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乱世天雄

第十九章 陷阱布局

乱世天雄 范成雨 6112 2017-09-16 02:32:37

  “你们用的这是什么工具,为什么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荆刑问这些在挖陷阱的士兵道。

  “这个东西我们叫它地钻,是平时我们用来打井,挖坑栽树,打房屋地基,挖沟渠等等用的,不过,这个东西并不常用,所以一直被存放在村子的公共仓库里,很少拿出来,你本身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了光明岛修炼,回家的机会少,不知道也不奇怪。”负责领头的村民恢复荆刑道。

  “我们村就有这么多?”荆刑一眼扫射,只见在场的一共有五台这种地钻,这种地钻造型巨大,而且称得上是较为复杂的器械了,而村民们竟然同时在使用五台?这样的事儿,荆刑不得不了解一下。

  “当然不是,这样大型的器械,我们村里怎么可能有五台,我们村子里就只有一台,其他四台,是从附近的村里里借来的。”那领头的村名士兵回道。

  “原来如此。”荆刑听了,恍然大悟,也难怪,这样的器械想想就不可能是虎头村一个村子所能够拥有的。

  “还原来如此,难不能你真的以为我们虎头村就能拿出这么多机械来。”那当领头的回道。

  “也有可能吧,说不定是很早以前就流传下来的,或者上辈的人们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呢?要不然,或者是租借来的。”荆刑一边思索,一边道,荆刑虽然不是什么聪明人吧,但是,脑子也不至于那么狭隘迟钝,它能够感觉到这样的大型器械不会是一个村子里拥有的,也能够感觉到这种器械可能是从别的村子借来的,当然,也能够感觉到,这样的器械,还能有其他渠道获得,也许是自己想都想不到的渠道呢?或是一时之间无法想到的渠道呢?总之这世界无奇不有。

  “租借?这个东西哪里需要租借,因为偶尔也会用到,所以,几乎每个村子都会有一个,而这个东西并不常用,因而如果需要,只需要跟其他村说一声,基本上别的村子都会借出来,我们村子的器械也经常借出给其他村子,如果需要修筑大型的沟渠,矿井,房屋等等,一台机器有可能不够,就去别的村子借。”那领头的村民微微一笑,与荆刑说道。

  荆刑听了,也微微一笑道:“那村民们平时上山打猎,要在山里挖猎坑,也需要用到这个机器吗?”

  “上山打猎挖的猎坑,一般来讲不用这个东西了,通常都不会有的,这个重家伙要想推上山是十分麻烦,像这一次我们是要挖很多的猎坑才会吧这个东西推上山来,有的地方小路走不了的,还得用抬的,十分麻烦,如果只是挖一两个猎坑,就直接用铁铲了,而不会用到这个东西。”这个领头的村民士兵回复道。

  荆刑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对。”

  “不过我也想要问一个问题,你让我们尽可能的挖更多的坑,我们也照做了,不过,你说,这么多的坑,敌人会上当吗?”那领头的士兵忽然荆刑道。

  荆刑一听,皱了皱眉问道:“为什么不会呢?”

  “你想呀,如果我们把陷阱挖的漫山遍野都是,那么敌人来了,踩到前方的陷阱然后少数几个士兵掉下陷阱死亡了,但是,后面的士兵,还会往前走吗?如果他们不往前走,我们后面挖的陷阱,岂不是就没有用了?”领头村民一边思索一边道。

  “为什么不往前,那先入侵我们的官军士兵既然来了,不往前,难不能还能退回去吗?”荆刑一本正经道。

  “话是这么说,就怕不一定。”领头村民说着,又是挑眉,又是抿嘴,眼里饱含怀疑。

  “我想不会吧,那些个官军士兵,骄横跋扈,极好面子,既然来了,通常都不会空手回去,除非遭受非常重大的损失,如果真的如果所说的话,那我们挖的陷阱也不算白挖了。”荆刑一边思索,一边说着,眼睛不停的抬头看天。

  “你想的倒是很完美,很理想,就怕前来侵犯的官军没有损失多少人,就开始警惕我们的陷阱,然后先用竹竿或者木杠将我们的陷阱挑了,再选择没有陷阱的地方走,那么我们的陷阱就白挖了,一旦陷阱被发现一次,下次,基本上就不管用了。”领头的士兵当即叹了一口气,这便回复道。

  “没事儿的,即便如此,我们将陷阱挖出来,也会给敌人制造很多麻烦,哪怕是官军谨慎,先用竹竿将我们的陷阱挑掉,那么他们也需要耗费极大的时间和精力,而且,随处可见的陷阱到时候必定打乱他们行军的节奏以及阵法,到那个时候,即便官军知道我们在前方挖有许多陷阱,我们只需要在山顶敲山震虎,骑马射箭,他们自然会自乱阵脚往着我们挖的陷阱里面踩入。又或者,我们只需要将他们的退路堵住,施加攻势,迫使他们往前走,让他们往前也是死,往后也是死。”荆刑一边缕这思绪,一边说道,实际上对于这个问题,荆刑之前也有思索过,而且,他在光明岛学习其间,有看过兵法之类的书籍,关于这些设置陷阱的情况,本来就有一些知晓。

  那领头的村民,一边听着,一边竟是嘴角泛起微笑,显是十分开心,最后竟是咧嘴一笑道:“对的呀,你说的有道理,到时候我们只需要再给前来侵略的官军施加一些压力,我们一方士兵可以不用损失多少,就可以把他们逼如陷阱之中,让他们明明知道前方有陷阱,却不得不往陷阱里面跳,绝,这招真是绝。”

  荆刑听了他的话,也微笑。

  那领头村民抬头思索了片刻之后,又补充道:“到时候我们可以在陷阱上方作下只有我们一方士兵才能够看得懂的标记,或者干脆让士兵们将陷阱的位置全部记下来,然后,等到官军到了前方,就直接让我军冲上前去和他们砍杀,引诱他们上前,直接把他们引入陷阱之中。”

  荆刑微微一笑,稍作思索之后道:“我看你说的这个方法也非常可行,不过要想记住全部陷阱的位置,只怕有些难,就怕有的村民士兵记忆不好,到时候误踩了自己的陷阱,要是做标记的话,那么该做什么标记呢?我现在也没有好的办法。”

  “做标记肯定不能做的太明显,最好找一些平常一些的植物种植在陷阱上方,这些植物与周围的植物区别不能太过于明显,不然,会很容易被官军发现,到时候只有我军知道,砍杀起来,我军全部踩在没有陷阱的地方,最好就踩在陷阱后面,冲杀的时候也往着陷阱边缘走,到时候打起来,官军的损失一定会远远大于我们。”领头的官军想到这里十分高兴,而且很激动,一边说着话,情绪也跟着起来,便是不断的抖动着大腿。

  他的想法的确是有些道理,而且是可行的,至少在荆刑开来,这样的想法的确不存在多大的问题,这的确是一个可以采纳的建议,到时候真的打起来,似乎可以照着他的说法来做,只要有机会,官军敢冲到陷阱的前方,荆刑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这个打法以及对陷阱的用法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只觉得还不错,他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荆刑也感觉十分高兴,多一个人提意见,多一个思考,多一种想法,总归是好事。

  “你说的还不错,我看是可行的,到时我我们可以将这些方法都综合起来等待官军来了,我们就灵活运用,该是什么时机,就用什么方法。只不过......”荆刑缓缓而言。

  “只不过什么?”虽是反问,但这领头的士兵看上去依然是十分高兴而且自信的样子,似乎,对于他而言,自己的建议应该天衣无缝的,至少已经十分完美而可行,哪怕是有什么疏漏,也只需要防补即刻。他的这种自信并不坏事,倒是让荆刑感觉到,他也的确是个健谈的人。

  “只不过,有个一问题,要想让村民们更好的记住陷阱的问题,避免伤了自己,就要给我们挖的这些陷阱设定一个规律才行,这才才容易记得住,不然,如此多的陷阱,就连我都害怕搞混淆,或者一不小心就忘记了某个陷阱的存在,最重要的是,真正打杀起来,只怕太过激烈,到时候记忆力减退,就更加难以记住了。”荆刑缓缓说道,语气十分平静。

  “那好啊,就赶紧找一个规律你现在就设定一个规律,我们就直接照着规律挖陷阱就行了。”这位领头的村民白眼一翻,便当即回复荆刑道,他认为,搞一个规律这样的事实际上是十分简单的,而且,完全不成问题,他完全可以照做,不过,前提是,这个规律由荆刑来设定,他只负责照做。

  即便如此,他爽快的回答依然让荆刑感到十分高兴,荆刑的要求并不高,他并不期盼部下的人是多么能干,多么只用双全的人,关键是要有激情,而且肯干,最重要的是还能支持自己,以及支持整个起义军体系,倘若如此,那么一些较为复杂一点的,需要全面思考的事情由自己来做,也是可以的了,毕竟自己既然被选择作为领头人,做这些也是应该的,而且,荆刑实际上非常擅长这样的事,做这样的事情对于荆刑而言,并不费多少精力。

  “那好,让我看看,这个规律该如何设定。”与之想回应,荆刑的回答也十分爽快,而后,荆刑便陷入思考之中。

  “规律要简单一点,不能太复杂,不然我们村民根本看不懂,我们大多数人根本没有读过多少书,复杂的阵法,奇门遁甲,我们肯定很难记住。”在荆刑思考之间,那领头的村民又建议道。

  “对对,我不会搞得太复杂的,我要想一个通俗易懂,方便记忆,也方便你们挖的方法,但是,也不能搞得太简单,一眼就看出来也不行,尤其是对方的将领,通常都是有军事素质的人,如果在我军冲杀的时候,让他看出了陷阱的规律,他再将规律告知士兵,那可能陷阱就失效了。”荆刑侃侃而谈。

  “那是自然,不能太简单,也不能太复杂嘛。”领头的士兵听了哧哧笑道。

  “恩,主要的难点还是在于,要结合山地的地形,因为有的地方是没法挖陷阱的有的地方有大树,有的地方有硬岩石,有的地方几乎可以确定不会有人走。”荆刑缓缓说道。

  “对,好好想一下,认真的想,相处一个实用的方法来,不要慌,我们这里几个大坑都还没有挖王,等挖完这几个大坑在,再按照规律来挖。”领头的士兵说着,语气有些急促,显然,他喜欢荆刑想的认真全面一点,相处一个更好的办法来。

  荆刑果然认真思考不再与他聊天,几步走到一旁,一边思索着,一边四处张望,之间此处是一个巨大的斜坡斜坡较为平缓,在斜坡的顶部就是一个山脊,能够将视线挡住,如果敌军想要占领山头,或者想要前进冲锋的话,的确有很高的概率选择从这里上山,这里不同于中央的大道,容易暴露,或者太过于常规,更容易遭到袭击,堵截,也不同于对面的山间小路,很难允许许多人同时前进,这样并不利于冲锋上前,占领高地,也不利于掩体。

  不过斜坡上长有许多大小树,小树倒是可以拔掉,但是,大树却是不能拔掉,应为大树拔掉太耗费时间,而且,大树是一个天然的掩护,对于进攻方来说是,而对于防守方来说,也一样是,显然大树这种东西,对于希望以少胜多,依靠森林山地天险存活防御的民兵士兵而言,更加有利,而对于善于大规模阵地战,以及大规模利用阵法,战术,重武器的官军来说,更加不利。

  就在这一时刻,荆刑灵感突然来了,这些稀松的大树便可以当做安置陷阱的标记,如果将陷阱都同样安置在大树的左下方,这样是十分便于记忆的,只要将这个规律告知每个民兵士兵,让他们都知道,那么哪怕是再愚钝,再不聪明的农民,也能够将这一规律记住。村民们绝大多数都没上过学,脑子不开窍,平日周而复始的劳动打猎或者生活规律他,他们能够记得清楚,但是,要他们在短时间内临时掌握一个规律,却是难事儿,哪怕掌握了规律,也极难在激烈的战场厮杀中依然能够记起并且按照规律去躲避陷阱。

  而以树为标记的规律是十分简单的,几乎可以说不用记住,就能自然知道,这种规律虽然没有运用到荆刑所在光明岛学习到的高级复杂的奇门遁甲知识,也没有用到高级的算术图形规律,但显然实用更加重要,而且,将陷阱布置在大树的左下方,是十分容易让前来进攻的官军上当的,官军子啊遭受进攻之后,必定选择躲在大树后面,而他们如果选择横着走,躲到大树后面,就很容易掉入陷阱,而如果他们要往前冲,按照人的喜欢,都会从右边往前冲,将陷阱安置在大树的左下方,就正好和了这个规律。

  荆刑反复思索了一番,觉得这个方法并无不妥,大树足够多,作为标记,完全够用,就怕大树太多,不可能在所有的大树左下方都挖出陷阱,这样做太需要时间,而且空间也不够所以荆刑思索一番还是要决定在这原始的规律上在追加一个规律才行。

  什么规律才简单好记呢?

  以树木的大小?但是大树小树的排列并不均匀,如果以这个规律,毕竟导致陷阱也分布不均匀而产生较大的缝隙,显然这样一来,就影响陷阱的效率,最地方军队的截杀效率不高。

  荆刑看了看斜坡山脊的顶部,如果每个一丈就划出一条线,这条线直下山脚,在线上经过的每一根大树的左下方都挖置陷阱又如何?这样的方法自然容易记忆,而且容易做标记因为标记只需要做再山脊顶部,而山脊顶部敌人冲锋的时候是到不了,看不见的,唯独自己一方的人可以轻易看见,但是这样一来,就等于陷阱是直线排列,这样的规律,太容易被发现了,这样就只能命令村民士兵在冲锋的时候沿着陷阱之间的缝隙直线冲锋,规律十分容易被看出来。

  荆刑想罢,便是自己摇了摇头,心想这个办法并不实用。

  索性就在树干上做标记吧,到时候陷阱的位置可以随便挖,只要分布均匀,并且挖在树干的左下方,然后在拥有陷阱的树干上都做上标记,这些标记却作在斜坡的上面,而官军前来,必定是在斜坡的下一面,这样,他们是看不见标记的。

  荆刑心想这一办法的确可行,唯一的不好就是,标记做在树干上,依然需要村民士兵去发现,不能全心全意的去冲锋杀敌还需要分一些神去观察标记,但即便如此,这个方法对于规律记忆来将,显然已经好了不少,至少不用记忆了,对于多数人来将,记忆才是最繁琐的事儿,到时候只需要叮嘱他们子啊冲锋的时候务必观察树干的指定位置,并且冲锋的时候可以将速度稍稍放慢一些。

  荆刑自己思考着,却也自己点了点头,觉得这个方法的确可行。于是有随便在思索了一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但的确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来了,而且有思考了一下自己想出的这个办法,也不存在什么不可执行的破绽。

  于是变去对那领头的村民士兵道:“我想出了一个办法。”

  那村民士兵回道:“什么办法?”

  荆刑于是将自己先前想得的办法详细的说了出来,并且附上自己这么想的原因,最后问他道:“你看这样行不行。”

  那村民士兵听得倒是十分入神,在听完荆刑的说法之后,稍稍思索也一下,也觉得并无不妥,的确可行,当即爽快回道:“好,这样就这样,一会儿我就要大家像你说的这样挖陷阱。”

  荆刑点点头回他道:“那好。”却是严肃着。

  荆刑看了看不远处的其他领头人,见他们都在专心的带领村民们挖陷阱,荆刑变去找他们说话,将自己刚刚想出来的挖陷阱的方案说给他们听,并且问他们觉得做法如何,有没有其他提议,这些领头村民的回答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没有意义,只是态度有些不同,有些听到荆刑的说法,显得十分高兴,觉得很妙,因为荆刑说的时候连原因也一并说了,因而,他们也自然能够理解,而且这样的做法,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负面的影响,只是相当于改变一下陷阱的布局而已。

  有的人表情颇为严肃,答应了荆刑的提法,但是又带有怀疑的表情,但同时,他们也说不出不这样的理由,或者找不出这样做的坏处。

  有的人便是随意的点了点头,不把这个当做一回事儿,只样子知道你如何说,我就如何做,总之一副不关我的事儿,不属于我管的范畴的样子。

  还有人是大吃一惊之后,才回过神来,便才答应了荆刑的提法。

  “什么,这样岂不是要挖树根?”有的人惊异的回答道,似在开玩笑,不过这也的确是一个问题,会增加挖陷阱的难度,荆刑当即回他道:“对呀,要挖树根了,难吗?”

  “难倒是不难,那挖就挖呗。”那人回复荆刑。

  荆刑听了微微一笑。

  “这是要大干一场的节奏吗?”有村民调侃荆刑。

  荆刑淡然一笑,回他道:“对呀,很想大干一场,希望能够将官军杀的更加彻底。”

  “恩,到时候就主要要看你的了,真要打起来,你可要多出一点力才行。”那村民回荆刑道,因为荆刑法力高。毫无疑问,荆刑的法力,用在普通士兵身上,那是屠杀即便的。

  但问题是对方也会有法力高强的战将牵制荆刑,因而具体如何,还要看具体战局,尽力?这对于荆刑来讲是自然而然的事儿,荆刑点头回应他。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