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71.困惑

寒月夜 胖虎22爷 3429 2017-10-13 11:14:26

  玲珑水榭的睡莲池塘前,有一座小巧的楠木凉亭。

  侍女们为明胧和明月夜生了一盆篝火,又在玉茶几上摆好了,刚刚煮好的梨子甜汤和红豆云糕。其后,便很有眼色的退到远处候着,玲珑夫人早有吩咐,要给这两个久别重逢的故人,说说体己话的足够空间。

  温亭羽和流千树,都被明月夜指使出府,暗中去打探内鬼事宜。而雪狼王和血雕,依旧忙于助力光熙商会,安置城中平民。用过晚膳,紫戎大王也前往守城大营,自从明胧的病情得到控制,他心情也爽朗起来,有这个黄脸医师陪在她身边伺候,他自然十分放心,甚至心里暗暗对这女扮男装的军医,生出几分好奇与欣赏,戒备心倒没有当初那么多了。反正,只要玲珑夫人开心就好。

  伴着黄昏日落,孤烟未冷,明胧和明月夜都披着暖和的披风,坐在凉亭里聊天。因为水榭里有暖龙,即便在大漠的寒冬,这里依旧温煦如春,并不用穿得太过臃肿。

  一袭华贵突波贵族服饰的明胧,心不在焉捏碎一块云糕,远远的掷入池塘,引来一群玉白和金红的锦鲤,争相过来抢食,她抚摸着腹部,露出了一抹温暖笑容。

  看着明胧喂鱼,明月夜微微出神。这和记忆中的明媚少女,相差甚远。记忆中的明胧,是个被卿朗娇纵到任性的天真少女,她无忧无虑,十分爱笑。而眼前的明胧,尽管容貌更加艳丽绝尘,衣饰又何等雍容华贵,却再无半分少女的明朗,精致妆容之下,透出了被小心隐匿着的沧桑、疲惫与凉薄。固然美,但美得会让人伤心。

  “阿胧姐姐,你变了很多,你比以前更美。”明月夜话中有话。

  “因为美貌是我唯一的武器。”明胧轻叹一声,苦笑:“当你经历爱恨离愁,生死离别,女人和女孩,境遇无关好坏,心态总会不同。月夜,你早晚也会改变。”

  “但你看起来,过得很好。紫戎大王对你,宠爱有加。这梨花林,锦鲤群,还有这等数量新鲜的白牡丹,都是你最喜欢的。为博美人一笑,他不惜代价。”明月夜试探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直直盯住对面的佳人。

  “你应该不会忘记,这些也都是卿朗,曾经为我做的……”明胧垂着眼眸,轻轻吹动滚烫的梨子甜汤,若有所思道:“或许,每日看着这些,我就能提醒自己,不会忘记卿朗对我的深情。以及他为我所做出的,牺牲。”

  “我真不懂,你在想什么,你什么都明白,却又任由自己骗着自己。既然你爱卿朗哥哥,还怀着他的孩子,为什么不回大常去?即便不想再回广陵,还可以去长安找我啊。难道,我不算你的家里人吗?”明月夜微微蹙眉,流露些许伤感。

  明胧不动声色,喝完了半碗甜汤,她放下玉碗,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指,仔细看着,自嘲道:“如今,明胧十指染血,满身疮痍,又怎么能再回到从前呢?月夜,我的母亲和卿朗,都被明堂的旧敌所害,我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些人的脸。当母亲和卿朗的血溅到我的身上,开始还是热的,后来就冷掉了,冷到骨髓里,冷到心里,就再也暖不过来。”

  “那时,我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而阿颜达,是我唯一能够抓住的稻草,他泼天的权势与威仪,助我轻而易举找到仇人,让我可以亲手,剜出他们的心脏,来祭奠我的亲人。只是,一旦十指染血,就再也洗不掉了血腥味,但即便夜夜噩梦,我也在所不惜。”

  明月夜盯着面前秀美的,却在不停颤抖的手指尖儿,心里涌上一股凄凉与心痛,她低低道:“阿胧姐姐,我明白。我母亲也被奸人所害。那人也有倾尽天下的权势,凭我自己,怕也永远无法找到真相,报仇雪恨。”

  “所以才有哥舒寒吗?那传奇中的阎殿冥王。明月夜,是常皇赐婚于哥舒寒的嫡夫人,但军医十七,却是哥舒寒,从未有过的看重之人。看来,你也很难逃开他了,或者你就是心甘情愿。”

  “无论做他的夫人,或他的军医,若他能帮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那么,何必要逃开?只要不拒绝就好了。姐姐对紫戎大王,不也是如此吗?”明月夜垂下眼眸,唇角微挑,不吝调侃。

  “姐姐不必再试探我,我们和你们,并不相同。我想,哥舒寒也不会难为姐姐的,在土库堡,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这座城,于他,并没什么重要的。需要姐姐帮忙的,是我和汪帅。”

  “但你在城中。”明胧微微一笑,直截了当道:“哥舒寒想要的,是你。而我关心的,你可想要他吗?”

  “如今,我只是他的军医,而已。”明月夜避重就轻。

  “那时在广陵,我记得你悄悄跟我说,你喜欢的人是汪帅。那个你名义上父亲。”明胧步步紧逼。

  明月夜不自然的涨红了脸:“那时我还是孩子,不懂事,阿胧何必认真?”

  “当年,我娘说过,汪帅必定不会是妹妹的良人。”明胧为明月夜斟了半杯梨子汤,淡淡道:“卿朗也说,汪帅的心思不在妹妹,而在铁魂军。”

  “看来,还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明月夜苦笑。

  “我的意思,汪帅并无卿朗痴情,而哥舒寒,又远比阿颜达深不可测,你的路,会比我的更难走。姐姐不想你重蹈覆辙,我希望你的选择,只为自己喜欢,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眼睛,拿自己的终身,去换取报仇雪恨的筹码。”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明月夜固执道:“姐姐的话,妹妹不太懂呢。”

  “你当然明白。为了汪帅前来土库堡,你不惜以身犯险,想必心里还放不下他吧。你却不知道,那哥舒寒为了护你周全,悄悄做下了许多事情,却也布下了天罗地网,他若无情,你便无路可退。他若有情,你若无情,依旧一盘死棋。”明胧深深叹息。

  “姐姐更像在说,自己的担忧,和心中困惑。”明月夜喝着梨汤,似笑非笑道:“对我而言,这世间,永无定数,只看你敢不敢博这一局。或许,死就是生,死而后生。反正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走一步,看一步,就好了。”

  “我可不敢死,我有孩子了。当你做了母亲,便会知道,有一种爱,会比之男女之情更让你牵肠挂肚,舔犊之情。为了孩子能平安健康,每个母亲都会倾其所有。”明胧双手抚摸着腹部,宠溺道。

  “放心,姐姐。我一定会帮你祛毒,保证你和卿朗哥哥的孩子平安降生。”明月夜轻轻扶住明胧的手指,真诚道:“还有,无论你如何选择,留下和我回长安也好,或者跟着他去突波也罢。只要你欢喜,无论选择什么样的路,我都会祝福你。至于我的事情,阿胧姐姐就不必操心了。”

  明胧反手握住明月夜的,慵懒的笑了:“月夜终归长大了,明堂后继有人。”

  两个人便开始闲聊起一些往事。明月夜听着明胧娓娓道来,她和阿颜达的相遇与后来故事,她听得认真而又有些怦然,终于忍不住,冒出了愣愣的一句话:“阿胧姐姐,是不是番邦的男子,都有吃人的恶习呢?”

  明胧一时反应不过来,竟然不知从何答起。

  “那天,那天我本来去给你诊脉,恰好阿颜达在你房里,我看见,看见他正在吃姐姐的嘴唇,本来我想冲进去阻止他,但看到你也在,反吃他,所以……”明月夜想起了那日山洞的事情,终于忍不住脸色泛红:“你们好像看起来,并不那么痛苦,反而都很欣喜,我有点儿搞不懂……”

  明胧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得明月夜小脸更加涨红,眼看就要恼了:“有这么可笑吗?你再笑,我就走了。”

  “好了,好了,我的傻妹妹啊,我还说你长大了呢。原来你和哥舒寒……哎……小丫头啊,可他为什么……”明胧蓦然恍悟,她伸出手指,轻轻摩挲女孩红热的脸颊,浅笑道:“他对你,倒也用心。”

  明月夜听的莫名其妙,只觉心里深处有一点儿幼小的温暖,正晕染开来,不知何种情愫。

  明胧璀然一笑:“那不是什么胡人的恶习,但凡相爱之人,譬如情侣或夫妻,会有这样亲昵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那人的喜欢、信任和忠诚。当然还有更多,你还不懂的情绪,慢慢来。”

  “喜欢是什么?相爱又是什么?”明月夜莫名其妙。

  “喜欢,就是无时不刻想见那人,听到他的名字也会让你的心跳突然加快,你总想腻着他,或让他宠着你,一刻也不想分开。在人群之中,你的眼睛里只有他,就再看不到别的男人……即便你们斗嘴、生气,你为他掉眼泪,但你打心里就想和他在一起,因为开心,因为快乐。”

  “哦?那相爱呢?”明月夜若有所思。

  “怕那人病,怕那人痛,怕那人死,所以宁愿自己病,自己痛,自己死,也会拼命去保护那人,愿他欢喜与吉祥,哪怕他并不能在自己身边。喜欢是占有,爱却是牺牲,放弃以及慈悲。很多人,一生之中,不会仅仅喜欢一个人,但也有很多人,一辈子只爱一个人。一辈子可长可短,或许只有闭眼的那刻,才知道一生之爱,究竟是谁……”

  “那阿胧,卿朗和阿颜达,你爱哪个?或者,你骗过他们吗?”

  明胧迟疑片刻,似乎自有心事,喃喃道:“相爱极深,若无苦衷,怎么舍得骗那人?或许,骗人的更辛苦,不过为被骗的更开心罢了……骗与被骗,都是饮鸩止渴,而已。”

  明胧话音未落,远方突然传来人声嘈杂。明月夜敏感的跳起来,眼见一队侍从护卫着一个身形高大彪悍的突波王爷,浩浩荡荡走过来。

  “不必担心,是多塔。阿颜达的亲弟弟。他是个暴脾气,想必我的侍女不让他过来,他又发脾气了。”明胧拍拍明月夜的手背,自信道:“在紫戎王府,我们很安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