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乱世天雄

第五章 峡谷交锋

乱世天雄 范成雨 5122 2017-08-25 03:07:50

  时间一到,官军果然如期到来,荆刑静静的躲在偏僻的角落,官军尚未发现荆刑的位置。

  待到官军走到距离三叉路口还有百米的地方,只见荆刑嘴角微微一笑,然后将信号天炮释放,就在天炮释放的一刹那,官军闻声纷纷举目四往,不过,没等到他们做出任何反应,数枚炮弹已经落在了他们头顶上方。

  荆刑粗略数了数炮弹的数目,刚好八枚,一枚不少,看来铁匠修复的火炮果然管用,士兵们的操作也十分不错。

  八门炮弹,虽然落点都不同,但是其中有六枚都落在了官军阵列中央,其中两枚落点歪了一些,落在军队阵列之外,不过,爆炸产生的弹片碎屑依然杀伤了一些士兵,这样看来,这一波攻击,每一枚炮弹的对官军造成了杀伤。

  官军为首的将领在炮弹落地爆炸之后,便连忙命令士兵们卧倒然后朝着小路的两旁爬过去。

  不远处的民兵继续装填火药炮弹,再开一炮,炮弹的落点与之前的八枚炮弹相差不大,依然有不少官军被炮弹炸死。

  官军的将官命令士兵们反击,将小型火炮架了起来在,这些小型火炮虽然小,不过,攻击到起义军的炮兵阵地,完全不是问题。

  荆刑心想:“糟糕,之前忘记叫负责发射火炮的士兵在发射完火炮之后躲开了,这下只怕难免有伤亡了。”

  只在这一时间,伴随着两边火炮的无数轰鸣声,官军的火炮和起义军的火炮几乎同时开炮,大小炮弹几乎同一时间从两边朝着互相的方向飞射,当然,两边的炮弹并没有在空中出现碰撞,而是沿着一高一低的弧线,交错开来,各自落在对方的阵地上,轰隆的爆炸,声音映天,让原本安静的山谷一时间不得安宁。

  尽管官军找了掩体,并且卧倒,但是还是有不少人被炸死,这三波的攻击,至少杀死了六七十名士兵。

  荆刑连忙飞去火炮阵地,只见此时地方的炮弹已经是落在阵地上,不过,官军的小型火炮威力不如大型火炮,而且,临时瞄准的准度也不高,虽然有二十多枚炮弹同时打过来,但真正落在阵地上造成杀上的仅有两枚,有五名义军遭受死伤。

  “大家快离开,躲到一旁去。”荆刑连忙对士兵们高呼命令道,有士兵还想推着火炮走,荆刑当即骂道:“不管火炮,保命要紧,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此处,前去大峡谷的位置。”

  士兵们连忙放了火炮往大峡谷那边跑,众位士兵前脚刚刚跑离危险区,二十多枚炮弹又打了过来,落在阵地上,巨大的火炮被炮弹炸倒下,泥土飞溅,有的低矮树木被炮弹炸倒下,顿时阵地上一片凌乱。

  不过这不是荆刑所担心的,因为火炮虽然被炸倒了但小炮弹的威力并不十分强大,只是把木质的滚轮以及木架砸坏,但最重要的炮管是不会坏掉的,木轮子只需要在战后重新打造一个就可以了。而之前炮管之所以会损坏,只要是炮管受到强大的玄学功法扭曲震荡的结果。

  荆刑再度飞往前线,只见官军在按照训练的队形有序的往前行进,在经过三岔路口的时候,为首的将官犹豫了片刻之后,便决定选择去往大峡谷的那条路。

  荆刑看了大喜,果然这将官上了当,之前荆刑故意在官军的位置距离岔路口前方一百米开炮而不是待到官军行进道三岔路口的地方才开炮,目的就是为了打消这将官的疑虑,让他不至于怀疑起义军在三岔路口开炮,是为了堵住他王开炮方向的去路,将他逼往峡谷方向。

  这下子那将官果然没有怀疑,认为火炮从左边的路口方向打来,起义军必定将大部分兵力布置在了左边通路上,为了尽快的攻入村庄,将官便下令率领军队往右边的路口走,直接通往虎头山大峡谷。

  荆刑躲在暗处,一动不动,一面被眼尖的将官以及功法高手察觉。

  那副将竟是有所疑虑,对主将道:“大人,我等率军往右边路口前进,将经过虎头山大峡谷,那地方道路狭小,便于设伏,会不会......”

  主将听了显得有些不耐烦,似乎对于副将的疑虑,他也已经想到,对于副将的提议,主将看上去觉得那是多余的,那主将用重金属一般的声音道:“那你觉得,我们应该走左边的路口,去和农民兵血拼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副将压低声气说道。

  “林大人呀,我知道的担忧,但是,我料定,刚才开炮的,就是一小股民兵在作祟,我断定这些民兵都是这帮土农民自发组织起来的,根本不懂什么军事策略,更不知道什么叫埋伏,刚才开炮的民兵,在我军的单兵火炮密集攻击下,说不定现在已经死伤殆尽,仅余少许,闹不出什么大名堂来,就让他们在那边的路口等着吧,我们径直从这边穿过,大军直达虎头村,到时候,我们子啊将这帮刁民,一一杀尽,为史将军报仇。”主将觉得之前说的话语气有些重了,这便又补充解释道。

  史将军,也就是之前被荆刑斩去头颅的那位将军。副将听了,只低声道是,然后点点头。

  荆刑看官军完全走过三叉路口,将官并没有反悔喊掉头,这便放心的往回走,在那火炮阵地,被炸毁的炮架残片依然散在原地,不过余下的兵士已经完全撤走,死去的村民尸体,也被负责后勤保障的妇女跟老人搬走。

  荆刑顺道去看了一下在半山腰岩石洞下的医护点,这是有一些又医护经验的妇女跟老人组成的医护团队,村子里面没有什么正规的医生,但是有经验的妇女们对于普通的外伤,刀剑伤害等等,还是懂的处理的,而且还准备了足够的草药。毕竟平日村民上山打猎,砍伐树木,打柴等总是难免受到伤害,因而细心的妇女通常都会懂的处理外伤。

  只见其中有四名村民被白布盖着,他们已经死了,有一名村民还在昏迷不醒,手臂,大腿,和腹部都被弹片扎伤,显然伤的也不轻,妇女们已经帮他包扎好伤口,这是妇女们专门准备的干净白布,伤口被包扎的非常完好整洁,看得出来,妇女的很细心,而且手法十分娴熟。

  旁边,有妇女坐在石凳子上暗暗的掉眼泪,时不时的发出嘤嘤的抽噎声,她们看着这些死去的村民很伤心,已经难以抑制内心的悲痛。

  这一切,荆刑都理解,所以,荆刑不会去指责她们,像一个军官一样,指责军士,后勤们不能哭泣?荆刑做不到,至少眼下做不到,看着这些死去的村民,荆刑自己就很想哭泣,妇女们忍受不了,哭出声音来,就实在太正常了,要知道,她们只是女人而已,而且,这几乎是她们第一次经历战争,而死亡的,都是大家村民朝夕相处的人,数十年的感情,就这样因为意外的死亡而永远宣告结束了。

  别说是女人,就是男人见了,也想哭。但是荆刑忍住了,只是眼眶有些湿润,他想上去安慰哭泣的妇女,但是走到了一半,却又停止下来,他能对她们说些什么呢?告诉她们节哀顺变吗?可是这样的话并没有什么用,只是战争,是反侵略,反压迫战争,如果没有反抗,伤亡的代价会更加巨大,到时候,不仅仅是战场上的男人,就连这些妇女,都得死。

  只有胜利,胜利才能让大家看到希望,才能真正让哭泣的人抹去眼泪,荆刑明白这一点,他没有再多数什么,轻轻的,转身离开了岩洞,姿态成熟而自然,只是多了一份坚定。

  算算时间,官军也快要接近峡谷的伏击点了,我会让这帮所谓的官军付出代价。荆刑心里默念。

  荆刑峡谷的伏击点,他不敢作出任何大的动作,此时与官军的距离已经非常近,官军已经带着大队人马在不远处,用肉眼就可以清晰看见。

  官军就在埋伏伏击圈之前,停下了脚步。

  这是那主将下的命令,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峡谷两旁的斜坡,看着上面有些光溜溜的被砍伐殆尽的树木,显得有些犹豫了,他在思考这是为什么,这里会不会有埋伏。

  林副将见了道:“看样子,前方可能有埋伏,说不定民兵贼子为了方便埋伏,下放滚石以及射箭,刻意将树木砍光,我看,不如咱们将军队掉头,往左路过山。”

  主将听了副将的话,便是眉梢一横,怒气顿生,当即抬高声音道:“这怎么行,我堂堂的铁甲军事,竟然会怕了这帮土村民?还将军队掉头,这样的建议你也说得出口,若是传了出去,我脸面往哪里搁?”

  “那好,将军说的是,要不我看这样吧,这道峡谷也不是太深,我们令炮兵调整一下角度,直接将炮火打到峡谷的山顶,到时候,如果有贼民敢埋伏在上方,便将他们都炸死。”副将看了看峡谷上方,便与那主将建议道。

  主将看了看,微笑点点头说恩答应。副将便令炮兵摆炮。

  荆刑一看,心想糟了,当初叫民兵砍伐树木,目的的确是为了方便滚石以及射箭,而且,他猜想为将的必定小视民兵而穿过峡谷,不会有大的问题,但却没有想到官军会用小型火炮轰击山顶这一招,这样一来,岂不是会有较大伤亡?

  荆刑这便连忙拿起民兵的弓箭,同时上七支箭,拉弓就是射,七支箭准准命中七名官军,而且全都是负责架火炮的士兵,官军毫无防备,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以这种射箭的方式远远地将炮兵击杀,而且如此的快而准确,没等他们准备好,荆刑已经再上好七支箭,拉弓即射,箭如闪电,再次射中七名炮兵,旁边探头来观看敌情的十将,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他只见识过荆刑法术高明,却不知他箭术,也如此高明。

  这一幕同样将官军惊呆,所有的士兵几乎都被下的脸色大变,为首的将领完全没有防备,两拨射箭,两拨都没有被防住,两拨射箭来的如此快速而短暂,只在眨眼之间,就完成重新拉弓射箭的动作,而且还是七支箭。

  就连三位战将,也被今得目瞪口呆。

  不过荆刑并没有在射箭,他知道,如果再射一搏,必定将是徒劳,因为在炮兵的前方,是两位大将,以及三位战将,箭要射中炮兵,必定要先穿过他们,那箭是要被挡开的。

  而且,盾牌已经架在炮兵的前方。

  “难道,这就是之前斩杀史将军的家伙?”副将用惊讶的语气道。

  “我想必定是,一个小小的村子,不可能同时具有两个以上的高手。”主将压低声音,变得凝重起来。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上士兵还是上战将?”副将问道。

  没等主将回答,荆刑已经将清月宝剑抽出,朝着主将砍杀过去。他可不会给这两个为首的将官多少思考的时间,他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的让官军混乱,紧张,失去理智,好率军冲过峡谷,只要再往前行进二十米,滚石就可以将这帮所谓的铁甲军士砸个稀巴烂。

  “护架,快护架。”副将急忙大喊,而在同一时间,那主将也脚踢马背,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躲到马的后方,欲要以这战马做挡箭牌,这是全军所存在的两匹战马之一,只有主将和副将才有战马,就连战将,也只是步行走路。

  三位战将见了提武器冲杀迎战上去,荆刑却只战了两个回合,便往回飞去,一退数十米。

  主将受了惊吓,丢了面子,哪里还管前方到底有没有埋伏,直接下令全军冲杀上去。

  “上,给我上,将这臭小子斩了。”主将用撕裂的声音嘶吼着。

  全军听令,提着武器便沿着峡谷往前冲,一哄而上。

  荆刑自然不会上前,只待官军冲到伏击点下方,正在伏击圈下方,没等荆刑正式下命令,那十将倒也是精明人,正在官军冲到中央的时候,便举起一块大石头,自己用石头往下砸的同时,也命令村民们将石头往下砸。

  砸!这是十将竭力的吼叫。

  村民们一拥而起,纷纷抱起大小石头往山下砸,比较大的石头,就两个人或者三个人一起抱,虽然没有过多少训练,他是他们的配合竟然如此默契,大小石头一个接一个,如同雨点一般的密集,沿着斜坡滚滚落下。他们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之间被炮弹炸死的村民的一幕幕,都浮现在在村民们的眼前,他们恨透了这般无恶不作,欺压弱小拼命的官军,也忍受够了他们长时间以来的暴戾行径,与匪贼勾结,不管村民死活的做法。

  官军距离盾牌阻挡,但是大石头从山顶滚落下来的力量何等巨大,岂能是血肉之躯,手臂之力举起盾牌就能挡住的,大石头击打在盾牌上,盾牌敲击士兵的头部,将士兵敲击头破血流。

  不是所有的士兵都有盾牌,没有盾牌的士兵,只是在大石头接近他们的一刹那做了一个转身,或者用手掩面的动作,可是这并无作用,大石头依然敲击在他们的头部,肩部,将他们击倒,砸成重伤,进而死亡。

  三百多枚石头,只在十多秒的时间内,就完全投掷完毕,官军死伤无数,但是没有完全死尽,依然有零零星星的官军活了下来,以及无数的伤者。

  十将动作敏捷而迅速,在看见石头殆尽的石头,便已经哪里弓箭,一边射箭,一边下命令让村民们射箭。

  在滚石还没有完全下落到山脚的时候,铺天盖地的箭羽便从山顶上飞射而下,没有给官军任何喘息的机会。

  如同平时打猎一样,村民们的箭法并不算差,射箭力道也十分足够,居高临下的视角,箭羽的命中率达到了百分之五十。

  不过不少箭羽射中官军铁甲的坚硬钢铁不会,被弹开了,但也有不好箭羽射中官军头部,颈部,腰部,肩部以及腿部等缺乏铁甲保护的部位,很多官军相继死亡,或者失去战斗力。

  官军举起弓弩反击,官军的弓弩十分厉害,不仅威力大,而且速度快,且十分精准,瞄准便利,不过山脚下的视角却十分不利,加上之前的滚石已经让不少官军受了伤,或者受到严重惊吓,心神不宁,他们难以将弓弩准确的射中村民,实际上,在乱七八糟的滚石上,他们虽然捡回了一条命,有幸躲过石头,但是在乱石堆中,却连站都站不稳,使用弓弩的效率自然也不高。

  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的义军倒在了锋利的弓弩之下。

  就在官军死伤殆尽之时,十将令民兵冲锋,民兵得令,便从山顶冲锋而下,如同虎狼面对不义的猎杀者,或者如同虎狼面对猎物,民兵们显得凶悍无比,提着大刀以最快的速度下山,没有人迟疑,没有人害怕,伴随这民兵们的呼声,气势涛涛,官军早已被吓得胆怯,就在民兵俯冲而下的同时,他们便也放下了武器,蹲坐在原地,举着双手,摆出投降的姿势。

  民兵将投降的官军围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