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72.突变

寒月夜 胖虎22爷 2660 2017-10-14 22:49:04

  多塔推开阻拦自己的侍女,径直走到凉亭之外。但见到亭中,倚靠在美人榻中的羸弱佳人,深蹙的眉心,不由得舒展开来,语气也轻柔下来:“玲珑夫人看起来,好多了。”

  “多塔,你又对我的侍女发脾气?是我不让她们放旁人进来,这位医师正在给为诊脉。你看自己这一头汗,什么事情要这么着急呢?听阿颜达说,守城时你肩膀受了伤,快过来我看看,严重不严重。”明胧微微坐直身体,向多塔招了招手。

  多塔愣了片刻,但还是听话的走近过来,单膝跪地。明胧极为自然的拿着手中丝帕,轻轻擦了擦他额上的汗。

  “多塔是阿颜达的亲弟弟,之前在突波都城遇到刺客,我们被困在度灵山里一个多月,多亏他一直照顾我,直到我们突围成功。我待他,就像自己的亲弟弟,虽然他和阿颜达也不差几天。别看他这么人高马大,时常会脸红就像小孩子一样。”明胧见明月夜神色有异,便用汉话跟她小声解释着。

  “你忘记了,多塔,也听得懂一些汉话。”多塔微微侧了头,躲开明胧的手帕,这一次他说着,有些蹩脚的汉话。

  “说你是我弟弟,不爱听?”明胧笑道:“你兄长不是去守城大营,看你了。怎么,你们没有遇到。”

  多塔闻听此言,肩膀微微一僵,迅速站起身来,他背对明胧,机械道:“正是兄长遣本王前来,他让本王即刻,带这医师,前往守城大营。”他又说回了突波语,语速迅速了许多。

  明胧一愣,小声道:“他说,阿颜达让他带你去守城大营。”

  她按住明月夜手背,用突波语缓缓道:“既然如此,我们一同前去吧。”

  她在明月夜搀扶下,缓缓站起身来,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动声色道:“既然紫戎大王传医师进账,可有虎头金牌?”

  “本王出来急,一时忘记了。”多塔脸色阴沉:“玲珑夫人体弱,还是在府里好生歇息吧,这军医本王带走就是。”

  “多塔,你敢看着我的眼睛说,真是你兄长叫你来的吗?”明胧微微蹙眉,唇角流露出冷漠笑容:“谁跟你说过,我的医师是军医呢?”

  多塔高大的身躯犹如被雷劈到一般,半晌他默默转身,却低着头,嗫喏道:“阿胧,你不要逼本王。这军医,本王要定了。”

  “多塔,你背叛了你兄长紫戎大王不成?”明胧一挥手,不远处的王府侍卫迅速包围过来。明月夜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话,但直觉意识到气氛紧张,现场一触即发。她敏捷的挡在明胧与多塔之间,手中拿出一把火油飞蝗石。

  “阿胧姐姐,我会保护你。”明月夜严阵以待,她身后的明胧轻轻推开她,清傲的抬起满是珠翠宝石的头颅,高贵、威仪、不可侵犯。

  “多塔,你想好。这紫戎王府可不是,你想抓人就抓人。王爷他……”

  “兄长,怕再管不了这些事情。”多塔猛的抬起头,他一双布满红血丝的黑眸毒蛇般,盯住眼前的两个女人:“阿胧,阿颜达他,再也不会护着你了。本王劝你,不如忘了他,再选个男人吧。”

  “大胆!”明胧脸色苍白,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心脏跳得很快,仿佛被人攥住般的窒息感,她刻意强硬道:“紫戎大王为你氏族首领王爷,你这般折辱他夫人,你的嫂嫂,简直大逆不道……”

  多塔冷哼一声,一挥手,身后的侍卫托着一个楠木锦盒,小跑着过来。他来到明胧与明月夜身前,恭敬跪下,又双手将锦盒托过头顶。

  “阿胧,本王劝你,还是不看的好。”多塔冷酷道。

  明月夜已依稀闻到了一丝血腥气,她拦住明胧正要打开锦盒那一双颤抖的手,刻意道:“姐姐小心,不如我来。”

  她谨慎的,轻轻推开锦盒的盖子,但一眼看见里面的物件,即便有着心理准备,依旧被惊惧的尖叫出声。她紧紧抱住明胧的身体,大力阻拦住那脸色苍白的女人:“阿胧,别看。”

  明胧咬紧嘴唇,以迅雷不及之势,劈手就打落了锦盒的盖子,一瞥之下,几乎心胆俱裂。

  那衬着孔雀蓝的锦缎内盒中,沾满了血渍,盒子正中则赫然躺着,一颗刚被斩下不久的新鲜头颅。

  熟悉的棕黑色卷发凌乱,映出一张高鼻深目的俊脸,还有那一双如初雪晴空般湛蓝的眸子,正半睁半闭的看着她。如同初见那一回,便惑于这双眼睛的深邃与纯粹。她唇瓣颤抖,牙齿咬得咯咯做响,心里只剩下唯一的念头,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他的眼神。

  那是,走到终途的绝望、眷恋和深深的不舍。

  当他们四目相对,那头颅的左眸,终于淌下一行混杂着血水的淡红眼泪,那双好看的湛蓝眼眸完全阖上了,唇角似乎微微隐现一抹满足的微笑。

  明胧只觉得有什么重物,一下锤碎自己的心脏,她耳畔依稀他的呢喃之声:“阿胧,活下去……”

  “阿颜达……”明胧难以自控的俯下沉重的身体,发出母狼般的嘶吼:“你杀了你兄长,你杀了我们的王。逆贼,逆贼。来人啊,杀了他,杀了他。”

  明月夜几乎抱不住她痛苦的身躯,她们一起瘫坐在地上。明月夜只能尽力抱住这个痛苦挣扎的女人。

  “你死了,我怎么活?好狠心……”明胧双手攥紧拳头。

  一时间,王府的侍卫乱成一片,刀光剑影,电闪雷鸣,激战猛烈,生死搏斗。

  暴怒的多塔被刺激得杀红了眼,他一脚踢倒那被吓得目瞪口呆的侍卫,托盘里的锦盒与头颅都跌落在地面上,鲜血淋漓,一地惨烈。

  “阿胧,是我救了你,他有没有说过,第一次分明是我救了你。你认错了人。是多塔救了你,不是阿颜达。他骗了你。你本该是我的女人,却跟了他。凭什么?就因为他为嫡母所生,就该是天生的紫戎大王,尊贵无比吗?凭什么,女人,王位,一呼百应的尊重都属于他!没有他,多塔就是王。什么都会属于多塔。”

  多塔一边挥着圆月弯刀,杀戮着紫戎王府的侍卫与侍女,一边如疯子般愤怒狂吼着。

  明月夜不停掷出火油飞蝗石,拼力保护着挣扎着的月胧,后者终于突破了她的阻拦,稳稳的把滚满了尘土的头颅,小心翼翼抱在自己怀中,她轻轻擦拭着他脸上的污渍,断了线般的泪珠直接砸到他的棕黑卷发上。

  “多塔,混蛋,你不是人,你会天打雷劈的,我会用余生诅咒你,不得好死。阿颜达那么爱你,疼你,回突波他还要把自己的王位让给你,你却杀了他。”

  明胧泪眼婆娑直直瞪着多塔,冷笑着:“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也知道,你喜欢我。那又怎么样?阿颜达从来没有瞒过我,是我,是我先爱上了他。多塔,没有阿颜达,我一样不会是你的女人。我不会喜欢你,更不会爱上你。因为,你永远,比不上你的兄长阿颜达……啊……”

  情绪激动的月胧,突然痛苦异常的抱住自己的腹部,眼瞅着一股又一股鲜血从她身下流出,染红了她的衣裙。

  “孩子,我的孩子……好痛……”明胧痛苦不堪的像虾米一样蜷曲着身体,挣扎着:“月夜,救我的孩子,快救他……”

  明月夜竭尽全力抱住明胧的肩膀,手忙脚乱的安慰着:“别怕,阿胧,我在。你不会有事,孩子也不会。”

  眼见突变,多塔情急之下,劈杀了几个侍卫,直接冲到她们面前,圆月弯刀直指住了明月夜的眉心,他疯狂的嘶吼道:“本王命令你,救活她,杀死那个孩子。”

  明胧则紧紧拉住明月夜的手,笃定而认真道:“救我的孩子,救他!哪怕要我死,他也要活下去。你向我保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