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素手织流年

第五章 君子之交

素手织流年 豌豆花儿 3135 2018-01-14 02:52:17

  周羽桐是我在班里最好的姐们儿,铁瓷。我因为答应跟陆大洲在一起的事儿,得罪了很多女生——这件事发生之前,我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女生喜欢他,我以为她们的喜欢跟我一样,仅仅是欣赏他的才华,赞赏他的人品的一种喜欢——那可不是爱情。

  不过我错了。我忘了自己本来跟她们就不一样,怎么说,我很多想法,也许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不得不说,陆大洲人缘实在太好了,谁伤害陆大洲,谁就会遭受周遭所有人的反噬。不像我,被人欺负连个帮我说话的人都没有。

  其实我有时候也挺烦周羽桐的,她什么都好,就是有些聒噪,总是开一些她自己觉得很好笑的玩笑,而我要配合她笑出声来,实在是对自己的一种极大的考验。

  我也会跟她说很多事,包括我跟许家晟的事。我当然不会明说我跟许家晟的关系,我只说我的男朋友。所以她一直以为我说的是乔阳。

  她是个典型的乖乖女,对情爱方面的事情更是一张白纸,在我已经修炼到看男人已经忽视颜值,直接看财力的现阶段,周羽桐还是会为学校里帅气的风云人物而倾倒,不为那些男生的家世背景,仅仅只为他们的外形,或者在球场上的叱咤风云。

  她还会时不时来我住的地方,煮粥煮汤,或者做饭,甚至看见我房间里不干净的时候,帮我做卫生。我每次夸她贤惠能干,她就很是高兴。我也常把她喂得饱饱的,给她买很多很多吃的,像带小孩似的。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有种“我在读大学”的感觉,我带她再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吃吃喝喝,用许家晟给我的钱给她买她爱吃的各种东西。

  我平时会叫她桐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跟许家晟的关系变得不再纯粹,我开始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和欲望,我甚至开始期待嫁给他,我像天底下所有的二奶一样,想要跟他老婆摊牌,想劝他老婆主动放弃他,我从来没见着过他老婆,而他对我不冷不热的态度,注定他并没有像我爱他一样爱我。

  婊子配说爱吗?自古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爱上许家晟,可能是因为我婊得不够彻底。我因为许家晟伤心难过的时候,许家晟是不会知道的。但是桐桐知道,然而她也不会知道每件事情的另外一个主人公是谁。

  我常跟桐桐说许家晟做得混蛋的地方:“你知道吗?有一次跟我们的一帮朋友吃饭,吃饭的地方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吃完饭,我想让他陪我走回去,结果他说,你自己走吧,我开车回去了。然后他就真的开车走了!我甚至都没有无理取闹,他甚至都没有劝我上车。”

  是啊,普通男女朋友哪会有做得这么绝的,甚至普通朋友之间都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但因为我是许家晟的二奶,而大家又都知道他有家室,因此他没办法跟我走在一起,他不可能陪我逛街看电影,而最关键的是,他也没打算要这么做。作为一个颇为出名的创业者,我不利于他的公众形象。

  他之所以跟我在一起,也绝不是因为爱。这是我们在一起之初就心照不宣的。

  可是我想要的越来越多,而许家晟却浑然不觉。我偷偷拍过他睡着的样子,幻想有一天在我们没办法正常对话的时候用照片要挟他答应我的要求。

  许家晟会是一个受要挟的人吗?他无时无刻不保持着一种淡然,哪怕是在我们最火热的前两个月。“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大概可以用来形容他了。

  桐桐最常跟我说的三个字,就是“看开点”。她不懂,单恋是一桩剜心蚀骨的事。我期盼跟许家晟见面,可许家晟每次跟我见面时不冷不热的态度,又让我害怕跟他见面。

  他终究不是我幻想中的那个许家晟。

  我成日里提心吊胆,生怕许家晟察觉我对他的这点“非分之想”。我的身体已经因为金钱服从于他,我不能让他觉察到我的精神也在受他摆布。

  乔阳让我给他介绍女朋友,虽然难辨他是否诚心,但我非常想把桐桐介绍给他,因为桐桐值得有一个像乔阳一般优秀的男朋友。

  我还带着桐桐出来,跟乔阳一起吃饭。乔阳没有向我表明他对桐桐的态度,可眼下的问题是,桐桐以为乔阳是我的男朋友,因此实诚的她根本不会往那方面想。

  桐桐某种程度上算是个很大条的人,她对自己的事情颇为迟钝,对别人的事情又很敏感。这种老好人的性格,其实吃很多亏。可她仿佛心很大,根本不在乎吃不吃亏。我不想跟她公开我和许家晟的关系。但是如果这样的话,我应该怎样撮合她和乔阳呢?

  好像只有我消失掉。

  我跟乔阳作为一对假男女朋友,是没办法闹分手的;就算我们可以闹分手,桐桐也不会愿意跟好朋友的前男友在一起,她根本做不来这事儿。

  不知道是不是我不学无术,太过清闲,久而久之,撮合桐桐跟乔阳的这件事,成了我特别执着的一件事,我绞尽脑汁的想法子撮合他们。

  我曾以为我会跟桐桐是一辈子的好朋友。但我没想到我们的分离会如此的快。

  桐桐说,陆大洲经常找她说话,还经常问起我的事。

  桐桐说,陆大洲让她提防我,不要跟我混在一起学坏。

  桐桐说,陆大洲说我心机深得很,让她提防我,小心被骗。

  桐桐说,陆大洲说喜欢她,她迷茫了。

  陆大洲对桐桐的告诫是对的。桐桐信我,没有听他的,但我却在自省。我跟桐桐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很想和她做朋友,但她跟我做朋友,不知道有些人会怎么看她。

  我原来没有想到这点。现在想到了,便无法忽视。

  桐桐说,她知道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不在一个世界也没有关系,只要我们有心在一块儿,就没有问题。

  可我现在心已经不跟她在一块儿了。我希望她能跟乔阳一块儿,这样即便以后我出了什么乱子,也有人能保护她。

  我也去警告了陆大洲,少在桐桐面前说闲话,陆大洲压根儿不回复我的信息。

  随便吧,我跟陆大洲算是彻底断干净了。

  说陆大洲对桐桐毫无影响那是不可能的。桐桐原本对我毫无保留的信任,现在开始有些动摇。我感受得到,从前我跟她说任何事情,她都听得非常认真,而现在却时不时走神,有时候对我也会很敷衍。

  我带她去吃好吃的,她还是会跟从前一样,惊叹好吃,但明显变成了一种程式化的虚伪。

  而我又何尝不是一样?我只是在重复着以前可以让她开心的事,用以让她陪着我,填补许家晟不在我身边的空白,却根本不顾及她的变化和感受。

  我感觉我在拼命拉紧一切,然而一切却离我越来越远。

  让我失去桐桐这个朋友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我怀孕了。

  我当然不敢告诉桐桐。有次她来我家,那天我刚好约了医生做产检,她的不期而至让我心烦意乱。

  我说我要去看医生,她说她陪我去。我本来的意思,是让她自己回去。

  她问我哪里不舒服,我骗她说我心脏从小就有毛病,最近旧疾复发。

  桐桐对我的事情从来不刨根问底,我并不知道她究竟信了没有。

  过了几天,她问我为什么最近穿衣风格发生了改变,说为什么以前总是穿紧身的衣服,最近改走宽松的街头风格了。我很敏感的回了她一句:“这关你有什么事?”她沉默了。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其实我肚子里的孩子不到两个月,从外形上根本看不出来,但我还是心虚。

  许家晟又让乔阳来接我。完事之后,许家晟昏昏欲睡。

  “家晟,我有了你的孩子,你开不开心?“我在许家晟耳朵边上吹气。

  许家晟不耐烦的说:“你没吃药吗?“接着又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借着月光我看着许家晟那张脸,心里有个声音说,杀了他吧!杀了这混蛋。

  但是我不能杀他。那是犯法的事情,况且我肚子里已经有了小生命,我不能让这个小东西一出生就没了爹娘。

  对,我决定要生下他来。谁也阻止不了我,包括许家晟,除非我死,否则我绝不会让步。

  天蒙蒙亮,许家晟就起了。他上午10点有个会议,他习惯早起,从容的准备一切事务。他把房间里的灯全都打开了,整个房间亮堂堂的。

  许家晟就是这样。

  在家里的时候,他是个连灯都不用自己开的大少爷,在这间公寓里,墙上有一排灯控按钮,每次他都懒得挨个儿开了去关,关了又开的试哪个按钮控制哪盏灯,所以每次都把灯全部摁亮。

  我被强光刺激得睁开了眼,迷迷糊糊。许家晟正将衬衫塞进裤头。我从床上坐起,想在他走之前跟他撒个娇。对,就像小狗对待它的主人一样。

  可不待我有所行动,许家晟就扔过来一张卡,说:“这张卡额度20万,你去把孩子拿掉。“

  许家晟包我这个二奶,还是很划得来的。我既不吵闹,也不主动问他要钱。他约我,就来他的公寓住一晚,我有这儿的钥匙,可我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来这儿住。

  鬼知道他老婆会不会查过来!

  许家晟对我也并不大方,我跟他交往一年多。他在我身上花的钱加起来都不到20万。

  我有几个名牌包包,也有几件不错的衣服,都是奢侈品,可我平时从来不用,只有跟许家晟出去的时候才用。

  在学校,我就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学生,吃食堂饭,穿淘宝款,从不乱花钱。

  我不主动开口要,许家晟也从来不主动提价。商人总是这样精明。

  这次许家晟会主动给我这张卡,铁公鸡居然也肯拔毛,这真令我感到意外。看来,这个孩子真的挺重要。

  我笑嘻嘻的说:“我要把他生下来。“

  许家晟这才抬眼看我,此刻他已经穿戴整齐,准备走了。

  许家晟冷若冰霜地说了句:“那你准备好护照。“

  “出国就出国!“我小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