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68.掌握

寒月夜 胖虎22爷 2536 2017-10-10 11:14:56

  紫戎大王的大总管,亲自为明月夜一行人等,挑选了最靠近玲珑夫人闺房的宽敞房间,落脚。接着又遣人送来了各色珍稀药材,玲珑满目摆满了整个房间,美其名曰,制药。

  明月夜眉开眼笑的拿起一根千年野山参,眼神中的得意与喜悦,溢于言表。

  流千树咂咂嘴,双手一摊,讥讽道:“我说大医师,能不能含蓄些,一副没见过世面的穷样。还有,你让我和呆子寸步不离,有没有考虑小爷感受?”

  明月夜顺手拿起一个木制药杵,直接就砸向了雪貂兽的方向,他灵巧躲过,一个飞身窜上了温亭羽的肩头,如今温亭羽已经习惯了这唠叨的灵兽王子,所以两人配合越来越默契。

  “亭羽哥哥不会武功,他独自在王府我自然不放心,你得帮我保护好他。”明月夜拉住温亭羽的衣袖,继续道:“兄长,别愣着,过来帮忙打包啊。这紫戎大王果然多金,这些珍贵药材可不能暴敛天物。”

  她忙不迭的,把一样一样药材包裹好,小心翼翼放进背篓里。

  “月夜……你若喜欢这些,将来跟兄长回趟承都就好,我能帮你找到更好的。”温亭羽明朗而笑,简单明了。

  “兄长,和你结拜的,是军医十七。”明月夜先抛过一记必杀眼神,遂而自己忍不住璀然而笑。她明眸皓齿,灿若星辰,他一如既往欢喜附和,俨然青梅竹马的亲昵与合拍。

  “明堂总坛就在承都,等妥善解决汪帅的麻烦,我确实也要前往明堂,好好见见那些长老们了。”她眸光凝聚,清冷而自信。

  他喜悦道:“好,十七,只要你喜欢怎么都行。明堂,我陪你去。我还要带你去吃最正宗的酸橙子滋饼。”

  “小爷也得同行。”流千树擦擦口水,突然想起来问“喂,那头老狼和勾嘴子鸟,怎么不见了?”

  “在王府,阿九和血雕的目标太大,过于招摇。进府前,我就悄悄让他们,去帮着光熙商会分会掌柜的,疏散城中百姓了。”明月夜眨眨眼睛,继续兴致勃勃的整理着各色药材。

  “放心,光熙商会虽不能助力全部百姓撤离土库堡,但至少能收容老弱妇孺,暂于密道中辟祸,若有雪狼王同行保护,就更万无一失。何况,还有血雕阵群。靠着它们,多少给饥寒交迫的城中难民,带进来些粮食和饮水。”温亭羽走到窗口前,望向湛蓝的天空,喃喃道:“虽然我不喜欢哥舒寒,但不得不承认,暗军的灵兽营果然名不虚传。十七,接下来,我们该干些什么呢?”

  明月夜略一思忖,从怀中掏出紫戎大王的虎头金牌,递到温亭羽手中:“有了这金牌,亭羽哥哥和流千树,便可在土库堡城内畅通无阻,我暂时不能离开玲珑夫人,你们即刻开始打探守城军备情况,还有务必看看,这府内可有内鬼踪迹?”

  温亭羽看看手中金牌,犹豫不决道:“十七,我可不放心,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万一那紫戎大王变卦,有谋害你之心,后果不堪设想。”

  “呆子,不用担心我。那玲珑夫人,是我明堂故人。流千树,你可还记得阿胧姑娘吗?”

  “明红柚的女儿,明胧?她怎么成了玲珑夫人,那红柚堂主和卿朗少爷也在王府?不对,卿朗才是阿胧的夫君啊。”流千树瞪大了金色的眼眸,惊诧而又困惑道。

  “说来话长,玲珑夫人就是明胧,但红袖堂主和卿朗已经……已遇难了。因缘巧合,阿胧成了紫戎大王的宠妃玲珑,她怀的孩子却是卿朗遗腹子。如今身中多毒,其他都还好办,但念情花蛊最要命,已危及孩子能否平安落地,所以这几日我必寸步不离王府,一为解毒,再者这王府后院恐怕不安生,孩子其实已足月。有人想要他们母子性命。”

  她叹气道:“若非亲眼所见,我也定然不信,阿颜达虽生性残暴,却对阿胧甚为宠爱。依我看,阿胧对他怕也动了真心。她那念情花蛊,如今已多半,为身边人情动啮心。冤孽!我还没把握,她愿不愿意跟我回长安。”

  “喜欢就在一起呗,有什么大不了。”流千树拍拍温亭羽的脑袋:“你怎么看,呆子。”

  “若阿胧姑娘一意孤行,恐怕就再难回到大常了。”温亭羽思忖,低语:“这孩子,恐怕终究不能认祖归宗。”

  “阿胧是明堂的人,这趟浑水我必然得趟过去。”明月夜也走到窗前,看着窗外那一片梨树枯枝,难免有几分悲伤道:“还要阿胧喜欢,才好。如今我先要保住她和孩子的性命。其余的,让她自己选择吧。我倒觉得,女人未必不可以自己选择,想要的人,和想过的日子。”

  门外轻轻一响,屋里的人都惊愣住,只见门被推开,身体沉重的明胧艰难的推门而入。只见她脸色苍白,额上微微泛汗,一双美眸更微微含泪。

  “别担心,只有我一个人,侍女们早被我屏退了。”

  明月夜赶忙扶住明胧的手臂,小心地将她搀扶到贵妃榻前,让她半躺着,口中却忍不住责备道:“你这么重的身子,怎么好到处跑呢,万一有危险怎么办?我不是嘱咐过你了吗,一定要卧床休息,等我去看你就好。”

  “阿颜达给了我这个,我想一早亲自交到你手中,心里才妥帖。”明胧把手中紧紧攥住的一个锦囊,交给明月夜。

  明月夜疑惑的打开锦囊,里面有一本小巧的,巴掌大牛皮制成的书籍。她随手翻了几页,因为是突波文字,她并不能看懂。倒是一旁的温亭羽瞥了一眼道:“是一本西域术士的秘籍呢,叫红莲鬼蛊之术?”

  “红莲鬼蛊?”明月夜蓦然愣住,这正是哥舒寒踏破铁鞋想要寻找的,那位西域蛊医红莲大师的秘籍之术。这般说,得来全不费工夫,实在太令人惊诧,其中巧合。

  “可惜这位蛊师已作古,只留下了这本秘籍。十七?你并没有告诉我,你就是暗军之中大名鼎鼎的军医,哥舒寒宠信有加的军医十七。”明胧苦笑着盯住明月夜:“你不好奇,我如何得知这些吗?”

  明月夜微微蹙眉,脑中却电闪雷鸣,犹如万马奔腾,她迟疑道:“难道,哥舒寒几日前见的人,竟是紫戎大王?”

  “我并不知道,其中具体缘由。月夜,我只知道,紫戎大王的虎头金牌,轻易可是拿不到的。这位暗军的主帅,为了自己的军医,能平安得到这本秘籍,可谓煞费苦心。包括伴你而来,精通突波语言的,你的这位兄长,一切皆在他意料之中。他不过为了,让你亲自得到这本秘籍吧。”

  一时间,明月夜、流千树以及温亭羽都愣住,各自心潮澎湃,心事丛生。

  “还有,我还不了解你们的真正目的,但我确信,阿颜达并没参与柳氏设局一事,此刻他已经前往南苑大王府邸,亲自追查手书一事。他答应我,定会给汪帅一个交代。你们,放心吧。”

  明胧咳嗽几声,她拉住明月夜的手,苦笑道:“因此,在这里,你们很安全,即便没有我,你们也都在那位通天的暗军主帅尽在掌握中。你的话,我只听到一半。想必你对我的事,还有很多好奇。不如,请那位精通突波语言的兄长和灵兽,在此翻译下红莲鬼蛊。月夜,你也该和我,好好说说,关于你和这位哥舒将军的,前因后果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