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73.黑牢

寒月夜 胖虎22爷 2915 2017-10-15 20:29:09

  多塔看着那躺在水晶棺里,犹如熟睡般的美丽女子,她被新鲜的白色牡丹花团锦簇着环绕着周身,一袭银白色绣慢广陵牡丹的衣裙,黑黑的长发在身体两侧自然垂散着。

  她看上去安静而柔美,仿佛一睡不醒的绝尘美人,正等待着意中人吻着醒来。

  但他知道,无论怎么吻她,她都不会回来了,她将永远沉睡在冰冷的水晶棺中。哪怕尘归尘,土归土,也注定独自一人孤独。

  “想也别想,死了,你们也不会在一起。”多塔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她冰凉的脸颊,嘴角旋起颤抖得近乎抽搐的笑来,他狠狠道:“阿胧,无论如何,终归得到你了。”

  “差不多得了,哥舒寒的灵兽营都要把你老窝端了,你还有心情和一个死了的女人絮絮叨叨,婆婆妈妈。”高远靠着门框嘲笑道,他手中提着一壶葡萄酒,喝得自己眼神都有些迷离了。

  多塔缩回手臂,他转身恶狠狠瞪着高远,声音嘶哑道:“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滚回你的大常去。如果不是你,阿胧又怎么会死?”

  “笑话,杀阿颜达的是你,又不是老子。救不活你女人的是哥舒寒军医,也不是老子,你跟老子凶管个屁用?”高远晃晃荡荡走过来,不吝嘲讽。

  “还不是你出的混蛋主意?”多塔狠狠一掌,击碎了房中的楠木茶几,茶壶与茶杯碎了一地,茶水与瓷片狼藉不堪。

  “如果你早听了老子的话,早点儿宰了阿颜达,这城和那女人已为你掌中之物,这下可好,你把哥舒寒的军医投进了黑牢,那半妖已得知了消息,正疯了般全面攻城,看吧用不了一个时辰,他必定能破城。到了那时,你就可以和那女人,在阴曹地府相见,互诉衷情吧。”高远撇着嘴冷笑着,又灌了半袋子酒。

  “那本王就先杀了他的军医,再和他决一死战。”多塔恶狠狠道:“我要剜出军医的心脏,祭奠我的阿胧。”

  “多塔,你也少虚情假意了。你自己心里清楚,是你给玲珑夫人下的念情花蛊,那分量足以让她和孩子双双毙命。这军医本来有机会,力挽狂澜,但你怎么见到了那女人和你兄长的孩子平安落地呢?你想要的,一直只有紫戎大王的位置。又并不是见了我才想要做王,是从你打一出生就注定了的,要夺过来。这是你的命,哈哈……”

  多塔恼羞成怒,一把薅住高远的衣领,硬生生把醉醺醺的人拉到自己面前,咬着牙说:“你以为,本王兵败,你就能活?或者,本王把你绑了交给哥舒寒,换条生路也未尝不可。”

  “多塔,你就是笨,难怪一直被阿颜达压制。就不能换个思路?”高远好笑的拍拍多塔的脸,恶毒道:“知道吗?那军医十七,就是汪忠嗣的女儿明月夜,常皇赐婚给哥舒寒的嫡夫人,你以为哥舒寒为何如此宠爱一个末等军医?他之前为何保守攻城,还不是忌惮自己的女人在城中安危。这下好了,你还要宰了他女人,心高气傲如他,还不得把你这城里的突波人杀个干干净净。我要是你,一定会好好利用这个送上门的人质。我跟半妖谈判啊,别说放你我一条生路,有她在,你跟哥舒寒讨要十万兵马,他也得给你。”高远把酒壶狠狠扔到地上,鄙视道:“多塔,你就是蠢货,没有长脑子的猪猡。没有老子,你半天都活不了。”

  多塔一把松开高远,后者猝不及防的跌倒在地面上,却醉得爬不起来半步。

  “其实,你比我本王,更怕哥舒寒吧。不然何必日日要把自己灌得烂醉,也不敢安睡?如果自己能逃得掉,你这老狐狸早就扔下本王,逃之夭夭了。”多塔不屑道。

  “对,老子怕他,比怕见到自己祖宗还怕,被这个妖孽抓住。你不怕吗?你跟他交过手,你这突波第一勇士啊,感觉如何?”高远冷笑,鄙夷道:“好好想想我说的法子,或者能救你我性命呢。”

  这边,紫戎王府的黑牢里。窄小的牢房,肮脏充满了恶臭,只有小小一隅铁栏的窗。

  浑身是血的明月夜跌坐在地上,她茫然的就着微弱阳光,看着自己双手上干涸的血渍,是明胧和孩子的血。

  尽管使出浑身解数,她并没有救下明胧和她的孩子。这意外发生得太突然了。

  明胧拼着最后的力气,生下了一个奄奄一息的男孩,当他睁开眼睛发出低弱的哭泣,那湛蓝的眼眸何止震惊住了明月夜。

  “对不起……我……骗了你……”明胧流了太多的血,她的脸和嘴唇,异常的苍白。她有气无力的,拉住明月夜的手,冰凉而滑腻的触感。

  她的眼睛留下了止不住的泪,话却无法再无力气,能多说半句。

  明月夜忍住心碎,沉默着,颤抖着把婴儿用锦被包好,轻轻放在明胧的臂弯。一大一小的生命都拼着力,依偎着彼此,艰难的挣扎着最后的呼吸。

  明胧看着自己的儿子,看他青紫的小脸,嘴唇哆嗦着,泪水愈加的多。

  “别哭,别哭,会好的,我会治好你们……阿胧,我会治好你们,带……你们……回家……”明月夜蹲在床前,她紧紧握明胧的手:“别睡,千万别睡,求求你,阿胧姐姐……”

  明月夜的眼泪忍不住一串一串滴落在医服上,她第一次不知所措,茫然而恐慌。

  “哥舒寒,你在哪儿?你在哪儿啊,救救阿胧姐姐,救救她的孩子,十七快要撑不下去了……”她忍不住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叨念着。

  明胧眼见着自己臂弯中的婴儿,喘完了最后一口微弱的呼吸,她也疲惫的阖上眼睛,发出一声悠长而绝望的叹息,然后握着明月夜的手颓然松开,便再无生息。

  明月夜记不起自己怎么被扔进黑牢来,人皮面具早已扯掉,身上的衣服沾满了尘土与血渍,浑身的血腥味。成年之后,第一次,死亡让她觉得如此惨烈与绝望。

  恰在此时,窗口的窄小缝隙中,转瞬之间钻进一道银白色身影。

  流千树跳到明月夜腿上,看到她的样子,他着实吃了一惊,忙不迭的把一粒赤红丸药塞进她口中,手忙脚乱摸索着她的胳膊和腿,嘴里小声而惊恐道:“你……怎么这么多血,你哪儿,哪儿受伤了?”

  半晌,明月夜晃过神来,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没事儿,不是我,我没事儿。”

  “吓死小爷了。”流千树重重舒了口气。

  “明胧和孩子,我没救过来。”她颓然:“你怎么找来的,亭羽哥哥和阿九在哪儿?”

  “我……都知道了。”流千树用自己毛茸茸的爪子轻轻碰碰明月夜的手指,低低道:“紫戎王府的事儿,我都知道了。温亭羽和阿九都送出了城,你放心吧。本来那两个死脑筋一个都不肯走,好不容易说通了,已和大军会合,一起想办法怎么救你出来。现在疯了的,是那双瞳鬼,他杀红了眼,正不顾一切攻城。细作营为了攻进王府,全军覆没,城外暗军和突波守卫,也死伤各半,甚为惨烈。”

  “他疯了,怎么不按计划来呢。今夜过后有暴风,那些突波士兵体内咕咕草之毒会全面爆发……”明月夜紧张的坐起身来:“他有没有受伤?”

  “你在这里,他恐怕拼死了也要攻进来吧。”流千树自嘲的叹息道:“那双瞳鬼,最擅长的就是不顾一切吧?”

  “流千树,无需多言。高远就在王府,你想办法困住他,务必活捉他。”明月夜略一思忖,目光灼灼。

  “那你怎么办?我得先想办法救你出去,才好。”流千树焦灼的走来走去。

  “你都看见了,他们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仅凭你我之力,根本不能逃出守备森严的黑牢。我想,一时他们不会杀了我,也只有他们从这里将我,押送到其他地方的途中,我才得有机会逃脱。”明月夜迅速恢复了清醒,仔细分析着:“流千树,你去找高远,一定不能让他逃了,救汪帅之重任,如今只能靠你了,不然我这一趟就白来了。”

  流千树仔细盯着明月夜半刻,终于妥协道:“我就知道,你还是为了汪忠嗣。也罢,反正也没别的办法,给你这个,你自己当心。我逮着高远就来救你。”

  他把身上背的背囊递给她,只见里面装了,一把精巧的小匕首和几枚银针和火油飞蝗石。

  明月夜耸肩,忍不住夸赞道:“流千树,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呢?”

  “对了,柳辰青被哥舒寒宰了,汪忠嗣得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