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乱世天雄

第七十五章 独去小镇

乱世天雄 范成雨 2221 2018-01-19 22:13:41

  着两个年轻人,倒也不是毛头小子一样,只是年纪看上去不大而已,不过衣着打扮确实颇为成熟的气质,面带杀气,穿着不显华贵,在人群中,也不过是普通的存在。

  自从荆刑进城没有多远,他们就跟在荆刑的后面,更近了很长一段距离,不过,他们却是有武器藏在身后,既不是官军,而却又武器,看上去,也是潜伏进了小镇。

  当然,普通士兵在城门设置的卡子,虽然能够避免武器被大规模的人带入小镇,但是,个别人带一两件武器入城,加上又是法力修为的高手,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荆刑只顾着往前走,欣赏周边的风景,小镇?荆刑当年去修炼的可是海外光明道,因而,在修炼期间,荆刑并没有机会参观多少大陆的城市,唯一的是有两次机会,岛上的尊师组织外出游历,荆刑才有了两次前来大陆观望的机会,但是,那时候的行进路线,都是已经被制定好了,毫无自由可言。

  此后,荆刑几乎只能在幻术影像里面看见大陆城市山河的样子。

  这两个人的武器就藏在身后,二期,他们已经做好了拿出武器的准备,就跟在荆刑后面并不远的距离,他们如此诡异而又明显的行为,荆刑早已发现,不过,见他们并没有什么动作,荆刑便也不打算做什么动作,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界,这里当下依然是关将军的地盘,如果打起来,未免打草惊蛇,还会暴露了自己的存在。

  荆刑继续往前行走,一边观望周边的地形,一边也算是视察民情。

  荆刑一直行进百米,却不见他二人动手,不过,他二人一直跟在荆刑身后不远处,当下已经十分明显。

  索性,荆刑故意走到一处人家偏僻,来往行人较少的冷清街道去。

  这时候,那两人迅速朝着荆刑接近,在距离荆刑还有一丈多远的时候,便双双抽刀,飞砍过来。

  荆刑早有一些准备,当他二人抽刀过来,荆刑当即便可以闪过而去,两人砍了一空,也不肯放手,朝着荆刑继续攻击。

  荆刑见他二人刀法并不高明,速度也不算快,当即便先决定不出剑,与他二人切磋几下。这是每个武者的的习惯。

  一番比斗下来,这两个人并不能伤及荆刑分毫,而且,也难以让荆刑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但从他们的表情,荆刑能够看得出来,他们却是已经尽力了,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虽然他们的刀法,对于荆刑而言,十分简陋粗糙,但是,却是刀刀想要命,这是冲着取自己的性命来。

  “你们就这么想杀我?”荆刑道。

  “那是自然,杀了你,能领万两黄金,够我一家三代人享用都用不完。”有个刺客道。

  “哦喝?我竟然值得万两黄金?是谁发的奉赏,我怎么不知道?”荆刑讥讽而笑道。

  “东阳太守成效效老早就在东阳发布悬赏领了,整个东阳州,包括外州的武功高手,都知道。”那刺客又回答道。

  “成效效?他这么关心我?”荆刑微微一笑。东阳太守,虽然荆刑从未见过他,但是却没少听人讲过,因而,对于东阳太守成效效,荆刑还是有一些了解,在天下没有大乱之前,帝国的兵马权利跟行政权,是分开的,那个时候,太守还不掌兵马,不过,在凌羊城被攻破之后,各个地方官相继出现动乱,东阳的兵马权本是归都督管辖,但成效效发动军变,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带领两千的卫军吵了都督的家,将东阳都督斩杀,军权随后也收归了自己,当下的成效效,已经是集军政二权与一身的人物,名义上臣服于流亡政府,但是,实际上已经独立存在,东阳的税收只象征性的缴纳了少部分到中央,其余收归己有,他大肆扩充兵马,将东阳原本五万的驻军,扩充到了三十万之多,如果在加上周边臣服他的州县,他能够调动的兵马实际上已经超过五十万。

  流亡政府自凌羊西迁到骏义城之后,依靠山河天险固守顽抗。尊帝坞珉志大才疏,早在行正帝国大军尚未南下的时候,就因为他的胡乱治世,引发不少民怨,四处起义不断。在高层,坞珉也没有很好的兼顾各大贵族,世家,以及门派,藩王之间的利益冲突,从而导致帝国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工夫,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你,那么,你就拿命来吧。”那刺客又道。

  对话到此,荆刑已经是心知肚明,东阳政府虽然没有向普通的市民以及全州各处发出自己的通缉令,但是,却向高端的修武者发布了悬赏令,目的,就是吸引各处的高手,前去斩杀荆刑,不过,前来斩杀他的人,荆刑在虎头山的时候,倒是不曾遇见,原因,则可能是虎头山地方太偏僻,而且,哪里有军队保护,个人暗杀者不太愿意到那里去。

  那两个刺客朝着荆刑攻杀。

  当下,荆刑心情本来就不好,刚好哟两个人来与自己练练手,也罢,荆刑就打算先和他们过几招。

  不过,他们招招要命的手法,的确让荆刑有些恼怒。

  荆刑变决定教育一下他们,在哪刺客一招攻击过来,正好手腕被荆刑抓住,荆刑索性借力使力,用他的手臂以及武器去对抗另外一个攻击自己的人。

  让他两个人自相残杀,而另外一个人攻击过来的时候,荆刑已经躲闪到一旁。

  在荆刑的强力之下,那被握住手腕的土匪根本无力反抗,更是无力自主的摇动自己的手臂,他的法力,总归,和荆刑还有一段距离。

  这样的招式不可长久,很快,另一个土匪提到朝着荆刑的面门不断攻击,荆刑在用他手上的武器抵挡了几招之后,便当即送了他的手,不过依然借机从背后打了那人一掌。

  这一掌,荆刑刻意没有取他性命,也不必让他重伤,但是,荆刑却是使了巧力,让他皮肉极是疼痛,这一掌下去,他却是会感觉到一种皮开肉绽的疼痛。

  那被荆刑一掌打飞出去的人,疼痛很快就上来了,瞬时间,他只感觉背部那被荆刑击中的地方,如同被千刀万剐一般,又如同被万虫叮咬,疼痛无比,竟是让那被荆刑击中的人躺倒在地上,蜷缩着,忍受这种疼痛。

  这疼痛只是皮肉之伤,并非什么病毒,也因此,痛苦是没有解药的,除非上止痛药,不然,要想疼痛解除,除非数个时辰后伤口定型为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