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乱世天雄

第二十九章 副官受降

乱世天雄 范成雨 3299 2017-09-26 02:09:47

  “看什么,还不动手?”荆刑用剑指着他对他道。

  “我不会和你动手的,我根本打不过你,你要杀了我,就直接动手把。”林副官淡然道。

  “你要是不动手,那么,我在杀了你之前,就再折磨你一番,比如,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切断你的手指,用刀在你的全身划来划去,让你尝一尝千刀万剐的滋味,怎么样,你好好想一下,到底跟不跟我动手。”荆刑用恐吓的语气对他说道。

  林副官转动的眼珠子,一边在凝神思索,心想虽然荆刑说的话看上去是故意恐吓,虽然未必这么做,但是也不排除如果将荆刑,或者整个起义军激怒,导致自己死的很惨,在死亡之前还会遭受蹂躏侮辱一番的可能。

  “好我就跟你打一次。”林副官缓缓道。

  说时迟,那时快,荆刑提剑攻杀了上去,当然,荆刑并没有使出全部功力,第一次攻击,很轻易的被林亦兴躲了过去,荆刑一连发动几次攻击,这几次的攻击,全部都被林亦兴躲了过去,当然,荆刑的这些攻击,都刻意的卖出了破绽,或者刻意的将速度降低,让林亦兴有机会将荆刑的攻击躲过,不然,依照荆刑的能力,毫无疑问,数招之内,就能将这林副官制伏,林副官不是武将,虽然他也修练武功法术,但是只用来做一些基本的自保以及斩杀普通的小兵。

  荆刑和那林副官狂斗了数招,场面看上去非常激烈,没有极强者相斗那么的平静中暗藏无限的杀气,也没有弱者相斗那般的拙劣感,看上去非常精彩。

  周围的人见了飞,纷纷的往后退了几步,让出更大的空间来,给两个人相斗。即便如此,二人的打斗还是从地上道半空中,在树干与树枝之间来回周旋,无数的树枝在刀剑的砍杀下,被斩断,缓缓落下,就连有的树干也未能幸免于难,被刀剑削过,就断成了两截。功法的力量太过强大,如果是普通人,用斧头砍这些树,也要砍上很长一段时间,而用薄薄的刀剑,则几乎难以将大树砍断,可能看半天,而在有功法的力量加持的情况下,只需要轻轻划过,树干就会立即断成两截,即便是被刀剑的光气伤害,树干也会出现一条巨大的伤口。

  斗了三十余招之后,荆刑不想在继续浪费时间,比斗下去,他将剑一抽,然后做出防御的姿态,林副官哪里之大什么,之间此时荆刑正好处于收剑的动作,没有攻击,或者防御的样式,便猛地一刀朝着荆刑砍杀过去。

  他这一砍杀过来,荆刑自然是早已猜测而且也能够躲得过去,或者举剑把他的砍杀挡住,但是,荆刑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呆呆的立在原地,就等着林副官一刀砍杀过来。

  这一刻惊险万分,换做法力稍微低危一点的人,决计是不敢这样做,因为对方一旦真的如果砍杀过来,就算是有心知道自己不动,而未必能够及时收招,但荆刑,其实是可以的,他可以判断对方的招式,以及攻击的速度变化,来判断对方是否有可能收招,如果有收招的可能,就可以继续保持不动的姿势,以此作为对他能力以及定力的考验,不然的话,荆刑法力高出他一截,如果他们没有收招的意思,荆刑也能够在最后一刻闪躲开。

  但是,林副官竟然是在最后一刻,将刀停了下来,大刀横砍劈杀过来的招式,正好是瞄准了荆刑的脖子,如果不做停留,毫无疑问,一刀下来,荆刑就会身首异处。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要命了吗?”林副官很好奇,荆刑为什么会采取这么冒险的打法,还打斗中采取了如此冒险的行为。

  “怎么,我给了你一个杀死我的机会,你都不好好把握吗?要知道,这是你唯一一个能够和我同归于尽,或者,杀了我,然后逃跑的机会,整个虎头山,就只有我一个人会法术,杀了我,就没有人能够奈何你,到时候,你也就能够逃跑了。”荆刑一本正经的道。

  “呵呵,我还没有这么傻,而且,我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你一直都在让着我,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如果你想杀我,早就可以一剑把我斩了。”林亦兴道。

  “哦,是吗?”荆刑说罢,转头就是一脚,将林亦兴从半空中踢到了地面上。

  荆刑紧接着跟飞上前来道:“你现在感觉如何,恨我吗?你不杀我,我还反过来将你打伤。”

  林亦兴瘫软在地上,看着荆刑那双炯炯有神的目光,不禁也有些害怕,但是,他也隐隐感觉到,荆刑绝对不想杀他,这只是某种试探而已,他缓缓开口道:“你不杀我,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打伤我的问题,我又怎敢去计较?”

  “可是我确实无缘无故的把你打伤了,难道你的心里就一点儿也不恨我?”荆刑又问。

  “我现在带人进攻你们山寨,导致村民出现伤亡,对你们而言,这才是最大的恨,而我如果要恨你们,也应该为死去的数百官军而恨,而不是因为这点个人的小摩擦。但实际上,我并不会有恨,无论你们怎么想,这些很,我认为都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战争本身,都不是你我个体能够左右得了的。”林副官一边喘气,一边说道,此时在他被荆刑踢到的腰部,以及摔倒下来受伤的臀部,伤痛开始显现。

  “你说的还不错,也许,我可以不杀你,接受你的投降,不过,你必须保证,以后,绝不可以出现反叛的行为。”荆刑道。

  “那是自然,我发誓,只要你们让我加入,我以后绝对不会做出任何有违起义军利益,有伤起义军士兵的事情来。”林亦兴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只手举高,摆出发誓的姿势。

  “好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虎头山起义军的人了。”荆刑宣布道。

  林亦兴听了,当即松了口气,笑颜绽放,扣头感谢。与此同时,消息一出,周围的人一片哗然,有的显得很开心,觉得军中多了一位来自正规军队之中的将领,无论如何,对于起义军都是有好处的,而死亡村民的事,这认为,子啊上次战斗中,有更多的官军死去,这死掉的四百多官军,足够给那十多名村民陪葬了。而有的人依然放不下心结,始终认为,他终究是来自敌人的部队,而且,还是声名狼藉的政府军将领,如今接纳他投降,终究让人难以接受。有的人表现十分淡定,仿佛觉得这样的事情是预料之中。

  “荆刑,你真的决定要让这家伙加入我们?”李一鑫见了不禁问道。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荆刑反问他道。

  “问题,倒是没有问题,就是担心会出问题,怎么你就不怕会出问题吗?比如说,以后会不会叛变?”李一鑫反问道。

  “叛变,我觉得可能性其实不大,因为现在他已经是败军之将,回去的话,朝廷肯定不会要他,还会把他杀了,他现在的唯一归属,也就只有我们起义军了。”荆刑道。

  “就怕他会不会离开,或者被敌人的高级间谍卧底利用,然后干坏事。”李一鑫一脸疑虑道。

  “这个问题,倒是可以担心一下,也可以预防,但是大可不必太过于担心,不然起义军还怎么运转。我们不能太过怀疑别人是不是?”荆刑回道。

  “这个人可以不用担心,可是村民士兵们的情绪,他们的想法,该怎么去兼顾,起义军的村民都是普通的百姓,不像你一样读过书,学过法术,心胸宽广,在他们的眼里只有正派与反派,在村民的眼里,这些官军都是反派,如今起义军却要容纳反派的人,只怕会有村民不满,以至于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酿成冲突之类。”刘义洪将军井井有条的分析道。

  “恩,这也是个大问题,就怕过激的村民与他起冲突,这个冲突如果当面解决,或者暴力解决的话,那么还好,就怕这种冲突让他记仇,进而导致他的反叛或者报复。”荆将荣将军分析道。

  “这个问题倒是可以重视一下,但是,我想,解决它应该不成问题,因为问题总是存在的,可是村民们虽然可能不理智,被仇恨冲昏头脑,但是,我相信村民们都是讲道理,懂得顾大局的人,只要我们把这个道理传达下去,让军中的每个士兵都知道,还有普通的村民,没有参军的村民,也最好让他们明白这个道理,只要道理说通了,我想产生的矛盾基本上都可以化解。”荆刑也缝隙道。

  听罢荆刑的话,众位将军再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意思,便答应了荆刑的提法,同意饶了林亦兴的小命,并且,让他加入起义军。

  林亦兴在一旁听见这样的对话,更加是把头扣在地上,双膝跪地,不敢起来,这大概是他表示尊重的办法。

  “好了,你快起来吧,从今往后,你就属于起义军的一员了,有人如果欺负你,你告诉我,或者告诉将军们人,让他们去处理,当然,如果发现你欺负那个村民士兵,我,还有将军们,都不会饶过你。”荆刑对他道。

  “小人知道,大王的话,小人谨记于心。”林亦兴说罢,扣了个头,才站起来。

  “这样吧,你以后就在荆明贵将军的手下当谋士,帮助他建设军队,出谋划策。”荆刑道。

  “小人遵命。”林亦兴叩首道。

  “荆将军,如何,能接纳他不?”荆刑又问荆明贵将军。

  “这能有什么问题?既然你说了,我就让他在我的手下做参谋,帮助我出谋划策,我也积极学习他先进的地方,建设起义军。”荆明贵道。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