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乱世天雄

第十二章 月下祭奠

乱世天雄 范成雨 6551 2017-09-07 04:01:03

  “喂,你不去看看,那些死去的村民吗?在刚才一场战斗,一共有十五名村民阵亡,二十名村民受伤。”郭明义对荆刑道。

  听完郭明义的话,荆刑不觉哑然一惊,这倒是提醒起荆刑起来,之前战斗结束后,荆刑一心只想看有没有第二波敌人前来,而后遇上老虎,便是只顾着打老虎了,一时之间,忘记了死去村民的事儿。

  荆刑拍了拍自己的头,回复道:“哎呀,我怎么吧这个事儿给忘了,你说的对在,这些死去的村民,我要去看一看。”荆刑说罢,起身就要走,几步之后,有回头过来问道:“哦,对了,村民们被安葬在哪里?”

  “虎头山北脊,走吧,我领你去。”郭明义说罢,和荆刑一起前往虎头山北脊去。

  虎头山北脊是在虎头山北部高高的一处山脊,此处山石较多,坡度陡峭,因而平日走过的人也较少,上山的路也较为不明显,十分陡峭,也正是因为此,虽然整个虎头山的森林都算是比较茂密的,但唯独山脊上,只长了一些低矮的树木小草,山脊的顶部有较为平阔的地块,死亡的村民们都被安葬在那里。

  战死的村民被埋葬在山脊中央偏上的位置,那儿地形偏高,尸体抬上去,自然也更加费力,荆刑见了问道:“为什么要将村民埋葬得这么高呢,搬动上去不累吗?”

  “累是有点累,不过,村民们在战斗中被可恶的官军给杀害了,自然要将他们埋藏的嗷一点,要让他们在高处看到,在以后的战斗中,我们价格斩杀无数的官军,为他们报仇。”郭明义一边说着一边点了点头。

  荆刑听了,也点点头道:“哦,对呀,要让他们看到,以后,我们将会杀死更多的官军,用他们血,来祭奠这些死去的村民。”

  “没错,这也正是大家决定将死去的村民葬在北处山脊的原因,这里不仅高额,而且视野广阔,能够看到远处的山路以及战场,这样,等下次官军再次入侵,我们在北山斩杀官军,这些死去的村民就能够看见了。”郭明义补充道。

  “恩。”荆刑听罢,跟着点了点头。

  在安葬的位置,有十余村民在给坟墓填土,还有三十余村民,则是几乎是在一旁观看。这些观看的村民,几乎大多数都是死者的家属,因而,此时在山脊上的人,出了村民士兵以外,还有老人和孩子,以及女人,场地上不断有微妙的哭声传来,这些是女人们在哭泣的声音。此时对于死亡村民的安葬已经进入尾声,村民们还为这些事情的村民统一制作木板作为墓碑。

  对于这些哭泣的女人,还有一年绝望,表情暗淡的小孩子,荆刑的心里也莫名的产生阵阵的心痛,虽然说荆刑没有死去亲人,但荆刑是一个有感情,而且懂得感情的人,就像在光明岛修炼时候对家人的思念一样,但那还只是一种思念,最终回家的时候,自己终究是要与家人会面的,而眼前的妇女儿童,却是与情人永久的别离了,可以想象这些女人们心中是多么的痛苦,孩子的心中,是多么的孤独恐惧。

  似乎这些女人们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战争,不可避免的死亡,因而,他们哭泣的声音有所收敛,都是低声的抽噎时不时的传出来,而与平时有人死亡时候的放声大哭有所不同,在场上还有很多村民士兵,这些士兵,每个人都有可能子啊下一次的战斗中死亡,这样的死亡几乎无法逃避,无法预测。

  荆刑看着这些抽噎的妇女,以及子啊埋头给死亡的村民将坟墓构筑得更好的士兵,似乎有些什么话是想说的,但是,话道口边,又被荆刑自个儿吞了下去,该与她们说些什么呢?告诉她们节哀顺变?还是告诉他们不要害怕,其他的村民依然会照顾好她们?可是这又有什么用,那份孤独无法消失,那份怀念无法消失,死去的人无法复活,因而,荆刑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将头颅微微低下,眼皮也微微塌下,荆刑不想直接去面对这些,不想正面去看这些亡者的家属,不希望自己的气质影响到她们对于自己亲人的缅怀。

  荆刑以后一样还要以一个王的身份,让村民们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对于伤逝者带来的不利情绪荆刑最好什么都不要说,只要村民们不反对,能够理解便好。

  淳朴是村民最大的特点,也是最大的优点,即便有村民站战斗中死亡,但是,他们的家属,其他的村民一样如家人一般的对待照顾。

  负责安装事宜的是刘义洪将军,此时正是他带领一伙人将死去的村民安葬好。

  “小荆,你来了。”没想到,,竟是刘义洪将军率先与荆刑说话了。

  “恩,我来看一看死去的村民们。”荆刑尽量以自然的语气说话,可是整个场景,依然弥漫一股与死亡相关的寂静的气氛。所有人都在沉默,低头,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总之在做自己的事儿,心情都不是太好,总之看不见一张开心的脸,也看不到平时该有的村民们的胡闹喧嚣,荆刑自己也没有想到,想不到大字不识一箩筐,看上去粗鲁鄙俗的村民们,在此时竟然是如此的知性。

  刘义洪将军叹了一口气之后轻轻道:“村民们都基本上被安葬的很好,但由于事发突然,人口较多,所以,无法准备那么多完好的棺材,但是我依然让村民们将整个村好的木板都拿来,用木板处理好尸体,再下葬,也不至于太裸露。”

  荆刑一听,便觉得已经非常不错了,刘义洪叔叔说的并没有错,而且,做的已经非常好,自打战争开始,既已经算是兵荒马乱,在兵荒马乱之中,还能保持镇定,有礼有条的将安葬的事宜处理好,果然算是村子里比价有担当,能够干事儿的人,也难怪村民们都愿意选他当十将。

  而反观自己,除了法力高一些,接触到的知识文化多一些,还真的是一无是处,这个所谓的王,无非就是因为他法力高强,在村民们的眼中,荆刑的见识应该广阔一些,这种见识不是指的生活处事经验,而是对于外面广阔世界的见闻,的确,荆刑子啊光明岛修炼其间,见识,也结交了不少来自世界个人的强者人物,这些人各怀天赋,各有所知算得上为荆刑增加了不少的眼界,但是实实际际的处事经验,荆刑几乎是没有的。

  看见刘义洪叔叔能够将事情处理得这么完备,荆刑心中已经是感激欣慰,没想到他还如此谦虚,荆刑当即回他道:“没想到刘义洪叔叔把事情处理得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哎哎,这是什么话呀,我从小就在虎头村长大,是虎头村的一份子,如今发生战争,都有人阵亡了,而我只是为村民们干着点事儿,都还算是少的了,至少那肯定是我应该干的,也是必须干的,当然了,也是我自愿干的,这个要啥感谢?我什么感谢都不要。”刘义洪叔叔竟是当即一反平日里正规严谨的风格气质,撇着嘴将这窜话,一口气说了出来。

  “对呀,荆刑,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刘义洪叔叔组织村民们为死去的战友修筑坟墓,这都是咱们村村民相互之间应该帮助的事,且不论现在刘义洪叔叔是个将军,就算不是将军,干这些事儿,那都是自然而然的事儿,不需要什么感谢。”旁边郭明义补充道。

  “那是!”刘义洪叔叔也一口爽快的回答道。

  “没错没错,这都是我们应该干的事儿,就像我自己,与村民们一同杀敌,击退官军一样,都是大家应该干的。”荆刑连忙笑到。

  “对了嘛,这才像我虎头村出来的英雄少年。”郭明义道。

  “老荆我看你就别谦谦虚虚的了,咱们现在可是战争,指不定哪天我也会死,我们大家都会死,到时候,我们也希望有人组织将我们完好的安葬,最好,就安葬在这虎头山北山脊,就是这个位置,与其他的村民一同观看更多的官军被斩杀,看其他的村民为我们报仇呢!”旁边的普通村民原本在低着头干自己的事儿,这下听到这关于荆刑的笑话,也忍不住抬头来插上一句。

  这位村民的话表达的道理虽然看上去是非常苦涩的东西,关于死亡,而且,是十分坦白的东西,每个人都会死亡,而且,不是自然的死亡,而是因为战争意外的死亡,几乎等同于夭折,不过奇怪的是,他却表达的自然流畅,仿佛那每个人都害怕道颤抖的死亡,只如普通的跌倒摔跤一般。想来经过这次战争的锤炼,加上之前的训练,还有对于残暴官军的忍受产生的释放心理,如今的村民们,对于死亡之事儿,竟是出奇的乐观,虽然他们心里对于死亡同样的拥有恐惧,但是,这样的恐惧,已经被淡化,并且压制在内心深处,取而代之的,是战斗抗争到底,不畏死亡的决定。

  其他的村民们听了,也都跟着道:“对呀,以后我们都要死,也要等着有人来收拾埋葬呢,这个要啥感谢呀。”

  “对呀,我们不要感谢。”

  “我们是自愿而为。”

  “我们现在可是一支军队,我们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士兵。”

  “我们现在是起义军了,这都是程序了。”

  不断的有了说话,有的人的语气生硬,有的人的语气开朗,有的人语气随和,有的人语气扭捏,但是无一例外的,都指向了同一个终点,那就是战争,必然伴随着伤亡,这是无法逃避的事情,唯有勇敢的去面对。

  谁叫官军这么残暴无知呢?非要把别人逼上绝路,每个人都是害怕死亡的,但是,同样的一点,每个人都是血性的,如果死亡与屈辱成为概率很高的事儿,其实多数人都能将死亡看淡,而做出惊天动地,至少会很英勇果断的事儿来。毕竟,比起在战斗中死亡,更加恐怖的是被人屠杀,无知而屈辱的死去,村民们虽然平常都是普通种地打猎的农民,但是真到了生死关头,如此浅显的道理,还是很容易看开的,因而,他们的语气无论如何生硬,如何不自然,其中都夹杂这一分风轻云淡的乐观坦然。

  在旁边原本伤心而面容憔悴的女子,以及因为失去依靠而心生恐惧的小孩因为看到村民们符合的玩笑,以及看淡死亡的态度,自己也变得乐观起来,有的小孩子也笑了,不少妇女不再哭泣,或者是板着一张脸,仿佛,她们用自己的表情在对周围的人说:我们也和你们一样,你们活着的,随时有可能死掉,而我们已经失去至亲的,又何必过多痛苦,有很多尚未至亲的,是不是也要更加担心,她们在不就的将来,也会和我们一样失去至亲,不可能大家都这样愁眉苦脸的过日子。

  是呀,荆刑一眼扫过这些妇女们的表情,仿佛明白了什么,她们现在已经失去至亲,而现在还有尚未失去至亲的无数妇女儿童呆在村子的家中,她们随时有可能也如现在在山上的妇女一样失去至亲。等待死亡与死亡哪个更痛苦?似乎无法比较,然而失去亲人与等待失去亲人哪个更痛苦,这个似乎可以比较,但似乎,很难得到一个却也的答案,也许这样的痛苦是相同的,因而,即便是在坟墓前的妇女,还是呆在家中的妇女,内心的痛苦是同样的,可以近似的这么看。因而,所有在座的,哪怕是女人,也没有任何的理由不高兴,不开心的活着,因为当痛苦已经成为无法逃避的必然,而且没有任何对比,大家的痛苦都是一样的,都同样要承受,那么这样的痛苦,似乎已经不再是痛苦。

  荆刑也微微一笑,与村民们道:“那算你们说的对,反正我也会死,等我死了,我也需要人来埋葬。”荆刑说罢又是撇嘴又是摊手。

  “你可不会死,我们才会死,你法力那么高强,我们全部都死光了,你都不会死。”有村民士兵道。

  这个话,让荆刑一时之间哑口不言,不错论,法力,荆刑的法术的确在这些普通的村民之上,这些普通村民有的实际上什么都不会,关于武功的类别,有的只会基本上的一些格斗拳术,还有浅显的剑术,基本上都是在学习狩猎射箭的时候一同学习的,算不上入门,少数村民可能曾经接触并学习过一些关于法术的东西,可能这些法术资料来于家传,或者街头市集,但都太浅显了,连入门都算不上,在实战中派上用场,更加是几乎没有可能。

  这样看来,荆刑的法术,战斗能力,生存能力,的确高处在场的所有村民一大截,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几乎无法比较。

  “对呀,这都是命呀,战争一打起来,有的人不得不死,有的人,却能一直或者,哎~”竟是有妇女在一旁发话了,不过这护卫IE说话的女子看上去不是妇女,而是年轻的未嫁人的女子,此次上山来,乃是为了吊唁刚刚在战斗中死亡的父亲。她的语气颇具调侃性,很明显是针对于荆刑,虽然不是什么恶语的攻击,可是从他的语气上看,却也的确带有无奈性质感慨,又或者是羡慕,可是想荆刑一样的人太少了,别说全村除了他之外再无第二人,即便放眼整个县城乃至东阳州,年纪轻轻能够荆刑这般修为的,只怕找不出第二个。

  “是呀,都是命呀,我们都会死掉,而你是将要一只或者的人。”

  “人比人,气死人。”

  “没办法,天赋太重要。”

  “喂喂,我们不是应该怪官军吗?为什么怪起荆刑来了。”

  “哎,我好想现在就去死。”

  这位女子的话引得了不少在场村民的共鸣,让不少村民纷纷跟着符合感慨。

  这样的感慨似乎也引得了荆刑的共鸣,自从回家,看见村民被山贼屠杀,然后荆刑再杀灭山贼,然后官军炮轰村子,荆刑在将官军全部斩杀,最后到全村起义,荆刑被村民们选择为带头人,也就是所谓的王。这一切看上去是必然的自然而然的事儿,但是细细想来,有似乎这一切是荆刑惹出来的祸,如果荆刑不杀山贼,似乎就没有战争了,可是不杀贼子,贼子气焰发展,又不知道会不会对村民们作出什么更加残忍的事儿来,但事情如此发展,表面看上去,倒是对荆刑是有利的了,至少没有多少害处,因为荆刑的法力不低,能够自保,而村民们则不然,村民太普通,又什么都不懂,在混乱的时局,生存的可能是在太低了,何况这是战争,面对的是训练有素的官军。

  即便明明知道村民们的话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在当做笑话调侃,但荆刑想到这里,依然不禁有些内疚,将头微微低了下去。

  “我们哪里这么容易死掉,刚刚这次战斗,我们损失了多少人,十余人而已,而敌人损失了多少,可是数百人,五百官军,被杀得只剩下三十多人,这铁定要把官军吓得半死,说不定,下次就不敢来了,只敢做缩头乌龟了,要知道,现在连行天帝国政府都流亡了,都城凌羊已经被叛军占领,流亡政府根本管不动地方军,现在的地方军就是横征暴敛,欺强怕弱,他们肯定打不过我们的,我们也没那么容易死。”郭明义见荆刑似乎心情不太好,这边朗声对大家道。

  众人听了郭明义的话,都是有些无语,不知该回应什么好,郭明义的话虽然显得有些理想化,但也不乏实际之处,而起能够涨士气。

  同一时间,荆刑却又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朗声对大家笑道:“哎呀,别提了,我其实都是和你们一样,你们普通的士兵,打普通的敌人而我,修炼法术之人,却依然要对付对方派遣而来的法术高手,所以,依然有很高的死亡风险。”

  不过荆刑的话可的确是吓到了不少村民,毕竟荆刑是全村唯一一个懂得法术的人,而且是法术较高的人,可以说如同整个起义军的灯塔,支柱,如果没有荆刑,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官军只需要派一个武功高手,便可轻易将区区两百义军屠杀殆尽,让起义军死在襁褓之中,后果可想而知。

  因而当即便有性子强烈的村民用凌厉的语气道:“我们谁都可以死,唯独你却不能死,你死了,义军怎么办?你不死,我们还有可能活,你死了,我们那是一定死。”村民说着话,瞳孔也拉到最大,语气的逻辑吧荆刑看作是了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唯一的续命绳索,但也的确如此,这样的话,合情合理。

  荆刑听罢,连忙道:“是的是的,刚才我只是作一个比喻,我是没有这么容易死的,普通州县的武将,我想奈何不了我。”

  “对呀,你最好别死,我们全村人的小命,都系在你的身上了,你死了,我们跟着死。”村民喝道。

  荆刑挠了挠头,微微一笑道:“不会的,我很难死。”

  不知不觉之间,十五所坟头已经堆砌完毕,村民们早已一同将烛火纸钱带上山来,还有一些普通的酒菜也拧了上来,机电这些死去的村民,村民在旁声气大火照亮亡灵,

  荆刑看着木板制作的墓碑上刻画的名字,心中终究难免悲凉,而此时荆刑又无什么祭奠的物品,唯有使用村民既已带上山来的纸钱,荆刑一一给十五位村民烧纸。

  之后,却看了看自己手中提着的虎腿,心想这不正好是最好的祭奠物品吗?自己虽然没有吃过虎肉,但听闻许多村民都特别喜欢吃虎肉,猜想虎肉必定是好吃的东西,虽然虎腿之肉不及虎头之肉长在头上那般光亮,却也是极为不错的。

  无需用火去将虎腿烤熟,也无需用生肉祭奠,荆刑当即对着虎肉运转法力,法力能量源源不断从手心溢出,传递到虎肉之中,转眼之间,生湿的虎肉已经变成熟肉。

  荆刑在坟墓的正前方挖了一个坑,正想吧虎肉埋进去,用作祭奠,但转念一想,何须如此,如今星空月夜,有微风,有灯火,虎肉岂不是应该趁热享用才对。

  荆刑遂决定于众位亡者村民们一同用虎肉,自己先吃下一块,然后再割下十五块洒在地上,敬给亡者村民,

  “喂,你在干嘛?”郭明义问。

  “我在与逝者村民们吃虎肉呢,怎样?你要不要来一点。”荆刑道。

  “这就是你刚才的虎腿呀,已经烤熟了?”郭明义不解的问,时间太短了,这么短的时间,按道理,是无法用明火将虎肉烤熟的。

  “对呀,这就是功法的力量,如何?”荆刑道。

  “厉害,那我就尝一尝你这用功法烤熟的虎肉看看,与一般的虎肉有何区别。”郭明义撕下一块来尝。

  同时,荆刑道:“恩,那好,那我们一同敬十五位村民叔友。”

  郭明义吃罢,大呼好吃。

  “如何,与你一般的虎肉想必味道怎么样?”荆刑问。

  “没觉得有的区别,我看都一样,只是少了一股烤肉的油烟味。”郭明义边嚼肉便道。

  荆刑微笑。这虎肉之味,他这次也算第一次尝到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