,匆匆走出玲珑夫人的闺房。

  阿颜达小心翼翼扶着明胧靠坐起来,他细心的用柔软羽垫,垫在她的腰背后,想让她沉重的身体更舒服一些。

  他看见她唇畔,还残留着一点药渍,便拿过绣着白牡丹的丝帕,笨拙而又小心翼翼地帮她擦拭着。

  明胧微微侧过了头,她垂下眼眸,长而弯的睫毛微微颤抖,泄露了内心不安的心事。她心头突然犹如千虫啮齿,不由得眉心紧蹙,无力的依靠在软枕上。

  “你,又想起了他?”阿颜达深深吸气,他心痛得不知所措,手忙脚乱为她按摩着肩膀和手臂。

  “阿胧,你不要想得太多,孩子很快就要落地了,你多少为自己和孩子着想呢,本王去叫那个汉人医师来,他定有方法,缓解一些你的苦痛。”

  “罢了。”明胧苦笑着,拽住阿颜达的袖子,她把他拉近自己面前,打量着他英俊的容貌,不禁伸出细白手指,轻轻抚住他高挺的鼻梁,幽幽道:“阿颜达,你知道自己有多傻吗?……不是你的孩子,你又何必紧张?”

  “只要是你生的,就是我们的孩子。”阿颜达微微一笑,他用自己的手掌握住了她的,碧蓝的眼眸犹如雨后晴天般明熙通透。

  明胧展颜,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阿颜达用食指按在唇上。

  “阿胧,本王什么都可以不要,但不能没有你。”他缓缓道:“只要你好,你开心,本王不惜一切。”

  “曾几何时,你的傻气,亦然成为我的心痛……”明胧苦笑着:“阿颜达,你为了我真的可以不顾一切?”

  阿颜达低垂了头,沉默了片刻,低低道:“阿胧,不要怕,这个医师一定会治好你的。事到如今,本王不想瞒你,自从知道你被我母妃强迫喝下了念情花蛊,本王四处寻找良医名士,甚至悄悄见过暗军主帅哥舒寒,这个汉人医师就是他的军医,本事很大。他答应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她是军医十七?”明胧惊诧不已,暗自心道:“果然,明堂后继有人。”

  “暗军的哥舒寒,他肯让自己的军师来为我解毒,可是你答应了他什么条件,莫非他要你弃城投降不成?”

  “不要小看你们眼中的蛮邦胡人。我们比之汉土的男人,也同样重视忠诚与义气。那哥舒寒,并非奸诈小人,他不过为他军医,欲谋取一本西域蛊医的秘籍。攻城,守城,还看各自本事。其余的不说,他悄悄为自己的女人做了这些事情,却并不想她知道,他必然明白我对你的深情,自然也不会以此要挟我弃城投降。用你们的话,惺惺相惜。若不是两军交战,本王倒挺喜欢这个家伙的。”

  “你已知,那军医是女子假扮?”明胧不动声色道。

  “猜的,若那哥舒寒并无断袖之癖,如此紧张一个军医,连雪狼王都出动了,不合情理。想必这医师于他,极为重要。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哈哈。”阿颜达哈哈大笑道。

  “听起来,你也不屑于什么私下的交易。比如,和大常权贵,暗通款曲,陷害忠良。”明胧似笑非笑,望着阿颜达。

  “此话怎讲?”阿颜达正色道:“本王不明白。”

  “我不必瞒你,那铁魂军主帅汪忠嗣,是我的故人。如今被奸诈逆臣陷害,于阵前锒铛入狱,据说他被冤枉通敌叛国,证据就是紫戎大王的手书和印章。你可认识一个叫高远的铁魂军副将。与他,可有暗中交易?”明胧抚着腹部,不吝咄咄逼人。

  “没有。本王从来不认识什么叫高远的人。荒谬至极,本王怎么会如此下作,设局陷害忠良。那汪忠嗣,虽为敌军主帅,但本王敬重他是大常英雄,何必要污蔑他英明。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决,定在阳光白日之下。你竟然如此低看阿颜达吗?”阿颜达情急之下,一张俊脸怒极通红,眉毛也蹙成沉重一团。

  “好,我相信你。但汪帅确实因为你的手书入狱,这消息确凿。看来土库堡也并不在王爷的亲手掌控中,危机四伏啊。”明胧轻轻拍拍阿颜达的手背,似笑非笑道。

  “阿胧,若真有此事,本王定会揪出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来。即便这件事又与本王母妃有关联。你放心。本王会尽快给你一个真相大白。”

  阿颜达俯下身子,他轻轻抱住明胧的肩,他在她耳畔轻轻道:“你要什么,只要你说,本王就一定会做到,本王答应过你的。记得吗?本王有时想,如果我们都是普通人,多好。我们可以找个风景好的山村,隐姓埋名,生儿育女,多快乐……”

  闻言,她的身子微微颤抖,清眸含泪。她低垂了脸颊,半分无奈半分心悸道:“我要的,或许你给不起呢……”

  “若能,用本王之命,换回他的……命。本王,不,是我……愿意。只求你,别再伤心。”阿颜达用指腹轻轻抹掉她脸颊摇摇欲坠的眼泪,低低叹息:“阿胧,即便你要我弃了这城,弃了为王的身份,弃了我所拥有的一切,只要你开心,我愿意……”

  “傻子……”明胧只觉得心里的痛愈加难耐,她强忍着啮疼,终于回身抱住男人的脖颈,颤抖道:“曾经我为他痛,此时,我的心,却为你所痛。不要招惹我,真的很痛。”

  他把自己的脸颊贴在她温软的腹部,听着里面开始变得强壮有力的婴儿心跳,他释然笑了:“军医一定会治好你的念情花蛊,我们的儿子也会平安降生,他也会有弟弟和妹妹。我们一家人,必定会幸福。相信本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