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乱世天雄

第五十四章 追击头子

乱世天雄 范成雨 2211 2017-11-18 03:55:24

  这三个土匪头子见对方势大,便相互对望,一连退了几步之后,扭头便飞逃去。

  荆刑以飞快的速度极冲而上,很快,就追到这三名土匪头子的后方,这三名土匪头子回头见了。自然非常惊慌,也不敢再继续逃跑,回过头来就和荆刑应战。

  荆刑就和这三位土匪头子打斗起来,三位土匪头子,一个也不敢逃,都和荆刑纠缠在一块。

  很快,程不凡和林亦兴两个人也冲了上来,六个人战成一片。

  这三个土匪自然不是荆刑的对手,哪怕是他们合力,也敌不过荆刑,再加上又有程不凡和林亦兴的帮助,三个土匪就更加敌不过了。

  很快,在荆刑进攻下,有一名土匪头子被踢倒在地上,另外两名土匪也是独木难支,在荆刑也两个将官的攻击下,显得非常无力,节节败退。

  那被踢飞的土匪头子站起来后,看见形势,便不想在加入战斗,寻思往其他地方逃窜。

  荆刑自然不想看到有土匪头子逃掉,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些土匪头子的踪迹,而且,这次遇见这些土匪头子,完全具有偶然性,如果这次将他们放走了,岂不是一大遗憾,以后可能难以再遇上这几个土匪了。

  当即,荆刑撤退出来,一剑逼向这准备逃跑的土匪,准备逃跑的土匪见了,便连忙起身逃跑,荆刑一追而上,将这准备逃跑的土匪按倒在地。

  土匪并没有反抗的余地,他的法力并不高强,荆刑冲去的速度极快,他在刚好起身回头之际,便已经被荆刑按住,荆刑可不想现在就取他性命,如果能够将他招降,毫无疑问,对于缺乏拥有法力的人的义军而言,是非常有利的,荆刑当即将他一掌拍晕。

  余下两名匪徒,被那两个降将缠住,拖不得身,也没有逃掉,荆刑上去参战,他们自然敌不过,被在荆刑的武功强逼之下,步步后退。

  随后连续几招,荆刑便将一个土匪击倒在地,这个土匪却受了不轻的伤,一时间没有能够站的起来,荆刑只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立即逃跑,便又与余下的一个土匪战斗。

  这个土匪法力并不高强,战了几个回合,便败下阵来,落到地上,便想借住旁边的大树最为掩护,赶忙逃走。

  荆刑紧追而上,一掌打出,这一掌虽是打在大树树干上,但是,那掌气惊人,却当即当大树震断,这土匪头子当即别凌厉的掌气震倒下在地。

  正当荆刑要冲杀上去之时,那土匪头子猛地抽身,从后背拔出一把木枪,这木枪却是造型别异,前方有一个宽宽的扇形孔,霎时间,扇形孔发射出无数的密密麻麻飞针,荆刑一见,这边当即撤回来。

  那飞针来势凶猛,非常迅速。

  荆刑的动作也不慢,当即一个转身,如闪电一般,就避过了这无数飞针的攻击,飞针刚好从荆刑的腰间擦身而过,射向远处去。

  程不凡和林亦欣两人距离那土匪头子比较远,当飞针射来的时候,他们有充足的时间躲开因而,便轻而易举的将飞针躲开去。

  荆刑因距离那土匪头子太近,当飞针飞速射来之时,他虽然闪电搬的躲开去,但是,却也同时,飞到了较远的地方,那土匪头子乘机往远处逃窜。

  待到荆刑回过头来,那土匪头子竟是已经跑到了数丈之外。

  荆刑紧追而上。

  实际上,那土匪头子射出的飞针中,充满了毒素,一旦被这飞针射中,不出十多秒钟,便会必死无疑。此时,那些被毒针射中的树干,树枝,已经开始枯死,这种毒素毒性极大,不光是人体,就连植物,巨大的树木被毒针射中,也会枯死。

  荆刑赶忙紧追而上。

  那土匪头子也害怕荆刑追上来,一边不断往前跑,一边向后看。

  这些当土匪的,平日对于黑夜中行进,逃窜的技法,是非常熟悉的,这下在黑夜中逃窜,便是十分的灵敏而迅速,那土匪头子对于在黑夜中逃窜的技法,则是更加熟悉,转眼之间,便已经消失在了黑漆漆的森林之中,不见了身影。

  荆刑起飞而起,也如闪电一般,穿过林木,疾飞向前。

  转眼之间,便已经穿过无数树木,站落在一根树枝上,此时只见前方的树叶稍稍一动,树叶的震动极为异常,这样的震动,绝不是普通的一般震动,这是明显的有人刚刚经过。

  荆刑当即踮脚向前,朝着那树叶震动的方向去,忽然之间,凌厉的飞针再次从林子之中飞射而来,如雨点一般密密麻麻,叫人无法躲藏。

  夜如此黑,荆刑自然无法看见飞射而来的飞针,但是,飞针飞射的声音却是极为明显,对于荆刑而言,能够非常清晰的辨别这样的声音。

  飞针在空气中飞射,也会产生空气的波动,这种波动,能够让荆刑捕捉到,然后感应到有飞针飞射过来。

  同一时间,荆刑抽出清月宝剑,只听见唰唰的一声,朝着荆刑飞射而来的飞针,已经被荆刑挡开。

  因为此时,荆刑与那飞针的距离,比之前较远,飞针飞的远,已经分散开来,产生的面积更大,如果只用轻声功夫躲开的话,除非极为迅速才行,不然依然有可能被肺正射中。

  为了保险起见,荆刑便将清月宝剑抽了出来挡开飞针。

  接下来的时间,在黑夜之中追杀土匪头子,也不知那土匪头子会使出什么阴招来,荆刑手持宝剑也会更好。

  当荆刑躲开飞针,落到地上,一切响动都已经停止,周围已经没有了异样的声响,唯独后面程不凡两人赶上来的声音。

  荆刑紧接而上,穿过杂木,看见那发射飞针的木枪被安放在地上,而土匪头子,已经往前方逃去。

  这是土匪头子为了阻止荆刑的追赶而特意放在地上作为暗器使用的,依然荆刑接近那木枪,木枪便会自动激活,发射飞针,阻止荆刑前进。

  荆刑只瞟了一眼那落在地上的飞针,便极速往前而去。

  黑夜之中,荆刑的身影如闪电一般凌厉而迅速,草木微动,这是荆刑掠过的身影。

  土匪头子纵然再熟悉地形,在善于逃跑,但终究速度没有荆刑的快,很快,荆刑便已经追赶上来,与他的距离已经非常接近。

  那土匪头子自然也知道,他这样一直逃跑,也甩不掉荆刑的,因而,他趁着荆刑还在躲避暗器自己,利用黑夜,已经草木的掩护,找到一个极为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他屏住呼吸,为的,就是不让荆刑发现他的存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