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突来的繁华

第七章:不欢

突来的繁华 旎花 2044 2017-08-13 13:58:42

  ...............

  四皇子府。

  “公主,白二公子到了。”意水垂下头,向着正在饮茶的小瑰请示道。

  “怎么了?她们没难为你吧?”看着白墨,小瑰站了起来,安心的笑了笑。

  “还好啦,就算真难为,我也早就习惯了。”白墨看着小瑰,也不经意地柔和的笑了。

  小瑰走到琴边,回过头,温和的对白墨说到:“这琴能拿回来,你也有一份工,会弹琴吗?介意让我听听吗?”

  “当然不介意了。”白墨莞尔一笑,在琴前面坐下,开始弹了起来。

  一台黑色的轿子停在了皇府正门外,凌梓辰刚下轿便听见了那悠扬悦耳的琴声从府内传来,不经意的笑了,可是停下脚步沉思了一会,脸色慢慢阴沉了下来{我不记得小瑰会奏乐啊?莫不是下人?但这琴很是名贵,小瑰又怎会让下人肆意就碰呢?更何况,下人也没人的琴艺达到如此境意。那会是谁呢?}想到这里,凌梓辰加快脚步,进了皇府之内。

  看着正在弹琴的白墨,凌梓辰不悦地打断了琴音所制造出来的意境:“七皇妹!”

  “辰.......四皇兄?回来啦?快来一起听听白二公子弹的曲子吧!今天这琴也是他帮我拿回来的呢!”小瑰看见凌梓辰,甜甜的一笑

  “臣参见四皇子。”见到四皇子,白墨不失礼仪的作礼到。

  “此时天色也不早了,若是叫丞相大人担心了也不好。”凌梓辰回礼一笑,面不改色的说到。

  “皇子所言甚是,既是如此,臣先告退,绮公主,臣先告退。”白墨听闻,明白了皇子的意思,不失礼节地说完,看了小瑰一眼,便转身离去。

  “看着白墨已经走出了皇府,辰哥哥怎么了?不开心?”小瑰不解的看着凌梓辰.

  “这是那把琴?”凌梓辰没有回答小瑰,看着那琴问道。

  “是啊........哦,对了...不是说了是因为这琴也是别人帮我,我才拿到的吗?所以我才让他弹着来着......”小瑰好似明白了凌梓辰不开心的原因,机灵的说到。

  而凌梓辰则是半信半疑地皱着眉问道:“以你的脾气和手段,拿一样担心需要别人帮忙?”

  “是啊!辰哥哥你是不知道那个白林,真是讨厌死了,非得和我抢。要不是白墨,我可就难看死了,售卖大会上那么多人,我总不可能当场杀了那个丞相公子啊,我顶多只是吓吓他。”小瑰委屈的说到,生怕凌梓辰不相信。

  “原来如此,但以后我的东西就不要让别人碰了好吗?不然我就宁可毁了,不要了。”凌梓辰温和的抬起小瑰的下巴,说到。

  “哦,那这琴,你还要吗?”小瑰听他说完这话,皱着眉问道。

  “不要了。”凌梓辰板着脸,冷冷地说到。

  “可是,这也不能真的毁了啊,怪可惜的,不如宝刀赠英雄,我去送给白墨吧!也算是谢谢他今天冒着和哥哥翻脸的风险帮我拿琴。”小瑰想着白墨,不经意甜甜的笑了。

  “安小瑰,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凌梓辰原本板着的脸,变得更加不好看。

  “难不成,你还要?.........不是吧?那你到底要还是不要啊?”小瑰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这么生气,不就是琴被人捧了一下嘛?

  “当然还要!”凌梓辰冷冷的说到,可那样子十分像个闹别扭的孩子.

  “哦..........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去休息了.”小瑰觉得尴尬,准备离开。

  “是否还要装作不知道?那东西对你来说真的如此重要?”凌梓辰见她要走,说到。

  小瑰回过头,盯着他看了几秒,明白了他在说什么。

  “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很困,先睡了。”小瑰掩饰着说完,匆忙走开。

  {原来你也同样世俗地看重那些虚无的东西。}凌梓辰想到,气愤地垂了一下石桌。

  一直躲在石竹后的一双眼睛,将这一切尽收眼内.......

  .................

  “意水,你说辰哥哥对我来说,该摆个什么身份对我来说,才最合适呢?”小瑰躺在床上,望着一旁的烛光,问道。

  “主子们的心事,奴婢自然不敢乱下定论。”意水为小瑰盖好被子,谦虚道。

  “我们三个从小一块长大,还用得着分什么主仆吗?那些虚无的名分东西,在你我面前不必忌讳。”小瑰道.

  “既然如此,姑娘也仰慕皇子,又何必在意那些虚假的名分东西,只管在一起就好了。”见小瑰如此说,意水也不再掩饰自己的想法。

  “可是.......如果不是那些虚假的东西......我现在应该不是呆在这,而是继续被父亲毒打,继续在沿街乞讨吧?对我来说,即使讨厌,又岂能不在乎?”小瑰暗下眸子道。

  “姑娘以后可别说这种话了,小心隔墙有耳。”意水小心地提醒到。

  “嗯,天色晚了,你也去歇着吧。”小瑰道。

  “是,姑娘。”意水说完,走了出去顺意地关好门。

  小瑰静静地躺在床上,细细深思着..............

  ..................

  翌日清晨,碧云山腰。一间毫不起眼的小茅屋中,两个男人细细商量着近几个月的各种生意的亏盈情况。

  “父亲大人,如今我们手上的银两如此之多,有什么用处吗?”白墨得知如此富可敌国的巨款却并未用上什么特殊用场,觉得并不是表面的如此简单。

  “墨儿,随我来。”丞相说完,打开了茅屋暗格的机关,顺着梯子走下去,一个地下造兵场便出现在眼前。

  “参见老爷!”为首的那个正在打铁的赤膊壮汉,见了丞相,行礼道。

  “林老弟,这是老夫爱子,墨儿。”丞相微笑着介绍着身旁的白墨。

  “林叔叔好。”白墨客套道。

  三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相互心照不宣地点着头。

  ..............................

  皇宫正殿内。

  “父皇找儿臣可有何事?”凌梓辰试探地问道。

  “奏折上说江西饿殍片地,可能有不少敌国密探混在里面,准备乘着混乱之际挑拨内战。”皇上放下折子说到。

  “父皇的意思?”凌梓辰问道。

  “不要让这个可能性存在。全部杀了。”皇上轻声到。

  “儿臣明白,先行告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