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唯美幻想 千夜之爆破时空

第6章 龙纹吟现世

千夜之爆破时空 燮先生 2771 2017-08-13 13:52:02

  冼禛奎一大早便看到了学校的论坛新发的一个帖子:男同胞们,请千万看好你身边的妹子!

  此贴还配有超清视频,能从视频里看清朱瑶的脸。

  他本能的认为:风头最劲的人应该就是千夜!

  他手持一柄木剑,朝着朱瑶奔去,他倒想试试这个被宫月捧为宝的女生究竟有何能耐。

  安成看见冼禛奎朝朱瑶刺去,他抱住她三百六十度转身,躲开了。

  隼人的木剑被夺,他追着冼禛奎来到了千夜学校门口。此时,他看见冼禛奎拿着木剑站在一对男女面前,更加摸不清他想做什么:难不成他要抢女人?光天化日之下?

  “冼禛奎,你把剑还给我!咦,小千你也在。”

  冼禛奎转身,正对着千夜,问道:“你是千夜?”

  “我们认识吗?”

  他挥舞着手中的木剑朝着千夜刺去。

  “啊,冼禛奎你疯了吗?”隼人欲上前帮忙。

  在冼禛奎的剑刺到离千夜只剩一公分之遥时,在场所有人都忽然听见了悦耳的铃声。再看,千夜被一股无形的气浪包围,冼禛奎的木剑停在了离其一公分处的空中。

  宫月出现,手握那柄木剑的剑刃,一挥将其从千夜身边推开。

  无形结界消失,千夜眼看要昏倒。宫月上前恰如其分的将其抱住。

  隼人上前从冼禛奎手中抢过木剑,“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再怎么也不能拿人命开玩笑啊,就算我这是柄木剑,放在你手上也是能伤的了人的。”

  接着来到宫月身旁,担心的问道:“她没事吧?要是出事我也就成了帮凶了,毕竟这凶器是我的。”

  宫月看着千夜笑道:“她没事,只是睡着了。”

  隼人将木剑放在胸口压惊,道:“那就好,那就好。”

  “小千,小千……”

  “谁在叫我?你是谁?”

  “小千,乖,到妈妈这儿来。小千……”

  “妈妈……”

  当她抱着妈妈时,发现自己手中正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胸膛,鲜血不停地往外流。

  她看不清这个女人的脸,却无比真实的感觉到了心痛还有不断在流的鲜血。

  她忽然睁大眼睛,满头的大汗。

  “你醒了。”

  千夜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隼人就坐在床头,仔细的端详着她。

  “你出了好多汗,做恶梦了吗?”

  “我怎么会在这儿?我……明明记得我站在学校门口。”

  “你再好好想想!”

  隼人没打算帮其回忆。

  “我只记得有个人莫名其妙的朝我砍过来,然后我就不记得了。”

  “千小姐,起来了吗?”福妈在门外敲门。

  “起来了,我这就出去。”千夜正打算起身。

  “千小姐,没关系的,如果您没休息够,我可以迟点将晚饭端到您房间。”

  “晚饭?”

  千夜穿上拖鞋,拉开了窗帘。

  “我睡了一天?”

  “对呀,猪。”

  她走出房门,站在二楼走廊往下看,客厅多了张陌生的面孔——宇飞。那个意图伤害她的人也在其中,只是他的脸上多了好几处淤伤。

  见千夜疑惑,隼人帮其解忧道:“冼禛奎,那个想要伤害你的人,已经被宫月教训过了。”

  隼人话刚一出,冼禛奎便移动到其身边,拽住其衣领,将其压制在楼梯扶手处,眼看整个人就要从二楼掉下去。

  “你做什么?放开他!”千夜上前想要帮忙,但无奈力量太小,根本无济于事。

  翰司齐上前扯住冼禛奎的衣领,“放开他!”

  “怎么?看见你情人受伤,心疼了?”

  冼禛奎无理的挑衅,惹得翰司齐将其逼向二楼死角,隼人被迫保持着头向下倾的姿势就这样被拖着擦过楼梯扶手。

  洛殇从外面回来,抬头望见二楼隼人的姿势,忍不住笑道:“感觉怎么样?你也真是扫兴,这种两个大男人对峙的场面,女主角应该是要小千才对的嘛,你在上面凑什么热闹。”

  他虽然这样说,但却身体力行,帮隼人脱离了冼禛奎的魔爪。

  Rose十二个成员中,属隼人的能力最差,于是他便成了其他人欺凌的对象,其中冼禛奎是将这种欺凌表现的最淋漓尽致的人。而每次他出事翰司齐和洛殇都会出手相助,但隼人却更喜欢和翰司齐待在一起,因为洛殇总喜欢开他玩笑。

  洛殇挡在隼人前面站在二楼冼禛奎的右手边,而翰司齐站在其左手边。他看了看如今的局面,对冼禛奎说道:“按照现在的阵仗看来,好像是对你不利,你确定还要再打?”

  此时千夜走上前,看着他问道:“你认识我吗?如果不认识,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讨厌我?难不成我们上辈子就是仇家,今生遇见了要找我索命?”

  冼禛奎望着她,想道:“她话里的意思……难道她失忆了?所以宫月才收留的她?宫月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爱心?”

  他没回答千夜的问题,回房了。

  千夜下楼,似要出去,但被福伯叫住。

  “千小姐这是要出去?”

  “嗯,睡了一天,我想出去走走。”

  福妈将先前预留的那份晚餐端到饭厅,“宫先生吩咐过了,您要出去我们不拦着,但您要把这饭吃了。”

  洛殇下楼走到饭桌前,看向福妈问道:“福妈我这也是没吃晚饭呢,有没有也预留我的那份呀?”

  “这……我这就去给您下碗面条。”福妈转身走向厨房。

  “福妈,不用了。你给我留了那么多饭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你再拿副碗筷过来就好。”继而看向洛殇,询问道:“可以吧?”

  “却之不恭。”

  看着饭桌上色香味俱全的饭菜,隼人忍不住直咽口水,嗖的来到饭桌前,道:“福妈,再加俩副。”

  “隼人少爷不是已经吃过了吗?”

  隼人在福妈面前捋起手袖,说道:“福妈,瞧瞧我这身板,被冼禛奎虐的都瘦了,多吃点才能在这里好好生存下去!”隼人道出他的一把辛酸史。

  千夜看着他,被逗笑了,问道:“你是逗逼吗?”

  “过奖过奖。”隼人倒是没洛殇那么多规矩,自来熟和千夜聊上了。

  千夜看着饭桌上的另外一副碗筷,隼人扭头看向站在二楼的翰司齐,喊道:“你不也没吃饭嘛,下来跟我们一块吃。”

  翰司齐很明显不领情,转身回房了。

  千夜看着客厅里的另外一张生面孔,凑前隼人,问道:“他是谁?”

  “哦,宇飞。你习惯就好,我们这间屋子里有很多独行侠的。”

  “嗯?”

  “独来独往不跟别人接触的独行侠。”

  “哦!”

  看千夜才扒没几口饭,就放下了碗筷。隼人说道:“你这就吃饱了?!”

  “慢慢吃,记得不要剩菜哦,福妈做饭买菜很辛苦的。”千夜这句话虽然听着是对他们两个人说的,但是她明显和隼人比较熟稔一些,因为感觉起来目前在这里遇到的人就属他和善,于是她喜欢和他亲近。

  “才吃那么点,怪不得那么瘦。”

  千夜刚离开G&R那行白字又出现了。

  自己一个人?

  她看向自己的影子,“明知故问,你不都看着呢吗。”

  不开心?

  “有点。”

  大晚上自己一个人出来做什么?

  “不出来能遇上他的概念就等于零了。”

  他?哪个他?

  “你真的是我的影子吗?”

  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随时知道你在想什么?

  千夜呵呵一笑置之,“也是。”

  她并不是一时兴起才想到要上街溜达,而是为了能再次遇上醉仙羽,才会总想往外跑!

  她走在大街上,此时洛以西从其身旁经过,她走开好几步远,不禁意识到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忽然回头,朝着不知什么是目标的方向奔去!

  洛以西一开始还诧异,怎么可能有人在人群中将其认出来,可是千夜所追逐的正是他的方向。虽然惊讶,但他还是步履轻缓的正常前进。

  直到千夜就那样从其身旁经过。

  他看见她跑到一条巷子口,然后便愣在原地,不动了。

  “你说过不会让我找不到你的,可你现在在哪儿?”她自语着不禁潸然泪下。

  洛以西从其身旁经过时,扭头看了看这让他莫名悸动的女孩。在两人擦肩而过时,他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心脏的跳动!这让他第一次尝到了活着的滋味。至此,他便将她放于心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