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70.不要

寒月夜 胖虎22爷 2539 2017-10-12 14:35:40

  “汉将?”阿颜达几乎出自本能,从腰间抽出圆月弯刀,直直就劈向了高远。

  副将之中,高远偏谋臣,轻功虽好,但短兵相接毫无优势,眼见刀刃就到面门之前,他的瞳孔紧缩,脸色煞白,即便能躲到一二、第三招必中。

  庆幸,多塔迅速用自己匕首接住阿颜达的弯刀,口中焦急道:“刀下留人,兄长。这是铁魂军降将。”

  “降将?叛主之人,更该杀。”阿颜达蹙眉,弯刀凶猛,力道不减。

  “兄长,听弟弟一言,他活着有用。容弟慢慢禀告。”多塔脸色苍白,额头上已开始冒出涔涔冷汗。

  高远见两个王爷说的都是突波语,自己根本听不懂,还好紫戎大王恶狠狠瞪视了他几眼后,终放下了手中的圆月弯刀,他暗自舒了口气,用衣袖擦擦汗,任凭着几个跑进来的突波兵士绑了他,押着他往营帐外走去。

  “多塔,你伤如何了?”待侍卫们押着高远走出营帐,阿颜达忍不住走近多塔,小心翼翼拉开多塔的战袍领口,查看着他肩膀上的伤口。

  “兄长,无碍。”多塔拉好衣服,颓唐道:“今日和哥舒寒交锋,暗军实力比咱们想象的要强大许多,此役未必还有胜算。不知兄长可有打算?”

  “多塔,这几日勉为其难,让你不分昼夜替兄长守城督战,辛苦了。还好,阿胧的病情已有转机,此后守城事宜本王会亲自安排,尽全力就是。他们汉人讲,知进退,明得失。民间也有,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谚语,你可懂什么意思?”阿颜达盯着火盆里的火苗,神情莫测。

  “难道,威名赫赫的紫戎大王,要弃城投降不成?”多塔怒声道,脑门上隐现青筋耸动,他情绪激动而暴烈。

  “投降,自然不会。咱们都是突波金刀勇士,宁死不降。但此次敌我实力悬殊,本王担心土库堡撑不了多久。我们一起并肩打了那么多场恶仗,此次最凶险。不但你受伤不轻,阿胧又有早产迹象,你们是本王最担忧的亲人,本王无法心无旁骛,死守这座城。本王更想保护你们全身而退,顺利回到突波都城。若本王有命回去,若皇帝怪罪,本王一人承担就是。”阿颜达拿起桌几上的酒壶,狠狠灌了几口。

  “兄长,多塔不会让您和……玲珑夫人有事的。”多塔忍不住拉住阿颜达的胳膊,急切道:“其实,咱们也不是毫无胜算,不知兄长可知,您府上为玲珑夫人解毒的医师,她的来历?依弟之见,她或可哥舒寒的软肋,更能成为我们手中最后的王牌。”

  阿颜达冷冰冰盯住多塔,后者在他鹰隼般的目光下,心底微微泛寒,拉着兄长的手,也不由自主松开,自然垂在自己身畔。

  多塔嗫嚅道:“兄长,可以让这医师先为玲珑夫人解毒,无碍后我们再……”

  “多塔,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本王?刚才那汉将,可是铁魂军的高远?”阿颜达缓慢道:“原来,和大常柳氏联手设局的,真是你。假冒本王名义,仿造本王手书,偷盖本王印章的内鬼,竟是本王的亲兄弟。”

  “大哥,您也瞒着多塔,很多事情啊。不错,此局是弟和柳贵妃派来的钦差柳辰青暗中议定。汪忠嗣乃大常战神,多年与突波势不两立,不知多少我邦勇士,就死于他和铁魂军刀下,他就是突波的心腹大患,难道不该铲除吗?弟不告之兄长,是不想给您添什么麻烦,若将来真有千古骂名,弟愿为兄长承担!”

  多塔失望的冷笑道:“但弟没有想到,兄长居然与暗军哥舒寒暗通款曲,果然他军医十七,突然造访紫戎王府,并非心血来潮,而为别有用心。莫非要里应外合,偷袭土库堡?兄长别忘了,您乃突波的紫戎大王,世袭尊贵的王位,如何可里通外敌,叛国求荣呢?”

  “胡说!那军医就为阿胧解毒而来,并无其他要求。你不做坏事,何必又怕别人坏你的事?”阿颜达一甩衣袖,碧蓝的眸子泛起怒火。

  “多塔,你既然也知道通敌叛国为天地男儿不齿的卑鄙行径,为何还要和那些龌龊小人,为争夺权力陷害忠国良将?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决,就要光明正大,容不得半点卑鄙行径。这城,他攻我守,拼的实力,而非阴谋诡计。高远,你要交给本王处置。”

  “兄长……”多塔情急之下,话未说完,心中闷痛加剧,他一阵剧烈的咳嗽,不禁捂住胸口。

  阿颜达一把搀扶住多塔,焦急道:“快传军医。”

  “不必,无碍。”多塔大口的急喘了几下,渐渐平静下来,他垂着头,似乎在思考。

  半晌之后,他淡淡道:“兄长,弟知错了。高远就交给兄长处置吧。”

  阿颜达释然一笑,亲昵的拍拍多塔肩膀:“刚才,本王的话重了。”

  “没有,兄长是氏族的首领王爷,弟亦为您的属臣,愿为王爷马首是瞻,万死不辞。”多塔微微俯身,把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行了个标准的突波宣誓礼。

  “多塔,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本王的弟弟,本王的亲人。”阿颜达搂紧自己的兄弟,他身上的温暖一如少年记忆,遂而放了心。

  “兄长,巡营时间到了,不如今晚和弟一起?”多塔谨慎问道。

  “好,就像以前那样,你我兄弟共同巡营。”阿颜达屏退身后随从,多塔也向身后侍卫摆摆手,两人并肩走出了营帐,来到城墙之上。

  夜空之中,弯月如勾,城墙下悠悠传来羌笛的余韵,带着几分清淡的思念与哀叹。

  “兄长,玲珑夫人的病可好?”

  “那军医,医术确实高明。还有,多塔,谢谢你送来的那些药材。”

  “她……快生了吧。”沉默半刻,多塔抬头望着远远的月亮,幽幽道:“听说,是男孩儿?”

  “嗯,请稳婆看过,多半是儿子。”阿颜达多少流露出几分兴奋:“你要当叔叔了,这将是我们氏族新一代里,第一个男子汉。等他长大,你会教他骑马射箭吗?”

  “放心,我会教她的孩子,骑马射箭……”多塔靠近阿颜达,在他耳畔低低道:“阿颜达,你可告诉过阿胧,那夜救她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呢?”

  阿颜达刚想回答,只觉得自己腰间蓦然一凉,随之而来剧痛与灼热,他几乎不可思议的,盯着自己腰间插着的匕首,他用手攥住了,那匕首之上微微颤抖的手掌。

  “多塔,我是你哥啊……”他喃喃笑道,不知不觉的,眼泪竟然淌了下来。

  “哥,你放心,我会教她的孩子,我们的孩子,骑马射箭,继承紫戎王位。”多塔笑得几分凄凉:“我要阿胧,从见到她第一刻起,我并不比你少爱她多少。我一直想,如果你不是我哥,多好……我就能狠下心来,早点儿下手了。”

  阿颜达眼见着身后自己的随从们,一一被多塔的侍卫扼住喉咙,悄无声息的倒在黑暗之中,他慢慢的倒在自己的兄弟怀中,绝望的看着那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那人邃黒的眼眸中,也流出了一串一串眼泪,以及狂热而绝望的光亮。

  “别……告诉阿胧……”阿颜达微微一笑,终于握住多塔手指的那只手,颓然放松下来,垂在自己身侧。他半睁着湛蓝眼眸,看着弯月越来越远,仿佛变成了那人微笑的眼眸,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他低低的最后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阿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