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梦花辞

第二章

梦花辞 江户川兰陵 3205 2017-08-13 06:52:36

  叶梦昙震惊地望向傅落棋。他眉眼如初,俨然是从前那个英俊少年。

  “多谢傅公子。”叶梦昙垂下眸子,看不清她的眼睛。前世的自己在重病时没有冒雪赏梅,也没有昏倒,更没有遇见傅落棋。这是不是不说明一些事情只要做出与上一世不同的决定结局就会不一样?

  傅落棋嘴角微微上扬“无碍。但公主也是好兴,竟带病赏梅。”叶梦昙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傅落棋与上一世比起来似有什么不同,语气间竟带几分亲昵。

  看了看自己爱了那么久的人,又想起上一世的结局,叶梦昙终究挥了挥手“天冷有些乏了,傅公子还是请回吧。”

  傅落棋一时无言,但不过片刻又笑了起来“既然如此,在下就不叨扰公主了。”说罢他转身离开寝殿。叶梦昙似乎看见他眼里有些失落,可那怎么可能?可能是眼花吧。

  画桃见傅落棋离开,一脸不赞同地说“公主怎么就让傅公子走了,公主昏睡那么久傅公子可一直在侧殿等着呢。”

  “是吗?那现在何时了?”

  “殿下,现在已经申时了。”画桃想了想答道。

  申时,她还睡得真够久啊。吩咐了画桃今日不用晚膳后,叶梦昙就继续睡去。此时的她只觉得脑袋疼,她把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不想去想其他事情。

  叶梦昙沉沉睡去,梦见的便是初见傅落棋的情景。

  “小妞长得挺不错啊,要不和大爷一起,包你吃香的喝辣的。”眼前是一个莽汉,他的半边脸上有可怕的疤痕狰狞得很。

  叶梦昙虽算不上绝色,却也是个清秀佳人,平时有公主身份保护,这一次却是偷跑出宫来酒楼什么保障也没有。

  画蝶吓得更是花容失色,说话也结巴起来“公……小姐,画蝶先去找人,小姐你撑住!”说罢遍跑出了酒楼,不见踪影。

  叶梦昙见画蝶跑了,大汉不怀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更让她害怕。此时酒楼的人也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这大汉在这片区有靠山不好惹,他们也就只有惋惜惋惜罢了。

  “我……我可是优昙公主,你这般肆意妄为我……父皇是不会饶了你的!”叶梦昙无奈之下只好搬出自己的名号。

  谁料壮汉竟笑了起来,脸上写满了不相信。也对,自己这公主几乎没有在世人面前露过脸说出来谁信?

  “哼,光天化日之下竟做如此流氓行径,这还有没有王法!”一旁传来一道好听的男声,那声音干净地彻底,温暖如春。

  “你算什么东西!”大汉见好事被坏,扬起拳头就要揍人。男子身形一闪,大汉连愣是连衣角也没碰着。不知何时,男子闪到他身后,用与他身材完全不符的力量强大擒住壮汉。

  “在下傅家公子,若是觉得不服气兄台大可到傅家说理去。”男子轻蔑一笑,慢慢道。

  一听傅家壮汉就愣住了。傅家……这燕国京城还能有哪个傅家?这男子分明就是傅国公的长子——傅落棋!

  壮汉心道不好,自己亲戚也就只是个县令逞逞威风,遇上国公府的人给提鞋也不配!壮汉吓得连忙磕头求饶,傅落棋也并不想羞辱人,只是警告一番后就让他走了。

  傅落棋见壮汉走后也觉得没趣就准备打道回府。叶梦昙还未谢过救命恩人,眼见人走了慌得快跑想要追上。“公子,等等。”叶梦昙慌忙喊道,没顾及到那长长的裙摆。“啊!”正当她以为自己回落笑话时却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叶梦昙脸红极了,自己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这样“投怀送抱”岂不是会让人感到厌恶?“对……不起,是我冒昧了。”叶梦昙慌忙抬头,撞上的便是那美得窒息的眸子。若不是亲眼见到,她也是觉得不会世界上竟然有这般好看的人

  傅落棋不在意一笑“无碍,但三殿下以后偷跑出宫可要记得带个人。”

  原来他是知道自己的。不知为何叶梦昙心中涌上一股暖流。

  “走吧,今日我送公主回宫。”还没回过神来,傅落棋就开口道。叶梦昙也没拒绝“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傅公子了。”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在街上,傅落棋不喜交谈,叶梦昙也不知找些什么话题。傅落棋望见街上一些大家闺秀大多都喜将面纱连在簪子上,心下有些好奇“这是怎么回事?近日京城女子为何都喜把面纱挂在簪子上?”

  叶梦昙见他主动问话,连忙答道“这是六妹想出的主意。各千金见好看又新颖自然是要效仿一番的。”

  傅落棋好奇更甚“三殿下口中的六妹可是楚莲公主?”“正是。六妹本就有倾城姿色,且为一大才女。名声远扬,只是不知傅公子竟也听说过六妹的名号。”

  傅落棋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楚莲公主温柔贤淑,更是善良心肠。这样的人,傅某想不听说都难。”

  傅某想不听说都难……

  这句话烙在了叶梦昙心口。那是不是说明,楚莲公主是个狠心人傅落棋就不会关注她了?叶梦昙默默地想到。傅落棋这样一句随意的话就让叶梦昙起了心思,这也就让她想到跳河诬陷叶梦莲。这也就是为什么叶梦莲没有给她好脸色,千金也一个个露出鄙夷神色。

  想起这一系列的事情,叶梦昙也就只能笑笑自己当年的无知。不管这一世能不能成为傅落棋的那个“她”,但至少不要落到上一世那般结局。

  此时的倾岚殿内,叶梦莲闭目坐在美人榻上。“公主殿下。”一侍女走到美人榻面前行了个礼。

  叶梦莲慢慢张开眼睛,她那张绝世面容没变,变的是那双眼睛。原本风情万种的眼此时变得黯淡无光还隐隐泛灰,本貌美的脸此时看了就没平时那般赏心悦目甚至有几分可怕。

  “事情办得如何了?”叶梦莲有些疲惫地问道。侍女对叶梦莲的眼睛并没有表露出惊讶的神情,反而冷静回答道:“听澜已打听清楚,傅公子今日确实进了宫与皇上商理要事。”

  叶梦莲再次闭上眼,她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听澜见她并没有再听的意思,一时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开口“但是……但是傅公子途中救了在雪地昏倒的三殿下。”叶梦莲一听立刻睁开双眼,整张脸满是妒忌“继续说!”

  听澜吓得赶紧垂下头“据说三殿下昏睡了很久。傅公子他还……从辰时就等三殿下,一直等到申时三殿下转醒才离开。”

  叶梦莲此时脸色极其可怕,她站起身狠狠地把身旁的花瓶砸到地上“叶梦昙,叶梦昙!你好,好的很那!”

  外面的侍女听到动静连忙跑进来,见到这样一番场景都是惊讶极了。听澜一看大事不好,连忙呵斥“没公主殿下吩咐你们进来干什么,还不赶紧出去!”叶梦莲回头瞪了那群侍女一眼,侍女们一见她那眼睛吓得叫出了声。最后还是听澜推着她们离开殿内的。

  此时的叶梦莲也稍微冷静了些,她喃喃自语“没事的,没事的,现在还不能急。我有那个东西一定会把落棋抢到手的。”说罢还走到铜镜面前开始观赏起自己的脸。嘴巴、眉毛、鼻子……当她把手移到眼睛前时却突然又开始发疯。

  “不,不!这双眼睛,眼睛还不够!”她疯狂地叫道。听澜跪在地瑟瑟发抖,她怕极了。

  叶梦莲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突然道“熏香,熏香!听澜这个月的熏香量加一倍!”

  “可是殿下,这个月的熏香已经快没了。那个人说一个月只有这么多,不会再多给了。”

  叶梦莲才不理会“这是你该解决的事情。对了,那几个贸然闯进来的宫女我希望她们嘴巴能变得很严实。”听澜有些不明白“殿下的意思是?”

  叶梦莲捻起地上花瓶的碎片,突然用力握住。鲜血汩汩冒出,她却感觉不到痛似的,声音有些颤抖地说“死人的嘴巴,最为严实。”

  听澜不敢违抗,连忙领命。这个主子真是太可怕了,在外人面前能做到温柔似水可这具躯壳下却是一个恶魔!

  第二日清晨,伺候洗漱的是画蝶。叶梦昙昨夜一直在回忆,想到自己遇到莽汉时画蝶的不见踪影越发觉得有问题。画蝶察觉到了叶梦昙的打量目光,可她却认成了另外的意思。画蝶压低声音在叶梦昙耳边低声“殿下,一切证据都处理妥当,是不是要现在就揭发六公主?”

  是了,叶梦昙落水一事还未得到了结。回想前世她静心布局,尽力伪造证据,可最后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竟让叶梦莲翻了盘。那时候父皇大怒,对自己也是寒心至极。

  叶梦昙想了想“画蝶,停止一切计划。到时候告诉父皇是本宫自己失足跌下去的。”上一世的自己这时候还没有咬定是叶梦莲推自己下水的,为的就是拖延时间收据证据。可已经有了上一世的经验她又怎会去蹚这趟浑水?

  画蝶满脸不可置信“殿下!这次我们布了如此久的局为的就是让六殿下翻身啊。如今有这么多证据在,她叶梦莲就算有千双翅膀也飞不了啊!”

  叶梦昙冷笑一笑,这叶梦莲可还真有千双翅膀了,若没有又怎可能逃过一劫?看着画蝶此刻的模样,叶梦昙心中越发觉得有问题。

  “好大胆的奴才!”叶梦昙突然大喝一声。画蝶被这一声吓得不轻,委屈地眨着眼睛“殿下……”

  “本宫六妹的名字岂是你这奴才能直呼的?还不给本宫跪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