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69.庶出

寒月夜 胖虎22爷 2325 2017-10-11 15:03:07

  土库堡守城大营。

  南苑大王多塔,一个人望着营帐中的篝火,愣愣的发呆。

  他和紫戎大王,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同样高大威猛,容貌俊秀,不同之处似乎就在发色与眸色。紫戎大王阿颜达的母亲为嫡妃,出身正统的突波贵族,所以他有着如母亲同出一辙的,棕黑色卷发和碧蓝眼眸。

  而南苑大王多塔的母亲是汉人,他的发色和眼眸都像极了母亲,邃黒如墨。

  他们两人出生相差仅仅七日,境遇却天壤之别。嫡子阿颜达一出生,就注定会成为氏族的首领王爷,从小备受父王宠爱,享尽众星捧月的殊荣与尊重,而多塔却永远因为庶出的身份,成为阿颜达的家臣与衬托。

  突波将领们都知道,紫戎大王喜欢多塔这个弟弟,自小打猎、学武和读书都要带着这个爱哭的兄弟。而且,他是个大方的哥哥,凡弟弟喜欢的,哪怕父王赏赐给自己独一无二的宝贝,都会送给多塔。即便这南苑大王的尊荣,也是阿颜达在与兄弟联手立下赫赫战功后,力顶老贵族们压力,殿前向突波皇帝力争而来。

  所以,南苑大王多塔对哥哥,自然忠心不二,闻听玲珑夫人病重,便自告奋勇前往守城大营,代替哥哥督战,每每阵前交锋,他必然身先士卒,一马当前,即便肩膀受了伤,也不肯回自己的王府疗伤。兄弟情深,一如既往。

  只是,这南苑大王多塔,多年来一直尚未婚娶,连个侍妾也不曾收下。即便阿颜达多次将挑选好的舞姬与侍女,送到多塔的王府,终归会被他完好无缺的又一一送回。于是,很多突波贵族小姐们私下里议论,可惜了他媲美兄长的俊美容貌,竟是不喜欢女人的绣花枕头。无所谓,反正这些女人,他并不在乎。

  但此刻,多塔心乱如麻。

  暗军的主帅哥舒寒,已下令全面攻城,灵兽营既是先锋也是杀手锏。一个时辰前,多塔耐不住暗军挑衅,打开城门与哥舒寒城前交锋,仅仅三个回合就败下阵来,落荒而归,自此城门紧闭,绝不再敢出城迎战。

  今日得见,这狼面遮颜的黑衣死神,果然比传说中的阎殿魍魉,更为恐怖,更为不可战胜。

  征战以来,哥舒寒从未有过败绩,没有人或鬼魂能逃过他的玄铁长枪,据说他那血红色的披风原本也银白如雪,终归被成千上万的,他用长枪挑落首级的人一腔热血,生生染红,红得妖气冲天。

  近身交战,多塔的圆月弯刀根本扛不住,哥舒寒玄铁枪的重劈。奈何他已使出全身之力,虎口直接震裂血流不止,双臂剧痛,前胸发麻,忍不住当场吐出一口热血于马背。当他看见那黑衣冥神,狼眼面具之下,重瞳幽绿如鬼魅,摄人魂魄,他听见那人冷笑低语道:“告诉紫戎,开门投降,留你二人全尸。”

  多塔几乎魂飞魄散,直接弃了圆月弯刀,仓皇而逃。只等身后城门落下,才微微回了神,喘出了胸中郁闷的气息,回身一望,心里登时充满了绝望,因为出城百余人,只有他一人得归。

  而哥舒寒,仅仅带了一个扛枪的,小厮。

  那妖孽,不可能是人。他绝望得心如刀绞。

  这场战争,根本无望取胜。原以为汪忠嗣为最大劲敌,所以多塔铤而走险冒用兄长手书,与大常找上门来的皇朝贵族暗中签订盟约,企图栽赃嫁祸铁魂军,眼见已经得手,又怎知突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暗军,当初那人不是说了,暗军是柳贵妃的人吗,不足为惧。这局势翻转也实在太快,令人始料不及。

  此战若不胜,那么自己想要的,就此再无半点机会。多塔深深蹙眉,不知为何,脑海里竟然出现一片月白如云的梨花林,白衣绰约的江南女子,在树下浅笑安然。

  篝火里蹦出几个火星,有一个直接灼痛了多塔的手背,灼痛让他蓦然回神。

  恰在此时,多塔发现身后站着一个黑衣人,正用毒蛇般的目光紧紧锁视着自己,他不满蹙眉,用流畅的汉语骂道:“高远,你这个混蛋!你还敢来找本王?”

  高远冷笑,他走近篝火,伸出手在火焰上暖着手,讥讽道:“老子跟你说过,不要和哥舒寒交手,王爷不肯听,您能活着回来,就庆幸吧。”

  “见鬼,这暗军不是你们的人吗?这哥舒寒,不是柳贵妃的棋子吗?你们这些卑鄙的奸诈小人,竟敢骗本王,信不信本王现在就将你绑了,送于我兄长紫戎大王处置。”多塔咬牙切齿道。

  “好啊,随您。”高远冷笑一声:“跟您说这些混蛋话的又不是我,要怪你就怪那个姓柳的老匹夫,不过若要当面追究,恐怕王爷也得到阎王殿找阎王老子给您评理了。拜哥舒寒所赐,柳老头儿已归天。老子也郁闷啊,他还欠着我的银子呢。”

  “死了?活该。”多塔郁闷的一拍桌子:“接下来怎么办?这城恐怕守不住。本王还是即刻前往兄长处,实话实说的好。”

  “好个屁。你这是送死。”高远轻蔑地瞪了一眼焦虑的多塔:“告诉你那不是一个妈生的大哥,你觊觎着他女人?想靠这次立下赫赫战功,来谋取你兄长的王位和他玲珑夫人吗?如果他知道那念情花蛊是你指使人下的毒,还嫁祸给了你兄长的嫡母,为的不想让那女人生下他的儿子,再离间他们母子感情。你那兄长,也敢活剥了你吧?去啊。绑了老子,跟你一起去,看看是你先死还是老子先嗝儿屁。”

  高远毫无顾忌的抓起桌几上的半壶残酒,一仰头尽数灌进喉咙。

  多塔直觉心中憋闷,喉咙腥甜,一口气咽不下终于又吐出一口鲜血,直直落在篝火之上,一时腥臭四起,高远忍不住故意掩住口鼻。

  “高远,本王实在不该错信于你们。”多塔用衣袖擦擦唇畔血渍,顺手抽出匕首,直接抵在高远脖颈上,阴森森道:“你以为本王不敢?不如先杀了你,再拿你首级去向兄长,负荆请罪。看看阿颜达信他兄弟,还是会信一个叛徒说的鬼话?”

  “你不想要那个女人了吗?你不想赢了这场战争吗?你不想取而代之做紫戎大王吗?”高远迎着匕首,笑得诡异而贪婪:“只有我能帮你,我只要银子,五十万两就够了。剩下的全归王爷独享,天不知地不知。当然一切的前提得是,老子活着,哈哈……”

  高远缓缓走近多塔,在他耳畔低低说了几句话。

  多塔的神情益发阴郁,他推开高远,刚想反唇相讥。恰时,紫戎大王阿颜达带着随从已掀开风帘,阔步走进。

  “多塔,他们说你受伤了,不能见客,本王顾不了许多,得先要看到你无碍才放心。”阿颜达话音未落,双方各自对视,一时都愣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